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罗永浩最新资讯 > 正文

完美打工人罗永浩,到底错在哪?

2021-01-04 09:52 · 稿源:螳螂财经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作者:普子胥,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打工人罗永浩的能力强悍到甚至正在解决掉CEO罗永浩闯下的祸(6亿债务)。我很喜欢主办方颁给我的这个奖项:了不起的职场人。”

不久前老罗参加脉脉中国职场力量颁奖盛典后,隔了一天,在自己微博上敲出了上面的话。

话里话外,多少夹着些炫耀——获得「2020年度了不起的职场人」后,老罗还不忘补充:“作为一个职场人,一个打工人,我的生涯简直不能更完美了。”

罗永浩,锤子手机

但就在为锤子科技背下6亿债务的CEO老罗,以打工人身份登台前,在现实中却被玩了个“锤子”。

第五次创业,主播罗永浩被供货商坑了一把——12月15日,罗永浩主动通过个人微博、公众号等渠道发布声明,率先“自爆”,称11月28日销售的“皮尔卡丹”羊毛衫,经「交个朋友」送检发现是假货,感到万分抱歉和愧疚,并向消费者提出先行三倍赔付的补偿措施。

随后,老罗立刻和渠道商一道报警,追究该商品供应商上海囿寻科技有限公司和桐乡市腾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涉嫌伪造假冒伪劣产品、伪造文书,骗过公司合规流程等一系列违法行为。

事情热闹了。

理想主义者,挨打也得立正

“79.9元的羊毛衫,假一赔三。”

在老罗这一份公开“处刑”下,就有不少网友打趣道,「交个朋友」直播间在拿到供货商赔偿前,就先要为2万多名消费者赔偿近500万:

“我又错过了一款理财产品。”“后悔没买个几万件”。

罗永浩再一次登上了热搜——在抖音上,仅老罗承认自己卖了假货的短视频,就被点赞了26多万次,超过了他近半个月来所有视频。

对老罗接二连三的热议,或许也透露出人们对这一个富有争议的家伙,始终看法复杂,又爱又恨——上一次罗永浩上热搜,是因为上一份创业工作的“失败后遗症”——消费限制令,他不得不坐了17个小时汽车,到上海领取时尚先生。

可时尚先生罗永浩,同时又是一个偿债先锋。

先前,老罗在《一个“老赖“CEO的自白》中写到:「即便公司因不可抗力被彻底关掉,我个人也会以‘卖艺’之类的方式把债务全部还完。马克•吐温和史玉柱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老罗差点就做到了。今年9月参加脱口秀时,罗永浩公开宣布已偿还了4亿债务,剩下的到明年肯定结清。

图片

但时尚先生也好,完美的打工人也罢,此时此刻,罗永浩作为一个主播,在商业范畴内犯了错,就得认。这与理想主义无关。

12月21日,罗永浩的公司「交个朋友」直播间发文称:公司决定从5个方面整改升级,包括成立“质控实验室”、与国际知名的第三方专业检测机构SGS开展合作、成立“客户卓越体验委员会”等方面,来弥补工作流程中的疏漏,并又一次向当晚羊毛衫的购买者表达了深深的歉意。

主动认错,大方赔钱,自我反省,整改升级——可以说,「交个朋友」这一系列举措,和老罗的几次回应,应对得确实有立场、有态度,相较近期“知错不认”“有错不改”的其他头部主播,要体面不少。

对于直播电商行业而言,一个诞生不过堪堪几年的新兴行当,流程上即使再严格、经手的人再专业,只能穷尽一切将假冒伪劣的几率降低再降低,永远无法杜绝。就像是发展成熟已十几年的传统电商,大平台依然杜绝不了假货、高仿和以次充好。

然而,这个世界永远不会缺少问题的人,缺的是解决问题的人。

从罗永浩这次自爆,不难看出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做错要认,挨打立正,并且解决得让人无话可说,心服口服,这才是交朋友的最大诚意。

从这一点上说,公众监督与舆论批评就像一面镜子,能让公司看清问题,也能让人看清自己。包括罗永浩。

不能让“老实人”吃亏

不过,直播带货终究不是一场人情世故。

最近直播圈子可谓是集体水逆,四大天王全都翻车了,辛巴燕窝门、李佳琦脱毛仪、薇娅的烂水果,也暴露了直播带货,尤其是头部主播带货商业流程的一系列问题:

直播不能仅凭“交个朋友”来涨用户好感,行业也不能仅凭“下次一定”来帮用户避雷。

直播带货归根到底,终究是在卖东西,要卖好东西。

事实上,从选品到带货,从供货商到供应链,从产品质量到服务售后,直播带货这一行,其间任何一个环节脱钩,就会给消费者带来灾难性的消费体验。作为用户与产品的粘着剂、直播电商信任机制的源头——主播就变得至关重要。

更重要的是,主播在带货过程中,核心任务本该是减少这一场交易双方的沟通成本。质量出问题只是一种表象——毕竟,买卖的实质是一种交换,交换就一定会有利益与心理的落差。

但实际操作中,不少主播或因利益驱使,或因专业程度有差,没有处理好消费者和商家的关系不说,外加带货平台审核流程不完善、售后不及时等问题,往往在加剧摩擦,最后适得其反。

辛巴就是一个直接的例子。

在流出售假消息后,辛巴非但没有第一时间进行自查,反倒在直播间里回怼网友,声称“有多少告多少,倾家荡产告”。而在他最后一封公开信里,辛巴也承认,“回看了我的回应视频,甚是可笑。”

图片

从第一次的冲动回应,到“我一点也没错”的态度,再到最后不得已低头,辛巴的表现堪称灾难,不仅没有承担主播本应承担的供应商审核责任,没有处理好买卖双方的沟通摩擦,反倒引火烧身。更在客观上,消弭了用户对主播,尤其是头部主播的信任。毕竟,直播电商的核心基石是信任。消费者因喜爱和信任而来,也随时可以因为信任的丧失而离开。

相形之下,回放罗永浩的翻车过往,从4月踏入直播电商这一行,大大小小也不下五六次,从口播讲错品牌,到520鲜花枯萎,再到这次的出“羊”相,每一次问题出现,他和背后的交个朋友公司都把问题解决得体体面面,让人挑不出毛病。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心中会认定“罗永浩翻车越狠人设越稳”。

而罗永浩最直接的问题,不在态度,而在商业层面。

比如,「交个朋友」直播间带货流程上或许就有着“先天缺陷”:初入直播行业,罗永浩的团队搭建匆忙,主播团队中最重要的选品岗位缺乏行业积累,这就埋下了伏笔。

但最根本的,则是罗永浩输给了人性——如果不是供应商唯利是图,恶意弄虚作假,其资质、口碑、商誉、合规证明都符合审核流程所要求的标准,给用户造成的损失大可以避免。

作为一个道德尺度颇高的体面人,你难以料到合作伙伴居然要「蓄意欺诈」与「不怀好意」,你也要为自己「过度信赖」他们与婴儿般「辨识善恶」的孱弱而埋单——罗永浩无疑为人性,彻头彻尾地交了一次学费。

正是如此,为补上商业漏洞,避免人性再度战胜制度性,交个朋友的事后应对很有针对性——招募质检专家、设立神秘顾客抽检制等举措,客观上,为今后选品、资质审查、上播宣传、售后等一整套流程,拴上了链子。

或许,受罗永浩本人负责到底态度影响,品牌商也加入声援。几天前,皮尔卡丹驻中国代表处发布声明,将与「交个朋友」一同维护品牌权益,并建立品控沟通机制、开展深入的技术合作——“不给假货可乘之机”。

从这一点上说,在假货难以杜绝的服装领域,触雷是难免的——而罗永浩和团队正在做的,就是尽力去弥补这一种先天的商业缺陷,以及,补上用户与主播的信任消弭。

人们理应给老罗多一些善意。

但是,光靠老罗这一类大主播的表率与行动,对当下规则粗疏、鱼龙混杂的直播带货行业而言还远远不够。

直播电商走出青春期

成长总是有阵痛的。

当下,公众对直播带货已不再是一味追捧,相反,人们对这一近年来涌起的风口,开始有了隐隐的担忧。事情正发生着变化。

一方面,是充满光明的未来前景。

2020年上半年国内电商直播超过1000万场,活跃主播数超过40万,电商直播用户规模为3.09亿,观看人次超过500亿。预计2020年国内直播电商行业规模将达到万亿,约占中国网络零售规模的8.7%。

另一方面,是直播带货严峻的当下。

首当其冲的是国家政策的骤然收紧。近期广电总局发布《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从平台备案许可,到主播实名制认证,再从建立直播内容审核制度,为中国直播生态的健康、消费者权益保护、肃清直播乱象,下了大力气。

紧接着,11月13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同样强调:直播间运营者和直播营销人员不得发布虚假信息,欺骗、误导用户;不得虚构或者篡改关注度、浏览量、点赞量、交易量等数据流量造假。

可以确定的是,直播电商躺着赚钱的阶段已经结束,无论是监管部门、平台还是主播、商家、消费者,都不会再允许它再野蛮生长下去。一松一紧之间,透露的是整个社会对直播带货走上规范化运营的迫切期待。

成熟,也即意味着入局门槛的提高、品控成本的增加。阵痛、取舍、规则,几乎是每个行业从幼年走向壮年的必经之路。

一个新兴行业,其壮大过程中必然出现的漏洞,与其伴随而生的监管责任,本就不该苛责生命体上的个体来独自承担;同样,一个新兴行业的健康有序,不可能也不应该全靠三四个头部大主播的自律和自我进化,政府监管、平台、主播、商家的角色责任缺一不可。

我相信,在相关法律法规和监管上,直播电商一定会向传统电商逐步对齐,在产品供应链上,一定也会诞生更适配直播购物形式的新型供应链和新品牌。

在这个过程中,新的机会和挑战都会剧烈涌现。直播电商1.0时代,是江湖尚未有令,是豪杰勇士弯道超车的时代;直播电商2.0时代,是专业主义至上,资源链接者的天下,借产业升级的大势,建立专业壁垒的时代。

太阳照常升起,生活没那么糟糕

“有人说,他是个失败的创业者;有人说,他是个悲剧的英雄。从试图改变世界,到身负六亿欠款,他像个跌落神坛的理想主义者。从深渊向上攀爬,顶着无数质疑与谩骂,他逆流而上,在方寸屏幕之间,从首席产品经理向首席好物推荐官奋力转型,他以信誉为质,又获得无数信任。”

2020年的冬天,脉脉给老罗颁奖时,曾写下了上面一段话,从某种程度上,这也是近几年来罗永浩人生的真实写照。

从2006年开始,罗永浩先后追逐过博客、英语培训、手机和社交软件的风口,但无一例外的是,他每一次的创业项目都生得辉煌,死得惨淡。

到最后,留给48岁罗永浩的,似乎只剩下毁誉参半的个人声望,以及沉重的6亿债务。

重压之下,为还债的老罗玩起了直播带货,而他的跨界则一度被评为「曾经的理想主义代言人开始“卖艺”」。

但积累多年的粉丝,还是给了罗永浩丰厚的原始流量,直播首秀便引来4800万人围观,带货金额超过1.1亿。

尽管在一次直播中,老罗一度口误,将产品的品牌说成了竞品。“希望看到我秃了皮的头皮后,能够体谅我们老年人痴呆”——直播间90度鞠躬道歉,露出稀疏头顶的老罗,似乎不再年轻,腰板也不再硬朗。

如果不算上这次翻车,老罗这大半年来,尽管磕磕绊绊,但还算干得不错。

如今,罗永浩的抖音账号已经拥有了1535.3万粉丝,老罗也是全网最能卖手机的主播之一——2020年8月,在与苏宁易购合作的电商专场直播中,罗永浩一共卖出1.2亿元的手机。

老罗这一次带货之旅,或许,也是这个打工人最高光的时刻。又或许,老罗也算是直播带货行业的一个微小缩影:

有些小问题,但还算好同志。

当有人正在抬头看天大步前进的时候,偏偏也有人只盯住前进中的“螺旋后退”。

所谓职业打假,就是其中之一——为帮助消费者维权、并将维权所得按一定比例分成,这是包括王海在内的职业打假人,一贯的生存之道。

站在消费者和商家立场上,并无不对。帮助消费者谈还公道,帮助商家发现问题、梳理流程。但需要辨明的前提是,打假的打是认真打,还是小打大碰瓷?

选择曝光率高、人群受众大,且高速发展的直播电商作为“猎物”,本无不可,但原本尊重客观现实的职业打假,在王海的一系列蹭热点的举动中,演化成毫无依据的碰瓷和敲诈,甚至变成恶意举报,这真的是为了消费者的利益,还是一己私欲?

比如,没搞清楚直播的宣传文案具体内容是什么,王海就举报漱口水问题;比如,完全不核实劣质商品到底是不是该直播间卖的就胡乱举报;比如名为消费者举报实为同行恶性竞争的口红投诉,被销售方以详尽的文件资料驳斥......

种种尴尬的虎头蛇尾,令人侧目。如今,王海与交个朋友的法律程序正在开展。但王海的举动引发的思考是,让直播电商走出“青春期”,真正需要的不是恶意的碰瓷,而是健康的监管。

但无论如何,事情总有解决的一天。正因前途光明,所以有足够耐心面对道路曲折与终点漫长。

人们喜欢用罗曼罗兰的一句话,描述生活:

生活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旧热爱生活。

但从老罗身上,我觉得更应该用莫泊桑《一生》中的话来概括: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

生活是,老罗是,直播带货也是。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人民、新华评交个朋友质控升级:让网购更安心

    2020 年新冠疫情阴云下“宅经济”的影响,线下活动更多地转向线上,直播购物也成为了去年至今最热门的消费生活方式之一,大批电商商家开启直播模式,各地政府也相继出台直播电商扶持政策,将直播电商作为提振当地经济的新方式。《迈向万亿市场的直播电商》报告显示, 2020 年直播电商整体规模将达 10500 亿元。行业的高速发展,一方面给不少厂商和供应商打开了营销新思路,给消费者带来了足不出户购物的便利;另一方面数据掺假、虚假

  • 光明日报评:“交个朋友”及时补救及赔偿是企业应有的态度

    作者:孙美玲 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副教授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线上获得深度发展,在这其中直播带货无疑是最亮眼的存在。据第46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个人互联网应用呈现平稳增长态势。其中,电商直播、短视频和网络购物等应用的用户规模增长最为显著,增长率分别为16.7%、5.8%和5.5%。”当前,电商直播无疑成为促进经济发展、拉动消费增长的新业态。在技

  • 辛巴辛有志谈直播带货:以主播为纽带,联动品牌与用户

    直播电商自2016年兴起,到2019年发展初具规模,伴随着线上渠道的不断创新以及在疫情催化下使得消费者对于线上消费习惯的养成,今年直播电商作为一种新型购物方式已迎来了全面爆发期,正逐渐成为一种全民参与的商业形式。在当前不断创新的市场驱动下其实不难发现,直播电商当前的发展正趋于两种形式:一种是直播带货并不是简单的“带货”,而是通过娱乐性以及作品性的创作,将产品“灵魂”赋予作品当中,新型的创意形态将为品牌营销

  • 6分钟卖出10架飞机! 机器人直播带货又一次完败人类?

    2020 年 4 月 1 日,“带货女王”薇娅在淘宝直播间卖出了史上首单火箭,单价高达 4000 万,售出 5 架火箭, 2 亿销售额,一度引发网络热议。而在刚刚过去的元旦节,居然冒出一个机器人美女主播卖飞机,再次惊爆大众眼球。12 月 30 日晚 8 点“机器人主播卖飞机”低调开启,美女机器人主播“九妹”在百万实名注册企业家生意圈天九老板云APP上,首次全球直播卖飞机,容貌声音惟妙惟肖,与真人主播真假难辨,活动异常火爆,一时引来 9

  • 付鹏入局抖音直播带货,小红书头部和抖音腰部,哪个更具吸引力?

    ​撕下“李佳琦小助理”标签许久的付鹏,这几天又有了新动作。1月16日,他在抖音开启了一场真正意义上属于他自己的带货直播。

  • 涂磊直播间2分钟爆卖6万斤!锦绣村水果成直播带货新宠

    都2021了,你还没吃过锦绣村的水果吗?1月3日元旦假期最后一天,位列抖音明星Top3榜单的涂磊老师首次带货直播,锦绣村麻阳冰糖橙2分钟成交2万件,最终销售数量全场第一,销售额近45万,直播销售转化率高达37%。锦绣村水果卖爆直播间,助力果农新年开门红。 众所周知,作为《非你莫属》《爱情保卫战》等多档高收视节目的主持人,涂磊老师一直以犀利著称,当晚带货直播最高在线人数近10万。涂磊老师在直播中对锦绣村麻阳冰糖橙高赞

  • 2020快手年度热词发布:“直播带货”“网课”“奥利给”等入选

    “口罩”“武汉加油”“逆行者”“集美”“云监工”“网课”“直播带货”“复工复产”“脱贫攻坚”“奥利给”……一个热词,往往就是一段鲜活的历史,一份珍贵的回忆。 2020 年,疫情与困难交织,悲痛与感动同在,反思与成长相伴,太多记忆值得留住。2021 年 1 月 15 日,快手大数据研究院联合快手主持人发布《 2020 快手年度热词》,李思思、张丹丹、王雪纯、月亮姐姐、俞洁、王小骞、李鑫、程程、雷小雪、阿速十位主持人担任“热

  • 单月带货千万,二胎妈妈用有赞直播“卖空”10家工厂

    单场成交额超过 200 万、卖空十几家工厂……开播后不到半年,「超人妈妈精灵树洞」(以下简称超人妈妈)这个曾经的直播电商门外汉单月直播销售破了千万,这样的速度,让CEO王宛男大感意外。△ 超人妈妈树洞精灵团队在这个全员女性的团队里,大部分是孕期哺乳期和育儿期的妈妈,2020 年,她们拿下了 3000 万销售额,今年的目标是 5000 万。王宛男说「这就是直播给的底气!」二胎妈妈首次带货 100 万超人妈妈精灵树洞依托于一家公益组织——珠?

  • 辛巴辛有志:永远是货带人,而不是人带货 直播间理性用户多 并无“家人”

    2020年见证了直播电商的爆发,疫情之下,直播电商以生动的展现形式、高效的供应链运作模式快速吸引了消费者,也拉动了消费和疫后经济复苏。根据CRNIC截至2020年6月的数据,网购用户规模为7.49亿,电商直播用户规模为3.09亿,是网购用户规模的41.3%。企鹅智库根据国家统计局和网上公开数据推算,电商直播间交易额已占网购“实物”零售额的10%。调查发现,低价是用户在电商直播间下单的最主要原因,这通常也是电商平台常用促销方式。

  • 微店小程序接入微信视频号 视频号主页、直播可带货变现

    近日,社交电商平台微店宣布其小程序正式接入微信视频号功能。接入视频号后,微店小程序和视频号打通,即可实现在视频号主页、直播等场景卖货。并且视频号博主可以成为微店商家的分销商,通过“带货”变现。

  • 上海开展不正当竞争专项整治行动 打击网络带货直播刷单

    今日,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宣布,开展不正当竞争专项整治行动,本次专项整治行动重点打击在互联网平台经济领域、防疫领域、长江禁渔等工作中发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以及网络购物、网络带货直播等领域中存在的刷单炒信、虚假宣传和商业诋毁等行为。

  • 5万粉丝直播月销过百万 快手玉石带货主播实现创业梦

    “牛年春节就要到了,这串朱砂的牛吊饰非常漂亮,数量有限,马上开抢!”牛吊饰上线快手小黄车后迅速秒没,接着主播初亮又加了两轮牛形吊饰,又是秒无。这是发生在快手珠宝玉石主播初亮直播间“狼妹翡翠珠宝”的场景。在快手,初亮有个更响亮的名字——狼弟,他的爱人叫狼妹。从2020年12月开始,他和爱人每天下午在快手准时开播,两个多月过去,“狼妹翡翠珠宝”直播间月销已经超过了100万,对于拥有5万粉丝的新主播来说,这个成绩

  • 带货王马斯克

    地球人已经无法阻止马斯克了,建议国内电商大厂火速签下“带货大王”马斯克。“洛杉矶时间今晚10点,我在Clubhouse。”美国时间2月1日中午,马斯克在推特发布了这条动态。

  • 短视频带货指南

    近年来短视频带货营销似乎就成了互联网最火爆赚钱最疯狂的变现手段错过了电商淘宝客微商 站长们不可再错过短视频带货

  • 罗永浩:6亿债务还没还清年终奖领1块钱,直播间有20多亿销售额

    在日前的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罗永浩透露:2020年自己做了9个月80场直播,交个朋友直播间也有了20多亿的销售额。因为没有还完债,今年就给自己发1块钱年终奖,等2021年还完债后再向公司要一个大大的年终奖。

  • 罗永浩公司签约落户杭州 和薇娅成为“邻居”

    2月3日,罗永浩直播公司“交个朋友”已经正式签约落户杭州滨江互联网小镇,和薇娅成了“邻居”。天眼查信息显示,“交个朋友”运营主体为北京交个朋友数码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6月4日,法定代表人为黄贺,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公司经营范围包含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服务;软件开发;基础软件服务;应用软件服务等。

  • 从玉石雕刻师到专业带货主播 “光头强”在快手带货翡翠月销过百万

    入夜后,城市褪去白天的繁华,逐渐恢复宁静,在边境小城云南瑞丽,扎根在这里的珠宝翡翠直播基地开始工作,让瑞丽成为一座“不夜城”。林强就是这座不夜城中一名翡翠原石带货主播,他的两个快手号有非常接地气的名字——二驴翡翠原石和熊猫翡翠原石。“欢迎老铁们进入直播间,想买的请在评论区扣1。”主播林强一边欢迎不断进入直播间的快手观众,一边不时用强光手电筒照着手里的翡翠原石,为老铁们一一介绍。不一会儿,一块翡翠原?

  • 抖音的“朋友圈”来了?有点东西

    ​前一阵,抖音成功拿下春晚红包独家合作伙伴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人认为抖音这次是想在支付领域发起“突袭”,弥补抖音的支付短板。

  • 抖音被“逼”出个“视频朋友圈”

    可能你已经注意到了,自从1月22日上线8.0版本更新以来,围绕着“微信”展开的全民产品大讨论几乎完全霸屏了整个行业媒体语境,并且主题相当明确:从增加我的状态,到视频号全屏化,人们很好奇为什么强调产品体验、产品边界的微信会给予“视频”如此强的权重提升?

  • 薇娅新开了个食品公司?除了带货,主播们还有哪些生意经

    2021年伊始,薇娅背后的MCN机构成立了一家新的食品公司。天眼查显示,1月15日,一家名为杭州锋味派的食品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资180万,法定代表人正是和薇娅一起创业打拼的丈夫——董海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