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熟”了,音频UGC出圈

2019-10-22 08:45 稿源:锌财经公众号  0条评论

荔枝FM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钟微,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19 年,“声音经济”正在受到更多人的关注。

荔枝、喜马拉雅、蜻蜓等音频平台发展进入快车道,从普通人到名人大V,越来越多人开始在平台上进行“声音创作”,越来越多的声音创作者受到关注。

声音创作者也跟随着行业获得成长红利。 2018 年,程一电台获得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的A轮融资,“凯叔讲故事”完成了B+轮1. 56 亿人民币融资。最早,他们均在荔枝平台上积累了原始用户和口碑。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 2018 年,中国在线音频市场,用户规模达4. 25 亿人。预计到 2020 年,中国在线音频用户规模将达5. 42 亿。

一个拥有近 6 亿用户的生意要怎么做,头部玩家荔枝有发言权。

成立于 2013 年 10 月的荔枝,已经走过了整整六年。从移动电台出发的荔枝,在近两年通过语音直播、声音社区的多元化发展,打破了PGC(专业生产内容)的局限,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UGC(用户生产内容)社区路线。

相比其它平台着重对知识付费、有声书等方面的布局,荔枝平台以UGC内容为主,更关注对内容创作者生态的构建,正在逐步建立聚焦年轻用户生活分享的“声音社区”。

根据艾瑞咨询,荔枝是中国最大的UGC音频社区、中国最大的互动音频娱乐平台。同时,在 2019 年工信部评选的中国互联网企业百强中,荔枝是音频领域唯一入选的企业。

然而,部分市场人士对音频行业仍抱着观望的心态。今年 9 月,荔枝创始人、CEO赖奕龙曾发出内部信,信中提到荔枝所处的音频赛道是一个无限广阔的天地,未来的空间只会更巨大,行业的爆发性增长点就不远处。

最极客创始人、TMT行业评论人郝小亮认为,就资本市场而言,荔枝的优势在于两个方面:一是在“人人都是主播”的定位之下,建立起更开放的音频内容创作者生态,UGC模式在用户规模增长、内容变现模式上包含更多的潜力和可能性;二是荔枝的音频社交机制,有效增强了平台用户粘性和活跃度。

国内音频市场赛跑将近十年,终于进入快车道,而荔枝已经在UCG音频社区赛道上处于“领跑”角色。

抓住创作者

2015 年,杨磊和北京话事人(后文简称北话)就入驻了荔枝。用京味脱口秀的形式,聊些五花八门的话题,很快收获了很多听众。

据北话制作人田原回忆,北话成立后的第一个作品《肮脏变态的爱情观》,是在北京鼓楼大街的一个只有半扇门及一只核桃大小灯泡、无数蟑螂与老鼠满地爬的酒吧中创作的。

节目播出后,在 24 小时内攀升到了新浪播客的排行榜榜首。同年北话仅用了 4 期节目,便被新浪播客频道评为 2015 年的中国 10 大播客(podcast)之一。

“放到现在看来,那期节目虽然很青涩,但那种‘真诚、真实、自由’的感觉,是北话将自己的根基以及市井百姓最真实的一面,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的一期。”田原说。

但是,播客行业在中国的兴起还可以追溯到更早。 2013 年,国内就出现了一批音频平台,包括现在的荔枝。

当时,荔枝的办公室还在一幢建于 1932 年的老式洋房里。赖奕龙曾经提到,他曾在美国旅行时看到了播客行业的崛起,他认为,随着智能手机在国内的普及,也会带给中国移动电台新的机遇。

那时国内播客群体已经慢慢在扩张。“糖蒜广播”是国内出现的第一个播客节目,北话创立之前,杨磊已经在播客界打出名气,早期在“糖蒜广播”做客座嘉宾。

后来又拥有了自己的一档名为《道听胡说》的栏目,杨磊见证了国内音频播客的发展轨迹。“北话带动并帮助了很多独立播客的诞生。”田原提到。他们,目前都是荔枝平台上的优质入驻主播。

在播客兴起的热潮来临时,荔枝喊出了“人人都是主播”的口号,吸引了更大规模的播客的入驻,也迎来了平台的快速崛起。

罗辑思维、凯叔讲故事、程一电台等都是从荔枝走出的具有代表性的播客节目。如今,荔枝拥有超过 560 万月活跃主播、 4600 万月活用户。

但经历近几年的发展,相比图文和短视频的全民化,国内播客仍被称为小众群体。

“大多数平台出于内容质量等考虑,不敢迈出UGC的一步。创作者生态的不够开放,也导致大量的优质音频内容创作者缺乏展示平台。”郝小亮认为。

这与国外市场的情况截然不同。UGC模式在音频市场的价值在美国亦广受认可, Spotify宣布将重点投入内容创作者培育。今年 2 月份,Spotify斥资3. 4 亿美元收购收购播客内容制作公司Gimlet Media,以及播客制作、出版和货币化服务公司Anchor。

在国内,荔枝是唯一坚持UGC模式的音频平台。喜马拉雅和蜻蜓的PGC模式,着重在有声书、知识付费等节目上。

相比之下,荔枝在创作者扩张的步伐上明显快多了。今年 6 月,荔枝再一次启动了“播客扶持季”, 8 月又发布了“回声计划”,通过“现金+流量”双亿资源的加重扶持。

另一方面,技术也在帮助更多普通用户转化为生产者。

早期,播客录制节目的操作过程十分繁琐。荔枝上线时,自带节目录制功能,支持用户在手机上轻松录音、编辑和上传音频的创作,还可以自由添加背景音乐,支持自动混音和降噪等。

一旦内容生产方式的门槛降低,用户的参与性和内容生产意愿就会相应地提升。

这种技术支持仍在持续。声音底层技术和 AI 的运用,让荔枝成为一家真正“以技术为支撑”的新兴互联网公司。

3D 音效,增强用户的现场感。语音直播、语音识别技术,让语音交互式更流畅、更稳定,而 AI 技术则为听众提供了更多个性化的内容发现,并为主播提供了个性化的全自动内容分发功能。

根据艾瑞咨询数据,荔枝是国内为数不多的提供全自动 AI 分发的在线音频内容平台之一。  

“UGC模式用户增长空间更大,内容生态更丰富。让荔枝具备成为像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人人都是创作者的可能性。” 郝小亮提到,这是现阶段荔枝差异化发展的优势所在。

荔枝官方数据显示,截至 2019 年三季度,荔枝拥有超过 2 亿用户、 4600 多万月活跃用户、560 万月活跃主播。

截至 2019 年 9 月 30 日,用户在荔枝共上传了约1. 56 亿个音频节目,用户平均月度互动次数超过 25 亿次。同时,荔枝平台的主播数量、内容时长、内容数量均位居行业首位。

从UGC平台到声音社区

2013 年 10 月成立之初,荔枝的定位还是帮助人们展现声音才华。 2016 年后,荔枝战略升级,鼓励人们使用声音来记录和分享生活,通过语音直播、互动音频等玩法切入,逐渐成为中国最大的在线UGC音频社区。

社区与各领域平台的结合,是当下的大趋势。前有小红书、知乎等社区产品的成功,如今抖音和快手这两个短视频领域UGC属性的玩家,也在强化社区属性。

用户是社区的基础,走UGC路线的平台在进军社区上有天然优势。相比PGC,UGC 群体基数大、在技术赋能下创作增长潜力空间无限,互动性强,从而形成高活跃、高粘性的社区氛围。

近两年,荔枝先后邀请李易峰、胡一天、华晨宇、刘涛、杨幂等众多一线明星参与直播,从而吸引到不同类型的粉丝群体使用产品。

但在社区的打造上,荔枝不依赖于大V,主要依靠用户自发生产,保证平台拥有生机勃勃的内容社区,和源源不断的UGC内容产出。

这背后,荔枝在音频内容形式上做出了大胆的突破。赖奕龙曾提到,抖音用图像配合声音,变革了整个视频行业的展现方式。而荔枝也希望不断拓展声音新的玩法。

比如,在移动直播崛起的大背景下,荔枝在 2016 年推出了语音直播。

荔枝的投资人曾评价,语音直播对荔枝来说,只是一个阶段性的形态。荔枝更多的还是一个声音社区,直播只是一种形式,它还有更多玩法。

荔枝的语音直播界面

荔枝还在做着更多尝试,在传统电台模式之外,推出长音频、短音频等各种模式。

荔枝在短音频上尤其有特色。其中包括“用心说”、“魔音”、“声鉴卡”等功能。

“用心说”是和《声临其境》综艺节目进行联动,相当于将整套节目模式给搬到了荔枝App上,版块里不仅包含《声临其境》节目中嘉宾配音的比赛桥段,还增加了各类优美诗词、抒情美文以及影视台词等素材,将综艺节目中互动配音的玩法提供给了大众。

“用心说”推出之时,荔枝还配合了现金红包奖励机制,刺激用户参与分享。

同时,荔枝还大胆加入社交元素,对社交互动类分区的运营投入明显加重。比如荔枝派,是在一个公开房间里轮流做主播的直播方式,鼓励用户“抢麦”。

郝小亮认为,社交机制是任何内容平台在用户规模足够大之后必然迈出的一步,这也意味着荔枝从音频1. 0 时代走到了2. 0 时代,“就像web 1. 0 时代以单向的信息服务为主,web 2. 0 时代则更侧重用户与平台、用户与用户之间交互。”

随着用户的扩张与多元化,荔枝上的内容也根据需求不断做出调整。慢慢地,荔枝的音频内容覆盖了 27 种类别,包括情感、亲子、音乐电台和脱口秀等,以及 107 种细分类别,如爱情故事、睡前故事和家庭等。

荔枝对直播、短音频等功能的扩展,对多元化的内容布局,都可以增强用户的粘性和留存,并进一步激发用户兴趣,加入音频内容生产的大军。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