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猫眼评分事件后,投入王健林怀抱的时光网会走向何方?

2016-12-30 13:55 稿源:i黑马  0条评论

从2005年的电影资讯起家,到2016年含纳媒体、电影推广、会员社区、直播的电影生态闭环,时光网十一年,关于其缔造者侯凯文这一名字,外界却知之甚少。

因为《长城》《摆渡人》等电影评分的不尽人意,引发了一场围绕影评人、豆瓣和猫眼影评社区的滚烫舆论。时光网这时已躺在万达的怀抱,新商业野心正加速展开。

侯凯文变了。

最近,他开始置身于舞台中央,聚光灯之下,周转于媒体间。这些对于互联网公司的boss而言十分普通的行为,在侯凯文那里却很不普通。

从2005年的电影资讯起家,到2016年含纳媒体、电影推广、会员社区、直播的电影生态闭环,时光网十一年,关于其缔造者侯凯文这一名字,外界却知之甚少。

低调神秘如他,拒绝一切曝光,以至于网络上的公开资料稀松寥寥到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教育学毕业、前微软高管,再无其它。另一方面,时常被媒体拎出来,和他进行参照比对的是豆瓣的阿北。

往前数,侯凯文最早的一次公开亮相是在2016年5月,一场主题为时光网衍生品的发布会上,名字叫《电影遇见生活》。在媒体的描述中,现场区隔于传统互联网公司的发布会,LED屏上没有密集排列的数据,也没有乏味的技术词汇,而是经典绘画、电影片段交映相成的文艺气质。

7月27日,万达院线发公告称,以2.8亿美金全资收购时光网。

四个月后 ,转变由此而开。

万达院线联手时光网推出Mtime专业版APP和时光直播,侯凯文再次站到台前,“(时光网)上亿用户(PC用户6000万、移动端用户8000万)”、“拥有20万部电影资料及130万人影人资料”。同时,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他的日期都被媒体访问塞得满满当当 。

不过,有些东西始终未变。

侯凯文还是每天6点左右起床、跑步,夜里11点之后停止工作。他依然西装领带,像《唐顿庄园》里的绅士贵族,衣着考究。他保持着西方思维方式,习惯用英文短句表达情绪,并不忘予以记者“great question”的称赞。当然,未曾变化过的还有侯凯文,即使50岁,时光无痕的冻龄长相。

市场不允许你慢了

说起“慢”公司,近的有知乎,往远了讲,十几年如一日的,豆瓣算一个,再就是时光网。

“慢”体现在几个方面,商业化速度上,媒体、资讯、票务、衍生品……时光网的每一步在当时都首当其先,另外一层意思则是——离钱太远。如你所见,时光网连年处于亏损状态。业务上,只要是侯凯文坚持的,往往会投入数年打磨,而不管周围风声响动,就拿衍生品开发来讲,前前后后花费4年时间。

无可否认,“慢”也为时光网搭起了高耸坚实的护城墙。它创建了全球除IMDb之外的第二大影视数据库,Mtime PRO拥有十几万实名的专业用户,衍生品实现了4到5倍的增长。可谓在万木逢春时嫁作了他人。

“时光网是不是遇到了一些难以跨越的瓶颈,只能通过合并这种方式来解决?”创业家&i黑马问。

“十一年都做下来了,没有什么不可跨越的。”侯凯文给出了解释:好的机遇来了,借此你可以把公司规模扩大,当然要去做。“你跟着商业机遇走,到那个时间点上了,正好,天时地利人和。”

《长城》公映之后,四面八方的热闹相继而至,其中女主角的背景、“张艺谋已死”的论调最为汹涌,夹杂在内的还有乐视影业CEO张昭与影评人的口水战,期间,电影票房突破三亿、五亿、八亿(截止发稿前为8.96亿)。

时光网与这些热闹所构成的关系是衍生品和直播。《长城》点映当天,时光网下的时光直播联合全国42个城市100家影院进行了“百城联动”活动,据悉,一系列直播为时光网APP带来了超100万下载。如果并购没有发生,侯凯文需要和一家家影院去谈,难度可想而知。现在万达院线一个命令下来,速度、规模都能跟上。

“不管我们愿不愿意,市场、技术、用户变得太快。直播的出现不是说它形式好,而是它快,(用户)看完就完了。我们都是做新闻的,大新闻基本就是24小时(的热度),很难有超过3天的。”

将时间翻转到时光网伊始,车马,互联网都慢。视频网站正小荷尖尖,补贴、烧钱远未演变成惯性。侯凯文说,“我们创业11年,和豆瓣一起走来,那是商业里给你最后一次这么长时间,(现在)再也没有这个时间了。”

侯凯文发现“市场不允许(慢)了”,他希望时光网更快一点,而万达正好。

互补

侯凯文对于万达的感情让人难以捉摸。

一方面,他将两者的结合形容为“最理想”,并庆幸有这样的机遇。但另一方面,他又忌讳听到“时光网抓住万达”或“时光网抱上万达大腿”诸如此类的表述。

也许,在侯凯文眼里,两者门当户对,说谁委身下嫁、攀附与谁都不太妥帖。事实也是如此,万达院线深耕线下,时光网扎根线上,双方各具优势,90%皆为互补。

万达院线总裁曾茂军在接受创业家&i黑马采访时曾表示,过去,时光网是做传统票务平台,电影衍生品,还有媒体,未来则希望做成平台型公司,包括直播、视频,以及下载专区等等。

如今双方正在对衍生品业务进行整合,据侯凯文透露,明年1月份,除了自有的衍生品品牌“影时光”外,万达的衍生品专卖店也将由时光网接手经营。

海外布局同样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中。“春节过后,衍生品就要进军海外了。”侯凯文告诉i黑马。未来,时光网衍生品将纷纷在澳洲、美洲院线生根发芽。

质疑

“时光网作为亲生孩子,转入他人之手会不会有一种失落感?”

“没有。”

如果你想从中窥探到侯凯文的挫败消沉,抱歉,那你看不见臆想中的卖身后可能有的心不在焉、貌合神离。

“孩子也得上大学。你做一件事情,是有梦想的。当遇到一个机会说,如果不改变梦想,不改变我追求的,只不过让这个规模更大,我当然要去做。”在侯凯文的世界观里,万达的加入并没有改变事情的本质。这让他斗志如初。

人们还是免不了担心万达会影响时光网的基因,左右电影评分。质疑声来自于传奇影业(被万达收购)作为联合出品方的《长城》在时光网上的评分远高于豆瓣(截止发稿,该影片时光网评分为7.0,豆瓣评分5.2)。

对侯凯文来说,坚持真实的电影评分,一直是让他颇为自豪的。

《小时代》上映那会儿,片方在时光网上砸了大把银子做推广,网站上的评分不受丁点儿影响,还是三四分。回到《长城》上,侯凯文一边希望“大家再给点时间,看未来我们怎么评分”,一边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如果你心平气和去看这部片子,不考虑张艺谋,它确实给了你娱乐,没有必要把它骂成那样,也没必要赋予那么高期待。那个分数很合理。我个人评的话,就是7分上下。”

只是侯凯文无暇顾及于此,他需要将大把的精力都投入到万达与时光网的业务整合上,采访结束,就匆匆奔向另外一个会议室,在那里他要和衍生品团队就设计和创意进行沟通,频率一般维持在每周四次。CEO与设计师的角色,他更偏爱于后者。而明天,还有《星球大战》的直播等着他们。

记者一直没有说出口的关于“会不会套现离开”的疑问似乎也有了答案。在采访间层层列列的手办、玩偶衍生品中,恍若看到了时光网的下个十年。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