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社交兴亡史

2019-01-22 08:49 稿源:三节课公众号  0条评论

最后,我们来看一下,上周刚刚发布的“马桶MT”。

马桶MT(熟人匿名社交 / 命运未知)

2019 年,快播创始人王欣在经历 4 年的狱刑后终于打破寂静,出狱半年就带着自己的新品——“马桶MT”(熟人社交匿名软件)杀回互联网。

2019 年 1 月 15 日,产品正式发布。

然而,这个故事似乎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马桶MT”内测不到一个小时后,微信页面上的下载链接就被微信封了;近两个小时之后,腾讯大王卡短信也封了马桶MT App的短信验证; 1 月 15 日,iOS端下载链接被关闭,官网公告说服务器超负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下载使用。

其实,“马桶MT”这款产品的特点很显著:无非是引入熟人关系链,以匿名的形式、将话题场景作为中心、以限时群聊为节点。虽然不用于关系链的沉淀,但有利于帮助释放人性的表达欲。

首次登陆的用户只需绑定手机号,无需设置昵称头像,即可看到附近的人创建的话题,有问题也有投票,也可以加载图片或语音,引发用户参与讨论。此外,用户可以给话题带上红包,而每个参与讨论的用户都可以瓜分此红包。

而基于匿名、限时群聊等特性就注定了马桶是一款灰色擦边球产品。话题的生成过程没有审核期,以至于我在内测期间,发现了大量敏感话题。

王欣在自己内部发布会演讲时说:“匿名社交有很多问题,国外国内来看,很刚需,还没一个人做成功。希望能通过我们的方式方法,去把这个问题解决掉,因为需求在。”

而后他又提到,微信封杀“马桶MT”可能是因为红包功能,表示这个功能可以理解为“熟人间的知识付费”。至于针对负能量的信息,马桶有变声功能,可以让骂人这件事变得好玩好笑。

说实话,体验完这款产品又看完王欣内部产品交流会演讲,我发自内心觉得这款产品大概率可能是要凉透的,王欣对现在的互联网状况存在很多的理解偏差和想当然。

王欣想从细小市场去切入没错,甚至因为刘德华歌里的那句“每一个马桶都是英雄,只要按一个键,就能冲走你一切的烦恼”而将产品名字定为“马桶”,把产品定位成年轻人可以真实交流,情感流露,获得快乐的场所。但,他可能并没很好的去研究过那些匿名社交先烈们惨死的原因。

匿名是把双刃剑,无秘的死亡就在于平台被大量负面情绪积压,用户在那样的场景下仅是发泄,而无法解决任何问题。狂欢之后,焦虑还在,压力还在,生活还在继续,周一还要面,所以,它们只能流行一时。

马桶MT:生于 2019 年 1 月,命运未知。

匿名社交的可行性?

简单追溯了上述几款曾名声大噪的匿名社交历程后,我们不妨思考下,熟人匿名社交这条路究竟可不可行?

我的答案是,不太可行。针对这个回答,以下给出几点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

  • 匿名社交会成为不良信息扩散的温床

我们都清楚基于匿名这个属性,产品本身就存在无法有效阻止不良内容传播的缺陷,PostSecret的死亡也完全证实了这一点。

在匿名状态下,用户的言论几乎不受到任何实质性的限制和道德责任约束,因此更不需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此外普通用户对于信息真实性的鉴别能力有限,以至于谣言会在网络世界迅速大规模的扩散,甚至要追溯源头都是极为困难的事情。而早年正是因为社交平台的匿名机制导致网络环境秩序遭到破坏,新浪微博才率先提出实行实名制。 

我们去看Secret、Yik Yak或者Whisper,会发现匿名社交网络是一个矛盾的东西。一个依赖社会关系的匿名应用程序很容易导致相关的违法行为,并迅速成为反社会的因素。

  • 匿名社交会成为负面情绪的垃圾场

同样,跟上一个原因类似。反观“无秘”的下场,也是由于匿名机制带来的“无需对话语负责”导致平台最后被各种负能量内容和言论所充斥。要知道,没有任何一款充斥着负能量内容的社区可以长期具备生命力,这也是Whisper在积极引导各种正能量的匿名的原因。

而“无秘”却用背道而驰的价值观,其匿名机制带来了黑暗文化氛围,平台并没有对其加以控制而走向失控。平台被沉重的情绪填满,用户也不愿再登陆上去。最终,无秘也被这股力量蚕食的干净。

一旦匿名社交从吐露真情实感变为信息垃圾场后,用户无法判定内容的真实性,过多虚假、捕风捉影的内容会使得娱乐性下降,更无法保证社交性应用的黏合性,这样的应用很难走得远。

  • 匿名社交解决不了本质问题

匿名社交无非满足五大需求:人际交往、宣泄情感、娱乐消遣、获取信息、窥探隐私。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扮演着的 “现实自我”的角色,并非是内心真正渴望成为的“自我”。在匿名条件下,会更有安全感,从而倾向于表露内心的“真正的自我”。 

此外,当我们在匿名状态下,通过浏览他人的隐私信息会天然获得内心窥私欲的满足。短期在猎奇心里驱动下,匿名社交应用可能会火爆一段时间,但是长期来看,匿名社交并不能建立长期关系。

匿名社交媒体的一个致命缺陷是,使用应用程序未必能得到正向反馈。因为用户无法在匿名操作时建立关系或自己的声誉。也许我们有时候可能想以匿名的形式分享一些信息,但它这并不足以支撑一个网络。

引用App Annie的研究高级副总裁Danielle说的一句话:“如果应用程序实现了有用的功能,那么糟糕的新闻不一定会超越应用程序的受欢迎程度(例如,优步)。但是,如果没有可持续发展的东西,它就会消失。

总结

匿名社交的确缓解了自我表露的需求与熟人社会压力之间的冲突,在强关系和弱关系之间界定出一个中度关联的社交层次,满足了人们对自我隐匿的需求和窥视他人的乐趣,也规避了暴露真实的麻烦。

作为熟人社交产品,匿名社交并不算伪需求,其实在这些App诞生前,匿名社交的需求就一直存在——漂流瓶、匿名BBS都是此类需求的传统形式。 

但,“无秘”因负面情绪积压从爆火到凋零,漂流瓶因色情内容被关闭,脉脉匿名区一度被关闭整改后变为职言,这些其实都反映出匿名社交存在的大量问题。

匿名意味着轻松和自由,却也带来了言论失控和用户黏性不足的问题。匿名是真实自我的保护罩,也是灰暗人性的培养皿。

“熟人”+“匿名”社交模式,本质上满足了用户“表演”和“偷窥”的双重心理。每个人潜意识里都有偷窥他人的欲望。在现实社交模式中,时空障碍增加了“表演”和“偷窥”的难度。  

熟人匿名社交应用基于现实朋友圈的“强关系链接网”,提供了具有共同背景的观众群,提高了人们的欲望。在这种环境下,群体内部信息交流不受束缚、空前畅通,固有的结构性社交关系被打破了,长幼、尊卑关系因“匿名”而消失。身份的失去带来相对“平等”, 用户不必承担现实中“发言”带来的打压和限制,似乎为个体利益的实现,提供了一个可行的渠道。 

不过,因为所谓的秘密往往无法查证,人们爆料,攻击,揭发,猜疑.....另一方面,平台无法较好的去把关和负责,被爆料、被攻击、被揭发和被猜疑者无法辩解和澄清。过多承载的负能量,如人身攻击、暴力色情和虚假信息等等,注定会限制“熟人匿名社交”的发展。 

另外,说说企图颠覆微信这个思路,其实不只是国内妄图切入社交与微信抗衡,国外也同样。我们提到的Secret、Yik Yak等产品创始人都想挑战Facebook和Twitter,但他们忽略了一件事:赢家通常只有一个

在现有巨头已经占据主导地位的情况下,不仅意味着你可能仅有0.5%的机会找到下一个微信、Facebook和Twitter,你还得去相信它在某种程度上是脆弱且可被打败的,或者说,相信匿名是建设社交的更好模式。

最后,引用曹政在《社交网络的先烈们》一文中的一段话:

注:本文仅为作者个人观点。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