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币圈的4个月:以为能赚1个亿 结果却被裁员了

2018-09-14 13:33 稿源:区块链Truth  0条评论

比特币 加密货币 (2).jpg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出品 / 区块链Truth

自述 / 老刘

编辑 / 贺树龙

1

在进入币圈前,我是个不折不扣的互联网精英。 2004 年,我毕业于一所国内名校,以应届生的身份加入了百度,成为一名产品经理。在百度工作 5 年后,我又跳槽到阿里,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级别较高的管理人员。

2015 年,我离开阿里,参与创建了一家互联网公司,这个公司现在估值百亿美金左右,我还有一些股份。从这家公司离职前,我年薪百万,职位是SVP(高级副总裁),下属 50 多人,有自己独立、宽敞的办公室,虽然互联网行业工作节奏快、压力大,但收益是对等的。

我以前从没炒过币,也不太炒股,所以进入币圈实在是偶然。 2018 年 5 月,一个非常年轻但在币圈赚到很多钱的朋友——小陈找到我,向我“安利”虚拟货币和区块链。小陈虽然年纪不大,但他在技术方面是个天才,听他“安利”完后,我隐隐约约觉得——区块链这个技术将来一定会有非常大的社会价值。再加上我原来公司的业务比较安稳,所以我也想出来看看,就蒙眼一跳、进了币圈。

当然也是因为看到了巨大的商机和利益。这个行业最近一年经历了两次好的行情:一次是 94 前,当时ICO还没有被禁止,发币、赚钱非常容易;一次是 94 后,随着币价走高诞生的很多项目也发展得不错。所以,我认为今年才入局币圈的人,大都是冲着利益来的。

在小陈的介绍下,我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一个区块链公司。公司的CEO是个海归,背景和资历非常深厚,也是“币圈扑克牌”上响当当的人物。当时跟他聊得非常不错,我们技术团队的负责人也比较资深,虽然大家挤在望京一个又破又旧的办公室里工作,但感觉前途一片光明。

跟上一个公司相比,我的年薪降了1/3,但有不少原始的币权。按照CEO的计划,我们要在 3 个月内发币、上交易所,到时候我手里的币可能就会值很多钱。当时想着:币圈的人那么low,却个个都能赚大钱,我们这样的精英团队没有理由做不成功。

2

我们做的是一个跟交易所有关的项目,针对目前虚拟货币交易的一些痛点做了很多改进,业务逻辑是非常棒的,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

我入职后,CEO天天催我快点招人、扩大团队。我没日没夜、到处挖人,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搭建了团队,其中有几个员工是我以前的下属,他们手里本来有非常好的offer,但被我截胡到币圈来了。

我对他们说:“在其他行业打工挣钱太慢,来币圈,有非常大的几率可以财务自由。”回想起那段时间,我们眼里都闪烁着光芒,以为好运离自己不远了。

发币、上交易所,就是我们的目标

白皮书写好后,我们的融资工作开始了。CEO计划募集 3 万个以太坊,总价值大概 1 亿人民币。

为了配合融资,我们开始密集进行媒体宣传。币圈的自媒体多如牛毛,我们通过它们包装创始人、为项目造势。但我们不用花费一分钱,因为CEO就是个金字招牌,一大堆自媒体排队等着采访,一大堆大会排队等着邀请出席。当然,和其他币圈项目一样,我们会对帮忙的自媒体人赠送我们的代币,但这些代币在上交易所前是没有任何价值的。帮我们的人,和我们一起期待代币登陆交易所的那一天,可以说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

我们热火朝天干了一段时间,结果发现融资并没有想象中容易。按理说,CEO的号召力还是很强的,但毕竟大环境不好,币价天天在跌、ICO破发率越来越高,所以很多投资机构已经不看项目了。我们几个核心高管,天天在外面找钱,我把我认识的 50 多个投资机构都聊了一遍,大部分投资人的反馈都是:你们很棒,但我们不准备再投新项目了。

挫败感很强。

结果只有极少数的人打了币过来,算一下,这些币加起来也不值 500 万人民币。融不到钱,项目就没有预算,更不可能上交易所,我们所有的计划眼看就要崩盘。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我们开始变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迫切想要抓住每一个可能的机会。几乎所有的区块链大会,都能看到我们高管的身影。记得最清楚的是, 8 月一个在国外举办的峰会,本来邀请了火币、还有圈里一些大佬出席,但当天这些大佬都没去,原因很简单,开会前两天很多自媒体都被封号了,这是个监管趋严的信号。

现场太衰了。熊市当头,主办方本来靠卖演讲席位赚钱,结果没卖出去几个;来参会的资本,光演讲不投项目;会开完,大家都散了,不像以前一样聊行业谈合作。

我认识的几个项目,几乎也是在那两天告诉我统统停掉宣发和运营了。剩下的,都在转移阵地,聊天工具都从微信变成了子弹短信、WhatsApp。

我的预感是,币圈要凉。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