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大数据杀熟是一种误解?

2018-05-03 10:43 稿源:钛媒体  0条评论

2018 年,一个幽灵,一只名唤“不信任”的幽灵,在互联网世界的上空徘徊,而当它降落到了人间,就从它千百个身相中选出一种告于世人,名曰:大数据杀熟。

2018 年 2 月 28 日,《科技日报》报道了一位网友自述被大数据“杀熟”的经历。据了解,他经常通过某旅行服务网站订一个出差常住的酒店,长年价格在 380 元到 400 元左右。偶然一次,通过前台了解到,淡季的价格在 300 元上下。他用朋友的账号查询后发现,果然是 300 元;但用自己的账号去查,还是 380 元。

这种被形容为“老客户与狗不得优惠”的价格政策一时让群众难以消化,网上的议论、爆料不断。知乎上的一个“如何看待大数据杀熟”的话题自 3 月 3 号被添加后,截止到发稿日期,已经有了约 573 万的浏览量以及 951 多条回答。

为什么说大数据杀熟是一种误解?

一时间,大数据杀熟成为了整个互联网业界最重要的公众话题。

而面对用户的质疑,尽管已有互联网高管们再三强调,平台不存在价格歧视及“大数据杀熟”现象,但这些传言将永远无法被证实或证伪,继而使得平台陷于清白不可自证的境地。

而用户又深陷于被害者的角色定位中不可自拔。在科技寡头的时代,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面对有绝对的大数据控制权的科技寡头,消费者们不相信,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Don't be evil (不作恶)这种口号会有多大的自觉性。

是以,从“不信任”的情绪基点出发,用户从一开始就屏蔽了来自平台辩解,使得一连串“大数据杀熟”案例被揭发后的讨论陷入“平台与用户自说自话”的僵局,共识难以形成。

那么究竟存不存大数据杀熟这一件事?为什么会说大数据杀熟只是一场误解呢?以下且听倪叔娓娓道来。

01

倪叔认为:在大数据杀熟这个公共话题上,第一个值得讨论的话题就是:所谓的大数据杀熟,究竟有没有实锤?

有的人认为有,因为已经有无数的公众号文章发过了,知乎上面也有大量诉说自己惨遭大数据杀熟经历的留言,从这个角度来看,似乎已经铁证如山了。

有的人却认为没有,因为过往这些控诉大多都是用户单方面的宣判,而缺少可以使得多方信服的铁证,而后来有很多媒体参与调查取证,都没能重现大数据杀熟的过程or结果,在这样的情况下,未经审判就凭用户舆论单方面宣布某某平台犯下了大数据杀熟的罪行,似乎又不够严谨。

以携程为例,除开同一预定时间,但在不是相同预订条件下进行比价(如取消政策,早餐情况等),属于用户自摆乌龙造成“杀熟”误解的情况外,一部分针对携程杀熟的控诉在于:不同的用户预订相同的酒店房间,却给出了不同的报价,这样的结果似乎从同屋同源的角度来看怎么都解释不通;此前,携程方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酒店的价格对用户是一致的,展示上的差异,是因为用户领用或购买优惠券。”并称‘杀熟’现象在携程平台上绝不存在,未来也绝对不允许杀熟的行为发生。

而对于这种说法,倪叔有两个基本判断:首先,从技术来说是说的通的,如倪叔此前文章介绍的,OTA行业的本质是信息中介,是依靠销售他人产品拿返点来获得收益的,对于酒店产品,如直付产品,钱是直接打给酒店方的,携程是没有定价权的,这种情况下携程没有大数据定价的空间;其次,OTA行业历来针对新用户及久未回访需要召回的用户存在赠送优惠券的机制,这会导致在部分场景中让人产生同人不同价格的误解,再加上“大数据杀熟”概念的先入为主,就让一切变得复杂而扑朔迷离起来。

为什么说大数据杀熟是一种误解?

但事实上,即使是国外同样存在:向首次购买者提供优惠。在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Expedia如何通过移动应用提供优惠券,鼓励客户进行首次购买,这种解释从技术上来说是合理的。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携程方面的澄清也颇为硬气,如果出来讲一个立即可以被拆穿可以被证伪的谎言,显然毫无必要甚至会有副作用,因而敢这么说话,说明携程内部是对于:相同酒店酒店最终结算出相同费用的事实是有信心的,而所谓的大数据杀熟亦不存在。

但很可能,携程的解释并不能让携程完全免除于大数据杀熟的非议,因为“大数据杀熟”事件的本质,是一种以“阴谋论”为内核的假设,它不需要以客观事实来作为它的立论基础,因而大数据杀熟这件事在大众领域,它既不能以实锤的方式被证实,亦不能以实锤的方式来证伪,它就像潘多拉墨盒里的欲望一样,只要一旦被释放出来,它就能借助人们对科技寡头的不信任而快速长大,进而存活在无数互联网用户的脑海之中。

此前,以PingWest品玩为代表的多家媒体都曾经做过亲身实验,希望用实验的结果来向大众说明大数据杀熟事件的真相,但从最终的影响力角度来看,这些报道都铩羽而归。因为当读者已经先入为主的接受了“大数据杀熟”这一概念的时候,即使“大数据杀熟”从事实上来看并不存在,但它依然不能阻止已经接受了恐惧与仇恨的用户在自己与互联网平台之间筑起一座高墙,而把任何追求真相的媒体当作是互联网企业的喉舌。

为什么说大数据杀熟是一种误解?

而随着“大数据杀熟”的概念深入人心,事实的真相如何已经不再重要了,被恐惧所掌控的用户,会把与平台之间的任何摩擦都理解为“大数据杀熟”,因而在以情绪为基础,双方又缺乏良性沟通机制的情况下,那些我们所听闻的被大数据杀熟的案例,往往只是一场用户单方面的自我宣判,而这其中往往带有误解。

02

说一件近日发生在倪叔身上的小事。

周三晚上,共享租衣平台衣库的创始人李彦墨找到倪叔说要爆料:事件的起因是,他在赶高铁出差的时候迟到了,没有赶上高铁,因而需要换票,而在换票过程中,他发现同样的日期,同样的出发点与目的地,同样的高铁班次,从某旅行平台上购买的价格硬生生比微信上的价格要贵 80 块,他认为他遭到了传说中的大数据杀熟,于是决定向倪叔爆料,希望能倪叔能用文章帮他讨个公道。

为什么说大数据杀熟是一种误解?

出于对“大数据杀熟”是否真实存在的想法,倪叔没有一上来就认可他的猜想,而是共同梳理事件的客观情况:他想购买的是4. 27 日,从北京南出发到上海的D313 高铁上的软卧票,而对应同样的这张高铁票,他发现某平台上的定价是:730,而微信上的定价只要650,某平台硬生生贵出 80 元,作为某平台的老用户他表示非常受伤,于是决定要找倪叔爆料。

而倪叔同步查询了 12306 的报价, 12306 的官方报价是: 740 元,也就是说无论是他要爆料的某平台,还是微信上的同程艺龙入口都是低于市场价格的,难道这年头买火车票还存在补贴?而为什么微信入口的价格会便宜这么多呢?当时他和倪叔都不清楚其中的原委,于是分头找人求证。

10 分钟,他醒悟过来:因为他买个的是一个软卧,是有上下铺之分的,而价格的分歧就来自上下铺的区分, 12306 因为不能选择上下铺,收取的是平均价格。而OTA平台因为供应商卖的是一张张具体的票,所以按照具体的票的价格走,因而其实双方平台都不存在价格补贴。微信的艺龙入口并不是说对于高铁票用户有大额铺贴,而是在它的显示系统里优先展示足够低的价格,而某平台则相对“耿直”一点展现的是贵一点的价格,但实际上一旦发生消费,两者的价格是一致的。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