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爆微信的「小游戏」,能不能走出游戏的山寨循环?

2018-05-07 08:47 稿源:爱范儿  0条评论

「我家被轰平了,求兄弟报仇!」

「这游戏也太虐了,我为什么要手贱点进来……」

「还在玩跳一跳吗,信不信玩这个你肯定跳不过我!」

「猫吃鱼,狗吃肉,快来一起打怪兽!」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近来在朋友圈和群聊都饱受微信小游戏分享泛滥之苦,这些分享卡片往往伴随着低劣的、诱导点击的广告语,往往在我的脑海中回荡起先前「开局一条鲲,进化全靠吞」的国产页游。

提醒别人不要继续转发吧,显得多管闲事又有撕破脸皮的风险;不管不顾吧,又只能任由它们污染自己的版面和眼球,让对这些广告心怀不满的人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与之相仿的还有同样归属于腾讯系的拼多多和微信电影演出赛事,它们可以随意转发分享砍价,令人苦不堪言——尽管此前腾讯一直标榜禁止诱导分享,却在推广小程序的任务面前表现出了双重标准。

诱导分享的魔法

或许好友们主观上确实没有转发的意思,不断将广告推送到群组内,为的只是游戏中的些许特权:比如说死后保留分数原地复活,抑或仅仅是跳过每局游戏之后的十秒强制等待时间。

用一次无关紧要的分享挽回自己十几分钟的游戏成果,是妥妥的合算买卖。于是他们便自愿地踏入了开发者设置的陷阱——让玩家多得一些分数对运营者而言几乎毫无成本,却足以让他们空手套白狼地换取无数免费广告推送。

促使人们转发的机制可以归纳为「损失厌恶」和「石中剑效应」两种:「损失厌恶」指的是人类对损失的敏感程度远高于对获得的敏感程度,这意味着人们厌恶损失并且会采取任何可能的办法去挽回损失。

许多「免费游戏」运用了这一点,它们在玩家失败后不会干脆利落地结束游戏,而是挂一个「转发并复活」的倒计时,同时给予玩家们「复活」的希望和损失分数的威胁——只要乖乖转发宣传游戏,就可以避免此前艰难获得的成绩被抹除,玩家仍然可以继承自己的分数继续游戏,这无疑是一个颇具吸引力的选项。

「石中剑效应」则强化了转发的动机。著名的游戏设计师杰西·谢尔(Jesse Schell)提出了这个理论:那些具有技巧挑战性和社交排行榜的游戏就像是英国传说中的「石中剑」,吸引每个人去尝试挑战,而获得最高分的玩家则像能够拔出剑的亚瑟王,得以在社交圈子中博得他人的赞誉,获取社会名声,赢来莫大的快感——恰好,几乎所有小游戏都符合作为「石中剑」的条件。

玩家们嘴上不说,身体却会非常诚实地一次次尝试跻身排行榜,为了能够多一次机会冲击高分,他们甘愿义无反顾地为游戏打广告。

应用在小游戏里面的病毒式营销技巧不是什么新鲜事,行为经济学与游戏设计的结合早已深入人心,几乎每一款能在应用市场下载的「免费游戏」都能看见同样的设计,游戏开发者会故意给玩家带来痛苦:无尽的植入广告、陡峭的难度提升、对即将失去分数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

而只需要课金或者帮助游戏免费打广告,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这一手段是如此地有效,以至于「免费游戏」创造的营收总是遥遥领先买断制游戏。话虽如此,即便在病毒式营销的「免费游戏」范畴内,像时兴的几款小游戏一样将几乎所有能够促使人们转发的手段一并整合,仍然算得上是最不体面的方式了。

将游戏分享到单人群可以避免对他人的骚扰

尽管熟悉微信的用户能够通过转发到「文件传输助手」或是建立只有自己一人的「单人群」来钻空子,既不打扰别人又能享受游戏提供的红利,但毕竟按总人数比例来说,关注了 AppSo(微信搜索AppSo)并因此学习到各种微信使用技巧的人还是少数,大多数的小游戏玩家依然只会蠢萌地按着游戏的引导将它转发到各种群聊里,成功拉低所有人的微信用户体验。

山寨循环

平心而论,如果忽略掉恼人的诱导分享、忽略掉视频广告、忽略掉文案中的错别字、忽略掉糟糕的性能与手感……大多数小游戏在玩法上还是很有趣的。

然而自小在 4399 和 7k7k 浸淫下长大的我,很清楚有趣的背后是什么:如果一个在短期之内开发上线的游戏有着成熟而有趣的玩法,那意味着它极有可能是抄袭的成果。

小程序游戏和「原版」的对比

事实如此。最火的那几个小游戏身上都能看到熟悉的影子:《欢乐球球》山寨 Voodoo 的《Helix Jump》、《贪吃蛇碰方块》模仿 Voodoo 的《贪吃蛇遇上打方块》、《最强投篮》照搬 Ketchapp 的《Dunk Hoop》、《最强飞刀手》抄袭 Ketchapp 的《飞刀挑战》、《最强 2048》自不消说,改编的依然是同一家的《2048》……

至于最火的《最强弹一弹》,不出所料还是对 Ketchapp 《Falling Ballz》的「微创新」。大家也应该没有忘记,小游戏的鼻祖《跳一跳》照样是将 Ketchapp 《欢乐跳瓶》稍加斧凿就搬运过来的产品——尽管在东窗事发后及时达成合作上车补票了。

前面几批新鲜上线的小游戏,每个方面都暴露着开发者的不走心。比如往往有好几款小游戏抄着同一个创意,比如加载页中「登录」打成「登陆」的错误延宕了两个星期才被修复,比如《最强 XX》的命名大有《XX 总动员》系列电影的随意感。

就算不怎么细心,也必定发现了上面的段落里 Voodoo 和 Ketchapp 的多次露面,借鉴他们的小游戏为数泰半,一遍遍重复的名字彰显了两家玩法供全球的「伟大」。这两家同样于 2013 年成立的游戏工作室成为众多小游戏开发者的「学习」目标自有理由——它们本就是休闲游戏方面的王者。

Voodoo 和 Ketchapp 均是在美国游戏下载量排行前十的厂商,图片来源:apptopia

根据 apptopia 的数据,Voodoo 与 Ketchapp 在去年合力占据了 App Store 休闲游戏下载次数的 48% 和总收入的 7%,并且都有着相近的游戏开发策略:均以简单的玩法、明快的画风、快速迭代生产和促进玩家自我挑战的设计取胜。在 2016 年 9 月意外被游戏巨擘育碧收购以后,Ketchapp 的高额营收为育碧对抗维旺迪的恶意收购也算是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作为休闲游戏巨头的 Ketchapp 也有着不规矩的过去,事实上,他们的起家离不开山寨游戏。在工作室刚刚建立的 2013 年,越南开发者阮哈东的「自虐式」游戏《Flappy Bird》一夜爆火,彼时还是初创公司的 Ketchapp 和其他普通的山寨工作室没什么两样,铆足了劲疯狂换皮,数月内开发出了 7 款山寨《Flappy Bird》的游戏,包括《Grabby Bird》、《Flappy Fish》和《Bird in the Dark》等,不一而足。

这种粗陋的山寨只是让工作室默默无闻地苟活下来,真正让他们出现在人们视野中的,是几乎人人都玩过的《2048》。当然了,《2048》亦非 Ketchapp 的作品,而是 Gabriele Cirulli 发布的一款网页版游戏。

因为在制作过程中借鉴了Asher Vollmer 和 Greg Wohlwend 合作开发的游戏《Threes!》,他良心地将游戏代码开源放在了网上,以表明自己「改良者」而非「原创者」的身份。并且由于对移动应用开发的不熟悉,Gabriele 也没有制作移动版的《2048》。

简化了操作和细节、采取免费游玩方式的《2048》在竞争中轻易战胜了其原型《Threes!》

Ketchapp 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他们根据 Gabriele Cirulli 放出的源代码迅速制作并上架了移动版的《2048》,因为代码开源,他们保证了游戏和网页版的体验几乎完全一致——除了在下方加入的固定广告栏以外。

接下来的剧情,便是人们沉浸于《2048》所带来的挑战和快乐中,却浑然不知自己手机中的游戏是卑劣的抄袭作品,而 Ketchapp 则凭借内置广告赚了个盆满钵满。

(《Threes!》开发者当年发出「万念俱灰」的 Twitter)

另一厢,最先开创出类似玩法的《Threes!》开发者,见模仿者风风光光,自己精心设计的游戏却每况愈下,不禁陷入了沮丧,在 Twitter 上表示:「我们认为模仿是最大程度的赞赏,但是理想的模仿应该是在我们走下山峰之后,而不是我们刚刚在山峰上插上旗帜的时候……这种感受真的是很复杂,我们还是在为玩家们对《Threes!》的爱感到开心,但是这件事让我们再也不想开发这种精美的小作品了。」

Ketchapp 的《Skyward》毫不掩饰地「致敬」了《纪念碑谷》

最初的两三年,Ketchapp 一直以「山寨大户」的形象示人,他们丝毫不忌惮钻玩法知识产权保护的空子,声名卓著的《纪念碑谷》和《超级马里奥》,以及阮哈东的新作《晃飞机》都是他们「参考」的对象,更不消说后来一个个独立开发者站出来指控 Ketchapp 剽窃了他们的创意。

指控归指控,赚钱归赚钱,在游戏玩法设计缺乏专利保护的大环境下,凭借着免费下载、交叉推广和诱导分享等手段(就和今天的小游戏一样),Ketchapp 出品的游戏大多有着极高的曝光率和下载量,可以说是活得逍遥自在。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