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洪锋:我们今天做的事三年前就已想清楚

2013-05-31 14:47 稿源:iFanr  0条评论

当产品的价格已经无法在市场上掀起波澜,雷军“铁人三项”的另外两项开始发力:在上个月的米粉节上,MIUI 俨然成为主题演讲上绝对的主角。而在微博等平台上,MIUI 的推广力度也明显加大。小米联合创始人、副总裁、MIUI 负责人告诉我们,MIUI 的用户已经突破 1700 万。

在 MIUI V5 尚未正式发布之前,关于新版的评价就已经非常火热,尽管褒贬不一,但总体得到了外界认可。连挑剔的准同行罗永浩也给出了“视觉风格和动画交互的统一性和完整度很高”的肯定评价。

“MIUI V5 是短跑选手跑马拉松”

MIUI V5 上线后几天,洪锋在微博上写道,“V5 的设计过程是一个退一步把这些年 MIUI 的工作重新梳理,全面优化统一的一个过程。”

MIUI V5 立项于去年 6、7 月份。据洪锋介绍,Google 在 Android 4.0 发布了新的交互规范,MIUI 2.3 到 MIUI V4 的仓促迭代造成了一些问题,外界反响并不好,团队自身对此也不满意。“当时公司其他部门从 MIUI 团队抽调了一些人,团队连 50 个人都不到。”

“我们希望 MIUI 能够有自己的 DNA,”洪锋这样评价 MIUI V5,“我们希望我们能够自己定义 MIUI,而不是被动地等待 Android 的每一次更新。 ”

问及 MIUI V5 项目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洪锋的回答让人颇感意外——“保密。”

由于 MIUI 始终保持着每周一次更新的传统,团队在保持 MIUI V4 正常迭代的同时另起炉灶并不适应,“你让一个短跑选手跑马拉松,很难。”洪锋透露,之所以 MIUI 选择快速迭代,正是基于最快获取用户反馈的目的,而 MIUI V5 却需要“一口气憋上大半年”,“我们很担心陷入闭门造车的局面。”

最终团队想了一个办法:挑选了 10 个“非常有人品”的网友参与内测和反馈。“我们还是需要一些外界的声音。”

尽管如此,团队依然非常节制,尽量避免为新版进行造势。“我觉得还是不要将用户的期望值提得太高。”

“和 Rigo 的合作不可复制”

MIUI V5 是团队和设计公司 Rigo 合作的结晶。据洪锋透露,两者的合作是非常偶然的。此前,小米公司邀请 Rigo 为 MIUI 设计一套“非常牛逼”的主题。在设计的过程中,Rigo 团队觉得架构可以进一步调整。“结果我们一拍即合,决定一起做下一代的 UI。”

洪锋透露,在合作中,MIUI 团队更多负责产品的交互设计,Rigo 则聚焦在视觉设计和动画设计上。洪锋坦承,Rigo 给予了他们很多好的建议和灵感。

“我觉得 MIUI 和 Rigo 的合作是一个绝佳的案例,但它不可复制。”洪锋认为,无论是 Rigo 和 MIUI 设计团队,自我意识都非常强,要协同做一个产品非常难以磨合。“艺术这个事情,是没有对与错的。”

之所以“不可复制”,正是因为 Rigo 创始人 Rubin 和小米设计主管 Dexter 之间的好友关系,这显然让团队磨合的阻力减少了许多。“合作拥有了更多的包容性,而不是所谓甲方乙方的地位。”

尽管如此,在“视觉和交互”之间,双方还是遇到了一些摩擦。视觉和交互,本质上是“好看和好用”的平衡,这种设计与工程之间的矛盾在技术公司屡见不鲜。洪锋认为,效率是视觉最重要的元素之一,但对于手机这样的大众消费品,视觉体验同样重要。

“现实中,有些工程师会比较醉心于效率的提升,他就会抱怨说:‘老子写了十几年的程序,现在在这陪你玩飞来飞去的效果。’”当然,更多的情况是,工程师觉得没有必要“略施粉黛”。

“不过我觉得这并不算是矛盾,在好看和好用之间纠结,说明方案有所妥协。但任何一种方案总是有欠缺的,因为时间是有限的。”洪锋表示,好在公司里拥有一批对 UI 视觉非常在意的工程师,最终的产品最大程度地兼顾了美观和易用性。

“我们没有有意迎合所谓扁平化设计的趋势”

MIUI V5 的 UI 设计经历了一个从写实到写意的过程,但最终团队选择了扁平化的设计方案,“它让我们看到了一种新鲜的气息,不一样的东西。” 洪锋的话语中透露出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象。

从整个业界来看,从 iOS 到 Windows Phone,从 Android 2.3 到 Android 4.0,UI 的扁平化设计仿佛成为一种趋势,而传闻采用扁平化设计的 iOS 7 更是将两种设计风格之争推上了风口浪尖。洪锋认为,MIUI 并没有受到所谓趋势的影响。

洪锋提到,写实的风格由于遵循现实意象,难以像写意风格那样容易统一视觉风格。

“这是我们希望达到的效果——尽管距离很远,但人们大概看一眼就知道这是 MIUI。”

问及自己对待扁平化之风渐行的看法,洪锋表示,自己不太在意所谓的趋势。“不可否认,大众会有所趋同,跟随时髦,但我觉得我们能够定义什么是好看的。”

“iOS 的节制:你不必把所有好看的衣服都穿出来”

洪锋非常欣赏 iOS,他认为 iOS 的精妙之初在于“节制”。

“我和我们产品经理说的最多的一点是——你看看所有 iOS 程序的设置界面是不是都很短,这就是节制。”抱怨对应着现实的不如意。洪锋坦承,MIUI 曾有一个阶段,因为太多考虑用户功能上的需求,不懂得节制,在功能上不断做加法,造成了功能臃肿,“比如设计页非常冗长。”

于是在 MIUI V5 中,洪锋要求任何程序第一个设计页必须在一页之内。“我不希望用户通过滚屏才能看见。”

不过,洪锋并不认为在产品上做加减法和易用性有什么必然联系。“你可以做一个操作异常简洁但功能非常丰富的产品。”

“大家都认为 iOS 很简洁,但它有很多鲜为人知的功能。高级功能应该是需要设置一些门槛让用户去发现,良好的层次、合理的入口,让用户无穷无尽的需求得到满足,有时候甚至没有入口,需要用户自己探索。”

“就好像你不必要把你所有好看的衣服穿出来一样。用一个词解释,就是藏而不露。而臃肿只是功能的呈现方式不对。”

这种设计的理念,显然正如雷军理想中 MIUI “易上手,难精通。”

MIUI 的商业化

在铁人三项中,MIUI 整整早了小米手机一年。洪锋向我们透露,公司进军手机市场的决定早在做 MIUI 之初就已经确定,并不是说 MIUI 的快速发展推动公司做软硬结合。“今天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三年前想清楚的,只不过有些还没有提上议程。”

事实上,MIUI——这个投入三年之久、承载小米互联网服务的的系统工程,正日益成为小米新的营收来源。洪锋告诉我们,目前 MIUI 的月营收已经突破 1000 万。

MIUI 主要的盈利手段聚焦在应用商店、主题、游戏和云服务上。比如付费主题采取设计师和公司三七分成的策略,这正是打造自身生态圈的方式。MIUI V5 则强化了对自身生态系统的构建,可以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将一些垂直性的服务单独划分出来,如游戏中心、视频;二是强化小米互联网基础服务,比如米币中心等。

这显然不是全部,洪锋真正看好的方向是“手机上中小额的交易”,他认为,便携又智能的手机已经成为用户生活的中心,它能够与很多周边设备产生联动,手机作为移动计算中心,会形成一个与虚拟生态不同的“实体的”生态圈。

“比如现在很多人去商场买东西会扫一下条形码比价。手机在用户消费过程中成为一个决策协助者,当它协助你做出购买行为的时候,它就是个重大的商机。用户不需要在玩游戏的时候手机跳出来告诉你去吃早餐,而应该是在用户饿的时候告诉他去吃什么早餐,”洪锋说,“而这一切都会闭环在移动支付上。”

“这不光是小米的机会。”

从第三方 ROM 市场的环境看,自 Android 4.0 之后,Android 原生系统越发趋于完美,这对于第三方 ROM 而言意味着提升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洪锋表示,这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但对于用户而言是好事,无论做什么选择都还不错。

洪锋突然话锋一转:“iPhone 出来之前,大家觉得市场上的手机都还不错,但 iPhone 出来后,其他的都变成了屎。”

“我们现在更多的可能还是量变,不是质变。”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