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做搜索:未来是“微信网”还是“万维网”?

2017-04-27 08:51 稿源:Pmcaff  2条评论

看到微信要做搜索的新闻其实并不惊讶,毕竟近几个月来微信一直「小动作」不断, 3 月份微信指数推出之后,广告主在微信平台投放广告时就会问「你们有没有基于微信热词的广告报价啊」,似乎预示着一些零碎的出招结束之后,微信还是会踏入移动搜索领域。

动作很快, 4 月 24 日,搜狗发布公布 2017 年Q1 财报的同一天,腾讯的微信事业群内部架构作了一些调整,微信事业群下成立搜索应用部。负责微信的搜索业务、阅读推荐业务、AI技术研究及落地、微信数据平台建设和数据能力的应用。

腾讯内部的一封邮件对大家很关注的「搜索应用部」进行了解释,其中包括四个产品中心:

1、搜索产品中心,在充分运用微信数据能力的基础上,打造微信搜索服务及精准阅读推荐服务,由基础产品部下搜索产品中心整体平移而来。

2、广告用户技术中心,为微信广告业务建设完备的用户体验评价系统及对比试验系统,负责小程序及搜索、搜索生态的建设工作,由基础产品部下广告用户技术中心整体平移而来。

3、模式识别中心,负责语音识别、图像处理、对话机器人及自然语言处理等方向的技术研究及落地等工作,由技术架构下模式识别中心整体平移而来。

4、数据中心,负责微信数据平台的建设,为各相关业务提供用户画像及数据分析、数据挖掘能力的支持,由技术架构部下数据中心整体平移而来。

看到上面四块内容,有人说,此次架构调整标志着微信将搜索框正式上升至战略高度,而微信在移动搜索领域的野心也暴露无疑。

其实关于微信做搜索的消息从未停歇过,本文我们还是回到微信这个产品本身去聊聊布局搜索的一些可能性吧,欢迎大家留言讨论。

有节奏的上功能,况且同行也衬托的好

搜索入口统一,用户使用路径短,体验根据用户的需求慢慢增强。

微信在移动端的搜索没有一下子放个什么大招,基本是在根据产品的形态发展来逐步给搜索功能添砖加瓦的。

最初微信只是一个通讯工具的时候,搜索的基本是一些本地内容,比如通讯录好友、聊天记录收藏等。

在今年微信官方公布的一份《 2017 年微信用户&生态研究报告》里有这样一个数据:

截止到 2016 年 12 月,微信及WeChat合并月活跃用户数达8. 89 亿。

微信的好友规模调查显示,45%的用户微信关系超过 200 人。

这两个结果对比起来看基本能表明,满足了熟人关系链沟通之后,你的微信里「泛好友」越来越多了,用户关系链稳定之后,对朋友圈内容、公众号文章的消费也快速增长起来,微信在产品上也顺势提供了「朋友圈内容搜索」、「公众号账号、文章搜索」等功能。

微信顶部的一个搜索框是唯一的一个搜索入口,承载着最短的用户使用路径

当微信开拓线下场景,铺设小程序的时候,微信搜索开始支持小程序了。现在的微信搜索入口,还加入了小说、音乐、表情等垂直内容,对于靠吃微信红利的营销类用户来说,今年 3 月微信推出基于微信大数据的移动端指数“微信指数”,一时间刷爆朋友圈,也让人觉得微信搜索背后隐藏着搜索排名、关键词广告、竞价、广告展示、周边增值服务等巨大的商业价值。

从整个微信搜索的发展过程来看,每当用户因为满足不了需求咬牙切齿骂微信的时候,它总是能给你送上一点不大不小但确实能解决问题的功能,不免让人觉得,微信内部除了「用完即走」,是不是还有「吊你胃口」的产品哲学啊。

相反它的老对手百度在移动端的体验就比较尴尬了,光是「如何关闭手机端百度首页下的推荐?」这一需求,就有 60 多位知乎网友争相去提供解决方案。一个是用户盼着早点上功能,一个是用户迫不及待帮你砍功能,可以说是高下立判了。

且不说是因为微信占据了我们大部分的手机使用时间,如果微信能逐步提供一个干净的全网搜索结果(事实上 2015 年微信就对部分用户开放测试了站外搜索功能),作为用户,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搜索即服务,微信手里的好牌越来越多

搜索引擎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去扩展垂直内容、整合垂直资源。百度旗下就有百科、视频、文库、新闻等,视频服务有爱奇艺,O2O外卖服务有百度糯米,电影票有百度票务等等。

除搜索之外,百度在移动端提供的一些服务

搜狗在早期靠着输入法、浏览器和搜狗搜索“三驾马车”的绝杀战略风光无限,今年搜狗的Q1 财报公布了,营收方面,第一季度搜狗收入达到人民币11. 2 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6%,其中移动搜索收入占比72%。不过,再看看几乎同一时间发布的搜狐 2017 年Q1 财报,以美元计算的话,搜狗的营收则变成了1. 62 亿美元,同比增长10%,环比下降5%。

除了搜狗搜索,搜狗在移动端提供的一些服务

搜狗援引CTR数据认为,在PC、WAP、APP三端总覆盖人数,以及移动端月活是行业第二, 360 看到对这个排名想必肯定也不会答应。而且现在搜狗变成腾讯系搜索引擎,说不定未来还得面临来自微信搜索的内部竞争。

再看看微信呢,在腾讯的支撑下,可以说是一个风口上的服务品类都没落下。

共享经济:摩拜单车和滴滴出行

生活服务:美团外卖和大众点评

消费升级:京东优选和美丽说

内容时代:阅文集团、知乎、腾讯新闻、天天日报

微信钱包里的第三方服务未来会越来越多,逐步包揽我们生活里的一切消费需求。

订阅号提供信息,小程序提供服务,百度没做成的微信来做

移动端一个搜索入口,用户既能搜索到信息(订阅号提供),也能搜索到服务(小程序提供),这样的一个搜索形态可能是百度在移动端上想做而没做好的。

我们在《中国互联网的抑郁:抄与被抄都很痛》一文中提到过,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完备的账户体系是不可或缺的资产,阿里的账户体系包含了你所有的金融生活,腾讯的账户体系中包含了你所有的社交关系。而百度呢,因为账号体系的薄弱带来的用户关系链缺失让它在日后的服务交易型业务中有些力不从心。

广告对于搜索引擎来说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盈利来源。百度搜索和微信搜索在广告方面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前者靠竞价,损害了用户体验和利益之后成了众矢之的,虽然在今日头条等一众产品的倒逼之下也做了信息流广告,但口碑这东西估计是看不到了。后者一开始就依靠用户的关系链做朋友圈的信息流广告,点赞、转发等用户行为给一些预算充足、体验良好的口碑广告带来了不少机会。

搜索推荐不分家,百度的账号体系薄弱带来的数据建模、用户画像等方面带来的影响也让他在和微信的对峙中处于下风。订阅号的内容通过朋友圈分发,大量的用户交互行为(转发、点赞、评论、打赏)都能成为一个搜索引擎中重要的排序因子。

面对日益壮大的微信,传统的互联网搜索引擎应该感到警惕了

这事儿在历史上已经上演过。

谷歌和必应就曾在搜索引擎里加上社交网络的信息来满足用户更多的需求。这里需要的了解的是,Google曾经的网页搜索排名会依靠 200 多种不同的因素来决定,比如PageRank(网页的权重)、Anchor text(超链接的文本内容)、HTML title (标签内容)等等。

我们可以假设这样一个场景,如果我在朋友圈发表了一条我很满意并且得了很多赞和评论的状态,我在微信公众号里发表了一篇我觉得质量很好的原创文章,那么即便我在微信的网页里有PageRank了,但我仍然希望能有一些SocialRank来增加一些内容的权重。

阅读数、点赞数、评论数、转载数都是很好的排序因子,百度想从网页收集这类信息就比较麻烦,还有一点就是公众号的原创识别,网页搜索做原创识别一直是个不小的难题。想象一下,如果你发布的一条内容它得到了更多的转发和点赞的话,在网页搜索里,你的这条内容将会有一个更大的权重。

「人」这个因素在互联网时代变得越发重要,这也是为什么面对日益壮大的Facebook,Google显得非常的忧伤。在国内其实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我要搜索一些权威资料的话,传统的搜索引擎可能会给出更为准确的答案。但如果我想搜索身边发生的事情,想知道我的朋友们都在看什么玩什么,那么微信就更可能提供给我感兴趣的内容。

搜索2. 0 时代的PageRank在社交网络时代会演化成何种形态其实也蛮让人期待的。

互联网应该是开放的还是一个生态一个生态相互独立的?

互联网时代,封闭和开放是个永恒的命题。

如果未来微信搜索越做越大,它完全可以创造出一个独立于万维网之外的一个平行世界。这个平行时间里,你需要的优质信息公众号提供,你需要的娱乐社交朋友圈提供,你需要的生活服务第三方小程序提供,当他能满足你一切要求的时候,你还会怀念外面的世界么。

如果未来真的有两个世界,那么如何平衡两个世界之间的利益就只能交给张小龙和他的微信团队了。微信搜索在更好的广告模式、更高效率的内容分发以及更健康的搜索生态上仍然需要不断地改进和迭代。

所以,移动端搜索这场战役还远没有结束,PC端搜索群雄卡位割据的局面又出现了,我们仍然可以期待未来会有一个体验更好的中文搜索服务出现,到时候它是读作「微信搜索」还是「搜狗搜索」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