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虚拟偶像中发现兴趣社交新战场

2019-07-15 20:41 稿源:用户投稿  0条评论

声音好听可以当饭吃吗? 00 后告诉你,可以。

今年以来,Soul、音遇、吱呀等一批垂直类声音社交APP频繁占据APP STORE社交榜前十,并屡获融资,成为搅动陌生人社交市场的一匹黑马。抛开颜值的负担,声音社交的兴起,击中了年轻一代好奇又孤独的性格特征,满足了他们个性化的社交需求。

不同于Soul、吱呀们以提升社交效率为主的产品方向,虚拟互动兴趣社区APP克拉克拉(KilaKila)从年轻人的兴趣社交出发,以UGC兴趣群组的方式链接一个又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在一个尚未成熟的市场里走一条全新的赛道,克拉克拉创始人刘子正表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吃螃蟹”。

2.jpg

2016 年 8 月,克拉克拉的前身红豆Live作为国内第一款语音直播平台上线。当时视频直播赛道正值风口,不少专家及媒体纷纷质疑语音直播市场是否存在,甚至断言“语音直播对于视频直播来说是一种倒退”。刘子正表示:“在我来看,要做语音直播,不能像传统音频平台那样主打培训、通勤等场景。直播的本质还是互动,这也是我们当时坚持的产品特色和调性。”

得益于当初的坚持,主打年轻用户市场的克拉克拉以二次元声优直播为切入点,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迅速完成用户累积,成长为“国内第一声优直播互动平台”。基于良好的二次元用户基因,今年 3 月,克拉克拉上线了全新版本,转型为年轻人虚拟互动兴趣社区。新版本在原有的基础功能上进行大量升级,增加了群组功能,聚集起直播、小说、视频等多个兴趣社群,并喊出“人人皆可虚拟偶像”的口号,上线了捏脸功能,让用户在社区拥有自己的虚拟形象,实现人人皆可虚拟直播。

刘子正透露,兴趣群组和虚拟直播只是第一步,更多类型和不同维度的功能将会持续推出,未来它们会覆盖更多内容生产者,也会打通更多社交场景,成为其商业化变现的流量池。

以下是格隆汇与刘子正的对话实录。

在二次元里发现新市场

1

格隆汇:克拉克拉的前身红豆Live,是国内第一款语音直播平台,占据先发优势。近年来,荔枝、喜马拉雅等众多音频巨头也开始布局语音直播,为什么克拉克拉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向虚拟互动兴趣社区转型?

刘子正:红豆Live当初启动的时候,语音直播是一个全新的赛道,行业里有些观察者和媒体会质疑这个赛道是否真的存在。在我来看,语音直播并不是像传统音频平台那样,主打培训、通勤等场景,直播的本质还是互动,这也是我们当时坚持的产品特色和调性。这样一个的调性之上,声优等二次元有关的品类,取得了一个非常不错,而且是自发爆炸性的增长,这让我们看到了很大的市场机会,于是我们决定专注去做声优这个市场。

为什么后来又开始去接触和走向虚拟偶像这一条路?因为我们当时已经占据了声优市场超过90%以上的市场份额,接近垄断这样一个市场地位了。声优本身的职业特点是真人藏在角色背后给角色配音,在我们看来,如果只有声音出境,这种形象不够立体,所以希望为声优们量身定制出自己的虚拟形象,把这样一个虚拟形象往虚拟偶像方向去培养。

所以在我来看,这不能说是一种彻底转型,是在我们产品发展过程中,用户自身的选择,由用户的关注点,用户自身的一些喜好,自然而然发生了一些转变,所以我觉得相对于转型来说的话,我认为是一个阶梯式的发展。

2

格隆汇:你当时是怎么发现用户有虚拟直播互动的需求?

刘子正:这里面的确会有一个契机。大概是去年 5 月份的时候,我们为腾讯动漫旗下的一个IP《灵契》做了一场线下粉丝见面会。当时我们专门为《灵契》的两大主角定制了3D虚拟模型,邀请声优老师以该动漫的虚拟形象出现与现场观众进行互动,同时也进行了线上直播,这是我们第一次虚拟直播的尝试。

3.jpg

活动的效果是出乎意料的好,粉丝的反馈非常热烈,这让我们看到了很大的一个市场需求。与此同时,我们也感受到为筹备一次虚拟直播需要花费大量的成本与精力,是很多中小内容机构所无法承受的,门槛相对较高。

既然有这么大的市场和受众群,又有这么多的内容机构对于这个方向感兴趣,却受限于技术门槛,没有办法很好把这个玩法玩开,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有机会的事情。所以我们以平台身份,花了将近半年时间,基于IOS、安卓体系研发出一套无动补设备的虚拟直播体系,让更多用户仅通过手机客户端就能够开启虚拟直播,我们也是第一家主打虚拟偶像互动的平台。

让人人皆可虚拟偶像

3

格隆汇:近段时间B站、虎牙都推出虚拟直播功能,会不会与公司形成直接竞争关系?

刘子正:我觉得这是不同角度的来看的。从平台本身的定位出发,B站是以长视频内容为主的平台,虎牙是以游戏直播为核心的一个平台,虚拟直播对于这样的平台来说,它只是一个内容的补充。而我们是以虚拟直播为主定位的一个平台,对用户来说,一定是更纯粹、更受关注的。

从产品技术方向,大家走的也是不同的路线。克拉克拉主打的是一种低门槛,让每个人都可以有机会成为虚拟偶像的一个方向。去年 10 月份的时候,我们专门在北京开了一场发布会,提出一个口号叫做人人皆可虚拟偶像。目前来看,b站、虎牙主要是以现有动漫IP形象做的虚拟直播,与我们当时做《灵契》的路径相似,虽然这种路径它可以更快产生用户或者媒体的号召力,我觉得大家走的是不同的方向,里面也会不太一样。

虚拟偶像这样一个方向,虽然大家都是在做尝试,都是从不同角度去突破,我们也很高兴看到这件事,因为我们相信就是市场越大参与者越多,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就是一个好事。

4.jpg

4

格隆汇:你提到以PGC为主的虚拟直播可以更快产生影响力,为什么公司当初不选择这条路径?

刘子正:我们一直认为,如果走长尾路线让更多人参与进来,未来的市场空间会更大。头部IP它当然会更快,但数量相对有限,这是一个问题。我们也看到B站、虎牙它们在内容方面投入很高的成本,而我们走的路径更多是长尾化的方向,在兴趣社区的基础上去做兴趣社交。所以在我们来看,头部内容会起到一个示范作用,但是我们并不依赖于头部内容。

不做荷尔蒙式的声音社交

5

格隆汇:同样是做社交产品,克拉克拉与Soul、吱呀等声音社交APP不同的地方在哪?

刘子正:Soul主打的是灵魂匹配,吱呀主打的是声音匹配,让人与人直接产生关联,以提升社交效率为主的一个方向。克拉克拉希望做到的是以内容为媒介,去构建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所以我们走的是兴趣社交的一个路径。我觉得两者之间还是存在非常大的一个差别。

6

格隆汇:那你认为公司直接对标的竞品是哪一个?

刘子正:我觉得暂时还没有一个直接的竞品。从我们公司开创以来到现在,走的路一直都还是蛮特别的。

像我刚提到语音直播,这条赛道是我们开创出来的,当时也没有一个竞品可以参考的。最后这条赛道我们走出来了,而且后来包括陌陌、映客这样大的平台也都专门增加了语音直播频道,说明这个市场的确是存在的,而且规模并不小。

现在来看,虚拟直播这条赛道,有很多投资人和媒体会拿B站、荔枝或者贴吧这些产品与我们进行比较。我觉得在某一个角度上,都会和这些竞品是有相似的地方,毕竟大家所面向的用户群相同,但是产品定位、运营方式、未来战略等一些方向还是存在很大的不同。所以我觉得不会找到一家百分百直接对标的竞品。

7

格隆汇:为什么在这个方向上还没有直接竞品出现?你是怎么看的?

刘子正:我觉得这是要勇气的。就像我刚提到的语音直播,在一个足够红海的市场,是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或者资本,才有可能去冲出一条新的路来。作为创业公司来说,我们不想直接依靠资本和人海战术去解决这样的问题。我们更多的是基于团队的特性,基于用户的画像,去开拓新的市场方向。

在我们看来,年轻人的兴趣社交,它是一个刚需,所以我们的出发点一直没变,只是在产品形态上不断创新,更好满足新一代年轻用户的需求。

5.jpg

8

格隆汇:如果这个赛道出现了一个很垂直的对手,甚至是巨头入局的话,会不会给公司带来很大的挑战?

刘子正:我们当前的产品框架开放性很强,所以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机会,可以跟随用户口味的变迁,去切换我们的产品方向,甚至是切换赛道。你看我们过去已经切换过几条,从最早期的语音直播,到现在的兴趣社区,这方面的话我们自身还是有足够的自信。所以我们不会过于担心有哪个巨头入局,在某条赛道之上,会把大家的发展空间缩小。因为我们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可以快速灵活地去调整方向。

以虚拟直播链接年轻人的兴趣社区

9

格隆汇:公司目前偏重的方向是虚拟直播还是兴趣社交?

刘子正:我们的定位是社区,这个是非常清楚的。但是在社区里面,需要给到用户一种好玩、让他们感兴趣的玩法,虚拟直播这样一种UGC工具是我们社区一个很核心的完善。

我们基础的出发点是以核心用户人群的画像,去开发他们喜欢的功能,然后通过这样一些功能把他们黏在我们平台之上,这个是我们的大逻辑。我们希望用户在我们的社区框架之上,去获取自己想要的内容,找到与自己兴趣相投的朋友,这是我们的核心诉求,所以不管什么样的功能都是围绕这个诉求存在。

10

格隆汇:那这个核心用户画像是什么样的?为了吸引这批用户,公司会以哪些方式进行拉新?

刘子正: 18 到 25 岁的年轻女性,以大学生、高中生群体为主,这一群用户占比超过70%。新用户增长以口碑传播为主,基于我们兴趣社交的调性,平台的兴趣群组会不断聚集一些相关的同好,这是一个来源。然后第二个来源是产品技术上的积累,我们的一些UGC工具比较有特色,体验也很好,会形成一定的口碑传播。第三是在微博、抖音这些渠道上的品牌宣传,也会带来一批受众。

11

格隆汇:要做好年轻人的兴趣社交,其中的内容很关键,在这方面公司下来什么样的一个功夫?

刘子正:我们平台的内容核心是以UGC为主,所以不会花太多成本去做PGC,这个不是我们的方向。虽然UGC的内容质量确实不能与PGC相比较,但在我们来看,用户去生产这些UGC内容,更多是为了彰显自己的兴趣点,然后通过这个兴趣点找到与自己兴趣相投的人,这也是我们平台做产品与做运营的一个大逻辑。所以内容本身并不重要,它只是连接人和人之间的一个纽带。

6.jpg

12

格隆汇:在一个社区里面,用户生产的UGC内容质量会直接影响到用户活跃度。您是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的呢?

刘子正:我刚才说的不重要,是指内容不是我们平台吸引新用户的一个主要方式,我们更多的是以已有用户作为核心用户群,通过他们的主动散播,去吸引新用户。

的确,在实际运营过程中,我们会有一个等级机制去激励一些UGC的虚拟形象、小说写手成长为KOL,但这些UGC的内容质量还是不足以与PGC相比。所以我们看来,用户为什么愿意去生产内容,有这么高的用户活跃度,甚至形成这么强的一个KOL号召力,更多是在于他是一个鲜活的人,这也是我们一个人格化运营的一个思路。

盈利不是当前的主要目标

13

格隆汇:为了满足这批年轻用户的需求,公司推出了有很多功能。其中,表现最好的是哪一个?你最看好的又是哪个?

刘子正:我觉得有好几个都不错,比如说语音直播,这个功能是我们基础的保证,语音质量非常好,在整个行业里面也是很有特色的。还有作为直播中一个重要的环节,礼物。所有的礼物特效都是基于核心用户画像所设定,走的是一个唯美、可爱的路线,这也是我们很自豪的一个功能。再有的话,比如说对话体小说,AVG的制作等这些UGC工具很有特色,都是可以让年轻用户在手机客户端就可以完成操作的一个功能。

7.jpg

其实从一开始,我们的理念就是做一个非常纯粹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做一个非常纯粹的移动互联网产品,所以我们提供的UGC工具,用户在手机端上就可以完成内容生产。一些做的很大的内容平台,他们的投稿很大程度上还是需要通过PC客户端来实现,这个大家定位的不同。

14

格隆汇:营收模式是怎么样的?主营收服务及增长最快速的服务分别是什么?

刘子正:我们平台会有很多不同的一些营收方式在上面。比如说会员,虚拟形象的捏脸、换装等,这都是一些低ARUP值的付费方式,可以帮我们圈定出一波付费用户群。在此之上,会有一些高ARUP值的付费群体会出现,比如说直播频道里的打赏用户等。目前来说,虚拟直播还是我们的主营收业务,而且每次当我们在直播里推出一些新的付费玩法的时候,都会带来一波新的增长。

总体来说,我们用户的付费比例还是蛮高的,是高于行业平均的一个水平。因为他们都是移动互联网的原住民,有一个很强的付费意愿在。

15

格隆汇:你预计今年会实现一个怎么样的营收目标?为什么?

刘子正:我们去年的营收就已经超过九位数,今年的话肯定要再翻个几番。虽然很多人都在说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期已经结束,但我们仍然看好年轻用户的增长市场。我相信以我们产品的不断创新,以及对社区兴趣社交基调的维护,会给我们带来更大的市场规模和运营规模。

16

格隆汇:同为二次元社交平台,月活过亿的B站至今尚未盈利,这是否是行业普遍现象?克拉克拉要如何实现突围?

刘子正:其实B站已经有很好的盈利模式在,为什么还没有盈利?因为B站上市还没太久,而且在内容上做了大手笔的投入,这些都是B站自身经营策略的一个考量,如果它一定要盈利的话,也不是一个很难的事情。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现阶段实现用户规模的扩大更为重要,而且我们已经有一套很好的商业模式和变现框架,所以如果要盈利的话也不是一个很难的事情,但这并不是我们目前的第一选择。

兴趣社交不是高危领域

17

格隆汇:目前监管的大环境,尤其是内容与社区平台方面好像有所收紧,这对克拉克拉有没有什么影响?监管是否预计还有收紧的趋势?

刘子正:首先我们平台从一开始设立的时候就有比较非常完善的内容审核机制,机器+人工、7× 24 小时的审核,以保证平台的内容和用户调性都是积极向上。而且作为平台方来说,我们也不会为了吸引流量而主动去做一些低俗的内容。

另外,更本质的风险因素是在于产品定位,社区经营调性会不会涉及一些高危领域。在我们来看,克拉克拉以社区为承载的兴趣社交方向,并不属于高危领域。

18

格隆汇:有留意到新浪微博对于公司的扶持一直是很深的,从冷启动时期的资源扶持到现在进一步的资金入股,怎么会有这么深的一个缘分在?

刘子正:我觉得是一个赛道上布局,也就是说在音频这个赛道上面,在年轻人的兴趣社区这个赛道上面,微博和我们有很强的延展和互补。

我们全量把SDK嵌入到微博客户端里面,用户可以在微博上直接开播。此外,微博的用户也可以在微博上看到我们的直播、短视频、小说等内容,这给我们一个更大的市场空间,帮助用户获取更大的粉丝群体及影响力。举个例子,有一位星座大V陶白白,他刚刚到我们平台的时候,在微博粉丝大概 10 万左右,但经过我们平台的直播资源扶持之后,两年之内积累了 300 万微博粉丝。

19

格隆汇: 18 年克拉克拉完成A轮1. 2 亿融资,投资方是新浪微博、红杉资本等知名机构。这些机构在克拉克拉身上看到什么样的机会?比同类产品好的地方在哪?

刘子正:团队的实力基础,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点。第二是我们产品的创新能力。我们不断地在做一些产品创新的尝试,投资人也都非常支持,包括从一开始的语音直播、虚拟偶像,然后再到现在兴趣群组。而且我们技术能力本身也非常强,有自己的技术积累,所有功能都是我们自主研发的,并不依赖第三方,所以我们一旦有什么想尝试的新方向,都可以很快把它高质量的推出来。这些都是我们能力所在。

本文由站长之家用户投稿,未经站长之家同意,严禁转载。如广大用户朋友,发现稿件存在不实报道,欢迎读者反馈、纠正、举报问题(反馈入口)。

免责声明:本文为用户投稿的文章,站长之家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站长之家赞同其观点,不对对内容真实性负责,仅供用户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使用建议。请读者自行核实真实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