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通:打官司打出的“江山”

4

高通苹果互撕,告别行业优势地位的前奏?

对高通来说,打这场官司的心态其实很微妙。有评论说高通是要逼死苹果,的确在苹果股价跌的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高通仿佛是要落井下石。但毋庸置疑,高通的初衷可不是想把苹果告黄。但从库克最近和高通的口水战来看,两家于情于理都很难和解了。

尽管发难苹果,让其左右为难,但高通并不希望在专利许可领域的争端影响双方芯片领域的正常合作。如果高通未能参与苹果下一代iPhone的生产,自己的业绩也会受到影响。毕竟,现在高通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

手机芯片产业已经从高通一家独大向百家争鸣发展,苹果、三星、联发科、华为等厂商纷纷崛起,使得芯片销售利润率迅速下降。苹果、三星、华为等公司也纷纷使用自家芯片产品,作为不生产手机设备的高通公司来说,芯片销售渠道越来越窄,销售价格越来越低,来自资本市场的压力越来越大。

5G时代不再是龙头的高通,也并不想跟苹果耗费太多精力,免得让华为捡了便宜。但都5G时代了,3G和4G标准越来越成熟,可高通许可费却始终居高不下,制造商肯定不满意。现在苹果的销量不断放缓,号称不降价的苹果以“以旧换新”的方式变相降价也救不了低迷的市场,在利润空间不断被挤压的时候,高通的这笔许可费用自然是会被拿来动刀的。

自 2016 年底以来,苹果公司就对高通公司展开攻势: 2016 年 12 月,苹果公司与韩国反垄断监管机构联手对高通公司的市场垄断行为进行调查,让高通公司为此承担了8. 54 亿美元的罚款;次年, 1 月 20 日,苹果在美国起诉高通,指责其利用市场支配地位收取高额专利许可费,要求其退还约 10 亿美元承诺退还的专利许可费; 1 月在中国寻求 10 亿元人民币的反垄断损害赔偿, 3 月在英国也开始了一波操作。 

于是高通也将苹果告上法庭,还击的同时也可以转移公众视线。苹果在这场官司里的主动权还是比较大的,因为哪怕在打官司,高通是肯定希望继续合作从苹果获利的。苹果跟三星不就是官司打来打去,但并没有影响合作么。苹果如果能够胜诉,不仅能够节省数十亿美元的专利许可费,或许还能够借此机会迫使高通公司改变其专利授权模式,改变专利许可中的不利局面,进一步提升自已的利润空间。

回顾高通以往在诉讼中常用的专利,大部分都是属于难以回避的大杀器:“标准要素专利”。如 2016 年 6 月,高通分别向北京和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诉讼魅族,指控魅族科技侵犯了高通持有的3G/4G无线通信标准等相关智能手机专利,并索取巨额赔偿; 10 月,高通在美国、德国和法国采取行动,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向魅族发动了专利攻势。 12 月,魅族与高通达成专利许可协议,高通撤回和终止所有专利诉讼。

而善于打官司的高通,此次对苹果的诉讼可谓“煞费苦心”。高通这回在中国使用的专利是ZL201310491586.1,属于图像使用者图型接口(GUI)专利;而iPhone在德国所侵犯的专利,是在一个由Qorvo公司设计的小组件,里面一个叫“envelope tracker”(EP2724461B1)的电源管理功能。换言之,高通根本没有用特别致命的专利,而是用这些非常不痛不痒的小事情来威慑一下苹果。

苹果应该支付高通 70 亿美元的专利授权费用。可苹果想要讨价还价,当然这也是业内惯例,而且高通通常都会给个折扣,特别对苹果可能还会有特殊优待。不过苹果这次不想按高通的规矩来了,直接报了一口价,只愿意支付高通 10 亿美元。高通自然不答应。

可谁知,就在今年苹果新款iPhone彻底抛弃高通,改用英特尔的基带芯片。而更换芯片提供商,则意味着苹果将无法享受5G网络第一波红利,高通也将因此失去大量订单,在 2018 年第三季度,高通出现了多年未见的亏损。于是,高通一方面向法院申请对拒不执行禁售令的苹果在全国实施强制执行,另一方面又向法院申请针对苹果的新款iPhone XR系列机型的禁售令。双方回合式的长相“撕”守看来是要持续一段时间了。

苹果每年 40 多亿美元的专利授权费用未到账,确实给高通造成了资金压力。但高通斥资 211 亿美元回购股票,收购恩智浦支付 20 亿美元赔偿,造成了高通全年 49 亿美元的亏损。可展望未来高通的前景并不完全乐观,高通过度依赖专利授权费用的短板越来越突出。

三星、联发科、英特尔、华为的不断壮大,都在挤压高通手机芯片的利润。高通芯片的利润率不及专利授权业务收入。从 2017 年开始,高通的盈利主项专利授权业务就以20%左右的速度在下滑。加之各国反垄断力度加强,高通不得不下调收费,专利授权费用利润率大幅下滑。多方不利的格局下,失去行业垄断地位的高通,在5G时代或面临更多的挑战。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