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大退潮

投资,融资,钱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作者:常皓靖,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投资摩拜的所有机构中,只有两家赚到了钱,而投资ofo的机构中,只有一家。”

一家成立 7 年的一线投资机构负责人向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说道:摩拜为A轮进入的愉悦资本带来了大约 8 倍的回报,为B轮进入的熊猫资本带来了 4 倍左右的回报,剩下的机构都几乎没赚钱,甚至赔钱。而ofo的投资机构中,几乎只有金沙江创投赚到了钱。

创投热潮逐渐退去,热潮中产生的资本回报却不甚如意。

如今,创业风口稀缺的大背景下,资本行业又遇到募资难、退出难的困境。过去几年涌现的上千家投资机构竞争激烈,获得千百倍回报的投资神话,正在成为过去。

蓝象资本合伙人宁柏宇的直观感受是,由于市场上的热钱变少,GP和LP都变得更加理性了,交易频次变低,交易金额变小。“过去,每个月都有很多大额融资的新闻报道,而现在每出一个都当于是重要消息。 ”

“风险投资机构趋向于集中,进而优胜劣汰。这是一个自然趋势,也是不可避免的。”宁柏宇说。

当下的投资环境,可以形容为“主投天使轮次的机构最受影响,中后期投资机构出手变慢;人民币基金回报压力变大,美元基金长期观望的机构变多;大投资机构开始变得保守,众多中小机构挣扎求生。”

GGV执行董事于红告诉Tech星球,尽管今年GGV投资频次并没有明显变化,但对行业的周期性变化感受依旧很深。

风停了

2017 年,一家早期机构合伙人张伟与一家共享经济创始人只聊了不到 1 个小时,就下定了决心要投资。创始人还在回公司路上时,就意外地收到了张伟打来的几百万元天使轮投资。

通过这场不到 1 个小时的谈话,张伟便认定,“这家公司一定会成为一家独角兽。”

张伟认为,中国存在全民身体素质下降、人们缺少安全感和幸福感等问题,其中有些都可以通过投资科技公司的方式来解决。而他所投资的这家共享经济公司,可以解决其中的一个问题。这也是张伟下注如此快的原因。

如张伟预料的那样,他投资的这家共享经济公司,紧接着又获得了多家一线基金的投资,总融资额很快超过了 1 亿元。这让张伟更加坚信了自己的判断,向媒体一遍遍讲述该项目的投资逻辑,以及自己的投资理念。

诚然,共享经济曾是最大的风口之一。最风光的时候,打着共享经济旗号的公司超过了百家,吸引了百亿资金。其中,不乏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巨头的加持。

但令人没想到的是,曾经炙手可热的共享经济,才没到两年就真的凉凉了,摔死的“猪”不计其数。

如今,当Tech星球再跟张伟聊到投资过的共享经济项目时,他已经不愿意多谈,“毕竟不是多么光彩的事情。如果是高光时刻的话,大家都愿意去聊。”

共享经济并非唯一冷静下来的风口。文娱这个曾经备受追捧的赛道,如今也已进入冷静期。

2016 年,李漫漫从一家科技媒体的市场岗位,跳槽到一家文娱投资机构做投资经理。回想起那一年,李漫漫至今热血沸腾,她一心扑在被投公司和行业研究上,把文娱行业上下游的公司都看了一遍。那是她最为忙碌,也是成长最快的一年。

同年,她所在的机构,投了 10 家文娱创业项目,共计 1 亿多元,“作为一家主投天使轮,且盘子不算大的机构,这样的出手量算很大的了。”

可是,经历了 2015 至 2016 年的爆火后,到了 2018 年,文娱行业开始进入资本调整周期,对市场的认识慢慢回归到“创造价值”的本质上来。

张霞也供职于一家文娱投资机构。不过,如今这家机构已经基本不投文娱项目了。“文娱公司的报表基本都没有盈利的,拖款也很严重。”然而,为了保持行业的敏锐度,她们还是会向往年一看出去看项目,只是不再出手了。

“这两年涌现了很多投资机构,今年很多机构出手量降低了5- 6 成左右。”AA投资创始合伙人王浩泽认为科技、企服为主的无风口投资时代,对应的是投资底层投资逻辑转变——单个明星项目回报降低、投资成功率要求提高。撒种子式投资机构将退出市场。成功率提高背后是投资人深入产业,懂销售、懂市场、懂研发。

此外,现在投资机构的出款周期也开始变长,一些去年看好的项目,今年才会打款。

上海一家新成立的机构负责人这样调侃当下的创投圈:“以前是FA帮投资人筛选项目,现在是FA帮项目筛选投资人。”

报告数据也显示, 2018 年开始蔓延的投资低潮,在 2019 年并没有回暖迹象。

36 氪 6 月底发布的《2019 年中创投报告》中提到: 2019 年 1 月- 6 月 17 日,国内一级市场共计发生 2787 笔投融资交易(不含并购、上市),总计交易金额接近 3629 亿元人民币,投融资热度已经降到五年来的最低点。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