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品 > 关键词 > 短视频最新资讯 > 正文

“剧情”成短视频增粉利器,但要警惕掉入长视频逻辑的陷阱

2020-04-08 09:07 · 稿源:卡思数据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卡思数据(ID:caasdata6),作者:大婷婷,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20 年哪些内容品类还有机会?不妨试试剧情类内容。

无论是抖音快手这类带动行业变革的短内容,还是优爱腾这类有着稳定需求的长内容,都在验证着一个道理:内容文本离不开故事。

卡思数据(ID:caasdata6)研究发现, 2019 年,无论是内容创作还是广告主投放偏好,“剧情”均是绝佳的效果助推器。《 2020 短视频内容营销趋势报告》显示,从 2019 年(2018.11.01-2019.10.31)增粉最快的TOP500KOL的内容类型看,搞笑/剧情类账号均占据抖音、快手增粉最快的内容赛道。与此同时,剧情/搞笑类内容仍占据 2019 年广告主最爱投放的KOL内容类型首位,占比为17.87%。

 ▲ 图源:《 2020 短视频内容营销趋势白皮书》

平台也在释放“机会”的信号, 2019 年 4 月,快手开设新功能板块“快手小剧场”,一年过去,内容品类逐渐丰富,现已细化至恋爱、动漫、搞笑都市等 21 个子频道。抖音方面, 2019 年抖音创作者大会上,“剧情”被归为涨粉最强势的垂类之一。

传统叙事中的起承转合在短内容的框架下,经过了不同程度的提纯与优化,成为适用于新内容形式的“剧情类”内容。它不是简单地将长内容按下倍速键,甚至与以往的短剧也略有不同。那么当我们在短视频的语境中讨论剧情类内容时,我们究竟在讨论什么?

 01 | 剧情类内容≠短剧

剧情类内容具体指什么?在传统影视剧中,“剧情”作为一个内容标签, 表示该戏剧作品的主要卖点是其剧情,相对于动作片的精彩打斗,特效片的宏大场面,爱情片的缠绵悱恻与喜剧片的幽默诙谐等。剧情片的节奏往往比较的慢,但是情节相对紧凑,往往是一种社会现象和一定人群的生活状态的写照,容易使观看者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剧情片取材范围广泛,如历史、神话、科学幻想等,但多以现实生活为主。

对应到短视频语境下,首先载体的容量受限,时长多在 2 分钟左右,一般不超过 5 分钟,这就意味着文本的讨论对象不能太过宏观,通常创作者会选择一个简单的目的,如@青岛大姨张大霞 的日常是图图的偷懒与妈妈的严格管理,@七舅脑爷 的主题则多为花式宠女友。固定的环境/背景+明确主题+情节,便成了短视频领域剧情类内容的基本模式。

2017 年,短视频平台爆发出了第一个的流量红利,彼时涨粉效果较好的内容里有一项为“段子剧”,通常是 2 位创作者演绎网络上流行的搞笑段子,这就是短视频剧情类内容的初始形态。

一路走来,短视频平台开疆扩土捷报连连, 2018 年 6 月短视频的日均使用时长反超长视频, 2019 年短视频用户规模突破8. 2 亿。短视频用户对于内容的偏好,在创作者白热化竞争与平台生态迭代中不断对画质水平、情节完整度、主题统一性提出更高的要求。段子剧由此发展成为vlog、短剧以及剧情类内容。直至今日,剧情不再是搞笑类内容的专利。

据卡思数据《 2020 短视频内容营销趋势报告》, 2019 年,抖音、快手双平台运营的账号中,快手粉丝质量超 90 分、在抖音粉丝质量也高达 85 分以上账号, 大多具备“剧情+” 属性。“剧情+”成为了增粉利器,萌 宠、汽车、动漫/二次元等垂直内容, 配合剧情化演绎在增粉表现上无往不利。

 ▲ 图源:《 2020 短视频内容营销趋势白皮书》

剧情作为效果加速引擎并入各垂类赛道,部分脚步较快的品类已经跑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如“美妆+剧情”类内容就成为了 2019 年品牌投放新宠, 尤为受到本土美妆个护品牌投放青睐。

那些坚持以特定人物/人群写照为核心的内容,则贴近了短剧的表达方式。它们又逐渐分化成两个形式,一是单个视频作为一集,采用连载的方式,分5- 10 次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作为内容专辑,如古风红人 @御儿。二是红人有相对固定的人设及叙事领域,每期视频的剧情之间没有关联,观众普遍对核心人物印象深刻,代表红人有 @朱一旦的枯燥生活 ,@爆笑三江锅。

 02 | 短剧不能用长剧逻辑来做

即便已经有不少剧情类内容采用了分集的模式,看起来只需在电视剧的基础上稍加提炼及删减即可,并不复杂。但很多创作者实践下来发现,这样的内容与电视剧、长剧相比几乎是两个物种。

@这是TA的故事 内容负责人兼演员亿林告诉卡思数据,短视频平台的用户期待看到这样的剧情类内容:要有意想不到的转折,足够引起他们的情感共鸣,必要时夸大事件的痛点。同时,需要你把剧情说清楚,而不是留有悬念让观众下来自己思考感悟。

正如短视频的异军突起是始于创新与重塑,短视频平台需要的剧情类内容同样需要打破学院派的枷锁。腾讯短视频社区产品部副总经理李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需要他是一个年轻团队,能够很快接受新鲜事物,并且有突破精神,敢于打破长剧集下的固有创作思路”。

竖屏短视频崛起后带来的另一个内容变革,是促使创作者从节目IP化走向KOL IP化。这样做的结果是用户不再与节目传达出来的意向建立感情,转而关注红人自身的一举一动。更是直接催生了短视频造星运动,与基于红人自身的广告与电商变现模式。前者由摩登兄弟、冯提莫牵头启程,后者诸如@祝晓晗 @醉鹅娘 将粉丝的喜爱迅速转化为了实际的收益。

对应到剧情类内容上,表现在红人演绎的角色不再是复杂多变,而是尽量有一个较为稳定的底色。亿林分享道,影视剧会根据剧本去选演员,演员需要根据不同的角色进行不同的表演风格。而短视频更多的是根据演员的性格和形象定位短视频和IP的风格,尽量贴近演员的真实性格。

剧情类内容是否有清晰的番位;是否有具象的个人供用户释放情感;男主/女主自身是否被观众喜爱,成为广告主进行广告投放时看重的特征之一。

 03 | 传统短剧也在向新形势靠拢

短视频平台现存的剧情类内容来自两类内容创作者:MCN形式入场,熟练运用“剧情+”模式赋能垂直内容品类,总体以广告变现模式为主;PGC、传统影视公司基因,倾向于跟平台合作,主动对接平台的采买需求。也有部分剧情类内容从UGC起家,为爱发电了一阵后发展向好,转而组建内容团队成为PGC或签约MCN,而没有特别起色的,创作者则会逐渐丧失创作的动力。

2020 年,内容行业洗牌加剧,商业模式成为关乎创作者生死存亡的关键因素,剧情类创作者也不例外。那么他们的生存现状如何?

卡思数据了解到,除去与垂直品类深度结合的剧情类内容(它们与所在垂类内容保持统一,采用相似的变现模式),单以故事为核心的剧情类内容仍以广告模式为主。

亿林以@这是TA的故事 向卡思数据举例说明,“盈利模式主要是内容广告和电商佣金,因为账号属性和当下流行的剧情类广告风格比较贴近,如大家熟知的三九广告等,所以更倾向于内容广告变现。”事实证明,这条路也确实适合@这是TA的故事。

除此之外,不少平台已经在建设的“分账”模式,被不少创作者视为一个新的机会。随着内容平台及内容生态的深化发展,该模式一定会走向成熟,不过目前以此为生的创作者尚属少数,距离成规模的利好于剧情类创作者还有一定距离。

而有意向此加码的平台或许还要警惕G2 壮大带来的流量流失问题。有剧情类创作者向卡思数据分享了一个数据:现在(在某综合类视频平台上)每天会有 100 多万的播放量,而之前数据较好的时期,播放量每天能达到 500 多万的,他认为抖音、快手的快速增长,也带走了一些其他平台用户的关注度。

相比之下,传统影视公司入局的玩家或许压力更大。采买模式需等到平台验收合格了才能拿到收益,此前的资金、人力等成本全部需要自行垫付,周期要相对长很多,转身慢。另外分成模式及比例也需要诸多沟通。

也有一些创作者选择了从短剧出发,走向长剧的模式。@爆笑三江锅 拍摄过 2 部 60 分钟的“长篇”内容,以单价 3 元的内容付费模式在全网售出61. 4 万份。当问及是否覆盖成本时,@爆笑三江锅 运营负责人冯先力的答案是肯定的,“灯光、道具、摄制等全是我们自己的,赚钱是肯定的”。三江锅团队 13 位演员,早在 2016 年因为热爱表演与戏剧而聚首,原创短内容超过 1200 条,至今已在全网积累超1500W粉丝。付费的基础是用户规模与用户粘性,在口碑打造、用户沉淀到位之前,这样的模式也不好轻易复制。

 ▲ @爆笑三江锅的付费产品在抖音、西瓜视频售出61.5W份

长、短视频平台逐渐占据对方领地已是不争的事实,这对创作者来说至少过了一个施展的舞台,而无论是短视频创作者来到长视频平台,还是短内容走向长内容,或者反之,这都是盈利模式可能性的再拓展。无论形式和模式怎么变,唯一不变的,是用户对故事的需求,对沉浸式体验的需求,好内容的需求。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2020上半年短视频内容江湖

    2020 上半年,短视频内容消费崛起。疫情红利下,人们宅家娱乐的时间增多,短视频内容迅速成为抢夺用户时间的王者。

  • 移动游戏用户短视频行为报告:91%玩家看短视频 发行潜力尚未被充分挖掘

    近日,伽马数据发布了《 2020 年移动游戏用户短视频行为调查研究报告》。报告以海量线上用户数据和 6307 位线下有效用户调研为基础,从中国移动游戏市场状况、中国移动游戏用户短视频行为、短视频平台的游戏营销价值、移动游戏推广渠道等多个方面,对短视频和移动游戏的发展,进行了分析。报告显示: 2019 年起,移动游戏用户与短视频用户重合率呈增长趋势,91.3%的移动游戏用户看短视频。短视频已经成为移动游戏用户除游戏外最主?

  • 短视频进阶的十三条建议

    找到一个方法,先赚点钱。比如,在路边开个便利店,只要人流够,就能赚点钱。千万不要认为创业就是先搞个几轮融资,把公司做到几百亿估值,最后成功上市,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 微博的三次短视频冲锋

    五个亿,微博又一次下了新的赌注,牌桌仍是短视频。微博近日宣布推出“微博视频号计划”,在未来一年内向创作者分成 5 个亿,并给到流量倾斜。近一年来,从推出内容社交平台、中国版Ins“绿洲”,到上线短视频产品“星球视频”,再到最近重磅推出视频号,微博在短视频业务上不断加码。

  • 在抖音,如何更好地抓住“短视频 + 教育”的红利?

    增长获客是每一个在线教育从业者绕不开的话题。在web时代,搜索引擎是我们找到的一个答案,通过SEO和SEM能帮助教育公司快速获取用户;随着移动时代和微信的兴起,通过社交场景的裂变也让一批公司获取了巨大的红利,比如薄荷阅读、各种学习打卡等。

  • 通证短视频“拉手”能否弯道超车?

    在这个时间碎片化和稀缺的时代,自媒体也已经从最初的文字到图文,再到现在的短视频的形式演变,目的只有一个:缩短抓住大众注意力的时间。短视频已经成为目前内容平台的风口,全球通过短视频、直播造就草根逆袭, 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自媒体短视频的创业中去但目前变现的手段和模式却相当有限,与传统的内容行业相似,一个优质的短视频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打磨,所以变现已经成为能够持续发展下去的诉求。目前参与短?

  • 音乐养不活音乐人,那短视频呢?

    作为一个成立了十多年的团队,王加魏乐团直到今年开年都没有从音乐上获得过多少收入,在抖音上也只有不到 5000 个关注者。对于他们而言,音乐是梦想,但却并不是足以养活他们的职业。王加魏乐团的主创王延衡和魏文太都在司法领域有正职工作,音乐与创作的时间都是他们在极其繁重的工作之余,从睡觉和休息的时间里挤出来的。

  • 短视频和直播,到底是什么关系?

    短视频负责种草,直播负责带货,已经成为了普遍的共识。二者都是以视频类内容为主打。短视频经过多年的积累和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加持,已经发展出了更为成熟的运作模式和丰富的垂类内容。各大短视频垂类内容几乎都有自己的头部大号和规模庞大的粉丝群体。直播带货则成为了今年网络经济的新风口,通过直播打造的线上消费场景,让无数用户纷纷下单购买。直播搭建起了线上消费场景,在促成用户转化消费上的能力不可小觑,而且有着更大

  • 最高效的组织模式——看看如何用微商思维玩短视频!

    1,MCN目前孵化达人的成本过高,往往一个达人背后需要至少 4 到 6 人的团队,并且孵化周期长,变现风险很大。2,最靠谱的做法,是先想好如何变现,然后再考虑做什么内容去搞流量。3,微商思维提供了一个可以快速扩大团队规模的可能性,一些垂直品类的短视频创业者已经开始尝试,并且营收数据不错4,微商模式被人诟病的主要原因是产品的质

  • 拉手短视频价值究竟有多大?

    如果说,2020年是互联网寒冬,那“短视频”一定就是寒冬里最温暖的存在。据报Qusetmobile2019年半年报告,截至2019年6月,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超8.2亿,这意味着:每10个移动互联网网民中,有7.2个正在使用短视频APP。可以预见的是:2020年,短视频仍将伫立于高光点上,各行各业都将围绕短视频升级演进。2020年,包括抖音、快手在内的短视频APP,DAU将超过10亿,短视频将成为线上最大的流量池。2020年Q1各流量池战绩如何?基于广告投?

  • 已经有了视频号,腾讯为何还要继续推出短视频产品?

    ​腾讯在短视频赛道,又出新招了。最近几天,腾讯新闻极速版悄悄的进行了一次升级,直接 360 度大转型,升级为「有味」app,主打社交+短视频。

  • 秘乐短视频界面大变,给人全新的感官体验!

    软件的UI设计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用户对产品的第一印象和使用体验,秘乐短视频作为一个拥有千万体量的大平台,同时也是一个新平台,向来秉承“用户至上”的理念,尊重并采纳用户的使用反馈。针对用户指出的秘乐短视频原有界面背景昏暗、风格传统等问题,再考虑到短视频活泼、轻快、时尚的特性,秘乐魔方决定对产品界面进行全新设计,整体围绕“简洁化”展开,力争取得更好的用户体验。秘乐这次的界面改版主要将屏幕背景色由黑色改为

  • 5G+视频彩铃,短视频新风口来袭

    众所周知,短视频已经成为目前全球最大的新媒体播放宣传。随着各种短视频APP的火爆,越来越多人也加入观看短视频的行列。毫无疑问,碎片化、个性化、专业化、随性化的短视频内容会逐渐替代图文成为新的社交入口,尤其是5G技术的普及、视频编辑器技术的不断创新,短视频生产的门槛会越来越低,而目标受众图像的日渐清晰,也让视频文化的“转基因”风口渐被吹起。以视频为原生内容的彩铃业务也是在5G行业风口下迎来了新的变革。从3G、4G到5G

  • 西瓜视频成为宝马首个车载短视频应用

    在“ 2020 宝马科技日”活动上,宝马在线发布了多款车内数字化产品。其中,西瓜视频成为宝马车上首个车载短视频应用。据官方介绍,车载“西瓜视频” 将直接装配在 2020 年 7 月以后生产的特定宝马车型上,其他配备有BMW iDrive 7. 0 的宝马车,可通过软件升级的方式享受该功能。

  • 西瓜视频联手宝马推出车载短视频应用

    7月28日消息,宝马在线今日发布多款车内数字化产品,其中,西瓜视频成为宝马车上首个车载短视频应用。资料显示,宝马车载“西瓜视频”主要有三方面特色:一是丰富的精选视频,覆盖热点新闻、财经、科技、汽车、体育、教育、娱乐等多领域;二是实时在线,内容随时更新且不占用过多内存;三是用户交互设计友好,轻点屏幕就可以选择播放下一个视频。据西瓜视频相关负责人介绍,基于安全第一的原则,西瓜视频与宝马在合作?

  • 怎么做短视频变现?你必须要知道的3个要点

    短视频, 2020 年仍处于红利期。在抖音、快手两家巨头博弈之下,存在着大量的空间和机会,短视频、直播逐渐成为运营从业者都绕不开需要去了解和掌握的形态,而,很多人却对短视频怎么做、怎么运营、怎么变现完全不清楚。

  • 中短视频平台的免费优势,保不住了?

    网络视频行业十余年,爱优腾好容易打出个三国鼎立的格局,原以为会稳固一阵子,没想到短视频的后浪猛烈来袭,疫情又带来了新机遇:芒果TV猛烈争夺第四席,全场巨亏独它盈利;B站与西瓜视频在长视频上的野心步步凸显,积极采购版权内容;就连一向另辟蹊径的快手也不容小觑,老铁花钱,权当交个朋友。最广受关注的转折点,是年初的《囧?

  • 短视频MCN还在亏钱,编导为什么可以月入10万?

    前两天,我们在《又一家千万粉丝的短视频MCN亏了 1000 万?》一文中聊到短视频MCN的亏损现状,在一片亏损 300 万、 500 万、 1000 万的苦水汪洋中,有同行提到,“短视频MCN盈亏的关键在于编导的持续输出能力”。

  • 短视频“后浪”来袭,企业视频彩铃助力政企宣传“换道超车”

    视频彩铃赛道逐渐热闹了起来。从最初中国移动独自起舞,到现如今运营商三巨头聚首,这背后,是视频彩铃产业庞大商业价值的彰显。 6 月 24 日,业界首个终端技术行业标准——《移动智能终端支持视频彩铃的技术要求和测试方法》正式通过全会评审并成功立项,预示着跨运营商开展视频彩铃业务成为可能。疫情防控 新兴媒介传播见效随着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运营商先后推出视频彩铃业务,企业视频彩铃实现了对国内移动电话用

  • 从豆瓣评分到短视频点赞,大众评价革命是如何诞生的?

    对于广告、营销从业者来讲,一直有一个很难解答的问题——如何评价一个创意的好坏。某种程度上,这就像像如何评价一部电影一样,没有标准答案。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