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离开那年,马化腾差点抓到了周鸿祎

2017-04-12 10:43 稿源:老道编辑  3条评论

本文转载自老道消息(微信 ID:laodaoxx)

Keso 是中国早期 Blogger 的领军人物,一直和中国互联网大佬保持直接互动。

上个月底,36 氪付费阅读 “开氪” 栏目举办了老编辑和 Keso 对话的线下活动。本文是对现场活动和活动后补充采访的整理。现场参与的人数毕竟有限,所以在此分享给所有的老道消息读者。

活动发生的那周恰逢 Google 退出中国七周年所以我们从 Google 开始聊起,但是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那一年,马化腾差点抓到了周鸿祎。还有,马云说他第一次去美国曾经被黑社会绑架过,被记者当成了神经病。

「 离开 Google 的日子 」

老编辑:

Google 退出中国那天对你而言是什么感受?

Keso:

这件事情并不意外,1 月份谷歌中国的法律顾问就已经写了一封信,说如果问题解决不了就会退出中国市场。那个信件一经发出来,大家就炸锅了。我们任何一个中国人都能意识到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让双方的关系不可逆转,只是后来大家还是希望有一个好的结果。

老编辑:

你是不是觉得 Google 当时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们在做一件自杀的事情。布林和佩奇真是没赶上好时候,那时候美国前财长保尔森还没写《和中国打交道》,扎克伯格推荐过这本书,小扎看了这本书就知道来天安门跑步,自己还学汉语,把中国领导人怎么治国理政的书摆在桌子上拍。

Keso:

很多我们习以为常的事情他们都无法理解,不理解我们政府和企业的关系,我们政府像个家长一样。

老编辑:

可能连谷歌中国的员工都不被理解,王俊煜说他觉得 08 年金融危机之后 Google 就开始收缩在华业务,他们很多在中国本土化的尝试都被砍掉了。总部更多地是希望他们做对全球业务都有价值的工作,但是他们更愿意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建功立业。

Keso

Google 要整合全球信息,让人人都可访问信息并从中受益,但是不会把中国当作一个特殊的市场。

那时候 Google 在全世界都不做广告,有一年中国市场部门提交了一个在电视上做广告的计划,总部就会觉得不可思议,给否掉了。

中国的员工既要为 Google 全球业务做贡献,又要开拓本地市场,Google 总部可能觉得你没必要做这么多本地化,你要愿意做就做吧,但是全球的业务更重要,不能受到影响。

老编辑:

你去非法献花了没有?

Keso:

我知道他们去献花,我也乐见他们去这么做,表达他们态度。只是我觉得这什么也改变不了。这样一家公司,全世界最大的互联网公司在中国无法运营下去,我感到很震惊,也很悲伤,像失去初恋了一样。后来时间久了,才习惯了。

我写了三篇文章,关于 Google 的,都被删除了。

现在这个事情没那么敏感了,但是当时真的非常敏感,我们都不能提的。

老编辑:

现在 Google 有些产品已经回来了,比如 Google 的翻译 App 。你觉得下一个会是什么?

Keso:

Google 学术搜索吧,屏蔽这个对我们自己的互联网没有任何好处,只能伤了自己。很多人,科学家,学生已经呼吁很久了。还有 Google Play,现在我们已经不可能离开 Android 在做一个新的移动互联网,就跟当年不可能离开微软去谈计算机。

老编辑:

你刚才说 Google 退出中国像失恋一样,慢慢才恢复过来。我们这些年轻人正好相反,我们那个时候刚进入互联网行业不久,当时不觉得什么,后来慢慢感觉到很多事情变了,和有 Google 的时候不一样了。所以觉得那个时候是中国互联网黄金时代。

Keso:

我不同意黄金时代这个说法。中国互联网从一开始就全盘接受了美国的游戏规则,包括产品层面、公司运作层面,资本层面。有了互联网之后,中国变得好太多了。

之前我们已经习惯了每一代人和上一代人的生活完全一样。但是互联网显著增加了我们的代际差异,把我们从一个崇老敬老的社会变成了一个以年轻人为中心的社会。

但是只要互联网还能改变我们的社会,让社会变得更好,有更多的创业公司冒出来,那每个时代都是黄金时代。不是说有一个时代是被互联网改变的,我们说那个时代是黄金时代不是说历史上有那么一个互联网的黄金时代,仅供瞻仰。

老编辑:

按照俞军的说法,至少有 Google 的日子是百度的黄金时代,你同意吗?

Keso:

这个我完全同意俞军的观点。百度在搜索体验上有重大提升就是因为面临竞争。Google 退出之后,没有竞争了,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产品推出。凤巢系统可能是百度后来推出的最重要的产品,特别显著提升了百度的营收,但是对用户体验没有帮助。

老编辑:

那你是否认可百度的孙云丰说的,Google 很市侩,其实是打不过跑了。

Keso:

因为他自己这么想才会揣测 Google 也这么想。百度只是一个只在中国经营的搜索引擎,Google 业务很多,是一个全球性的公司。除了搜索还有 Chrome 和 Android,后来 Google 技术部门在中国做开发者活动,希望改善 Web 开发和 Android 的开发环境,但是参加人数会受到限制,事前也不能做宣传。

这对 Google 影响太大了,做这个决定是很艰难的,根本不是他说的那样。

「 马化腾差点抓到了周鸿祎 」

老编辑:

说到艰难的决定,还有一个艰难的决定特别出名,就是 3Q 大战,马化腾宣布 QQ 和 360 互不兼容。这两件事发生在同一年。

Keso:

3Q 大战之后,马化腾来北京参加一个媒体的年会,还请我吃了个饭,当时他说,很多时间之内,几千万用户安装了 360 的 QQ 保镖,除了即时通信之外,很多模块都被 360 安全卫视替换掉。如果当初不做这个决定,可能很快的,整个 QQ 的关系链都要被 360 拿走。

真的是艰难的决定,他说你不当家你不知道当家的难处。

或许在腾讯公司看来周鸿祎就是犯了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所以当时他们已经向深圳公安局报案了,深圳公安局派人到北京来要实施抓捕。但是要当地警方协查,就没有抓成……

老编辑:

哈哈,难道是因为祁(齐)厅长,有人说只要齐向东(注:360 总裁,曾经是新华社最年轻的厅级干部,也是第一个辞职到互联网公司任职的厅级干部)和周鸿祎他们两口子没有闹翻,在北京你抓不到周鸿祎的。

Keso:

360 和北京公安局的关系怎么样,这个我不清楚啊。

老编辑:

我也只知道人家是警民共建先进单位。

不过关于马化腾在北京抓不了周鸿祎,我听说过两个版本的段子,一个说周鸿祎投了快播,还是和腾讯五虎之一的曾李青一起投的,所以定期要去深圳和王欣聊一聊。有一次马化腾准备趁周鸿祎来深圳的时候实施抓捕,结果被周鸿祎知道了,很长一段时间就不去深圳了,跟谍战剧似的。

还有一个版本更离谱,说是周鸿祎看好深圳一个项目,这个项目 CEO 是个卧底,想和腾讯一起诱骗周鸿祎到深圳考察产品。周鸿祎都买了机票了,最后没去。

Keso:

这个事情我没有什么确切证据。

老编辑:

那有机会你问问马化腾是怎么回事,从那个时候开始,创业者就有了被南山区法院起诉的恐惧。

Keso:

上一次他来北京,他单独请我吃饭,那时候他们正在起诉珊瑚虫 QQ。珊瑚虫的作者陈寿福后来还被抓起来了。我就跟马化腾说,深圳真是盛产小心眼儿的大公司。当时华为也在起诉前员工,富士康正在起诉记者先是华为起诉前员工,接着是富士康起诉记者。

马化腾听了嘿嘿笑了,说还真是的。

那段时间他一直在关注 Facebook,觉得和 QQ 的产品模式可以结合,然后聊了视频业务,他还犹豫腾讯视频是不是应该切入,因为当时觉得太烧钱了。

我们还谈到腾讯做了大量产品,既无意义,又在市场上树立太多敌人。那为什么还要做这么多产品。马化腾的意思说腾讯已经这么大了,上万工程师、产品经理,这么多年轻人,闲着也是闲着。何不练练手,做得成当然好,做不成也没什么损失。在微信出来之前,马化腾一直都是个挺没有安全感的人。

老编辑:

那是《狗日的腾讯》的时候。

Keso:

马化腾在 3Q 大战之前就意识到要开放了,也很清楚 Facebook 那样开放架构更好,让开发者都在自己的平台上。只是之前内部既得利益纠缠太多,开放易想难做。3Q 大战是一个契机,让所有人意识到必须要开放,再不开放就会出大问题了。

老编辑:

所以是有外部压力才能内部改革,所以后来周鸿祎去见张小龙,张小龙说周鸿祎根本不知道在腾讯做微信有多艰难,自己差点被内部干掉。

后来马化腾支持微信,让 QQ 的老大刘成敏退休,才把这个矛盾化解掉。

Keso:

2010 年底的时候,张小龙因为看到了 Kik 所以要做一个纯移动端的 IM 在短短 15 天里用户数从 0 到了 100 万,意识到一个纯移动端的 IM 是个很大的机会,把 QQ 那些 PC 时代的东西丢掉。当时腾讯内有好几个组都在做同样的产品,微信不是唯一的一个,也不是第一个。

老编辑:

你跟微信的关系很好,跟我们分享一下参与微信产品内测的事情。你好像第一时间都能参与内部测试。

Keso:

其实不是的,很多功能都是别人内测挺长时间了我也没收到邀请。不过和腾讯一些产品部门的联系挺多,现在我正参与一个 iOS 版微信公众平台的测试。这个产品或许优先级不够高吧,是一个人兼职在做,已经测试挺长时间了,有的时候我还要提醒他们,赶紧更新了,要不然测试版过期了。

老编辑:

所以微信现在也是战线很长,不能面面俱到。你觉得张小龙这两年一直被大家有点神化了,是不是后面微信可能没有那么多奇迹发生了,比如小程序,他个人倾注很多情怀在里面,但是好像推得没有公众平台和红包那样好。

Keso:

你不能要求微信的新产品一直保持那样的增长,微信小程序是需要场景的,不像之前的那些纯互联网产品。就是乔布斯,也不是每一款产品都能那么火。

我们有时候可能过分高估了,微信对现实世界的影响力。互联网对现实世界的影响是有限的,Apple Pay 就是一个典型例子,Apple 好像一呼百应,但 Apple Pay 推进的效果非常有限。

微信已经做了很多超常规的、反常规的东西,不断扩展微信的边界,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惊喜。人们总是喜欢神化这样的人物,并在一件事没达到自己预期的时候,立刻视之为神话破产。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