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社交网络最新资讯 > 正文

在一个无孔不入的社交网络里,我们为什么常怀念过去?

2020-08-11 10:56 · 稿源:全媒派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技术究竟是让我们更亲近还是更疏远?社交媒体究竟是怎样地改变了人们的交友观念和人际关系?自社交网络出现以来,这些问题就一直被大家讨论,却从未有答案。

我们拥有怎样的人际关系?这似乎是一个非常私人的问题。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选编网页设计师Milo Wissig发布在Medium的一篇文章,以第一人称的视角,谈谈社交媒体兴起的这些年,我们的人际关系发生了怎样的改变?以及为什么我们总是对过去的社交氛围念念不忘。

更方便的社交,也是更方便的绝交

在我(均指作者Milo)大概四年级的时候,因为一些小矛盾,我最好的朋友给了我一块石头,上面有她用记号笔写下的一个日期,大约是三周之后,并告诉我:

“在这个日期前,不要和我说话。”

但第二天,我们就和好了,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是我童年时代的绝交,而现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数字通讯录”,知道谁是自己的朋友而谁不是,绝交变成了一种无声的、一键式的行为。

同时,伴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网络使用习惯所形成的新的社会规范,让我们很难去挽救一段失去的友谊。虽然人们总说线上行为不会影响现实世界,但长久以来大家都很清楚这句话有多假。很多网友默认,如果一个人在社交媒体上取关了另一个人,那就说明他不希望对方再去与他交谈。这些社交行为中的细微差别,正在被忽视。

“界线”已经成为了最重要的东西,比联系、比对他人的责任都更重要。这是社交媒体带来的改变之一,它让我们的私人空间得到更好的保护,让我们可以很潇洒地结束一段社交关系,但似乎也让我们更加孤独。


社交,手机


社交媒体如何改变了我们的交往?

由于手机通知的“入侵”,人们对于友谊和联络的观念已经发生了一些改变。过去手机、电脑的技术有限,造成了时间和空间上的区隔,而智能手机是我们身体的延伸,可以触达一切,手机上的消息通知几乎成了躲不掉的东西。

在某些时刻,任何形式的联络都会让人觉得是对空间的侵犯和对时间的剥削。想想看,你是不是经常产生这样的想法:“在下班时间回复老板的信息,难道不应该给我加钱吗?”

甚至在我们主动要对某个人说些什么的时候,都有可能想要逃避,因为不想立刻就被回复然后被拖进漫长的对话中。沟通可能会造成打扰,而私人信息使这一切变得更加糟糕。手机与身体的紧密联系使语言打扰都具有了物理意义上的实感,让人在扑面而来的信息海浪中被拍得支离破碎。

然而,人们一方面不希望被打扰,一方面又害怕孤独:希望能看到自己的朋友,只是不希望朋友变得“无孔不入”。

当前大多数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都非常浅显。的确,社交网络让人孤独,但是原因是什么呢?专家们用人们对点赞、分享的过分迷恋,以及对认同的极度渴求来解释大家无形之中制造的距离感,但却忽略了更深层次的问题:为什么人们很难得到这些认同?是什么毁了朋友之间的线上友谊?

曾经有一个关于Facebook的流言,说Facebook的信息流限制能看到用户帖子的好友数量为 26 个,这一谣言已被澄清,但这类传言能够持续存在,就说明无论平台的信息流怎么做,它都是容易被怀疑的对象。

事实上,真相也许更加现实:你的帖子是否能被分享、与谁分享,都是由一个复杂的排名算法决定的。也就是说,你必须迎合你的朋友或潜在受众,生产一些在预设中就可能获得更大关注的内容。

这种感觉让人无比孤独:一个平台好像就是为了让你感觉到自己应该获得更多关注而设计的,这实际上又有可能让你觉得被朋友忽略了。尽管社交媒体公司并非有意而为之,但最终的结果似乎就是如此。而这还只是社交媒体制造孤独的一个简单案例。

过去或许很美好,但再也回不去了

LiveJournal:论坛时代的交往

我交流最多、最投缘的朋友,大多数都是我在一个自 90 年代就存在的古早网络论坛上认识的。这个论坛有点奇怪:它是用来取笑互联网上的“怪胎”的,有些偏激。但论坛上的成员们都长大了,并且意识到我们一直都是互联网上的怪人。与其说这是一个“混蛋”聚集的地方,不如说它给了我们表达的空间,让我们的那些与普通同龄人不太一样的个性有处挥洒。

这个论坛成功的诸多因素都在于它与Facebook完全不同:每个人都是匿名的,而且都约定要保密。大部分情况下,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并不认识彼此。我们会进行长期的、有议程的讨论,在这种讨论里几乎没有被动参与的可能:如果你不发言,你就会被忽略。

这些年来,我们中的很多人都知道了对方的真名、为对方的募捐活动出力,还会去其他城市聚会。除此之外,我们可以自由地发泄自己的情绪,不用担心被老板看到,也不用担心被人告发。

像这种匿名论坛性质的社交网站曾经红极一时,LiveJournal算是当时的代表。那个时候,人们在论坛上谈论自己的生活,往往非常详细,是那种不该出现在公共场合的详细,也有很多人因此给自己带来了麻烦,但在那之前,正是他们的坦诚使人们走到一起。

LiveJournal是一个综合型社交网站,有论坛、博客等功能, 2007 年被出售给俄罗斯网站SUP,图片来源:LiveJournal。

在网络上谈论私人生活的真正问题在于,每个人的生活都与他人紧密交错。在谈论自己的生活时,我们不可能不提到别人,对他们来说,这就是八卦、小道消息、煽情帖。我们在网上写的一切都被记录、被存档,并且可以被用来对付我们自己,这也就是在移动社交之前,网友们将“永远不要用真名”作为首要规则的原因。

但如果我们现在想在Facebook这样的实名制平台上重现LiveJournal的能量,这大概会是一场灾难。

假如Facebook回到Web 1. 0 时代

不久前,出于怀旧,我试着描绘了一个社交媒体网站的草案,它是Myspace和Tumblr的混合体,还有一些属于Web 1. 0 时代的功能和美学设计,会让人们有一种回到早期互联网的感觉。我当时的理念是不允许被动参与,你不能“点赞”任何内容,浏览网站的时候,你必须留下文字评论。最终,我的朋友中只有极少数人试用,并且最后都失去了兴趣,但我没有足够的用户规模来测试这个网站全面运行时的效果。

这也是创建一个成功的社交媒体网站需要面临的一大问题:不管它有多好,如果没有大量的用户不断地去使用它,它都不会成功。事实上,许多替代平台已经出现了,如果你知道到哪里去找,就会有大量选择。但问题是,当“我所有的朋友都在用”成为社交网络的全部意义时,尝试一个新的社交网站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后来有人提议:不如我们改变使用Facebook的方式,不去用那些互动键就行了。我们只写评论、留言。有一段时间,我们尝试了一下,的确感觉更有人情味了。但长时间这样使用Facebook显然是不现实的,我们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这样做。

Facebook添加好友的界面,图片来源:Facebook。

在我看来,如果我们想鼓励社交媒体的积极使用而非被动参与,那么在设计时就要考虑如何去影响用户习惯。例如,如果在点赞按钮的位置上,有一个按钮是可以向用户发送邀请,稍后方便的话进行视频聊天,那会有怎样的效果?如果有个界面用来引导人们使用Messenger,又会是怎样的?

Facebook刚推出“点赞”功能时,我是很欣赏的,因为在传统的对话中,赞美是常见的开场白。但很快我就改变了态度,因为我发现随着“点赞”功能的普及,它们变得不再有意义。现在,“点赞”更像是一种冷漠的首肯,告诉对方你看到了他的动态而已。我们陷入了“点赞”的循环中,变得越来越孤立。

Facebook刚刚兴起的时候,我们添加别人为好友,是因为想更多地了解他们,并促进彼此在线下的联系。但当Facebook从一个帮助人们联系朋友的服务变成向企业出售广告位的服务时,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如今,社交媒体网红和各种机构兴起,个人帖子与企业广告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用户发布任何内容的行为,都介于“分享”与“宣传”之间——那么,我们究竟是为了与朋友们分享生活,还是为了给自己“立人设”?

从社交媒体公司的角度来看,“交往”与“营销”,根本就是同义词。

社交媒体:更多自由,还是更多限制?

我们总认为科技拓展了我们的能力:社交媒体软件让我们能做到我们以前做不到的事情。但如果说社交媒体与以前的论坛网站相比有什么决定性区别的话,那就是社交媒体使互动走向简单、方便和统一化的审美。

Twitter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为了和短信的字数限制保持一致,推文最初被限制在 140 个字符。和短信一样,推文也是一种有价值的沟通工具,但也有格式带来的缺点:

短小,因为缺少语气和手势所以显得很生硬;好的观点可以迅速传播,但也可能被剥去细枝末节,遭到误用;争论可以一直持续,因为即使发帖人道歉了,他的回应也可能只能被一部分人看到;机器人帐号可以被用来操纵舆论,真人也可能被误认为是机器人;蒙冤者可以利用Twitter伸张正义,但这种行为也有可能滚雪球式地发展成针对性的骚扰运动……

Twitter官方网站标语,图片来源:Twitter。

Instagram也有类似的限制。用户只能发布图片或视频,而且只能在移动端上发布。除了拥有大量粉丝的企业帐号外,普通用户不能在帖子里添加外链。分享其他用户的内容的唯一途径是“故事”(Stories),但它在 24 小时候就会消失。这一功能是从Snapchat上移植过来的,使得Instagram的用户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其他的应用来引流。

总之,这些应用有点像拆分后的博客,用户不再能发布不限长度的多媒体文章,但可以在不同平台发布不同形式的内容。这些内容被组织起来,以独特的方式在信息流上展示给其他人看。

但博客、论坛和聊天室也并没有消失,它们只是不再流行,也不再推出能适应现代手机屏幕的版本了而已。就像我们仍然可以使用手机发短信,我们只是不再这样做了而已。

那么,一个比Facebook更好的替代方案会是什么样子呢?这很难说,用一个APP来解决另一个APP制造的社交问题,似乎并不明智。

但是,如果我们的行为在过去二十年中的确因技术的变化而有所改变,我们当然也可以有意地创造出新的技术、新的产品来帮助我们维持友谊,实现更好的社交。

社交媒体是否影响了你与朋友的交往?是让你们更亲密还是更疏远了?欢迎在评论区分享你的看法,我们将根据留言质量和点赞量选出一位读者朋友送出高尔基自传体小说《在人间》一本,欢迎大家积极分享~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时隔八年,我终于找回了一点“社交网络”的初始乐趣

    ​2011- 2012 年,我短暂做过一段时间的新浪微博“垂直KOL”,或者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KOC”(按照我的理解,KOC就是粉丝数量比较低的KOL)。那时候的新浪微博真好玩,特别好玩,不是一般的好玩;就像一个游乐场,无所不有、无所不包,让我感觉特别舒服。那年头,微信还不流行,B站还没听说过,知乎还不存在,头条还在茫茫人海里;我觉得,当时的新浪微博就是最好的“社交网络”。

  • 狼人杀集中清理网络赌博 打造绿色社交氛围

    网络是把双刃剑,一些不法团伙会试图利用网络平台进行赌博,这不仅严重破坏了互联网上许多社交平台正常健康的社会环境,也直接严重损害了用户的利益。针对这种行为,狼人杀发起了专项整治行动,建立更加成熟的技术风控系统,并成立了专项打击团队,形成完整的防御体系,消除平台内部的不良信息和越轨行为。 为了保护狼人杀多场景的健康社交娱乐平台免受攻击,狼人杀进行了全面强化的筛选,清理了可能包含在整个平台中的不良信息。公司与大数?

  • 基友社交,不再深藏Blued

    最近股票基金市场形势不错,凡有wifi处,大家都在讨论要不要入手点儿中证白酒指数。但子曾经曰过:别人疯狂,你须恐惧。当你看到街边买菜的大妈们都在谈论股市的时候,就要警惕了。

  • 别上了社交直播电商的当!

    直播卖货会是这几年的主旋律,所以大家都想在直播卖货这个领域分杯羹。有想淘金的,也有想给人挖坑的。

  • 抖音新功能测试,剑指社交

    近期,小编在刷抖音时无意中发现抖音的账号界面改版了。先来看看有哪些调整:在原版中,抖音个人账号主页下排tab标签页共有 3 个选项,分别是作品、动态、喜欢。其中,动态页是以时间倒序的方式来展示创作者原创/转发的视频动态,接收者最先看到的是时间最近的视频内容,陈旧的视频则靠后排列,小编一直以为:这个Tab有点多此一举,与Tab“作品”有些重复。

  • B站即将迎来社交营销红利的爆发?

    8 月 7 日- 8 月 9 日,BilibiliWorld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开园, 200 余组UP主、嘉宾以及Vtuber在现场和众多B站粉丝一起互动游玩。提起B站,如果你的第一印象还是弹幕、二次元,那么你已经OUT了。如今的B站已经发展成为一个集视频、直播、游戏、漫画、电竞、电商等各种形式内容于一体的平台。

  • 跨境社交电商真暴利,但能行吗?

    国内的【代理制】社交电商平台很明显的开始在走下坡道路,如果没有任何微商团队长资源,想起盘这件事情是比较困难的。

  • 腾讯社交7连发,你猜半年后活了__个?

    腾讯社交“新贵”们,用半年时间趟出了一条路—— 2020 年的社交产品,只有做场景社交才能活下来。还记得腾讯在 2019 年底、 2020 年初的那次“社交产品大爆发”吗?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腾讯先后发布了 7 款社交类App——做视频社交的“猫呼”,主打恋爱交友的“轻聊”,图片朋友圈“有记”,半熟人职场社交“朋友”,陌生人语音社交产品“回音”,独立的类漂流瓶产品“灯遇”、视频直播相亲产品“欢遇”......

  • 授人以渔 芬香开启社交电商助农新模式

    自疫情发生以来,农产品行业受创严重。各地封路等措施虽在防控疫情的层面颇有成效,却也间接导致农产品大量滞销。其中,贫困地区受制于原有的销售体系和产业链条件、市场通道的恢复和拓展、产业链的重建等因素,大量农产品滞销尤为严重,这无疑给农产品产业链中的每一个角色都造成了极大的影响。2020 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之年,也是全面打赢脱贫攻坚战收官之年。在这样的目标下,国家鼓励电商助农,但由于农产品销售有时?

  • 狼人杀为何大火?赌对了年轻人的社交心理

    年轻人的游戏总是一茬茬的变化,一个游戏火的时间往往不会超过一年,甚至只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有一款游戏,因为其简单的规则,多变的可能,让很多年轻人赌上面子也要赢,这就是狼人杀。一款存在很久,爆火很久,现在依然广受欢迎的游戏。狼人杀之所以能够大火,是因为它赌对了年轻人社交的心理。狼人杀算是游戏中的异类,要说他是游戏,没有数值,没有战斗,没有情节。要说他不是游戏,很多年轻人对他的热情类似赌徒离不开赌博一样

  • 社交应用公司即刻宣布在上海开出首家线下咖啡店

    今日,社交应用公司即刻宣布,在上海开出首家线下咖啡店,名为OFFF,即Offline Friends,现已正式营业。地址位于上海黄浦区南昌路172- 1 号。即日起至 8 月 2 日,全店所有饮品88折。按照点单号,每逢数字8赠送一杯免单咖啡。

  • 社交电商崛起的梵蜜琳,逆袭之路有多难?

    《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浪姐》)作为一档30+姐姐的逆龄选秀节目,一播出就引起了不少关注。“姐圈”突然成了最近的热潮,看到姐姐们为了女团梦在舞台上挥洒汗水、展现自己的魅力,网友们都觉得太励志了。 和爆红综艺合作,冻龄女神带货 要说节目中的最大赢家,除了节目组之外,大概就是背后的总冠名商梵蜜琳了。网传在节目的招商阶段,很多人并不看好这档综艺,毕竟S级的节目随处可见,而这个节目的初评级仅为B级,所以梵

  • 社交距离限制 老外为观赛自费租21辆起重机!网友:真是刺激

    现在国外新冠疫情依然很严重,为了大家的安全,一些政府依然在坚持执行社交距离限制。据外媒报道称,近日在波兰卢布林一座体育场外,狂热的粉丝们租了21辆起重机观看赛车比赛。据悉,由于社交

  • 0202年了,你的社交营销跟上节奏了吗?

    随着网红经济的到来,在“无粉丝,不营销”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开始在各大社交平台上对品牌社交策略谋划布局。

  • 美国社交巨头为何抄袭坑害?超过60%的美国青少年使用TikTok

    通过最近一系列的动作,终于让很多人认清了扎克伯格的真实面目,其并非大家想的那么友善,对待中国企业下手非常的狠。投资银行Piper Sandler一年两次的调查显示,TikTok目前在美国青少年中最受

  • 腾讯再次试水,社交电商可不单单是拼流量这么简单!

    今年 7 月初,微信在社交电商领域放出了一个大招——上线小商店,目前已开启内测招商,这是继群小店、小鹅拼拼之后,腾讯在社交电商的再次尝试。此前,除了强势入股京东,腾讯在社交电商领域也已经多次试水。从小程序直播,到QQ惠购、小鹅拼拼,再到群小店和如今的微信小商店,腾讯疯狂尝试各种各样的社交电商模式,让这个近年来爆红的赛道更添一丝紧张氛围。近期,某第三方权威机构发布的 2020 最新社交电商排行榜上,阿里、京东?

  • 社交电商长远发展之忧:模式不断升级后能否走得长远?

    近日,人民日报发表《社交电商需放眼长远》的评论,文章充分肯定了社交电商在市场中发挥的积极作用,同时也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社交电商发展过程中存在的顽疾,并呼吁社交电商平台要认真审视这些问题,在反思中推动行业发展。正如人民日报评论中所说,传统电商以“货”为纽带,以网络平台为经营渠道,而社交电商则是以“人”为纽带,以人际关系网络为渠道进行商品交易或提供服务。作为从传统电商中延伸出来的一种新模式,社交电商的出

  • 虎口夺食背后,社交电商崛起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前不久,一则“淘小铺”运营方及相关公司等因涉嫌传销被冻结 4400 多万元的消息登上热搜,关于社交电商的话题也再次被推向风口。有人吐槽说,社交电商就是靠着透支人脉获利,不能长久,但也有人认为,社交电商是一种新的零售模式,是适应时代发展的产物。大众对社交电商褒贬不一,一部分原因在于不同平台发展模式的不同,另一部分原因,可能要归咎于外界对不同模式的认知和体验差异。那么社交电商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为何能在电

  • Facebook和广告主谈崩背后,谈谈社交平台和品牌的关系

    近期,Facebook站在了风口浪尖。由于Facebook放任仇恨性言论在平台上发布,且未做任何标签处理,导致多个品牌,如联合利华、Verizon、星巴克、可口可乐纷纷暂停在Facebook的广告投放。

  • 深度拥抱社群,京东推出的京东喵尔社交电商平台

    2020注定是不寻常的一年,更蕴藏着无限新商机。从早期的微商、淘宝客、再到拼多多上市,以及现在阿里巴巴,腾讯瞄准势头,纷纷入局社交电商,快速将社交电商推上了风口。数据显示,预计2020年社交电商的市场销售额将会破3万亿,占整个互联网零售市场的31.3%,并且这个数字还在疯狂上升。近日,由京东推出的京东喵尔社交电商平台喵尔正式上线,强势切入社交电商行业。京东喵尔社交电商平台背靠京东16年电商资源及电商优势,剔除品牌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