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长之家首页 > 评论 > 网易云音乐最新资讯 > 正文

网易云音乐与B站,可能是唯二的两个意外

2020-01-16 08:41 · 稿源:吴怼怼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吴怼怼(ID:esnql520),作者: Cici,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20 开年,我们来聊两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一是年轻人都在哪里冲浪,二是还有哪些产品可以在BAT擅长的业务中撕开一个口子,并与之比肩。

回答第一个问题,脑海中很容易浮现这几个关键词:音乐、直播、短/长视频、追剧、追星。它们之间并不相互独立,而是彼此相互关联交集,共同指向泛娱乐领域。

网易云音乐

回答第二个问题。基本只要是BAT擅长起来的事情,其他玩家都没什么戏。有人可能提到头条和快手的崛起,但事实上,头条和快手擅长的信息流和短视频,BAT原本就不擅长。

两个问题综合,会指向唯二的两个意外——网易云音乐和B站。前者以「音乐+社交」的黑马姿态切入,在《中国数字音乐罗曼蒂克消亡史》之后,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共同占据当下音乐平台第一阵营。后者以二次元起家,在长、短视频都有独特的内容支撑,成为中国的Youtube,其活力丝毫不亚于爱腾优。

它们能够在各自领域与巨头抗衡,只因共同做到一点:独特的社区文化。独特的社区文化让它们能够俘获年轻一代的心,吸引无数忠实粉丝追随。在互联网大盘交到新一代年轻人手上时,社区的能量开始显现了。

 01 

年轻人去了哪里释放他们的创造力?

先来看年轻人都喜欢去哪里?

Mob研究院 2019 年 9 月的研究报告《Z世代大学生图鉴》中,有这样一张图表。纵轴活跃用户占比很好理解,横轴的TGI指目标群体指数,即该APP在大学生中活跃用户占比/ 该APP在整体人群中的活跃用户占比)x100。

(TGI越高,说明活跃用户中的大学生比例越高,进一步可以得知这款APP更受年轻人的欢迎)

从图中可以看到, B站跟网易云音乐位置最为接近,TGI指数接近1000,是最受Z世代欢迎的两大应用。

网易云音乐副总裁李茵在 2019 年网易未来科技大会上概括了这代 95 后年轻人与上一代的不同:第一,他们乐意为虚拟产品买单,对IP、数据更加从容;第二,他们的物质条件优越,有更强的民族自信心;第三,由于是独生子女的孤独一代,他们愿意通过网络分享感受,希望通过社区平台,找到归属感和志同道合的人。

当 95 后、 00 后组成的Z世代成为互联网的新生力量乃至主力用户,「网生一代」成为褒义,小众化、个性化、潮流向取代了「非主流」这个颇有年代感,并隐含贬义的词语。

Z世代对于代表个性、新颖的社区自然相当认可。与互联网共成长,意味着他们对新的事物更能够理解,或者说,这些新事物在他们看来本就是一种「原生」。

在他们的发掘下,一些宝藏涌现。

2016 年,中国台湾乐队落日飞车时隔五年,发布新专辑《Jinji Kikko》(金桔希子),三首歌都围绕着金桔希子这个可爱女性创作演唱。其中一首《My Jinji》的网易云音乐评论区出现了这样一条评论:「祝您听落日飞车 睡到心上人」。

神秘、抒情、浪漫,落日飞车以独特的风格很快受到年轻用户的喜爱。这句话被越来越多的用户顶上热门,几乎成为这只乐队的非官方slogan,粉丝之间口耳相传,演唱会现场经常出现求婚。

由用户自发的评论引爆大众传播,超过上万条回复都是「借您吉言」和「希望自己早日还愿」。

也是因为落日飞车这样的乐队在大陆获取成功,越来越多的台湾乐队被发掘出来。 2019 年被称为「三千台团来大陆」,根据微博博主@湾湾独立音乐速报的总结文章,大约有 85 组台湾音乐人/乐团来到大陆演出,落日飞车以 28 场排名总数第四, 2018 年则超过 40 场。

可以说,云村的UGC互动甚至会改变一首歌和一支乐队的命运。

而在B站,用户的创造力展现在二次创作成为话题再次刷屏、引爆的重要内容。

先是朱丹在颁奖典礼上的多次叫错明星名字,其中一位主人公就是古力娜扎,恰好古力娜扎在年末MAMA颁奖礼上说出了「穷哈」。

B站用户因此为她们做了视频,古力娜扎的「穷哈」与朱丹的「骚凹瑞」结合成了《歌剧》,这条鬼畜视频在B站的播放量超过500w,两个人的金句被「发扬光大」,弹幕正是建立在这些「有味道」的内容之上。B站的鬼畜视频和弹幕成为了一个娱乐时间传播的重要节点。

所以说,网易云音乐和B站是新一代年轻人线上冲浪和蹦迪的必备。

 02 

社区氛围究竟意味着什么?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网易云音乐和B站可以接住这些年轻人,并且让年轻人吸引更多年轻人,他们彼此还能不断碰撞出火花呢?

透过网易云音乐和B站的发展,我们会发现他们基因里所决定的社区氛围有不少共同特征。这些特征构成了他们的壁垒和护城河,也是他们能够对BAT擅长业务造成冲击的来由。

一是小众与长尾的力量。

我们都知道,往往越为小众的群体,其群体内部的组织度和紧密度就越大,越能够吸引有相似爱好的用户。

网易云音乐与B站构建的是类似的社区氛围:尊重用户,无论这位用户的喜爱有多么“与众不同”。

B站以二次元这个细分领域起家,曾经是互联网亚文化的典型,是主流价值认可的背面。网易云音乐起初就关注、吸引了众多有实力但尚且无广泛人气的民谣乐队和类型音乐歌手,容纳了诸多摇滚、民谣、电音、说唱等长尾音乐的用户。

但日后看来,小众与大众都是相对的,破壁和破圈的事情越来越多,曾经“小众”的说唱和民谣已经走向大众,「小破站」凭借一台优秀的跨年晚会取得大众的关注。云村和B站这两个曾经的垂直化产品,如今长成了国民级的应用。

二是「三连」背后的互动文化。

在社区氛围的滋养下,用户间的互动会自发形成属于这个社区独特的范式:常见有人调侃粉丝「住在B站」(up主更新视频后的第一时间内抢占楼层),那么同样有用户在网易云音乐「掘金」(在小众、冷门歌曲的评论区驻足留言)。

如果说B站的点赞、投币、收藏是三连,那么在网易云音乐听歌、看评论、点赞/回复也已成为基本流程。

网易云音乐和B站,就仿佛是秘密的「树洞」。这里更加自由,可以进行自我表达,可以矫情,可以幽默,可以对音乐有多种解读,可以说出自己的故事而不用顾及别人的目光。

一些轰动一时的热门新闻事件最终走向沉寂,但在网易云音乐却能看到用户的「还愿」和现实生活进展,这些时隔数月甚至数年的评论发布后,会被一些用户自觉顶到热门,这就是网易云音乐独特的氛围。

因此,当用户认为网易云音乐与自己一样独特,比如依靠大数据准确地推荐符合自己口味的音乐,或者让自己顺着兴趣延伸发现全新的世界,那么对网易云音乐的依恋就会越来越强。

三是音乐+社交、视频+社交的延伸。

在网易云音乐最新的7. 0 版本上,我们尤能窥见「音乐+社交」的内涵。围绕音乐展开的兴趣圈子,是典型的弱社交关系链,趋同的兴趣内容为引子,实现对强社交关系的转移,将社交压力减缓到一个适中的度。

上述我们谈到的用户通过UGC评论所制造的「落日飞车」爆款是一个例子。作为网易云音乐深度用户,我也是在不断使用和体验其功能后,发现更多用户基于兴趣的连接。

两年前我曾建立了一部小众话剧的bgm歌单,几个月后,有同样喜欢这部话剧的用户专程留言感谢,当这部话剧渐渐变得知名,点开这些歌曲的评论区,竟然有用户在此表达对这部话剧和演员的喜爱。这就是「音乐+」的另一种延伸。

对B站来说,弹幕即社交。这是基于视频特性的延展。经常见到用户说,会先关闭弹幕看一遍视频,然后再打开专门看弹幕/发弹幕,可见弹幕文化的吸引力。同样一个兴趣视频,我们在B站看到的互动状态丰富程度,远高于其他视频平台。

可以说,B站与网易云音乐,在各自的平台上,以兴趣为磁力,连接了一个个孤岛,各自构成大陆。而这两个大陆,也展现出吸引彼此用户,惺惺相惜的趋势。

 03  

社区本身就是一个商业富矿?

当然,光有情怀是不够的,验证一个产品能走多远,长成多大的指标,最终还是商业化。那么,社区氛围真的能带动消费转化吗?在以前,这个答案或许是否定的,但有些微妙的变化,已经悄然发生了。

2019 年,网易云音乐上的主流歌手与分众音乐人都创造了各自的纪录。

华晨宇的数字单曲《好想爱这个世界啊》上线第 22 天,网易云音乐销量突破 1100 万张,销售额突破 3300 万元,登全网数字单曲销量第一,此前这个纪录由周杰伦《说好不哭》保持;王一博的新歌《无感》上线仅 10 小时 48 分,销量即突破 1000 万张,创下了国内数字单曲销量最快破千万的新纪录。

@新音乐产业观察 的统计显示, 2019 年中国内地数字单曲销量排行TOP10 中,《好像爱这个世界啊》与《无感》以 1568 万首和 1155 万首高居前两位。网易云音乐的数据则显示,华晨宇新单曲的购买者80%以上是 95 后。

除了这些中国大众认知的头部歌手之外,「分众音乐」表现同样强势,一些来自海外的音乐也开始「在云村安家落户」。

比如,收录了新海诚导演动画《天気の子》多首主题曲的《天気の子complete version》专辑销量超过 18 万,创下日本音乐数字专辑在中国销售的最高纪录。

如果横向对比全网(多平台)发售的数字专辑销量,能看到网易云音乐的几个明显特点:欧美音乐的销量不输TME;日语音乐表现突出;引发圈层热潮的音乐人更具优势,痛仰、彩虹合唱团都是典型。

不同音乐内容带来不同粉丝,但当音乐内容每家都有时,粉丝就拥有了自由选择的权利。从这个角度来说,版权退居第二位,平台一跃成为最重要的抉择因素。可以说,喜欢哪个平台社区,就会在哪里买单。

再看B站。很多人可能只注意到淘宝直播和快手抖音的电商转化,却忽视了B站UP主的带货能力,不少UP主已经能做到年入百万了。

从B站平台角度来看,则是付费会员数不断攀升,Z世代更愿为优质原创内容「买单」。

那么,社区粘性和社区忠诚度,是如何形成付费转化的?

根据社会心理学方向的人际关系理论,学者们对消费者-品牌二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研究。

与人与人的交往类似,消费者或者说用户同样会在与品牌的长期接触中产生感情,用户形象与产品形象的吻合度越高,对品牌的依恋关系就越强,会发生强烈购买意愿、重复购买、推荐他人购买,甚至投资、加入品牌为其工作等行为。

在社区内经历长时间浸淫后,用户会产生相应的积极情绪,即对该虚拟社区所属的品牌产生依恋,对其购买意愿产生了积极的正面影响。最终,虚拟社区感知通过影响购物价值的两个维度——认知-情感纽带和自我关联,影响到用户的购买决策。

我们说,建立一所虚拟社区,就是建立一座线上城市,基础设施是这座城市的必要条件。而根据消费者-品牌之间的关系理论,其实会发现,让这里的居民爱上这座城市/社区,并能够发自内心地维护它,热爱它,甚至继续为它添砖加瓦,那么,商业价值的释放就是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 大家在看
  • 相关推荐
  • 网易音乐启示录:如何拿下网易增长接力棒

    几乎每隔几天,网易CEO丁磊就会在网易云音乐上,分享自己喜欢的音乐单曲,从各类ost(原声大碟),到新发现的说唱等分众歌曲,再到古典音乐,风格各异。

  • 网易音乐与吉卜力工作室合作,旗下动画音乐全面授权

    3月13日,今天网易云音乐发布消息,网易云音乐与吉卜力工作室达成版权合作,获得旗下动画音乐全面授权,包括《龙猫》《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崖上的波妞》等知名动画热门音乐作品。吉卜力工作室(Ghibli),成立于 1985 年中旬,目前约有 300 名员工,由导演宫崎骏以及他的同事高畑勋、铃木敏夫等一起统筹,作曲家久石让也为吉卜力工作室的许多作品制作过电影音乐。

  • 网易财报电话会议:2019第四季度网易音乐会员收入同比翻番

    2月27日消息,网易公司在今天公布 2019 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数据显示,网易第四季度创新及其他业务净收入达到37. 2 亿元,同比增长18%,毛利率提升至20.6%。网易财报电话会议披露,第四季度网易云音乐会员收入同比翻番,同时来自数字专辑和直播的收入也迅速增长。

  • B会怎样慢慢变质?

    B站 09 年成立的,我可能是B站十年的老用户了。以前我们倒是写过一些关于B站文章,不过今天文章的大部分内容会脱离B站,写点关于社区破圈的想法。我觉得我快成为意识流写手了……

  • 别把B当“YouTube”了

    在上周美股遭遇连续熔断一片哀鸿遍野之际,哔哩哔哩(下称B站)对外发布了2019 Q4 季度及全年的业绩报告。从财报提供的详细数据来看,B站在Q4 营收方面同比增长74%,净亏损达到3. 872 亿元,同比增长102.9%;从全年的数据来看, 2019 年总净营收为人民币67. 779 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64%。 2019 年净亏损为13. 036 亿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5. 650 亿元。财报发布后,B站盘后股价一度下跌超3%。

  • B是怎样死去又活来的?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B站用户们觉察到了一个变化,这个变化也从模糊的感觉变成了可清晰概括的现象——奇怪的“官方”越来越多。

  • B“出圈”:技术不够,运营来凑?

    伴随“出圈”,B 站一直以来被质疑的不重视技术,又被反复提及。最近一段时间,B 站火出了天际。疫情下“宅经济”崛起,B 站所推出的线上课、云蹦迪掀起热潮。2 月 28 日 B 站发布的《宅家抗疫大数据报告》显示,B 站用户观看疫情相关视频 19 亿次,UP 主创作相关视频总长度达 61218 小时,如果连续播放的话得花 7 年才能放完。

  • 中老年扫盲:B的“祖安江湖”

    ​最近,“祖安”在b站又火了。放眼望去,视频标题、弹幕、评论区到处都是“祖安人”、“祖安文化”、“祖安大舞台”……

  • 中老年人B视频扫盲

    作为一个 90 后互联网弃婴,我时常在刷B站的时候,露出“地铁老爷爷看手机”的奇妙表情。为了不被 98 年的实习生嘲笑,我特意跑去B站“入站必刷”区补课。

  • B与知乎的媒体化宿命?

    在《B站会成为"两微一抖"后的新一极吗?》中,我做了一个设问:“两微一抖”后的新一极会是知乎还是B站?无论是从公共话题的参与能力,还是用户自发的传播意愿上来看,这两个社区的传播外延都在向平台外溢出。

  • 从公众号到B,“武汉日记”何以走红?

    在这场疫情中,很多的重要信息,都是我们从自媒体人的日记“窥探”而来的。2 月底,疫情爆发,上百名媒体记者第一时间直击战“疫”前线,走进医院、病房、物资捐赠等现场,获取最新的疫情动态。然而,在这个人人皆是自媒体的时代,当记者在前方“冲锋陷阵”时,缺乏新闻采写资格的内容创作者,开始按捺不住,以第一视角的日常记录向外界传输最新的“一线”实况。

  • 腾讯音乐2019Q4财报:营收72.9亿元 在线音乐付费用户3990万

    今天,腾讯音乐发布了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的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财报数据显示, 2019 年第四季度,腾讯音乐总营收达72. 9 亿元,同比增长35.1%。其中音乐订阅收入达11. 1 亿元,同比增长60.1%。财报公布后,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股价盘后逆势上涨4.07%。

  • 搬到B的发布会,到底香不香?

    受疫情影响,各大市场在迎来宅经济的同时,也开启了全方位的线上时代。线上办公、线上教学、线上展会……当线下市场陷入停摆,一切商业都在尽可能将触角往线上延伸。线上新品发布亦然。 2 月 14 日,小米 10 线上发布会开启。这期间,其与B站联合推出了 72 小时的超应援直播。2 月 25 日,iQOO3 的发布也选择了线上, 10 小时直播在B站收割了 2205 万观看量。不止于手机领域。到 3 月 8 日,兰蔻结合女神节热点,更是发起一项极光?

  • B“亿元实盘”大佬被锤哭了

    这两天有个B站视频在群里疯传,标题是《我花了 7000 万现金买了腾讯的股票,【一亿资金】炒股实盘》。 在两天时间之内,这个视频的播放量已经超过200w,UP主“华哥”跻身B站财经类顶级流量行列,比肩半佛/巫师(而这只是他发的第二个视频)。

  • B,正在变成下一个“公众号”?

    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熬夜写文案是常有的;有次照例熬夜了,第二天到中午才醒来,于是急忙起身配音、找素材、加字幕,虽说过程中总是遇到难以预料的问题,但好在电脑没崩,第一期“文字转视频”的节目按时闯进了B站茫茫UGC作品大军中。

  • B-下一个互联网流量风口

    最近几年要说最火的流量赛道,那毫无疑问是短视频。抖音现如今已是 4 亿日活的庞然大物,向来产品更新非常克制的微信,也在最近推出了视频号的功能。这让原本就已经非常激烈的短视频赛道,现在又多了一位重量级的选手。

  • “斗鱼一姐”冯提莫来到B的75天

    如果将冯提莫生日当天宣布签约B站一事,看作其个人直播生涯的一个分水岭, 80 天前离开自己发迹的平台斗鱼直播,在下一个 80 天里,冯提莫和她的粉丝似乎已然习惯了B站。

  • 网易音乐与吉卜力工作室达成版权合作 获《龙猫》《千与千寻》等OST版权

    今天上午,网易云音乐宣布与吉卜力工作室达成版权合作,获得旗下动画音乐全面授权。这意味着,以后大家可以在网易云音乐畅听《龙猫》《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崖上的波妞》《天空之城》《魔法公主》《魔女宅急便》《风之谷》等动画电影原声带了。

  • 村卧室音乐节」爆火,1600万人涌进音乐直播间

    乐队退场,演出已经结束三分钟,直播间里的弹幕却没有停下来。“安可、安可”(Encore,意为要求再唱),在线下,乐迷召唤乐队、歌手返场时,这一口号常常声响贯耳;如今,这种声响换成了直播间里无声的弹幕。

  • B、快手VS虎牙、斗鱼 如何看游戏直播的新竞争?

    2019 年的下半年对于游戏直播这个行业是又一个节点。在下半年,斗鱼在长跑超过 5 年后,在美国圆了上市梦,至此这个产业的第一阶段宣告结束,虎牙与斗鱼的双巨头格局进一步加强。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