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业界 > 关键词 > 草根最新资讯 > 正文

草根UP主谈梦想:万一真的实现了呢

2021-02-01 08:45 · 稿源:懂懂笔记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懂懂笔记(ID:dongdong_note),作者:木子,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21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随着春节日益临近,网络上一众视频UP主也开始陆续晒出鼠年的全年收入单,披露过去一年来通过短视频赚到的收成。年终晒收益,似乎也渐渐成为众多实力UP主自证行业地位的方式之一。

通过部分头部UP主动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的收入账单,不难看出知名UP主的收入组成也从最早的流量奖励、打赏分成,发展到如今涵盖广告植入合作、视频平台活动收益,逐渐呈现多元化、商业化的趋势。

即便与当红秀场、游戏圈的主播相比,那些头部视频UP主的收入也毫不逊色。但和直播圈类似的是,视频UP主的发展现状也呈现两极分化以及金字塔结构,背靠着实力MCN扶持、签约平台的头部视频作者,收入颇丰;而草根出身的“野生”视频UP主,流量有限、商业化变现举步维艰,有的甚至连生存都成了问题。

展望2021,当头部UP主纷纷晒出收益红榜时,“野生”UP主仍在迷茫之中求索未来……

B站

创作收益养不活“野生”UP主

“我也回顾了一年(的收入),只不过不好意思发罢了。”

阿骆称自己是一名未签约任何MCN的“野生”美食视频UP主。作为顺德人,他对于美食的追求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而且阿骆还曾经是一名四星级酒店的厨师。

从2017年开始,他便陆续创作、分享美食制作视频,算是一名全职UP。尽管他的作品覆盖了B站、头条、微博、抖音等多家平台,但三年时间过去,阿骆没能成为知名美食UP主“王刚”,更没有迹象追上百大UP主“绵羊料理”,仍旧是一名默默无闻的草根玩家。

“我原本以为疫情之下,大家减少外出就餐,会让美食制作类的视频备受追捧,谁想到……”在回顾了2020年全年创作视频的数据之后,阿骆发现无论是播放量还是粉丝数都没有明显的增加,部分平台数据甚至还略有下滑。

2019年,他创作的美食制作视频最高一期在全平台播的放量为6万,最低的一期只有1.45万,所有视频的平均播放量大约2.35万左右,其中在B站上的播放量占据了五成以上。

“可是到了2020年,最高一期(全平台)播放量也只有不到7万,最低一期才8000多。”阿骆扪心自问,相比2019年,他在2020年投入了更大的精力和成本,然而全网视屏的平均播放量也只有2.5万。

全年创作的185则美食类视频,只为阿骆带来了不到460万的总播放量,算上部分平台的流量奖励以及观众打赏分成,去年视频创作收益仅21600元,“平均下来每个月的平台收益大概只有1800元左右,高不高你自己看呗。”

其实,这份收益在另一位舞蹈翻跳视频UP主“花梨”的眼中,已经算高的了。在2020年,她的全平台视频创作收益累计只有17000多元。为了生计,她只好放弃全职UP的想法,在广州一所舞蹈学校谋了一份兼职教练的工作。

“小破站算好的,视频一千播放量大概能有3元,观众充电的分成比例也有七成,其他的平台有些几乎是白忙活。”花梨告诉懂懂笔记,为了流量,几乎所有UP主都尽可能多的去覆盖所有短视频平台,但是一部分平台奖励很低,平均一千播放只有1~1.54元左右。,有的平台甚至连流量奖励都没有,除非参加平台任务,借视频为平台的游戏、产品进行推广,才能获得十分有限的佣金。

如今多数“野生”视频UP主背后都没有MCN扶持,因此缺乏流量扶持和推广资源,一则视频在单一平台上的播放量基本上很难上万。

“我每次发完视频,都要加大量的微信群自我推广,同时拜托身边的朋友帮忙转发。”即便如此,花梨创作的视频播放量也远不及那些背靠“组织”的新人舞蹈UP主的零头,“我做了四年视频UP主,真的是越做越没有信心了。”

可见,“野生”视频UP主既没有MCN的推广扶持,也缺乏平台的流量倾斜,仅依靠视频创作赚取自然流量,显然是难以生存的。

而平台的创作收益、流量奖励、打赏分成,也难以支撑起这些普通创作者的生活开销,更别说投入预算购买平台推广了。

那么,对于草根视频UP主而言,抛开流量奖励,广告合作是否能成为创收的新出路、新途径呢?

短视频

广告合作更难搞定

“我也试过联系一些企业、植入广告,可结果并不好。”

从事视频创作三年多的阿谷,曾是一名数码硬件博主,他的视频的内容主要是电脑硬件、数码产品评测。由于创作收益无法长期支撑其评测硬件的采购,2019年年底,他又转型成为游戏视频UP主。

此后他创作的短视频,大多是专门评测粗制滥造、环节狗血的垃圾游戏,将试玩的过程录制成幽默滑稽的吐槽视频,上传到各大平台账号上。相比硬件评测,转型游戏视频UP主让他的流量有了显著提升,可阿谷还是将微信昵称改为了“Poor Man”,以自嘲自己过去一年多的微薄收入。

“我(全平台)的视频播放量平均每条在4万左右,后台也经常有广告植入的邀约,不过收入都很低。”尝试开始进行流量变现的阿谷,于2020年初开始在自己的视频中植入商家广告,尽管类似的植入费用大都只有几百元,但也算是除平台奖励以外难得的创收了。

为了照顾观众情绪,他甚至以“找茬”的角度,评测了客户推出的一款廉价页游,希望内容不会显得那么软。但只要视频有一丁点儿植入的元素,就会遭至观众的谩骂,纷纷在评论、弹幕中指责阿谷“恰饭没底线”。有部分粉丝甚至直接取消了关注,让他在植入广告后倍感尴尬。

“植入如果不明显,客户会不干;植入太明显了,观众又不干,想要取得平衡真的很难。”为了研究头部UP主是如何植入广告后不引起观众反感的,阿谷仔细看了大量大V的视频,结果发现头部UP主的植入并不比“野生”UP主高明,也是软得一踏糊涂。

但是这待遇可就不一样了:尽管也有观众评论UP主“充值”,但更多的是在弹幕里强调UP创作需要投入成本、创作者也需要生存、植入广告“充值”无可厚非可以理解,可谓宽容度相当高。“这真心气人了,有的UP做视频短短几分钟植入几回广告,都没什么人骂。我的视频刚有一个植入就骂声一片了。”

在阿谷看来,如今的观众已经认可直播卖货的模式,但对于视频UP主的商业化动作却明显有着“双标”态度。头部UP主因为流量大、名气大、影响大,商业化无可厚非,而“野生”UP主内容再好,只要植入一丁点广告便人人喊打。

况且,作为“野生”UP主,想要找到报价高、内容高级的广告植入并不简单,即便UP主流量尚可,但没有MCN的资源扶持、合作统筹,客户往往也会“低看一等”。

阿谷告诉懂懂笔记,如果将MCN机构比喻成为一座“大庙”,“香油钱”自然是颇丰,同时签约的UP主也能背靠大树好乘凉。只要有流量,有知名度,MCN定会分配广告、安排植入,之后再花钱派遣“氛围组”控评,并引导观众理解视频植入广告的苦衷。

而“野生”UP主就像随处化缘的“和尚”一般,任何商业化合作都要亲力亲为,尽管合作收益无需和MCN分成,但合作的报价也不高,合作对象也都是普通小客户,“草根UP主即便有流量又如何呢?充其量也只是一介游僧。”

正因为缺乏MCN的商业化统筹,加之观众普遍以“名气”论UP主,对“野生”UP的宽容度明显不及头部大V。这也导致草根UP主的商业化困难重重,对待广告植入也越来越纠结和慎重。

既然如此,“野生”UP主是否应该主动联络MCN机构,找棵大树好乘凉?

“野生”UP主盼着“明天签约”

“谁都想签约MCN,可门槛真的不低呀。”

从事视频创作已经两年半的旅游UP主李娜(化名)表示,视频UP主和网红主播一样,最终的梦想都是能找到理想中的“伯乐”——签约MCN或经纪公司。但如今几乎除了那些规模小、刚创业的团队之外,几乎没有头部机构会从零开始孵化视频UP主,或是签约名气不大的网红。

想要被MCN发掘,草根视频UP主需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输出内容、沉淀流量,或是突然弄出个爆品,才能有望得到MCN递出的橄榄枝。

但是截至目前,视频播放量累计已经达到3000万、全网拥有将近十万粉丝的李娜,仍未遇见属于她的“伯乐”。

“我每天都会看后台的私信、评论,盼着有知名MCN联系我,找我签约。”李娜告诉懂懂笔记,后台的私信要么是观众询问出游路线规划,要么是规模很小的商家寻求广告植入合作。偶尔也会出现一、两家MCN的合作邀约,但都是小微机构甚至小团队。

有同样从事视频创作的UP主好友劝慰她,尽管MCN机构规模小,但签约了之后起码能有稳定的收入,甚至是固定的商业合作。为此她也曾试着和几家小微MCN机构洽谈签约,但最终都因为各方面的顾虑而作罢。

“我现在的内容流量分账、广告收入很低,还要靠打工来养号。但我起码拥有创作自由,内容是自己定。”李娜分析,如果能和知名MCN签约,团队的介入会影响自己的创作,不过也会有资源倾斜和流量上的扶持。而那些和她洽谈的小微MCN,几乎都没有什么实力去投入推广。

同样是机构的“霸王合约”,网红或视频UP主如果签约小微MCN会更加吃亏。而不肯屈身小MCN的网红、UP主,其影响力和流量又远远达不到与头部机构签约的门槛,“只能慢慢地熬吧,自己推自己的作品,看运气啥时候来吧。”

李娜不是没有考虑过放弃。她告诉懂懂笔记,在过年一年多里,她几乎每个月都会萌生放弃、退出的想法,但最后都无一例外打消了念头。

“熬都熬了两年了,也有一定流量了,我也害怕刚一放弃,签约的机就突然降临。”无奈地说道,当脑海中萌生放弃念头时,都会自我安慰一番,告诉自己坚持便是胜利。另一方面,已经投入了大量精力、成本创作的视频,又像亲生孩子一般让她不忍抛弃。

在2020年年底出现的众多UP晒收入潮中,知名UP主“饭团小夫妻”发布了自己拍摄四年“猫片”的累计收益,一共3.1952亿的播放量,收益为65.7643万,平均每月的收益为1.37万元。这大概相当于一线城市的白领工资。至于草根视频UP主群体,生存处境可想而知。

【结束语】

如今,如果还有UP主认为只要内容做的好,做久了便能熬出头,那只能说是图样图深破。

在头部MCN、资本巨头簇拥的泛娱乐行业,游戏规则已经相当清晰,“野生”UP主想脱颖而出已经越来越难。与直播圈一样,能够年收入超百万的视频UP主,背后都有太多资源的支撑,想凭借自己单打独斗创出一条路,真的需要幸运女神的眷顾。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短视频“抄袭事件”频发,到底能不能治了?

    一位在抖音拥趸千万粉的大V“房琪”在1月25号登上微博热搜,她指控另一位抖音博主“李晓萱”抄袭她的多个视频。

  • 为什么短视频创业比公众号难?

    自公众号诞生以来,许多普通人通过做自媒体赚到了钱。而个体品牌意识也逐步被强化,直到目前有超过3000万个公众号被注册。无论是区域自媒体、个人自媒体还是企业营销号,都涌现出了许多大号以及矩阵大号。

  • 鼓动薅羊毛UP败诉

    2019年11月,站长之家曾报道过50万粉丝B站up主高某(路人A-)引导粉丝薅羊毛,最终其账号被B站封禁一事。当时,天猫果小云旗舰店因操作失误,把26元4500克的脐橙,设为了26元4500斤,被路人a以及其粉丝薅了几万单,导致店铺直接破产。

  • B站回应UP死亡事件

    B站在官方微博回应UP主“墨茶Official”死亡事件,表示1月21日从用户那里听说该UP主不幸离开人世,并在22日与当地政府取得联系后,核实该UP主于1月10日在居所因病去世。

  • “全民视频UP”盛世之下,是一个尚未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生态

    如果说过去十年是“全民自媒体”的时代,那么现在就是一个“全民视频UP主”的时代。抖音、快手、B站让几乎全部互联网用户养成了看视频和发视频的习惯;微信视频号的普及会进一步加强这个习惯。不仅视频平台成为了风口,视频内容也成为了风口——A股市场整整炒了半年的MCN,一级市场的热钱就更多了,现在结束没有我也不知道。

  • 2020年度B站百大up

    今日,B站公布了“POWER UP100”2020年度百大up主名单,用户可在B站搜索“百大UP主颁奖”进行查看具体榜单。同时,1月24日晚6点,百大UP颁奖典礼也将在正式举行。据悉,POWER UP100是经B站官方从创作力、影响力、口碑力等维度综合评定后在2020年名列前茅的100位UP主。

  • 短视频带货指南

    近年来短视频带货营销似乎就成了互联网最火爆赚钱最疯狂的变现手段错过了电商淘宝客微商 站长们不可再错过短视频带货

  • 那些在2020裸辞做up的年轻人

    回顾2020年,在视频领域,B站的“出圈”吸引了所有内容创作者的注意。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加入B站内容的大潮之中,甚至有人裸辞之后孤注一掷,以up主为全职职业。 由浑水发布的《2020哔哩哔哩流量生态白皮书》显示,B站创作者以熟悉内容传播规律的专业人士为主,42%的up主都曾有媒体、自媒体、新媒体等行业经历。 《我从字节跳动离职,来b站做一个小up》,播放量136万,点赞9.8万。

  • B站UP墨茶去世获证实,账号被列为纪念账号

    日前,有消息称B站知名UP主“墨茶Official”去世一事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关注,据最新报道,西昌当地已经证实其死讯,已通知家属,遗体已火化。

  • 网易在短视频领域放了个大招

    网易在短视频领域放了个大招

  • 2020年B站百大up主名单汇总 哔哩哔哩百大up最新名单

    最近B站公开了2020年的百大up主名单,很多朋友还不清楚有没自己喜欢的up主入选,下面就来为大家分享一下2020年B站百大up主名单汇总。

  • 没入选「百大」的UP,在B站活得怎么样?

    最近,新榜与B站联合发布了一份报告——《B站UP主价值研究报告》。报告对过去一年里的B站生态做了分析,并重点点出了这一年里与B站创作者相关的种种变化。

  • 网易上线知识短视频创作平台网易知识公路 加码视频领域

    在今日的网易视频创作者线上大会上,网易宣布正式投入视频领域,上线知识短视频创作平台“网易知识公路”。网易知识公路将作为视频内容中台,全面打通网易新闻、网易云音乐、网易严选、网易LOFTER、网易有道五大场景,实现视频内容全网易分发。

  • 《快手三农生态报告》发布 “直播+短视频”助力乡村振兴

    互联网的出现提供了快速、互动的沟通方式,特别是易操作、易分享的短视频,以其原生态的现场感和广泛的用户黏性推动了振兴乡村的新业态、新气象。近日,快手三农举办年度创作者大会,同时发布了《快手三农生态报告》,报告主要从内容创作者、受众用户以及快手平台提供的助力等维度,全方位展现了 2020 年以来,快手通过“直播+短视频”丰富的内容生态,加速农业产业升级,助力乡村振兴的最新成果。报告显示,截至 2020 年 12 月,?

  • 陈一鸣何以力压张继科跟金晨擦出火花?且听刷宝UP为你拆解

    最近,芒果台的恋爱综艺《女儿们的恋爱》在朋友圈高强度刷屏。其中,新晋荧幕女神金晨的感情路备受关注。11 月 25 日播出的最新节目中,金晨的新约会对象终于揭开其面纱,正是传说中的高学历学霸——剑桥博士陈一鸣。陈先生在受到爸爸们大力夸赞的同时,也收获了女神的青睐,要知道金晨此前的约会对象可是乒乓圣手张继科,可两人不但完全没能擦出爱情的火花,反而处成了“铁兄弟”。人帅球好的张继科本该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可?

  • 洞察商业短视频发展趋势,就看秒影风云榜!

    眼下可谓是短视频时代,围绕短视频衍生出的各类商业化模式更是成就了这个时代新的媒介环境和生态。各类广告主、企业不断扎根短视频营销、直播电商领域,覆盖了TVC、微电影广告、信息流、纸质栏目和迷你短剧等多个类型,可以说,优秀的创意商业短视频成为了获客、销售、提升品牌的重要抓手。那么,如何品鉴一款优秀的创意商业短视频,研究商业短视频发展趋势、洞察用户兴趣和需求、定位受众特征、监测行业动向?似乎大家都在寻求一?

  • 快手支持HDR画质 短视频首家集齐1080P+60帧+HDR

    今天,国民短视频社区快手宣布,全面支持多种HDR(高动态范围)格式视频的上传和消费,为用户带来全新的画质体验。去年9月份快手宣布支持1080P、60帧率之后,快手成为国内首家同时支持1080P高分辨率、60帧高帧率、HDR高动态范围的短视频平台。HDR让每个像素表达能力更强视频的参数从几个维度对画质产生影响。前两个维度是分辨率和帧率,分辨率和帧率越高,视频播放起来就会越清晰流畅,这两个维度追求更多的像素。另外三个维度是动

  • 内容爆炸式增长,如何在短视频带货中“秒”获人心?

    ​刚刚熟悉智能手机的父母,看了1分钟的带货短视频就迅速下单,一改往日在线下卖场“货比三家”的精挑细选……爱美的女孩,以追星的热情追捧美妆博主,刷着美妆视频被频繁种草,大呼“买它”……

  • 2020短视频复盘:头部变现破圈加速,中腰部拼抢剩余流量

    这一年,因突如其来的疫情,“宅经济”从春节起风靡全国,短视频成为更多用户消遣的选择。借助复工复产浪潮,直播带货迅速形成一片红海,以抖音、快手为首的短视频开始强化直播业务,向布局四年之久的淘宝直播发起挑战,各路明星也纷纷跨界而来,直播首秀销售额动辄千万甚至上亿。

  • 消息称短视频平台Quibi正深入谈判将内容版权出售给Roku

    Quibi正在就向流媒体视频播放器Roku出售内容版权进行深入谈判。不过报道没有透露本次版权收购的潜在价格,并指出双方可能无法达成协议。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