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付费杀死了中国播客?

付费 (4)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科技唆麻”(ID:techsuoma);查看原文(转载),请点击“稿源:科技唆麻”。

文| 科技唆麻

在去年的 88 岁生日当天,巴菲特曾在接受 CNBC 采访时聊起对于新媒体的态度。他表示听过播客,但播客通常会耗费更多时间,而他「看比听快多了」。

不过显然,大部分美国人显然都没把「信息浓度」当回事,纷纷站在了巴菲特老爷子的对立面,他们共同推动了新一轮的播客强势复兴。

皮尤研究院调查数据显示,从 2007 年到 2018 年,美国每周听播客的用户比例从 2007 年的 12%,一路增长至 2018 年的 57%;而苹果旗下的博客平台 Podcasts 数据则显示,截至今年三月已经创造 500 亿次全集剧集下载与播放记录,相较 2017 年同期的 137 亿次大幅增长。

越来越多人已经将收听播客作为生活习惯。

相较而言,「播客」二字甚至在国内还是一个定义不明的小众词汇。早年,土豆掀起 UGC 视频热潮,播客一度与原创视频作者画上等号。而在视频版权大战与土豆、56 等视频分享网站相继式微之后,「播客」也不再被当做一个标签被提及。

是否触及到了防沉迷这根「红线」,可能是国内衡量内容产品风靡程度最好的标准之一。哪怕是将范围放宽到所有通过互联网传播的音频产品,面对网游、手游、短视频先后被套上枷锁,依然「幸运」逃脱。

这一波播客的复兴潮流,究竟「潮起何处」?

01

「旧瓶装新酒」的播客潮

如果在维基百科中检索「播客」或是「Podcast」词条,你都将在页面中看到这样一张图,并注释为「数字音频播放器」正播放「Serial」:

在维基百科中,能以「播客」词条作为主图出现,很大程度上体现了大热播客《Serial》出现的意义:推动播客生产方式发生了变革。

《Serial》的制作人是莎拉•凯尼格。在此之前已经在美国最流行的广播节目《This American Life》有超过十年的监制经历。莎拉•凯尼格是记者出身,早年在《巴尔的摩太阳报》和《康科德箴言报》负责法治报道。

1999 年,巴尔的摩伍德罗恩中学发生了一起死亡案。女学生李海芬放学后离奇失踪,一个半月后才在学校附近的公园被找到。根据另一名学生「曾协助掩埋尸体」的证词,警方将嫌疑人锁定死者前男友阿德南•赛义德为嫌疑人,后者无法提供不在场证据最终被判无期徒刑。

14 年后,阿德南•赛义德的好友,巴基斯坦裔律师 Rabia Chaudry 通过邮件联系到莎拉•凯尼格寻求帮助。莎拉•凯尼格发现,她曾做过滥用客户资金而被取消律师资格的报道,这名律师正是阿德南•赛义德的律师。于是,莎拉•凯尼格开始了调查。

《Serial》的主要内容正是莎拉•凯尼格的调查过程。莎拉•凯尼格并不下结论,而是不停加入采访录音等资料,抛出「前后矛盾,多次修改的证词警方为何相信?」「阿德南•赛义德为何被朋友举报」等问题。听众与她共同陷入案件的重重迷雾中,甚至形成了文化现象,不少高中甚至鼓励学生研究案情。

说起来,「故事」可能是广播这一载体自从诞生以来最古老的内容形式,但《Serial》却玩出了新花样,《纽约客》称其为「这就是我们一直在等的节目」,并多次专题报道。

《纽约客》认为,《Serial》的创新之处在于:通过让主播推动故事发展,由此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叙事手法:

重点表现主播内心的摇摆和纠结,是《Serial》让听众沉迷的秘密。

第一季播出时,《Serial》还在发起听众捐款以制作下一季。但到了去年的第三季时,《Serial》已经拿到了美国最大在线招聘平台 ZipRecruiter 的赞助。

《Serial》的爆红,让「讲故事」成为播客行业的准则,由此带动一大波播客效仿;现象级产品的诞生,也做大了播客行业的广告盘子。大量资金人才涌入,播客由此复兴。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