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公司没有梦想?又有哪家公司能每次都押宝正确呢?

2018-05-07 11:13 稿源:郭靖的网站  0条评论

近日,《腾讯没有梦想》一文迅速在朋友圈刷屏,潘乱提了个好问题“巨头的梦想”,估计近期关于“巨头的梦想”问题会萦绕在众人心头,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有些不同的思考。

2015年2月初,庄辰超在去哪儿网年会上发表讲话,他提出了五年之后去哪儿网的梦想:“2020年,我们的收入规模比现在将扩大10倍,希望去哪儿网在2020年的收入达到类似于今天BAT这样公司的规模,这就是我们2020年的目标。”

梦想还未实现,但去哪儿网却面临生死抉择。大约8个月后,去哪儿网与携程合并。

随后,庄辰超发朋友圈称:“在商业选择上可以取一路而弃其他路来做价值曲线异化,在实际的生活工作中只能尽力在每一个方向拉升,让尽可能多的人满意。毕竟每一侧都是成千上万的人和家庭,财富和工作责任。”

也许未来的梦想很重要,但去哪儿网背后站着的8000名员工和其家庭不重要吗?庄辰超是位好老板。

腾讯公布的2017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腾讯有40678名雇员,2017年上半年所发放总酬金成本为160.17亿元,由此不难推算,腾讯2017年全年工资成本超300亿元。梦想固然重要,但如何让腾讯背后站着的4万多名员工、腾讯的投资人们更好,才是马化腾更应该考虑的。

1.巨头的流量饥渴症

流量是互联网领域的硬通货,尽管不能按钱直接折算,但有了巨额流量,自然会有人愿意来买单。巨头都有流量饥渴症的。

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公布的2018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Alphabet流量获取支出为62.88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5.8%,其中33.86亿美元支付给了网络合作伙伴,29.02亿美元最终支付给了特定经销合作伙伴及其他向Alphabet网站导入流量者。强如谷歌,在流量方面,也是买买买。

百度2018年一季度财报显示,百度第一财季流量获取成本(TAC)为人民币23亿元,同比增长3%。作为国内网络广告营收最高的公司,百度也缺流量。

腾讯也非常非常缺流量。

腾讯旗有微信、QQ两大巍然不动的基石,但腾讯旗下的产品线很多。应用宝的数据显示,腾讯旗下的软件类应用数为214个,游戏类应用为250个,两者合计为464个,除去一些“半死亡”状态的应用,整体也有超过350款以上应用在运行,而其中的流量大户仅有微信、QQ。

软件类应用里,下载量超过1亿的应用有(仅限应用宝里):腾讯视频、腾讯手机管家、腾讯新闻、QQ浏览器、QQ同步助手、全民K歌、天天快报、天天P图、腾讯地图、QQ空间、QQ邮箱、QQ阅读、QQ安全中心、微桌面,一共14款。

下载量超过1亿的游戏有:王者荣耀、穿越火线、欢乐斗地主、腾讯欢乐麻将全集、天天酷跑、天天爱消除、雷霆战机、天天炫斗、天天飞车、全民飞机大战,一共10款。

也就是说,还有300多款应用等着输血,微信、QQ的流量再多,面对24款头部应用,300多款中尾部应用,这点流量还不够分。在微信、QQ有限的流量里,流量该给谁,巨头公司的流量分配历来就是大难题。

流量在中小型公司能被利用的价值有限,但到了巨头手里,流量的变现手段就多了,比如低成本买入再高价卖出、给自家公司产品导流等。

越是巨头,越是深谙流量的价值。叫一家大型地产公司,不迷信买地,怕是有点儿艰难。

2.错过短视频的何止腾讯

艾瑞指数显示,日均独立设备数里,今日头条占了三家,西瓜视频、抖音、火山小视频,三者合计的日均独立设备数远远超过今日头条。继踩准了个性化内容分发节点,今日头条又踩准了短视频节点。

而在短视频这块,阿里、百度的表现也跟腾讯一样不佳。

百度方面,百度图片App升级成为榴莲,榴莲对标快手、美拍等,仅仅上线一年,榴莲便关闭了。原本打算对标今日头条的百度好看,在2.0版本中升级成为好看视频,至此,百度才在短视频领域找到感觉。2017年年底,百度贴吧旗下也孵化出了一款短视频产品,Nani小视频。

阿里方面,被合并的土豆被重新提起,在去年3月份宣布转型为短视频平台。

艾瑞统计的2018年3月份短视频日均独立设备数里,土豆视频排名第九,百度好看视频排名第十,都未破千万。

腾讯在短视频领域比较坎坷,明明有微视在先,可后来还是面临关闭的窘境,等微视刚关闭,短视频火了,西瓜视频、抖音、火山小视频、快手纷纷成为“当红辣子鸡”,为了弥补短视频短板,腾讯又不得不重新拿出微视奋战短视频。

腾讯对短视频是真爱。

2016年,上线了一款走个性化推荐路线的短视频应用“企鹅看看”。

2016年8月份,上线了一款年轻人短视频社区应用“闪咖”。

2017年10月份,腾讯云团队上线了一款短视频编辑应用,就叫“短视频”。

2017年年底,腾讯上线了一款集短视频编辑与在线播放功能于一身的“MOKA魔咔”应用。

2018年1月初,又上线了一款“时光小视频”应用,对标抖音。

2018年1月份,QQ上线了一款视频社交应用“DOV”。

2018年4月份,上线了一款全球影视快速观看的的短视频应用“速看”。

2018年5月3日,“下饭视频”更新了1.1.0版本,估计1.0.0版本上线时间也是不久。

算上微视,腾讯一共尝试了9款短视频类应用,奈何就是没成。

往外处看,短视频领域也是“尸横遍野”,PC6下载站短视频app的专题页显示,短视频软件有510款,这里面,仅有西瓜视频、抖音、火山小视频、快手等少数几个火了,绝大部分,都成了炮灰。

错过短视频的何止是腾讯,要是腾讯踩准了微信的节点,又踩准了微博的节点,同时又踩准了短视频的节点,那腾讯真是神一般的公司,对于国内整个大互联网生态来说,这种腾讯也是巨大的灾难,某巨头公司曾经霸占NO.1位置的时候,诸多网站都被极限压制。

3. 怎样给腾讯公司下定义很关键

腾讯是游戏公司,阿里是电商公司,百度是搜索引擎公司,这是多年来外界对BAT最贴切的描述。但随着BAT多方面的投资布局以及自身业务的多元化发展,已经很难对BAT去下定义了。

大家对腾讯的担心是,腾讯投资业务的发展会不会影响腾讯在主营业务上的核心竞争力,腾讯会不会变成一家投资公司,腾讯的主营业务会不会陷入衰落,腾讯会不会用用投资上的勤奋掩盖创新上的懒惰?

我认为最准确的定义,应当是把腾讯定义成娱乐公司。游戏(2017年营收为978.83亿元)、网络文学(目前阅文市值约443.9亿元)、音乐(TME集团估值250亿美元)以及未上市的腾讯视频,这些都与娱乐业务相关。

只要游戏、网文、音乐、视频这几大主流业务仍旧保持着旺盛的战斗力,再加上微信、QQ两大基石护主,腾讯的前景还是很明朗的。

再附带一些个人思考:

  • ⅰ.不注重GR的大公司,很容易遇到天花板和掣肘,已经有公司吃过亏了,在这方面,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苹果也没能免俗。

另外,PR还达不到要马化腾亲自负责的高度。

  • ⅱ.全球化方面,中国做的都不是太好,不止腾讯。

  • ⅲ.腾讯新闻的价值,除了创造广告营收外,还担当着给腾讯自身业务导流的作用,而这怕是不会在财报里直接显现。

  • ⅳ.巨头内部的协同,都不容易,要是容忍各部门随意协同,只怕早就内乱了。

  • ⅵ. 总办有点打高尔夫、喝红酒、买度假酒店的爱好不是人之常情吗?这么看的话,马云就要被贴上不务正业瞎搞电影的标签。有钱人,买家就算就算是“歪楼”了?

  • ⅶ.微信月活跃用户超过10亿,要想创新并不容易,能做到不犯错已是不易。2016年11月份,支付宝上线了“圈子”功能,明明是社交创新,奈何被用户滥用,“圈子”功能迅速下线,彭蕾也发了内部信回应。

如果创新错了,波及的就是10亿用户,谁来负责?

  • ⅷ.腾讯真没有极端在意不抄袭的口碑,比如“立知”(目前已下线)。

  • ⅸ.很多问题,马化腾真不一定知道。比如,目前大量App都支持屏幕中间向右滑动即可返回(腾讯新闻、天天快报、QQ浏览器都支持),这算是iPhone X取消Home键后,App们的默认规则,但微信并不支持。再比如,谷歌浏览器、百度、手机淘宝等应用都支持历史记忆获取,而微信是需要用户及时收藏的,系统并不会主动帮你记录,你最近看了什么,记忆容易被流失。

  • ⅹ.大公司倾注大量精力,去做自己看中的业务,可行吗?也许。2015年7月份,李彦宏宣布,将在3年内对糯米业务追加投资200亿元。两年后,百度宣布,将All in AI。

小刀崔原来建了个群,叫和而不同,我还蛮喜欢的,可惜后来解散了。

文/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