火热和焦灼之外,我们来聊聊短视频内容付费

2018-04-23 09:09 稿源:吴怼怼  0条评论

03

一直以来,卖广告和卖商品是短视频行业比较主流的变现方式,在回答了上面两个问题之后,我们可以看到短视频内容付费有其存在的合理性甚至是必然性。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具体操作的问题了。目前,短视频的内容付费主要有三种方式:用户打赏、会员制付费、购买特定内容产品。

在直播行业比较常见的打赏到了短视频领域,看起来像是个不伦不类的舶来品。去年夏天,火山小视频宣布推出“火苗计划”,成为第一个推出打赏功能的短视频平台,其希望借助打赏这一机制,激励内容创作者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优质内容。

但打赏这一行为天然的适配直播这一高度互动的场景,离开了荷尔蒙和多巴胺的催化,短视频想要从用户的理性观看中赚点外快,恐怕不容易。

会员制付费和购买特定内容产品这两种方式,在长视频和音频内容平台的应用比较广。而在短视频平台上,目前仍处在探索阶段。早在 2016 年,秒拍就计划上线付费观看功能,但业内人士多不看好,原因是秒拍偏娱乐化的内容很难让观众觉得钱花的值。于是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比较成功的案例有新片场推出的付费系列短视频:《电影自习室》,主要面向初级电影爱好者,分享影视方面的技巧、心得。一共推出 16 集,单价 299 元,预售阶段卖了 100 多万,两个月期间共卖了近 200 万。

另外,看鉴的短视频内容付费探索的成果也相当不错。截止目前,看鉴一共推出了 37 个付费专辑,内容涵盖历史、民俗、地理等人文内容。每个专辑都有 10 条左右的短视频,每条视频长约 3 分钟,每个专辑的单价从 1 块到 79 块不等。销量也达到了 50 万份。

除了单独购买付费专辑以外,看鉴也提供了价值 198 块/年的畅想学习包,其实有点类似于平台的会员制,缴纳年费之后即可享用所有的付费内容。目前看鉴的会员数已经达到了 1200 万,以18- 35 岁的中青年为主,且男性占到总用户数量的64%。

04

不过,短视频用户的内容付费虽然已有苗头,但还很青涩,能不能像直播打赏、长视频和音频付费那样培养出习惯,主要还得看两点:一是能否持续输出高质量的内容,二是能不能解决付费用户的痛点,从而提升复购率。

实际上,对平台来说,推出单个成功的付费短视频产品并不难,难就难在长久稳定地输出优质内容。目前看鉴有 2000 多条原创视频,并且其更新速度能够保证在每天两支视频、一支音频、一篇文章和一张图鉴。这一方面得益于上文所提到的 3000 小时独家版权内容,还有由央视专业的视频采编人员组成的内容制作团队;另外一方面,作为PGC短视频平台,其他机构的入驻也在为看鉴的内容蓄水池注水。

当然,看鉴在内容付费收入以外,还有B端的纪录片制作、视频产品制作、版权等等盈利来源。收入结构的多元化也是内容稳定产出的保障。

另外,看鉴上除了付费内容,还有大量免费内容,前者服务于高端客户,主要的目标是“有用”,而后者则是主打“有趣”,想要从外部渠道上尽可能多得收割流量。付费内容和免费内容目前分属于两个不同的制作团队,从选题标准和生产方式都是两套体系,目的是形成流量和内容反哺的良好生态。

看鉴在人文历史垂直领域的短视频内容付费尝试,就如投石落水,至于其能漾开多大的涟漪、能否成功撕开短视频变现的突破口,还需探索。

至少,精品短视频更有未来,短视频的工业化、付费形态等等,留待市场逐渐成熟。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