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村里的淘宝店

2012-11-08 15:56 稿源:解放日  0条评论

◆在北山村,61岁的吕田仙正在为儿子的网店打包快递。

▲在浙江缙云县北山村的广场上,竖着一块电子商务分布图,上面标示着上百家淘宝店的位置。

均 周楠 摄

本报记者 马海邻 周楠

位于浙南山区的缙云县北山村里,藏着上百家淘宝店,这些地地道道的农民,去年在淘宝上卖户外用品就销售4000万元

义乌青岩刘村,淘宝网上的“金冠”店铺中,有大约1/10来自这里。这个原本1486名村民的村庄,2010年网上销售额超过了20亿元,村里年房租收入也近亿元

截至2011年12月底,全国农民网店(含县)总数为131万家。也就是说,中国大约10个网商,就有1个在农村

正值秋收,位于浙南的北山村的壮劳力却都窝在家里,田里只有一些老人在忙农活。年轻人并不懒,不过他们更关心的是,两天后的另一场“秋收”——淘宝、天猫的“1111购物狂欢节”。

北山村位于浙江缙云县壶镇西北部北山脚下,离县城30公里。在村中心广场上,竖着一块北山村电子商务分布图,上面标示着大大小小上百家淘宝店的位置。让人惊讶的是,这个832户人家的村子里,藏着27家淘宝皇冠店;这些地地道道的农民,去年在淘宝上卖户外用品销售额4000万元。

走在北山村的街上,你会听到两边楼房里传出此起彼伏的“叮咚”声——淘宝卖家与买家沟通的聊天工具“旺旺”响了。

离北山村不远的丽水市遂昌县,农民从事电子商务已经形成了严密的互助体系,“遂昌网店协会”拟定的章程共八章,49条。

国内初具规模的“淘宝村”还包括:江苏徐州睢宁沙集镇东风村、河北清河县东高庄村、浙江义乌青岩刘村,等等。这场自下而上的电商下乡,已经以星火燎原之势,在中国农村,特别是苏浙一带全面开花。

山村网事

“淘宝第一村”已经满负荷运转,一些大的网商搬到外地,村里渐渐成为初创者的电子商务孵化基地

农民与网店的相遇,似乎并不是偶然的。

“这个电脑真是稀奇。只要电脑上响起‘叮咚’声,就表示来生意了。”在号称“中国淘宝第一村”的义乌青岩刘村,75岁的刘大爷不住感叹。

刘大爷现在的身份是房东,家里4间4层半的楼房,除了自己和儿子居住着两个套间外,其余都租给两名房客开淘宝店。一家卖睡衣,一家卖数字油画,生意都不错。卖睡衣的房客是一对来自湖北的小夫妻,去年只租了他家的两个套间,今年扩大到4个套间,还在外面另租了仓库。

这两年,刘大爷亲眼见证了这些年轻人的忙碌:“晚上11点,电脑还在响个不停。他们生意越好,我们当房东也跟着开心。下午四五点发货的时候,村里最热闹,不信你竖起耳朵在村里走一圈,满耳都是包装快递时撕胶带的‘嗞嗞’声。”而村道路两旁,一排排五层高的新式农民房底层,几乎全部都用作了仓库。

这是村里最平常的一景。2005年,靠近义乌最大货运市场的青岩刘村迎来了村子里的第一拨网商,6年之后,淘宝网上的“金冠”店铺中,有大约1/10来自这里。如今这个原本仅有1486名村民的村庄,已容纳了8000多人,开出了2000余家网店,2010年网上销售额超过了20亿元,村里年房租收入也近亿元。

总结村里电商大户的成功经验,当地网商协会会长刘文高言简意赅:“研究规则。网络没有界限。成功属于勤奋的人。”

接受记者采访的20多分钟里,刘文高几次表示“太忙,要结束采访了”。这位40岁出头的中年人,早年经营过企业,曾把自家产品放到网上卖,获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后来被村民推选为村里电子商务开发的负责人,现在还当选了“浙江网商协会副会长”。他很自豪地说:“会长就是马云。”

不过,刘文高不得不承认,发展到现在,村里已经满负荷:“由于场地不够用,一些大的网商搬到外地,同时不断接受新的创业者,成了电子商务孵化基地。”

怎么个孵化法?刘文高说:“村里建立了多家网货超市。不出村子,就能看到几千种商品的实物。然后拿走包含商品说明和图片的数据包,挂在网上,接到顾客订单后,再来超市集中提货,不必为库存担忧。需要发货到什么地区,村里有20多家快递公司可以选择。这里已形成一条相关产业链,包括包装、广告、文印等。”

“淘宝第一村”最新的尝鲜举动,是尝试做国际电子商务。刘文高介绍:“义乌市场的传统是65%做外贸,35%做内贸。目前淘宝村的电子商务,大部分都在这35%里拓展,我们要开始挖掘那65%。首先打算培养人才以及经营主体,大约5000人,首批挑选具有‘前店后厂’资源的商家来培训,理念是——国际贸易的流程能用国际电子商务替代就替代。”

放眼各个“淘宝村”,几乎各有绝招,模式也从自产自销到品牌运作不断升级:沙集镇有1200多家网店,主营各式家具,形成从材料、设计、生产、销售、物流为一体的产业链;东高庄有3/4的人家从事网络销售羊绒纱线,注册品牌400余个;缙云县壶镇北山村,通过品牌运营,主营“北山狼”户外用品,以性价比高而位列淘宝同类销售前列;号称“淘宝县”的遂昌,依托当地土特产资源和政府强有力的推动,因《舌尖上的中国》关于遂昌冬笋的篇章,再次抓住商机,一炮而红……

小即是美

他们或奔稳定的温饱型收入,或揣创富梦想,或求自我实现,但有些特点是相似的:一无背景二无大资金,三未掌握特殊技能

吕林有的电脑已经3个月没有关过了。电脑旁边就是他的床,晚上,只要旺旺的“叮咚”声一响,睡梦中的他也会醒,爬起来回应顾客。

他家的房屋格局与北山村其他人家如出一辙:一开间宽,前后3间,高3层。略有不同的是,底楼南北都开了门,朝北的房间停着两辆小车,一辆是带蓝色车斗的电动车,一辆是残疾车。

朝南房间是客厅、吕林有的卧室兼工作室。32岁的他从小患有肌肉萎缩症,手脚不便,打字只能用左手大拇指敲键盘。“我现在练到能同时跟5个人对话。”他经常一整天不离开电脑桌,“能守就守,昨天晚上弄到将近3点钟。”

中间的楼梯间约15平方米,堆满了货物。61岁的母亲吕田仙刚从田里忙完农活回来,便开始打包要寄出去的折叠椅,动作十分麻利。她是这家取名“野外部落户外”的淘宝店中唯一的“壮劳力”。

吕林有4个月时,父亲因为肺结核过世。母亲一边种地,一边打零工,把两个儿子拉扯大。在开网店之前,吕林有从未有过正经工作。现在,这对母子靠开淘宝店卖户外用品,一个月能有4000元收入。

同样做“北山狼”分销的吕晓威,“90后”小伙子脑筋活络,去年从杭州交通学院商贸管理专业毕业后,跑了半年业务,觉得太累,果断回家开网店。早上10点见到他时,他穿着睡衣,站在自家门口伸懒腰。一个人打理网店,每天接20来个订单,累了,钻进身后地上的帐篷,套上柔软的睡袋睡一觉!上个月,他用挣的钱买了一辆红色雪佛兰,再换辆更高档的也在计划中。

打开吕晓威的网店页面,明显比村里人开的店精美,他说是找做设计的同学帮忙弄的。他还自己出镜当模特,帐篷、睡袋也是店里卖的产品,自己体验过,便于跟客人交流心得。

遂昌县46岁的下岗女工朱菊媛拾起传统老手艺,自制鞋垫,一个月能卖出两三百副,加上其他日用品,网店月收入3000元-5000元。

女大学生陈惠花2011年底辞职回到遂昌,一边买书学习一边用有机农肥试种土豆,她的有机农业理想在乡民们怀疑的目光中发芽生长。

他们或奔稳定的温饱型收入,或揣创富梦想,或求自我实现,但有些特点是相似的:一无背景二无大资金,三未掌握特殊技能。

正如马云在今年网商大会所言,小的是美的。俗语曰虾有虾路蟹有蟹路,农民网商凭各自的本事,闯出自己的路。虽然这些路不一定都能越走越宽阔,甚至一部分走不了太远,但一定会有新的路闯出来。这就是小企业的美:大浪淘沙,生生不息。

人才难得

人才短缺的问题几乎是每一个“淘宝村”都面临的问题。人才的需求,从带头人、经营者到美工、广告、文印、物流等都需要

在距离“淘宝第一村”不远的地方,今年6月,义乌工商学院创业班第一届学生正式毕业。10月8日,新一届大一新生刚结束军训,就完成了淘宝店铺的注册。而义乌工商学院的在校生,成了青岩刘村的第一批租客,他们租下最便宜的顶楼,一室一厅年租金约为8000元,在市中心同样面积要租到6万—7万元。后来,一些在小商品城有摊位的村民们看学生们做得好,也开始在自己实体生意的基础上试着做。

然而,创业班每年毕业的学生不过两三千人,据刘文高个人观察,义乌对电子商务人才的缺口足有50万。更何况人才的需求,遍布带头人、经营者、美工、广告、文印、物流等全方位,“现在我们已开始在全国各地的大专院校订购人才,专业培养,已有学校派实习生过来。”

不光义乌,人才短缺的问题几乎是每一个“淘宝村”都面临的问题。

在北山村,能实实在在感受到“北山狼”品牌创始人吕振鸿的影响力。村里100家淘宝店,90%以上是“北山狼”的分销商,剩下那几家后来自创品牌的,基本也是去吕振鸿那里学习过的。

41岁的吕振鸿,如今已开起“宝马”。这位老总原先是卖烧饼的农民,根本不会电脑,2005年接触到电子商务。2006年8月,在朋友启发下,他开起了淘宝店,启动资金只有4000元,经营户外用品,最开始去义乌拿货。2008年,积攒了十几万元资金后,他直接找到生产厂家,开始注册经营自有品牌。2011年底,“北山狼旗舰店”搬到镇上,租赁了一栋独立5层楼房,2012年预计实现销售额5000万元,在户外睡袋等小品类中位列淘宝销量第一。吕振鸿对于北山村最大的贡献,还在于创造了全新的理念:品牌运营。北山村并没有户外用品的传统产业,也没有加工厂,生产、销售都在其它地方,农民网店则是一个品牌运营、销售的角色。

来实地考察的专家感叹,如果北山村没有出现吕振鸿,电子商务甚至未必能发展起来。

而这样一位带头人,在每一个“淘宝村”初创阶段必不可少,他们多半有一定知识和从商经历,头脑活络,触网较早,也愿意带领村民一起做事。

人才的缺口是全方位的。吕振鸿的堂弟吕周洋家在村口一栋3层的小楼房,不大的房间里堆满了货品和包裹,吕周洋现在最愁“4月—9月是户外用品销售旺季,可是一直招不到人。之前有一个美工和一个客服,但7月都走了,现在处理图片只能去蹭村里别人家的美工”。

望着村里崎岖的小路和简陋的楼房,吕周洋似乎也理解美工和客服的不辞而别:“这里离县城有30公里,小姑娘不是本村的,干完活就不知该干啥了……”

各类人才的缺乏,成为阻碍农民网店升级发展的瓶颈。

推广之思

中国10个网商中就有1个在农村,各级政府的实际推动,包括物流等改善,是淘宝村的必需支撑,但低价竞争和仿冒问题也必须直面

不久前,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与阿里巴巴集团研究中心联合发布 《涉农电子商务研究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12月底,全国农民网店(含县)总数为131万家,其中2011年新增68.28万家,超过半数。目前农村村镇电子商务交易总额为209亿元,交易商品数量达到了1862万件。也就是说,中国大约10个网商,就有1个在农村。

农民网商地域特征明显,反映了不同区域的农村产业竞争优势:江苏的肉干和花卉占近1/4,而浙江坚果和肉类超过50%,福建则是茶叶;上海的工艺品、点心和巧克力等占到了40%多。

从网销情况看,浙江、广东、福建、江苏4省电子商务相对实体经济比重较大;在第二梯队中,湖南、江西、河北比重稍高。

中国社科院信息化研究中心主任汪向东说,与以往政府自上而下主推的农村电子商务不同,这是一次农民自下而上,自发投入,依托第三方平台所进行的电子商务活动。原因主要在于,2005年以来,国家推动新农村建设,配套出台了包括信息化在内的一系列政策,促使了社会力量的跟进;以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平台获得了长足发展,海量卖家和买家的云集,使得农民可以直接对接市场;中国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已进入从城市拓展到农村的发展阶段。

问题在于:淘宝村的模式能复制吗?

汪向东很乐观:我觉得完全可以,因为他们的成功中没有什么不可复制的因素,但有一些障碍需要在探索中逐渐克服。

比如物流,是很多淘宝村面临的问题。沙集镇曾经只通邮政EMS,早期的电商只能自己蹬着自行车去20里外的县城发货。但随着产品销量的增加,短短几年,仅一个东风村内就有10来家快递点;在义乌青岩刘村,由于电商发展速度太快,20多家快递公司依然运力不足,而且物流和快递费相对来说已没有优势,但刘文高等人“在和有关部门谈,希望在原有基础上挖掘新的模式”;北山村的物流则需要通过义乌中转,但快递也可以保证苏浙地区一两天内到货,也就是说,“市场的手”可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产业链的完善。但必须看到,更多内地农村要发展电子商务,山路难走,物流快递不便,依旧横亘在眼前。

还有网速问题,苏浙一带很多农村受益于“村村通”工程,北山村的网速甚至达到了20兆,但其他很多农村显然不具备这个条件。

和记者聊天中,吕振鸿还诉说了这样的苦衷:“因为都是我的分销商,产品差不多,本村人之间难免竞争。虽然我们已经统一了最低价,留出20%利润空间,但还是有村民为了抢生意悄悄把价格改了,客服也管不过来呀,而且都是自己乡亲……”

低价竞争,其实是普遍问题。在遂昌,做网店50%靠竹炭起家,多以家庭作坊为主,产品难免趋于同质化。相比前几年,毛利已下降不少。在沙集,刚刚经历了专利风波,如何不侵犯并保护自己家具的知识产权,是每个村民正在学习的新知识……就本质而言,淘宝村同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苏浙地区兴起的纽扣村、打火机村、箱包村等单一产业集中带并无两样,都源于最简单的模仿和家家户户低价粗放的作坊竞争,与真正的产业集群、现代公司制运作相差甚远。

该如何转型?

遂昌网店协会会长潘东明告诉记者,协会已开始引导网商根据市场信息,做细分化、品牌化的产品,并建立共用大仓库,希望通过一条从农户到农业合作社,到网店协会再到网商的道路,把农村的东西卖到城市去。

汪向东则认为,在电商下乡的过程中,政府和网商协会如何起到更好的作用,推动网商扩大规模和效益并确保公平,是下一阶段值得探索的。

从长远看,等到中国户籍和土地制度改革、城市化进程不断推进,目前这种农村地区的本地化的零散小工业,同城市规模化的先进制造业竞争,具体优势何在?又能否长期保持?

且看且行。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