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掮客生存图鉴:有00后游戏主播,也有80后中科院博士

2019-05-20 10:34 稿源:31QU公众号  0条评论

加密货币 比特币 (3)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31QU(ID:blockchain31),作者:中本愚,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车船店脚牙”,这最后一个牙字,指的是牙行,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掮客。

在币圈里,也有这么一批人,他们游离于币圈主流之外,却辗转于玩家之间。

他们看似“没什么话语权”、“微不足道”,但若你仔细观察,币圈每个大小节点事件,都会出现他们的身影。这些蛛丝结成的网,有时候也能对整个币圈的走向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老苏和小虎就是币圈的两个典型“掮客”,他们一个是 80 后,有了家庭和孩子的重担,一个刚 17 岁,还在为学业奔波。

 从负债到赚钱再到负债 

我第一次见到老苏是在五棵松广场的咖啡店里。

因为“国际会议论坛”,我迟到了一个多小时。等我满怀歉意的赶到时,发现老苏在那里自顾自的已经先吃起来了,旁边还有专门为我点的餐。

老苏面相忠厚,戴着一副眼镜,我刚一落座他就上下打量我。

还未等我开口,老苏便问我:“你能不能把我写的传奇一点?”

“我是 2011 年进的币圈,从时间上算,我和李笑来是同一批人。”老苏告诉我。“唯一的区别,就是他成功了,我还在币圈默默无闻。”

老苏生于 1982 年的江苏。那一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拂过中国。

“可能是因为出生在改革开放中,我从小就不安分。”老苏说,“虽然父母还是希望我安安稳稳。”

因此,从江苏一个普通大学毕业以后,父母希望老苏考个公务员,结婚生子。

“我不喜欢。”老苏心底的不安分因子第一次“发作”,他不满足父母耳提面命,他选择离家出走,只身来到北京,“当时,我告诉他们别老找我,我在北京找工作。”

回忆到这里,老苏狡黠一笑,“其实,我是在北京租了个房子,在准备考研。”

之后,老苏考上了硕士、博士,进了“单位保密”的研究所;结婚,贷款买房,偶尔炒炒股。在外界看来,老苏这条路走的相当“安分”。

“现在来看,如果当时我把买房的钱都投入币圈,或许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老苏想起 2009 年买房的历史,不无遗憾。

但事实上,经历短时间低潮后, 2009 年北京房价开始猛涨,平均房价在1. 5 万~1. 6 万;而 2009 年,比特币还是极客小圈子的新玩具。

老苏真正接触比特币,是在 2011 年,“运气不错,刚进币圈就赶上了莱特币的发售。”

老苏从股市里拿出 5000 块钱放进了莱特币:“ 2009 年以后,股市就很萧条了,当时我也不知道钱该往哪儿放,投莱特币算病急乱投医。”

第二天,他发现莱特币涨了50%。“太恐怖了。”老苏觉得股市和币圈完全不能比,丰厚的回报撩动着老苏那颗不安分的心。

他先是把股票全部清仓,把当时币圈大大小小的山寨币都买了一些;发现“买什么都赚钱”后,老苏脑子一热,抵押了房子炒币。

结果大家能猜到,在经历 2013 年的短时暴涨后,遭遇监管和黑客的比特币进入了漫长熊市。

“老婆差点和我离婚。”经历了币圈疯狂大起大落后,老苏又重新负债了。

 从研究所工程师到职业掮客 

投资失败的老苏面如死灰。此后,老苏老老实实上班赚钱还债,再也没有碰过加密货币。

时间来到了 2017 年。这一年,加密货币迎来了有史以来最为癫狂的时代。比特币从 900 美元,直接飞上 20000 美元。各种百倍币,千倍币层出不穷。

与此同时,币圈也成就了一批又一批一夜暴富的人。

“当时我刚刚过完 35 岁的生日,再有 5 年,我就 40 了,我不想平庸。”老苏看在眼里,心里很纠结,“我想趁着还算年轻,再拼一枪。”

按耐不住暴富的诱惑,老苏又一次进了币圈。但和 2014 年不同,这次老苏没有选择全力以赴,“我有孩子了,尽管我想拼,但我有顾虑。”

“没有大赚,也没有小赚。”在这场史无前例的大牛市中,老苏反复操作,但最终还是没有成为一夜暴富的那一批人。

牛市那段时间,老苏每天没日没夜的关注币圈行情走势,上班看,下班看。一天 24 小时中有 20 个小时都在行情。

“但基本上前半年赚的钱,后半年就吐出去了。”老苏说,“行情再大也大不过形势。”

两年时间,老苏没赚多少钱:“这几年投资基本上没赚多少钱,房贷也基本上是靠工资和股票还完的。”

就在老苏有点心灰意冷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有一个项目找上他,想让老苏帮他们有偿进行推广。

“因为我在接触各式各样的项目的时候,无意中加了很多的微信群,直到现在,我共计有 4000 多个币圈微信好友以及几百个币圈微信群。”没想到,这成为老苏最大的“资源”。

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越来越多的项目找上了老苏。

柳暗花明又一村。

“当我发现这么做也能获得不俗的收益的时候,我突然下定决心要在币圈拼尽全力了。”老苏告诉31QU,“不炒币,只做渠道。”

但在做掮客时,老苏也也发现了币圈的“猫腻”。

“越到后面,越发现,有些项目方真的很过分。”老苏说。“现在市面上, 10 个项目方里有 8 个都是交易所,这些交易所基本上都找过我让我帮他们去和一些项目之间牵线搭桥。但在我看来,大部分交易所都没有存在的必要。”

“更有甚者,之前在抹茶交易所上有一个项目找到我,(他们)给我很多代币,然后让我帮忙拉更多的人进来,割完之后按比例分成。这些都是他们的原话。”

但老苏没有答应,“我是一个博士工程师,我自认为我比币圈其他玩家看的更通透,有些事情不能做。”

但当我询问这个项目名称时,老苏没有告诉我,因为他担心把自己好不容易打造的圈子给毁掉。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