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先锋站计划,京东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2014-11-13 09:19 稿源:i黑马  0条评论

为进一步拓展自营配送体系,将渠道快速下沉至国内三~六线城市,京东于2014年初推出了先锋站计划。

先锋站,即京东按照渠道下沉战略布点需要,从现有配送体系中抽调精干力量,通过层层选拔,派遣最终合格者回到各自家乡,在政策、资金等支持下,由这些员工在当地成立的京东配送站。

就站点布局标准而言,先锋站多处于国内偏远地区或此前尚属京东市场盲点区域,比如各远郊区县或村镇等,它们大多具备一定订单量且与现有自营站距离适中以确保货物及时收转。先锋站在完成商品配送的基础上,另承担业务开拓等多项任务。

作为京东渠道纵深走向全国的排头兵,各先锋站站长们正在积极探索,近于创业状态。按照规划,先锋站在业务量稳定达到一定规模后,将被调整为自营站,各站长顺调为自营站站长,业务模式与当前京东各普通站点无异。

先锋站计划迄今已完成三期。经选拔、集训、考核后,共计145名员工已先后奔赴各地开展工作,目前已建站点135个。

《创业家》记者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河南省汝州市采访到两位先锋站站长。虽面临各种压力与挑战,他们仍视先锋站为未来事业,愿与京东共成长。

借助先锋站计划,京东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先锋站计划 京东战略 战凯峰 电商营销

两个快递员 

6月27日,黑龙江,齐齐哈尔。

早上9点,战凯峰如约给我打了电话,我们要驱车40多公里,前往位于齐齐哈尔市区西南的富拉尔基区,到战凯峰负责的物流配送站去。

由于前一天晚上多喝了点酒,战凯峰起晚了,这意味着今天他的时间更加紧迫。“6.18”大促(京东商城每年举办的大促销活动)刚过,今天要配送的货物并不太多——40多单,但天始终阴沉沉的,看着要下雨,战凯峰必须抓紧时间了。

大概1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目的地。卸货、理货、装车(两轮电动摩托),11点,战凯峰开始送货。

战凯峰负责的站点在富拉尔基区北边街道一幢临街小楼里。战以每月1500元的价格(含水电费)租了一个门店,约摸有60平方米,门厅、卧室、洗手间、厨房各一。从外面看,门厅玻璃门上贴着的“京东商城”四个大字清晰可见。但这里并非闹市区,甚至有点冷清,鲜有路人或车辆经过。

和往常一样,战凯峰当天的配送路线是从城西开始的,经城南,过城东,最后递送距离站点最近的城北。“这样一圈送下来,能省不少时间。”他说。

头一个小时,配送进行得很顺利,共送达10单货物(此前平均为6-8单/小时)。到达闹市区时,天开始下起雨来,因为并未带雨具,战凯峰只好把货物搬到屋檐下避雨。

“就算有雨衣,这货也没法送。”战凯峰情绪有点低落。由于齐齐哈尔市禁止三轮车上路拉货,战凯峰和当地其他快递员一样,只能选择用两轮电动车送货,因此哪怕带了雨具,只要有雨稍微大点,也难保放在最外头的纸箱不被淋湿。

“这玩意儿(货物)要湿了,出了故障,可就不好整了。”战凯峰挠挠头,对天气颇有不满。更令他感到恼火的是当地的禁三轮政策,他抱怨了好长一会儿,然后摇摇头:“这也没辙,我们有些同事也曾顶风作案,但抓住就罚款、扣车,等于好几天的活儿白干了,你说这多闹心啊。”

将近半小时后,雨势已稍微变小。战凯峰坐不住了,他决定回站点取雨具,好把货按时送到。

7月23日,河南,汝州。

王豪峰起得比战凯峰要早一些。上午九点半,在吃完一碗胡辣汤、几个生煎包子后,他开始了一天繁忙的配送工作。 30多个包裹,三轮车配送,今天的任务看上去不重。当然,这只是看上去而已。

王豪峰很快发现,当天客户似乎商量好了要跟他较劲,他们要么不在家,要么临时更改收货地址,要么直接拒收。

有一个包裹,收件地址写的是驾校旁某村,王豪峰接连打了四个电话,仍云里雾里。此间电话沟通大意如下:“是杨苗枝(音)吗?我是京东送货的,您这个村儿在哪啊……啥,有棵树,往前走?哪个前啊?啊,送到另外一个地址?您说送哪吧。”最终,这位名叫杨苗枝的顾客决定,由她(疑为女性)的朋友代收,地址则改为汝州老城门。这一地点,半小时前,我们已经路过,换句话说,要完成这一单,需原路折返,至少还得花上半小时。

到了城东,但见环路主干道上,大货车川流不息,而且多为拉煤车,车辆呼啸来去,飞沙走石,遮天蔽日。改后地址理应就在附近,但王豪峰看了又看,不知确切方位。电话打过去,对方是个老大爷,要求王原地等待二十分钟左右,他亲自来取。

这已是王豪峰当天碰到的第4次或第5次类似状况了。挂掉电话后,他越想越气,甚至爆了粗口,接着陷入片刻沉默,连续抽掉了4根香烟。

“烦透了!”王豪峰焦躁说道。

老人终于骑着摩托车来了。在将摩托车车熄火停好后,老人开始在马路边开箱验货,货是他女儿为他购买的制冷风扇。一段时间以来,河南大部高温,当天气温更是达到了40度。突然,老人提出,要插上电源试试。王豪峰顿时傻眼了:“这大马路上,我到哪给您找电源去啊?您放心,要是机器有啥问题,随时打我电话,京东包换。”好说歹说,总算把老人劝住了。

下午三点,收工。王豪峰粗略盘点了下,两单被拒收,其中包括一台冰箱。为此,他郁闷了一路。我们在街边匆匆吃了碗烩面,结果在回站点的路上,因常年饮食无规律,他突然感觉胃里翻江倒海,停车后一阵狂吐。这顿饭,算是白吃了。    

一个回乡计划  

战凯峰和王豪峰都是知名电商企业京东“先锋站计划”下的首批员工,目前二人分别为京东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先锋站站长和京东河南省汝州市先锋站站长。  

“先锋站计划”是京东于2014年初推出的一项物流配送战略,旨在为京东渠道下沉探路,同时达到人才储备、员工回家等目的。  

渠道下沉,抢占国内三~六线城市市场,这是2014年京东重要发展战略之一。事实上,不只是京东,根据公开报道,顺丰、神州租车等也都推出了员工回乡创业计划,即让老员工回到各自家乡成为其加盟商,以此将公司业务深入到更为偏远或此前属市场空白的区域。  

京东先锋站的布局标准是,待设站点能够有效辐射自营站尚未覆盖但具备发展潜力的市场,日均递送单量在15~20单,同时,方圆150公里范围内有京东自营站点,以方便接驳。

迄今,先锋站计划已进行了三期招募和集训,已先后有145名快递员回到了自己的家乡。作为京东渠道下沉战略先遣队,他们正在全国范围内为京东未来而开疆拓土。   据京东配送部副总经理王辉介绍,这些先锋队员将成为目前他们所在城市的自营站站长或该片区乃至大区的管理人员,是京东未来扫荡全国的中坚力量。王辉反对一切形式的贴标签:“没有承包,没有加盟,也不是创业,先锋站只是整个京东配送体系中的一环。”   与王辉的说法不同,员工回乡、公司上市后,京东董事长刘强东在和《创业家》杂志社社长牛文文时,曾意气风发地表示,自己正在做一件意义深远的事情,那就是让常年漂泊在外的员工回乡创业。   于战凯峰、王豪峰而言,参与“先锋站计划”,能够回家是他们的第一考虑,当然,这份颇具竞争力的薪水也不能不提。   出生于1988年的战凯峰,毕业于黑龙江大学农科专业。之所以选择这一专业,是因为战凯峰的父母一直希望儿子将来能够从事农作物种子生意。在齐齐哈尔,靠这门生意发家致富的人不在少数。2011年,毕业后的战凯峰经堂叔介绍,南下广州,在东风汽车公司,成为一名普通工人。原先设定的种子生意,因战凯峰家人不具备足够“硬”的人脉而被迫放弃。   在东风,因学历为本科,战凯峰的工资比其他一线工人稍高一档。但半年中,一直在流水线上做着简单重复的工作,且未觅得任何晋升的机会,再加上时常发生各类安全事故,比如他曾亲眼目睹同事手指被机器砸断,而且工厂内到处贴着“危险,请勿靠近”等标语,触目惊心,这让他对这份工作的坚守价值产生了怀疑。不久后,战决定辞职。回到家乡、入职京东后,他成为了齐齐哈尔建华站一名普通快递员。   不管是当工人,还是当快递员,战凯峰都不存在心理障碍,因为在他看来,反正都是凭自己的双手挣钱,而且文凭不高的人都能干好,自己应该干得更出色才对。他的高中老师却不这么想。在看到正在送快递的战凯峰时,该老师十分惋惜:“堂堂一个大学生,怎么能干这个呢。”老师提出,马上找人帮他介绍新工作。战婉拒了。   在齐齐哈尔送了半年快递后,战凯峰被调往在京东东北大区总部——沈阳。在大区物资部当上了白领的战凯峰,后来终因工资太低而重新选择回到了配送一线。通过考试,他成为京东吉林省白城市自营站站长,月薪5000多元。   “在沈阳时,公司每月只给我开1800元,但房租一项就得去掉500元,而且还有其他各项支出,到最后,我甚至还得向我妈借钱,这多不好意思啊。”战凯峰回忆说。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