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网红图鉴:爆红背后,可能是写不完的作业

2019-06-19 08:38 稿源:新榜公众号  0条评论

人人网红时代

重新思考名声这件事

快速成名的时代,或许可以设想,未来的某个一年级班级,同时有 1 个表情包红人, 3 个歌唱红人, 5 个舞蹈红人, 7 个搞笑达人……

网红被拉下神坛,下线之后,等着他们的可能是写不完的作业。

“从我的角度看来,如果孩子有这方面的工作机会和表现机会,是一次很好的锻炼。”@小小包麻麻 告诉新榜。

2 岁就走红的Gavin早享受了年少成名的滋味,但BBC在专访中称他为“一个生活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平台八岁男孩”。在网络上,尤其是遥远的中国,Gavin有海量拥护者和巨大商业潜力,在线下,他有正常的生活。学校里,Gavin给同学们看她的短视频,在中国游历的照片,同龄人对他的名气似懂非懂,或许是一个经历很丰富的别人家的小孩。

几乎所有讨论儿童网红的文章都会引用尼尔·波兹曼的《童年的消逝》对童年的定义:文字的出现模糊了成人与儿童的界限,电视媒介扼杀了儿童的童真。

但豆瓣网友@malingcat 把互联网导致的变化称作“童年的转型”,“和电视相比,童年在互联网上消逝得更快,但相比印刷时代,互联网的互动性质使自主学习具有技术的可能性。”而@奥德赛的暗流 则认为“认为是成年人世界将儿童带坏,根本是另一层意义上的傲慢自满。认为童年是一个需要呵护的童话,这本身就是一个供成年人消费的童话。

年少成名似乎没那么可怕,不过是成长的众多道路上的一个新路口。电视时代有张一山、杨雪,有秀兰邓波儿,也许在古人的世界里,让梨的孔融和砸缸的司马光就是当时的网红。

不过,童年转型,家长和社会似乎需要尽快做好准备。

这很容易让人想起此前热议的织里童模。短视频平台本是一个很好的展示平台,但如果被家长用于赚钱,会极大影响儿童的成长。除了信息安全方面的隐患,家长还应注意使用“度”的问题,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郑子殷提到,“即便是监护人同意也不能让儿童网红在时间和强度上超出与其年龄相适应的范围,否则不但会影响其学习休息,对孩子的成长也会造成影响。”

Gavin的团队会尽可能保护他,“一切以他的意愿为优先”是行事的最高原则,接下任何艺能案子前,都先询问他的意见。”全名、家庭、学校的向外公开,不允许记者到家中或学校采访,从艺收入汇入教育基金, 18 岁之后可以动用……

9 岁的美食网红Amber Kelley在YouTube上有 4 万多粉丝,母亲Yohko对名气看得淡然,她认为Amber只是一个稍有关注的迷你网红(Micro-influencer),全家很享受这段经验,用不着刻意营业,只是分享自己的爱好。

另一位 9 岁女孩Hawkeye Huey是Instagram上最小的摄影师之一,继承《国际地理》杂志摄影师父亲衣钵,Hawkeye的户外和摄影作品得到了 20 万粉丝的喜爱。你可以说她是网红,但也能换个定义——生于社交网络的儿童摄影师。

“如果有天Gavin不想再当网红怎么办?”BBC问到。

“好呀”,母亲答得很干脆,“无论如何,我们已有过许多美妙经历。”Amber的母亲给出了相似的答案:这是一次学习,是她众多人生经历中的一小段。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