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字 > 爱奇艺最新资讯 > 正文

爱腾合并也救不了长视频

2020-06-17 08:33 · 稿源:字母榜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字母榜(ID:wujicaijing),作者:王雪琦,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6 月 16 日,据路透社报道,两位知情人士表示,腾讯计划成为爱奇艺的最大股东,以降低成本,在受到疫情影响的行业中对抗竞争。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腾讯已与百度接洽,后者拥有爱奇艺56.2%的股权。知情人士还表示,该计划仍处于早期阶段,随时可能更改。

针对上述消息,字母榜向爱奇艺方求证,对方表示不予置评。

腾讯收购爱奇艺并非平地惊雷,据 21 世纪经济报道称,  2019 年就有多家影视公司高管提及此事。

视频、视频网站、视频应用

视频网站三国杀多年,终于有人坐不住了。

在路透社的报道中,知情人士表示,合作将提高腾讯和爱奇艺在制作和购买内容时的议价能力,并降低营销成本,否则这些成本将用于从对方手中抢夺用户。

此话不假。

自从长视频进入版权争夺时代,烧钱一直是主旋律,哪怕三大平台纷纷走上自制道路,烧钱的步伐也没有停止。

爱奇艺 2019 年财报显示,全年内容成本为 222 亿元,全年运营亏损仍然高达 93 亿元。腾讯 2019 年财报首次披露了腾讯视频的运营情况,财报称视频业务亏损远低于同业水平,但亏损也只是控制到 30 亿元以下,并没有摆脱亏损。

近年来,三家视频网站“同题竞争”的情况越来越多。远的不说, 2020 年,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两档女团选拔综艺就前后脚播出。

爱腾合并也救不了长视频

长视频网站们内耗,后院却被短视频平台们点了火。

一方面,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平台带走了一部分原本属于长视频平台的广告收入。另一方面,字节跳动旗下的西瓜视频和B站,都在跃跃欲试进军长视频内容,前者更是趁着春节档电影因为疫情纷纷撤档,斥资6. 3 亿元买下了《囧妈》的版权,还在自家平台免费播放。

影视行业是发展多年的传统行业,互联网公司们都是新手,制作头部内容,离不开跟数量有限的老玩家们的合作。入场的互联网公司越多,零和博弈之下,行业老玩家们的话语权就越强。

互联网公司只有团结起来,才能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且不说,腾讯和百度原本就在抵抗字节跳动的进攻上有共同的利益,把常年亏损的爱奇艺卖给腾讯,百度也可以身姿更轻盈地布局其他赛道。


如果腾讯和爱奇艺能够成功合体,腾讯、百度、爱奇艺三家互联网公司能减少内耗,但恐怕还不足以解决长视频这门生意面临的困境。

奈飞似乎为中国长视频公司提供了一条现成的盈利路径。

2019 财年,奈飞营业收入201. 56 亿美元,全年归属于普通股东净利润为18. 67 亿美元,同比增长54.13%。 2020 年,奈飞的市值还曾达到 1927 亿美元,比迪士尼还高了近百亿。

奈飞盈利的关键在于商业模式,营收主要靠会员订阅收入。 

中国的长视频平台们虽然会员收入增长迅速,但广告收入仍然是总营收的重要支柱, 2019 年,广告收入占到爱奇艺总收入的28.6%,会员收入的占比是49.67%。

营收模式差异的背后,是会员付费能力的不同。 2019 财年,爱奇艺的会员年ARPPU是19. 37 美元(折人民币约 136 元),奈飞是118. 9 美元(折人民币约 832 元)。

头部视频网站每年在内容生产方面投入巨额资金,也是为了进一步提升会员付费能力。截止 2020 年第一季度,腾讯和爱奇艺的付费会员数量都超过了 1 亿。

但中国视频网站面临的用户环境、行业环境、社会环境都跟奈飞截然不同。

奈飞教育的是一个消费内容的方式发生变化的市场,从实体DVD转为流媒体,消费者的付费心智始终存在,只是渠道变了。而中国的长视频网站需要教育的一个付费心智原本就缺位的市场。

付费心智虽然不强,但中国用户的鉴赏水准并不差。通过各类盗版途径,中国用户很早就接触到了世界各国的优秀长视频作品。

坊间一直流传一个梗,长视频网站们最不喜欢的一类用户就是中年中产男性,内容鉴赏水平高,动不动就吐槽,还不爱买会员。

在这样的用户环境中,长视频网站尝试增加会员收入,每一步都很难。 2019 年以来,腾讯、爱奇艺相继试水超前点播模式,提前看完一部剧只需多花几十元,但却在用户层面引起了轩然大波,甚至对簿公堂。

爱腾合并也救不了长视频

用户难搞,内容生产更难搞。

和传统影视行业打交道的过程中,长视频网站交了不少学费。互联网做产品的思路和影视行业做内容的思路截然不同,前者强调数据导向、要求快速迭代反馈,后者往往依赖创作者本人的经验,需要长时间的打磨。

著名编剧汪海林曾表示,以煤老板、地产商为主要投资商的时代,电视剧行业是盈利的。 09 年以后,金融资本、互联网金融进入影视行业导致成本飞涨,电视剧(长视频内容)整体进入整体亏损。

另外,互联网平台对“数据”的过分看重,也曾引发诸多吐槽。

想当初,奈飞初涉内容生产,就打造出了爆款《纸牌屋》,其中,大数据的作用一直被津津乐道。

但是,用大数据在中国指导内容,监管是绕不过去的坎,大众想看的东西,未必能顺利变成长视频内容。

在中国制作出品长内容,在内容层面也有诸多具体限制,而这些规定,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又存在一定的自由裁量空间。

这会直接导致内容出品方进行严格的自我审查,字母榜记者曾经采访的剧集制片人就曾表示,如果剧中涉及未成年人的情感,要非常谨慎地处理。

影响甚至已经波及到看起来在内容上最安全的音乐综艺。陈粒的《易燃易爆炸》在两个综艺里出现时,歌词都被更改了多处,比如把“想我冷艳,还想我轻佻又下贱”分别改为“想我冷艳,还想我轻描又淡写”和“想我冷艳,还想我轻狂又随便”,而“爱我纯粹还爱我赤裸不靡颓”中的“赤裸”,在一档综艺中被改掉,另一档却得到保留。

用户钱少事多,行业磨合困难,监管风险走高,别说腾讯、爱奇艺合并,就算优爱腾三家合并,恐怕也解决不了这些问题。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