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伯乐投资旗下公司陷兑付危机:老司机为何如此窘迫?

2018-07-10 08:52 稿源:GPLP的网站  0条评论

文/意卿     GPLP

加盟式运营扩张,基金遍布全国各地,管理资金规模超2000亿元人民币的赛伯乐投资,旗下公司却被一次“定增”意外逼上了媒体头条。

然而,赛伯乐投资依旧活跃在各大基金小镇,赛伯乐的故事依旧在继续。

引子

2018年7月2日,据重庆基金小镇的官网消息:

资产规模为800亿的重庆基金小镇迎来知名投资基金——重庆赛伯乐盈科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赛伯乐盈科)的入驻。

也就是说,赛伯乐依旧活跃在投资圈的舞台。

然而,估计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在舞台上无限风光赛伯乐其实也有无限烦恼。

“我们已经几个月没有发工资了。”来自北京赛伯乐绿科的某员工爆料给GPLP君。

而且,与其员工备受煎熬一样,其投资人同样也在煎熬当中。长春的李某就是其中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作为杭州乐泽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杭州乐泽)的LP之一,李先生通过前者入伙新余铭沃投资管理中心(以下简称新余铭沃),执行合伙人为深圳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赛伯乐绿科)。按照协议规定,新余铭沃应将杭州乐泽的所有入资款全部用于符合条件的投资项目,即香港上市公司利海资源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海资源)的定向增发。项目退出时间有一年期和三年期两种选择,他选择了一年。

令他猝不及防的是,在项目一年期将满时,他才得知其参与的“定增”变成了“债转股”。对于这项没有通知的变更李先生选择退出,而当他向执伙申请退出时,更大的问题来了:深圳赛伯乐绿科及其大股东北京赛伯乐绿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赛伯乐绿科)虽然都承认这笔投资的有效性,也愿意承担责任,但却表示拿不出钱来进行兑付。

号称管理规模2000亿的赛伯乐何以至此?

激进扩张埋危机

在投资圈,要说激进,恐怕赛伯乐算是其中之一。

百度公开资料显示,赛伯乐投资集团总裁为王阳,原IBM全球副总裁,现任赛伯乐投资集团总裁,曾管理了40个风投基金。

在赛伯乐工作期间,王阳主要负责国际并购、大数据平台、国际科创城及浙江大学国际创新研究院:

一、国际并购方面建立600亿的国际并购基金,重点投资国外技术先进的企业,并引入中国落地,与地方产业结合,协助产业转型,健康、教育、金融、旅游和电商等领域是重点。结合王阳的国际资源已经在美国、英国、德国、以色列、新加坡、韩国等重点国家建立投资合作关系;

二、大数据平台公司是通过投资的手段,整合各类大数据内容,并通过大数据平台配套基金共同投资创业公司或支持传统产业更好的互联网+转型;

三、浙江大学国际创新研究院是结合浙江大学的科研和人才资源与赛伯乐的全球投资能力,共同打造面向国际化产学研和人才培养基地。

看起来颇为高大上,然而,其旗下的北京赛伯乐绿科如今连发工资都困难重重。

这只是赛伯乐的冰山一角。

资料显示,单就“赛伯乐绿科投资”为名的投资机构就遍布全国各地。比如北京赛伯乐绿科,法人代表汪名骕,注册资本10000万。而且,以汪名骕为法人代表的各地赛伯乐绿科有吉林、长春、沈阳、广西、青岛、武汉、成都、宁波、大连和江苏等39家企业;以吴京春为法人代表的各地赛伯乐绿科有福建、深圳、南京、杭州、银川、扬州等地。赛伯乐在上海也有涉及叫赛伯乐(上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陈保明,注册资金五千万。

采取加盟式运营是否揠苗助长暂不得知,无论是为了积累人脉,或是进行募资,最为关注的还是其投资能力。

赛伯乐在投资圈激进的扩张模式颇为有名,当然如果仔细研究的话,其创投帝国的实质也不难理解,其实是一个高度分散的伞形PE——其构成结构可以简单的总结为创投连锁加盟商。以母基金为核心,旗下子基金以产业和地域为划分标准,作为子基金再与不同省市,不同产业,甚至不同构成形态下的相关产业进行合资,打造孙基金。成功覆盖全国各地。

在此模式下,赛伯乐走上了高速发展的道路——在成立的十几年后,赛伯乐管理的资金超过2000亿人民币。

曾经GPLP君接到这样一个电话,“赛伯乐到底投资能力咋样?他们到底有多少合伙人?怎么我们一投资就亏?”

加盟模式下,这是必然的结果。

而在赛伯乐的运营模式当中,大部分都是加盟式运营,即由赛伯乐与当地资产管理机构或合伙人共同成立基金。虽然用的还是赛伯乐品牌,但管理人却是他人,因此不论专业程度还是业绩水平都参差不齐。业内人士纷纷表示:“没有人知道赛伯乐到底有多少合伙人,或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当然更重要的一点还是虽然各地都设有基金管理公司,但是业务还是以北京为主,然后分发到各地。这里出资人大部分都是由熟人介绍加入的。投了,有可能亏损,不投,都是朋友,不好拒绝。

这次被“债转股”的李先生也表示,其与赛伯乐投资的一位高级合伙人相熟,后者在2016年向他推荐了利海资源项目,并称十分看好。凭借对对方人品和专业程度的信赖,李先生迅速敲定了入资事宜。

这也为之后的兑付危机埋下了隐患。

当然此外你还得学会如何辨别“纯血统”和“混血”的赛伯乐投资机构。

“纯血”和“混血”赛伯乐

其实,早期的赛伯乐并非冒牌货。

资料显示,赛伯乐2005年进入中国,这个时间比红杉资本、KPCB、NEA都要早,从2005年到2008年,国际顶级风投都选择与其联合投资。

创始人朱敏的履历也相当传奇——18岁上山下乡,在农村当知青8年;28岁参加高考,就读浙江农业大学拖拉机设计与制造专业;33岁,考取浙大工业管理系研究生;35岁,到斯坦福大学读博士。不惑之年才开始在硅谷创业,1991年创办Future Labs公司,以1300万美元出售;1996年创办WebEx公司,200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2007年3月以32亿美元出售给思科。

回国后,朱敏成立了赛伯乐,并且跑到美国募集一只5亿美元的成长基金,开始了第一阶段的投资。

此后赛伯乐确立了“投资+创业”的特有投资模式,成为一级市场一颗闪亮的星。

“朱敏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在美国创业的时候,比尔-盖茨都很佩服他。”某早期创业者告诉GPLP君。

然而,赛伯乐后期何以至此?

这要追溯到2010年,赛伯乐的扩张开始。

2010年之后,赛伯乐就走上了扩张之路。除了一级市场的加盟运营,最为惹人眼的还是赛伯乐在朱敏的带领下在二级市场控制上市公司的一番动作。

2016年4月,美利云完成非公开发行,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实控人为朱敏的赛伯乐集团、卓创众银、北京云诺、宁波赛客、宁波赛特合计持有美利云28.83%的股份,仅次于控股股东北京兴诚旺及其关联方合计33.17%的持股比例。不过,赛伯乐集团和其他几名关联方签署了一致行动人协议,约定未来在美利云股东大会会议中采取一致行动,并保证不主动寻求对美利云的控制权,以及对其日常经营的控制权。

2016年11月24日,音飞储存被签署一致行动的赛伯乐绿科投资和泊尔投资合计持有公司股份5,605,000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57%。

2017年2月,华耐控股发布公告,按每股0.3港元向不少于6名承配人完成配售5.956亿股新股,其中3.89亿股增发予朱敏,占经扩大后已发行股本总数约10.29%,朱敏成为最大股东,并出任公司主席及执行董事。改名后也就有了现在的赛伯乐国际控股(1020.HK)

此时,伴随着赛伯乐二号人物王阳的上任,赛伯乐又开始了奔跑。

“科技+资本,可以帮助企业成功”,王阳表示,先进的科技能让企业迅猛发展,有效的资本运作更是打下深厚的根基,王阳的加入可谓是给赛伯乐注入了新鲜血液。

然而高速发展下却难以掩饰赛伯乐潜伏的危机,比如,投资的项目多,管理差,其退出该怎么办?

关于赛伯乐的危机,GPLP君曾咨询相关业内人士,据其透露,其本质问题可能是在快速发展的背景下,赛伯乐投资和北京赛伯乐绿科项目投的太多,有的项目不一定按照预期发展,现金流压力就比较大。

此外赛伯乐控制的上市公司也频繁爆出危机,赛伯乐国际控股并未因为朱敏的入住而好转,2017年上半年营收1.72亿元,同比反而减少了4.8%,亏损则扩大到42.8%,达到-9014万元。

而作为赛伯乐引以为豪的教育投资案例,继教网与全通教育(300359.SZ)的并购重组,在2015年造就400元A股高价之后,在大股东一次次套现后,三年不到的时间市值已经跌去九成,从最高535亿元滑落到本周五收盘的44.24亿元。

兑付危机背后的赛伯乐绿科

在这次兑付危机后,当事人李先生于2017年把新余铭沃、深圳赛伯乐绿科、杭州乐泽告上法庭。后经多次协商,2018年1月,四方达成和解协议,确定杭州乐泽分6次将所有款项退还给李先生,最终一次的还款时间定在2018年2月10日,且收益将按照阶梯式利息来计算。

不过直到2018年农历春节前最后一天,李先生才拿到第一笔退款,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笔。他和代理律师曾多次到北京赛伯乐绿科“要钱”,但都无功而返。

为此,李先生再次提起了诉讼,但是在2018年6月4日开庭审理中,包括北京赛伯乐绿科在内的5位被告均未出席且不配合法院出具任何手续。

赛伯乐一个遍布全国各地的庞大投资机构,旗下公司的一件兑付问题却成了它的绊脚石,赛伯乐未来的路究竟在哪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