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流量焦虑时代”,自媒体和品牌是否迷失了初心?

2018-05-17 08:57 稿源:钛媒体  0条评论

pexels-photo-1084073.jpeg

如果说 4 月是短视频的“谎言”(抖音&快手盛世之下的危机——“外强中干”),那么 5 月的第一周就是属于腾讯的“小时代”。最初微信上线“热议话题”搅动了一池春水,后续小程序又一度因为小游戏的火爆退居幕后;一直到订阅号功成身退,订阅号助手App姗姗来迟,小游戏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春”。

不过因为潘乱的乱入打乱了微信的节奏,一张PS的出现更是引起了半个互联网圈的“口水战”,一直到张一鸣“因势利导”正式“叫嚣”腾讯封杀,马化腾终于站了出来。

但是这场神仙打架的战役结束的未免太过草率,直到滴滴的安全事故再一次成为众矢之的。

不管是抖音、快手盛世之下的焦虑“算法问题愈演愈烈”,还是微信一次又一次的给自己“打补丁”透支自己的潜力,又或者是张一鸣因为微信封杀问题二“破口大骂”,这其实也是两个生态系统的“焦虑”。

直到滴滴成为众矢之的,二更给自媒体人当了“反面教材”,这又有偿不是大企业的焦虑与自媒体人的“病入膏肓”。

联系到五月份连续三天发生的大事件:

据科技博客AppleInsider北京时间 5 月 14 日报道,苹果公司CEO蒂姆·库克(Tim Cook)在周日回到了母校杜克大学,对 2018 届毕业生发表了毕业演讲;库克在演讲中谈到了许多话题,包括气候变化、苹果使用可再生能源,并明确号召毕业生们要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5 月 15 日下午,瑞幸咖啡告诉《中国企业家》,将起诉星巴克涉嫌垄断。同时,瑞幸咖啡发布一封公开信(附文末),指出星巴克涉嫌违反《反垄断法》第 14 条和第 17 条的有关规定,拟向有关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并同时向国家反垄断行政执法机构进行投诉。

5 月 15 日,在大雨中,罗永浩将锤子科技的发布会开到了北京鸟巢,除了发布搭配高通骁龙 845 处理器的旗舰机坚果R1,还发布了此前被热烈宣传的“工作效率提升300%”的一体机电脑——坚果TNT工作站。

北京时间 5 月 15 日晚间,微软公布了新一代的产品Surface Hub 2。这款Surface Hub2 目前尚未正式发布,微软只是公开了一些宣传资料,告诉大家这款机器是存在的。

据《金融时报》报道,滴滴已获得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公路上测试自动驾驶汽车的许可证;另外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称,ofo 已经拒绝了滴滴的潜在收购邀约。

5 月 16 日凌晨,周杰伦发布了自己填词填曲最新的作品《不爱我就拉到》不到 1 小时,歌曲评论超过10W,因为“土味歌词”引发刷屏。

5 月 16 日消息,国外媒体Quartz撰文称,从今年的I/O开发者大会来看,谷歌想要你少使用它的产品,那样它就能避免重蹈深陷隐私危机的Facebook的覆辙。

我们不难看出库克又在“贩卖”乔布斯的“初心”给苹果“续命”了;至于瑞幸“碰瓷”星巴克,总有一种“网红”咖啡为了营销而营销的味道;大雨中的罗永浩“图穷匕见”,情怀固然可贵但是产品确实只能算是“差强人意”;对比晚间微软Surface Hub2 的亮剑,用心“险恶”,但确实一瞬间就把锤子打落了神坛;

滴滴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获得自动驾驶许可证固然可喜,但是在国内却是“第二次”被ofo拒绝;至于周杰伦的新歌《不爱我就拉到》,这一次不再那么注重雕琢“词曲”,总有一股挥之不去廉价的味道;最后,谷歌在今年的I/O开发者大会上透露,想让用户少使用它的产品,却仅仅只是害怕自己重蹈Facebook的覆辙。

我们不难看出即使是销量最好的IPhone X也没能挽救苹果的颓势;瑞幸“碰瓷”星巴克明显有些操之过急;罗永浩以一己之力拔苗助长让锤子从手机进入工作站时代;微软发布会的时间如此凑巧却仅仅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存在”;滴滴在墙外开花墙内却是一片狼藉;周杰伦在《创造101》和《偶像练习生》等流水线造型模式的围剿下难免有些“不太舒服”;至于谷歌明显就有些“因噎废食”?

以上种种,无不证明着不管是爆款黑马、社交巨头、出行首选、自媒体人,还是国际驰名商标、网红品牌、情怀大师、还是流量明星,他们都在“焦虑”。

这种焦虑一方面固然是互联网流量的枯竭逼迫大家“动起来”哗众取宠寻找新的解决办法;另一方面就是互联网架构的固化让越来越多的人以及企业陷入了资本和市场博弈的战场。

一方面是 2 进制 64 位操作系统下的互联网已经被互联网新秀和传统巨头以及那些夹缝求生的创业企业“蚕食干净”;另一反面就是微博旗下的网红、微信旗下的自媒体以及今日头条旗下的抖音号都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被大企业、MCN机构以及个别自媒体人填满;面对大企业、MCN的规模化渠道化运作以及大量资源的倾斜,在这些新生态平台新人也只能“绝地求生”。

于是这一波大企业像八爪鱼一样“打劫”流量、MCN有流量却被商业化绑架、自媒体人只能苛求流量的“大焦虑”时代就已经形成了。

那么,在这个“全民焦虑”的大时代我们又该如何自处,克服并且摈弃这种焦虑呢?

西方哲学史上有过这么一个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个问题放在现在最适合不过。只不过在这个互联网人士普遍焦虑,因为流量迷失初心的大环境,我们或许也该换一种姿势?

第一:我是谁?你能为用户提供什么

互联网的到来确实降低了信息沟通的成本,也在某种程度上完成了资本和资源的全球战略以及重新分配。但是互联网的诞生不只是对于传统行业“掠夺性”的颠覆,它对于互联网原生世界也有着不可估量的作用。

一方面,互联网降低了时间和空间的沟通成本;但另一方面,互联网的出现却给资讯、社交、购物等这些“生活软件”提供了有形的介质;类似于手机、电脑等各种处理终端的出现让互联网“物化”成为了人类不可或缺的生活需求。

但也正是因为互联网原生世界社交、购物等对于现实世界的颠覆,才让支付宝、微信、微博、抖音等这种生态孤岛成为了现实。一旦它们搞不清楚自己的“界限”,企图越界,不是每一个都能像支付宝一样连接生活缴费,像微信一样成为大杂烩。

支付宝不是没尝试过社交,校园日记&白领日记的失败彻底断了支付宝的念想。但是微信在微信红包成功之后,小程序就一直被寄予厚望,知道他们发现小游戏才是自己的核心。

微博在 2015 年的第二次重生,只不过是因为它找到了“弱社交链”的软肋,脑残粉和追星。

抖音虽然在 2018 年迅速蹿红成为风口之后带来了庞大的流量,但是就算它给自己赋能打通电商按钮,普通用户也很难通过擦边(不专业的)视频广告买单。

而这四者里面最焦虑的莫过于背负着今日头条变现压力而“病急乱投医”的抖音。

第二:我从哪里来?你秉持的初心是什么

创业者总喜欢说什么不忘初心,尤其是当企业陷入毕竟又或者是公关风波的时候,不忘初心似乎总能够振奋人心。

但是就像在周一的文章《潘乱挑起马家事,二更惊醒梦中人》中说的,乱花渐入迷人眼,发展和增长很容易就能让一个人一家公司走上“歪路”。

最具代表的当然就是比特币,虽然我们无法否认比特币存在的“价值”,但是这种价值明显没有货币属性,它只是区块链的一种应用场景。而且对于很多人鼓吹的区块链就是未来的互联网,明显这种效率低下、繁冗, 51 定律的网络结构就有很大的缺陷,它不符合互联网“信息高效率低成本”的传播法则。

在这里我们并不鄙视瑞幸“碰瓷”星巴克,我们也不眼红罗永浩继续拿苹果出来作文章;但是如果瑞幸忘了自己的初心,只是想给大家在咖啡上的另一种选择变成了现在的二选一的话;以及罗永浩一直盯着苹果“闭门造车”却忘了微软的Surface就开始“大言不惭”,这多多少少就有些缺憾。

虽然作为互联网公司,我们为用户提供的产品和功能很可能一直都在变,而初心也并不意味着“一尘不变”,但是如果你只是想打着“不忘初心”的旗号来愚弄观众的话,难免就会弄巧成拙。

第三:我要到哪里去?你的产品价值观是什么

不管是百度、携程,还是滴滴又或者是今日头条和快手,算法至尚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没错,但是百度的竞价排名、携程的大数据杀熟、滴滴的安全问题和今日头条和快手的未成年孕妇等问题,算法在某种程度上只是“某一小撮人在某种价值观的导向”;尤其是对于今日头条和快手这种兴趣引擎,它们会在某种程度上放大情绪的传播。

而在 2016 年百度就开始押宝,全世界跟上的“人工智能”这一块,它在某种功能程度上却是能够解放出人类的时间和空间,但是它在某种程度上也帮助人类决定和决断,能够更大更快更高效的影响人的决定;在这里,算法没有对错明显不成立,因为算法也有价值观。

虽然现在谈“人工智能”未免有点远,但是对于这一种可以预见的未来,我们确实需要足够的思量。

对于未来是像App生态一样的覆盖各种兴趣领域的人工智能平台,还是属于个人的超级人工智能终端,很可能未来它就是我们在互联网世界的通行证;万一算法有某种倾向,这和《黑镜》又有什么不同?

更近一点,说回每一个移动时代的App孤岛,社交关系和兴趣关系本身就是最原始和最低效的组织形式;内涵段子被封可见一斑。

最后,不管是因为趋势还是大环境使然,一个产品能够生存下去最大的要素就是你能够继续为用户提供独家特色的东西,秉持初心才不会让你迷失方向,确定正确的价值观才能让你乘风波浪。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