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职播:分享经济,改变中国的社会小革命

2017-09-18 15:27 稿源:用户投稿  0条评论

近日,脉脉牵手IDG、GGV、晨兴资本三大顶级风险投资机构共同探索投后服务新模式,在脉脉直播平台——“职播”中推出独角兽企业专场视频招聘活动;此次有包括Airbnb、宜人贷、快手科技、中粮我买网等十二家企业亮相。

据脉脉方面介绍,脉脉职播是一个汇集各行业著名企业家、资深从业者以及投资机构、创业者的职场直播平台;通过视频“职播”,可以为职场人提供涉及工作方法论、产业发展等多方面的高质量内容。该产品还可应用于企业招聘,雇主品牌建设、品牌推广等领域。

以下为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职播内容:

 

大家好,我现在在小猪短租的办公室来跟大家聊天,这是我第一次真正地一个人视频直播,以前往往都是几个小伙伴一起对聊,大家如果有对我个人和公司感兴趣的可以向我提问。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其实我的原名不叫潘采夫,这是我的笔名,而且是南斯拉夫的一个球员的名字,我的原名姓李,河南濮阳人,一直被网上称为“濮阳三杰”——谷俊山、岳云鹏以及我,实际上是我的“自我炒作”。我出生在一个村子里,小学五、六年级到小城市里上州立大学, 1999 年毕业, 2004 年在《新京报》做编辑,这之间大概做了将近十个工作,属于一个真正的“北漂”。从《新京报》离开以后我去了苏格兰,呆了两年,当时第一次听说Airbnb, 2012 年左右的Airbnb还处在一个很新锐的阶段,它的房东是各种各样的身份,而我很喜欢这种方式,我便当了Airbnb的房东。

回国后,我做了一次以“Airbnb的中国学生们”为题的采访,因为我特别想了解“分享经济”在中国到底存在吗?分享经济企业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异?分享经济在中国这样的环境下是否能发展起来?我便采访了小猪短租的创始人陈驰和联合创始人王连涛,结果被人家成功“洗脑”,觉得分享经济这件事情在中国是非常可为的,而且如果不做媒体,去做一个分享经济的互联网公司,也可以做一些推动社会进步的事情,所以,我从《南都周刊》辞职到了小猪短租,负责公关和市场。为了配合脉脉有大量的人才、精英聚集的特点,我设计了三个岗位,对小猪的价值观和这份事业认同的朋友可以向我投递简历。

我是在 2015 年 7 月加入小猪的,当时我还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打今儿起,哥成了一头“小猪”》的文章,这篇文章有几百万的阅读量,被多次转发,后来很多媒体人和记者在采访的时候说:“您对我们已经‘日落黄昏’的媒体行业又踩了一脚。”很多记者也向我寻求关于转行的建议,并向我投简历,这也算是对我曾经工作过的媒体行业产生了“挖墙脚”和“拆台”的不良影响。

小猪创立于 2015 年 8 月,所以这三年艰难的初创期我并没有经历,创始人陈驰之前是一名妇产科医生,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在其附属医院做妇产科医生。正如大家知道的,医生出身的人都很厉害,比如郭沫若、鲁迅、茨威格、余华,他们的共同点是严谨、审视、喜欢研究事物的逻辑、精益求精,他对像对待人体的结构和运转一样来对待一个产品和它周边的搭建,是比较讲究科学的。他和王连涛在十几年前就是同事,他们先后在雅虎、阿里、360、赶集等公司工作。 2011 年,陈驰加盟赶集网,他第一次听同事提到了短租鼻祖Airbnb,并组建了蚂蚁短租。 2012 年,陈驰辞去蚂蚁短租总经理,与原负责赶集网团购业务的王连涛联合成立了小猪短租。因为当时中国的信任体系、实名制体系、支付体系等都没有建立起来或成熟起来,所以当时很多同行都没办法理解他们,觉得此事不可为。所以,我佩服这两位创始人就在于他们对这种趋势的洞察。

2015 年,投资环境的改变、智能手机的普及、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支付体系已经政府实名制的落实,这种大环境的变化催生了分享经济的腾飞。与此同时,小猪各方面的业务发展速度也是非常快的,而且从 2015 年起小猪的品牌从无到有,从一个纯粹的平台工具到有了它的品牌调性、人文内涵以及价值观,得到了网络青年、 90 后和媒体人的喜欢。

小猪实际上是一种非标准住宿,它是人们通过互联网把自己的剩余物资进行交易的平台,有这样一句话形容分享经济——使用,而不占有。那么,小猪上海量的个性化房源所解决的是什么痛点呢?我觉得主要的是一个标准化的痛点,快捷连锁酒店在十年前是一个新生事物,很快风靡全国,如如家、汉庭、速8,他们解决了出差住宿、卫生担忧等问题,它是工业化社会中一个很棒的发明。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大量的自由职业者和个性消费者出现,千篇一律的连锁酒店已经不能满足大家的需求,例如带孩子、带宠物等,所以,需要解决的是个性化的需求。我们认为有着个性化的需求、C2C的方式在中国一定有前景,而现在的发展态势也验证了这一点,再加上信任和安全的普及,小猪在近两年的发展越来越得到大家的认可。

关于小猪对标的竞品,在国外是Airbnb,Airbnb到现在为止有九年的历史,在全球有 300 套房源,遍布超过 100 多个国家,在中国也有7、 8 万套房子,估值超过 400 万美元以上,我很敬佩这个一直崇尚分享、调子温和、讲究信任的公司可以取得这个大的成绩。小猪对标的Airbnb进行了中国化的改造,例如,增加了热线和地面服务人员,包括智能锁、软装饰、人员验证、小猪管家等一系列配套服务,这一系列很周到的服务是我们和Airbnb很大的一个区别。另外,Airbnb推广的城堡等全球化的资源,而小猪讲究的是人房合一和人情味,我觉得这是小猪的一个优势所在。

2015 年,小猪完成天使轮融资,在 7 月完成 6000 万美元的C轮融资, 2016 年 10 月,小猪已完成D轮融资,总额达 6500 万美元,主要由愉悦资本领投,晨兴资本、中信资本等跟投。因为我是一个经理人,对投资这块不是很深,但经常会跟投资人见面,我们的投资人和创始人风格特像,他们都对事情看得很透,他们往往是投互联网产业和分享经济的比较多。

公司在经营方面算是一个坑一个坑走过来、一个坎一个坎迈过来的,尤其是陈驰,因为他之前是一名医生,所以他总能看到公司的问题在哪里,而我是一个天生的乐观主义者,当然这就是创业人和经理人的区别。小猪遇到的创业的问题之一,我可以跟大家分享关于我这块的问题。在市场这块会面临着从 0 到 1 和从小到大这样的问题,这之间也提供,我们通过提供有故事的房东和有故事的房子奠定了小猪的品牌调性和它的内涵,品牌从小到大的过程中需要更大的人力、财力和其他更科学的投入。在这过程中也免不了会有试错和弯路,尤其在互联网行业会遇到很多新的问题,比如说广告投放效果不好、投放策略有问题、广告创意和小猪价值观不符等,这些我们也都遇到过。

关于小猪的组织架构和团队情况,小猪现在有 280 多名员工,属于比较轻的一个模式,有 20 万套房源,主要分布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和旅游资源比较丰富的二线城市。我们的架构,除了创始人之外还分为技术、产品、运营、AM、市场等,整个小猪的员工都有一种家庭的感觉,除此之外,还有行政、人力等团队,创始人是陈驰,CEO是王连涛,是一名经验丰富、非常资深的互联网人。小猪最早的slogan是“有人情味的住宿”,“有人情味”不仅是对外传播,同时也是小猪企业文化的一个体现。正常福利是薪水和季度考核、年终加薪等,小猪的激励机制也是非常健全的。

互动问答:

Q:分享经济和共享经济到底是什么?

A:其实是一回事,我简单地介绍一下,最早从国外翻译过来的时候,我们叫做共享经济,但是后来政府把“共享”这个词用了,于是把“共享经济”叫做“分享经济”。但是共享单车出来之后,铺天盖地的报道又把叫法换为“共享经济”,其实两者是一样的。

Q:短租有国外的资源吗?

A:我们从今年的四月份开始开发了海外的房源,目前已经开发了 5 个海外城市,包括日本东京和京都、泰国清迈和曼谷、韩国,我们未来会在周边的华人文化圈中做这一块,逐渐地向外扩展,但是主要的立足单还是国内市场。

Q:潘老师,你们的福利怎么样?

A:我觉得小猪的福利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比起一些福利特别“变态”的公司,如腾讯,肯定是比不上的。

Q:小猪是怎么约束房东房源上线时间的?

A:这个我们是没有约束的,比如我当Airbnb房东的时候,如果我出去旅行我就会把这个房源关掉,当我在家的时候我会再打开,在北京也是这样,我之前有一间单间是出租的,但是突然养了一只小猫,为了不影响客户,我就把房源隐藏了。所以,你上线下线、经验与否我们是没有约束的。


本文由站长之家用户投稿,未经站长之家同意,严禁转载。如广大用户朋友,发现稿件存在不实报道,欢迎读者反馈、纠正、举报问题(反馈入口)。

免责声明:本文为用户投稿的文章,站长之家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站长之家赞同其观点,不对对内容真实性负责,仅供用户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使用建议。请读者自行核实真实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