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B站最新资讯 > 正文

B站想破圈 UP主想恰饭

2020-09-14 08:23 · 稿源:盒饭财经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盒饭财经(ID:daxiongfan),作者:苗正卿,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想赚大钱。”

在 8 月 27 日B站发布二季度财报的三天前,B站UP主宋小熊再次收到了西瓜视频工作人员的微信,对方直接摆出筹码:流量倾斜+预期 10 倍于B站的收益,如果愿意离开B站并与西瓜视频签约独家协议,还可以得到现金鼓励。

“你无需用爱发电,我们给你真金白银。”这一次头条系派出的说客是个妹子,无论是对方的微信头像,还是文字间透露的豪气,都让宋小熊颇为心动。

自 2018 年 4 月成为UP主后,宋小熊每个月能上传3~ 5 个视频,时长5~ 7 分钟,主打游戏评测兼顾泛ACG文化。他的偶像是在B站崛起并大火的游戏类UP主敖厂长。而正是后者的经历,让宋小熊没有轻易应允头条妹子的提议。

敖厂长视频专栏截图

7 月 5 日,离开B站一年并在此期间签约西瓜视频的主敖厂长宣布回归B站。牵手西瓜视频,并未让这位知名UP主搭上流量快车道, 2020 年 5 月~ 7 月间,敖厂长在西瓜视频上的平均播放量仅为 40 万左右,和其在B站上动辄 200 万点击量的风光时刻不能同日而语。

不过宋小熊并没有把选择之路堵死。当头条妹子提出第二天找时间语音聊聊时,他欣然同意。妹子并非唯一让宋小熊纠结的因素,从 2018 年开始,B站UP主圈内便出现了一个传言。“去西瓜,可以恰饭。”

B站知名UP主敬汉卿恰饭视频截图

恰饭是B站UP主圈内的“黑话”,在B站的语境下,除了赚钱之意还略有“非清高”的含义。比如当UP主在自己视频中加入了品牌广告时,便会有观众刷弹幕“请恰饭”。对于和头条妹子语音交流的机会,宋小熊颇为重视,他提前找了几个跳槽到西瓜视频的前B站UP主好友交流,但听到的建议让他更为困惑。

“别来,留不下粉丝,流量大有啥用?你感受不到在和观众互动。”

“……大概收入翻了 12 倍多吧,如果把抖音做起来,估计可以全职视频了。”

“精心做的视频,反而不如随便弄的一条,推荐机制很迷。”

“做视频就来头条,你在B站已经出不了头了。”

茫然的宋小熊和头条妹子当晚语音了 20 多分钟。万幸的是,头条妹子声音甜美,而其抛给宋小熊的一个问题,更是让他豁然开朗。

“搞金融的巫师财经为什么选择头条?一个懂金融的人,会和钱过不去?”

巫师是每个B站UP主都绕不开的谈资。 6 月 14 日,崛起于B站的巫师财经高调宣布跳槽西瓜视频。这个以“资本永不眠”一语作为视频名言的UP主,以金融圈从业者的形象示人。但在B站UP主中,对巫师的看法形成两个极端

“他就是一个头条系竖起来的招牌,让B站UP主叛逃过去。”UP主鳟是B站赶海众的一员,赶海类视频曾是B站独树一帜的品类,以渔民、船员等人的捕鱼出海生活为主题,最强的七大UP主还被B站用户尊为“王下七赶海”(梗出自《海贼王》王下七武海)但在 2020 年 3 月,王下七赶海中的三位带着另外一批赶海UP主出走西瓜视频。这被视为B站史上最大的UP主资源流失事件之一。

鳟是B站中小型赶海UP主,他对“叛逃”三赶海和巫师财经并不认同,他觉得B站重情重义:B站默许了“叛逃”三赶海用B站平台发布“转会通告”。在敖厂长转战西瓜的一年里,其延后发布在B站的视频也没有被B站锁流量。“B站仁至义尽。”鳟说。

但MCN负责人、UP主默默小琪则观点不同,她觉得不存在所谓的“叛逃”概念。“据我了解,赶海UP主之前和B站并没有独家签约,甚至巫师财经也只是崛起于B站而已。”

默默小琪描述了眼下长视频市场的发展惯例:无论是MCN还是个人UP主,制作好视频后都会选择多平台分发,所谓的“独家协议”其实更像是首发权,在首发后存在一个保护时限,在此时限后视频依然可以发布到其他平台。

“只有对于超级头部视频内容方,才存在真正的排他性独家协议——视频不允许在其他平台发布,但这是极少数。”默默小琪代表了一批UP主的心态:以B站目前的激励模式,能够在B站通过视频恰饭的UP主只是头部少数,大部分UP主处于用爱发电的状态,如果机会合适,为何不能去西瓜发展?

在那次语音交流后,宋小熊的内心也倾向于默默小琪的观点,他将巫师财经发布于西瓜视频的第一个作品《重启》看了 3 遍。他又通过圈内朋友得知,只用了一周时间巫师财经在头条平台涨粉便超过了 120 万人。更让宋小熊在意的是巫师财经在抖音端的飞速成长,在临近 9 月时,巫师财经的抖音用户已将近 300 万人、获赞量超过 330 万。

8 月 28 日午休时,宋小熊接到了头条妹子的语音通话,在上一次语音结束时,头条妹子提出让宋小熊考虑一周再给答复,此时他不知道头条妹子为何提前联系自己。

“昨天新闻看到了么?”头条妹子并无寒暄直入主题。本职为文娱行业从业者的宋小熊对财报较为陌生,在妹子的提示下他上网找到了 8 月 27 日B站发布二季度财报的消息。

B站二季度营收达到26. 2 亿元,同比增长70%。当他合上电脑屏幕时,想起了妹子暗示给他的一个信息: 2019 年字节跳动总营收超过了 1400 亿元……

宋小熊仔细回味头条妹子描述的一种钱景:通过西瓜视频保持品质,通过抖音保持热度,在平台的流量扶持下,迅速成为新锐ACG视频品牌,并基于头条电商等新模式完成“视频变现”。

“我也想赚大钱,我也想用爱好恰饭。”宋小熊对《盒饭财经》说。

1

要恰饭的B站 

想恰饭的并非宋小熊一人,也有B站CEO陈睿,他被“逸民”们称为睿帝。逸民,指那些依然怀念B站创始人徐逸的遗老遗少。在他们脑补的世界中,徐逸像是上古三皇般一心只爱二次元的贤君,而徐逸禅位后,睿帝则率领“盈利铁骑”将B站带向了魔路上。

“B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陈睿在 2016 年贴片广告事件后说出的这句名言,早已成为了逸民的日常“梗”。甚至一些并非逸民的人,也听过被恶搞后的那句名梗:B站未来有可能变质,但绝不会倒闭。

逸民对睿帝的不喜由来已久,理智的逸民可以准确说出逸帝和睿帝路线的差异。“徐逸渴望打造一个纯二次元的世外桃源,而陈睿有着打造迪士尼或YouTube的野心。”野路飞是 2010 年便开始使用B站的用户,他怀念曾经的小破站却对今天的B站并不排斥。

在野路飞看来,陈睿彻底掌舵B站后,他的所有逻辑都围绕“恰饭”一词展开。“平台没有钱就无法购买版权,没有版权内容用户也看不到更多的番剧。”野路飞觉得今天的环境已经和 10 年前不同,如今B站的用户已经被培养得接纳了“B站要赚钱”这件事,而在2014~ 2016 年,这却是离经叛道的说法。

多位B站老用户表示,在 2016 年陈睿的两步棋引起了整个B站世界的反抗:贴片广告和大会员模式。但是这更像是陈睿不得已而为之, 2015 年B站净亏损高达3. 7 亿元,而 2015 年全年的营收仅为1. 31 亿元。

“世外桃源、小国寡民自然美好,却也会被坚船利炮干掉。”在接受《晚点》采访时,陈睿曾说。

在用户强烈的反对下,B站最终放弃了贴片广告模式,而大会员制度也从瞬间彻底改变,改为了缓慢推出。从最早的“B站不会出现只有大会员才能看的新番”到“大会员优先看番”直到“大会员专属”,陈睿还是坚持了大会员之路。

B站第二季度财报截图

2020 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B站的大会员数量已达 1050 万人,B站增值服务(大会员收入算入增值服务之中)同比增长153%达到8. 3 亿元,已经成为游戏之外B站最大的收入来源。

但这样亮眼的数据依然不能掩盖B站在靠游戏恰饭的事实。 2020 年二季度,B站游戏收入为12. 5 亿元,占总收入48%,这是 2016 年以来,B站首次出现非游戏收入占比超过一半的情况。在占比最高的2017~ 2018 年,游戏贡献了B站年度收入的70%左右。

但也要看到隐忧,在二季度B站整体的游戏收入中《公主连结 Re:Dive》贡献量超过 6 成。这是B站从 2016 年代理《Fate/Grand Order》这款大火游戏时便出现的问题:高度依赖一款明星游戏,甚至全年的营收都依赖于这一款游戏的表现。

“在 2016 年,B站的亏损已经达到9. 1 亿元,当时B站高层几乎是将命运豪赌在了《Fate/Grand Order》之上。”一位已经离职的B站中层回忆了当时的情况, 2015 年《Fate/Grand Order》在日本市场发布后迅速成为日本下载量第一名。

《Fate/Grand Order》源自日本顶级IP《Fate》系列,从 2004 年开始《Fate》的动画、电影、文字游戏层出不穷,在亚洲市场被视为人气前十的IP。

当时的B站内部一直在密切留意平台用户的动画观看数据,而《Fate》系列的作品是B站上收视率最高的作品之一。《Fate/Grand Order》游戏在日本市场的成功给了陈睿信心,在高额亏损的压力下,陈睿开始寻思代理+运营日本二次元游戏的模式。

“《Fate/Grand Order》中文一般翻译为命运之夜,B站通过代理这款游戏敲开了自己的命运之门。”资深玩家、曾在《Fate/Grand Order》充值 12 万元的Lion认为日后的B站其实没有走出这扇命运之门。“B站再也没有找到下一款《Fate/Grand Order》。”

《Fate/Grand Order》之后《公主连结 Re:Dive》之前,B站代理的最火的游戏是《碧蓝航线》、《方舟指令》,以 2018 年第四季度三款游戏都在运营时的数据为例,季度流水上《Fate/Grand Order》国服流水超过 2 亿元、《碧蓝航线》国服流水为 1768 万元、而《方舟指令》国服流水仅为 709 万元。

“这其实是2017~ 2019 年B站整个商业逻辑最大的问题,FGO模式不可复制,而在FGO之后B站并没有找到成功的模式。”分析师徐琦描述了FGO模式:基于高人气动画IP,制作出高品质游戏,视频平台和游戏本身是联动的,B站独家代理运营游戏并同步在视频平台上进行内容助推。

多位投资人和分析师对《盒饭财经》表示,2017~ 2019 年之际的B站,给大家最大的困惑是:如何把游戏业务和B站平台业务真正联动。“如果单纯作为一家游戏代理发行运营公司,我们为什么要投资B站?”

其实 2018 年 3 月B站之所以能够成功上市,正是因为FGO所展现出的B站模式。游戏玩家狂热地在游戏端口花钱,同时乐于在B站平台上发布游戏相关的视频内容、进行游戏直播。当时B站上围绕FGO产生的UGC内容量在整个游戏频道排名前三。这些内容最终吸引更多的路人,成为了游戏用户。

“起码FGO所展现出的是一个属于B站的闭环模式,但是当时已经有人质疑这种模式是否可持续了。”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回忆,他们的团队曾仔细留意过B站上市前后代理或自行研发的其他游戏,但没有任何一款游戏可以像FGO一样在B站的世界里形成有效“循环”。

“要知道《Fate》这个IP诞生于 2004 年, 2016 年B站代理FGO前,这个IP运营了整整 12 年,而这个环节被许多人忽视了,B站借助了东风。”

从《碧蓝航线》和《方舟指令》的模式上也可以看出区别,《碧蓝航线》的动画直到 2018 年才迟迟推出,这是一款典型的“先有游戏再扩展其他产品形态”的手游。而《方舟指令》则干脆没有推出番剧。

在FGO之后,B站也代理过二次元版权改编游戏,诸如《魔法禁书目录》《魔法少女小圆》,但这些游戏也没有达到FGO的水平。

“FGO模式的成功在于四个基础:独家代理、常年持续大热IP、高品质游戏、本土化改造。”游戏制作人熙凤曾参与过《坦克世界》《三国无双OL》等游戏的开发,他认为B站的游戏恰饭之路,关键在于如何让游戏业务和B站本体业务联动。“B站用户并不一定为所谓的二次元游戏买账,他们喜欢的是那些本身在B站世界就有高人气的动漫作品,而且这些作品必须高质量+本土化改造。”

从 2017 年开始,陈睿开始将B站变为一家代理众多手游并以此为重要赢利点的公司。目前B站代理的手游多达 76 款,但其中除了FGO等少量爆款,大部分游戏并未实现高盈利

“手游火葬场,这是许多玩家对B站的戏称,另一个搞笑说法是世界上唯一靠游戏养活的视频平台公司。”游戏玩家Lion对比了网易和腾讯的例子。“网易是有着自研自发自运营实力的游戏厂商,在国内和腾讯并列一线豪强。而腾讯则是把游戏和网剧、动漫真正形成深度联动的平台。”

来自《 2020 年1- 6 月中国游戏产业报告》的数据显示,在全国超过 1400 亿元的游戏销售收入中,腾讯和网易的游戏销售收入占比达到70%。

除了手游,两大厂商还有PC端游并开始发力PS4 等主机游戏。在影游联动上,腾讯已经推出了《穿越火线》的改编网剧,而网易的《阴阳师》也已完成影视化。

“腾讯将游戏和其他业务深入联动,而网易则发力自制自研,这是真正游戏公司所走的道路。反观B站,一方面靠UP主和版权内容维持视频平台,一方面通过游戏盈利,但是两者之间的联动并不深。”一位投资人如是说。

2

割裂的世界:左手UP主,右手玩家

UP主廖曦作为B站游戏类UP主深知自己的用户需要什么。他的内容以游戏评测+游戏直播为主,而他的观众中大部分并非游戏玩家,而是“想玩游戏却没时间玩的人”。

廖曦会把视频发布的时间定在晚上 8 点左右或者周末的中午。这是他通过半年多的实践所找到的黄金时间:观众只是想吃饭时看着他玩游戏而已。

深度游戏玩家Lion描述了游戏和视频之间存在的某种悖论:“手游讲究两种玩法,氪或肝。”氪专指砸钱抽卡,迅速用金钱之力实现竞争优势的玩法,以B站的FGO、《碧蓝航线》等游戏为例,Lion表示真正的氪金玩家至少得花费 20 万元以上才能初见成效。如果不想走氪金之路,那么只能选择“肝”之路。“不想花钱,那就需要投入时间,熬夜刷,通过勤奋也可以获得竞争优势。”

UP主廖曦曾热衷于手游内容,后来他逐渐改为主机游戏。“手游的用户和视频用户存在天然矛盾,当一个人对手游产生兴趣后,他不会有时间去看你的视频。”而主机游戏的好处是UP主的观众留存率较高。

一位不愿具名的UP主说出了心中的困惑,在B站平台上,当新游戏发布后,可以在平台上看到许多游戏广告和下载端口,但是当UP主去制作相关游戏视频时,平台提供给UP主的福利是有限的。“除了少部分头部UP主,中小UP主甚至不能在B站的平台上申请到给自己观众专属的礼包。”该UP主觉得这简直不可思议。

风啸是职业玩家,不仅参加比赛平时也进行游戏直播。他曾在B站进行过内容制作,但最终回到了熟悉的直播平台。“B站和游戏本身的联动太低了,在直播平台,游戏方提前找过来会给我们一些礼包、邀请码、活动福利,在直播时可以送给粉丝。在B站这些形式并不丰富。”

一位B站平台的工作人员透露,其实B站并非和游戏业务毫无联动,在平时也会联合UP主推出抽奖等活动。但具体的活动运营,涉及到复杂的团队架构问题。“每个游戏有单独的游戏运营团队,他们会设计专门的游戏活动,而平台负责UP主的是单独的团队,这两个部门并不能统一联动,其间的合作效率也并不高。”

另一位B站游戏部门的工作人员则说出了其中的难度,B站代理的游戏并非都是独家代理,而在运营环节B站并非能100%做主,经常需要和第三方运营团队或游戏制作公司合作推出活动。如果想在B站平台上与UP主联动,需要留出时间提前量——游戏上市时活动要及时跟上。这需要更为复杂的前期沟通,以目前B站的人力难以为继

一位激进的UP主则表示了另一种担忧:“B站通过游戏在赚钱,可是UP并没有得到真金白银的收入。”该UP主分享了自己的收入,在B站上他的收入来源有三个:创作者激励计划,平均一万点击量可以实现25~ 35 元的收入;用户投喂,好心的用户可以投币给UP主,而UP主和平台会有分成协议;此外B站UP主还可以通过广告和植入获得收入,在 2020 年 7 月B站推出商业合作平台花火后UP主还可以在此接单。

这位UP主表示,B站对于视频质量的要求较高,在兼职的模式下一个月只能制作 3 条左右的视频,而总共的收入大约在 3000 元上下。而他熟识的一些UP主,全职模式下一个月在B站视频收入也很难过万元。

一次他和一位拥有 160 万粉丝的UP主交流,令他略感意外的是,这位UP主月均流量收入只在税前8. 5 万元左右。而从 2017 年到 2019 年,这位UP主通过视频获得的收入并没有像B站的游戏收入那样,有大幅度的增长。“我们UP主圈有一个说法,在B站做视频,月入 1 万已经是凤毛麟角,用爱发电才是常态。”

3

钱去哪了?

UP主们并不知道睿帝的压力。

上市以来B站已经连续 10 个季度处于亏损。 2020 年二季度,B站二季度净亏损5. 7 亿元,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3. 150 亿元扩大81%。值得注意的是,自 2015 年开始,B站的年营收增速均保持在70%以上,而 2020 年二季度营收同比增长依旧达到了70%。在营收持续增长的同时,B站之所以陷入亏损困境,是因为成本的的持续增加。

二季度B站的营业费用超过 12 亿元,其中超过50%用于营销。“所有B站自制的内容,都需要进一步推广,这都需要真金白银的投入。”一位前B站员工表示,在视频江湖营业费用走高是优爱腾也面临的问题。以爱奇艺为例, 2019 年爱奇艺全年的营业费用超过 52 亿元。“如果想让自家的东西被更多人看到,你只能花钱去破圈。” 

破圈二字是B站内部的高频词汇。但中层及以上的B站员工会告诉你另一个说法:用户增长率才是B站的命脉。

“实际上破圈战略背后,是固有的基于二次元的那批Z世代用户已经被B站开发完了,我们需要给资本市场提供信心,Z世代之外去哪找用户?只能破圈,但破圈就要花钱。”一位疫情前离职的B站中层对比了B站和奈飞的故事。“我们和奈飞其实陷入了相似的困局。”

B站财报截图

2020 年二季度财报发布后的当晚,B站股价大跌7.5%。其实二季度财报并非很差的成绩单,游戏业务占比下降、日活用户达 5050 万人、B站用户日均使用时长高达 79 分钟……让资本世界对B站投下不信任票的是B站月均付费用户数,环比减少了3.73%,这是 2018 年第一季度以来B站的付费用户第一次环比减少。

“在疫情前,投资圈就在关注B站付费用户问题,疫情带来了一大波增量,如果疫情后B站能保持增长态势,那么资本世界会更有信心,但环比减少意味着B站一季度所展现的付费用户状态是疫情导致的暂时效应结果。”一位投资人表示,不以视频广告为主要收入的B站,最害怕的事情就是付费用户减少,你不能总拿游戏业务证明商业价值,因为B站说到底不是一个游戏公司

摆在陈睿面前的问题很现实,在Z世代红利即将被B站彻底挖掘后,如何寻找到新的用户增量?两条路成为了陈睿思考后的结果:营销破圈+内容破圈

5 月《后浪》的播出让B站收获了圈外关注。“我们今年做了一些主动传播,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B站。”在面对《相对论》采访时陈睿说。

为了满足新用户的内容需求,B站也同步开始版权扩张。 8 月 31 日,B站5. 13 亿港币入股欢喜传媒,占股9.9%。入股完成后欢喜传媒享有独家新媒体版权的影视内容在在B站同步独家播放。许多人对欢喜传媒旗下的作品并不陌生:《我不是药神》《疯狂的外星人》《囧妈》。宁浩、徐峥、陈可辛、顾长卫、张一白、王家卫、张艺谋均是欢喜传媒的股东。

这是陈睿破圈逻辑的缩影:通过购买更多元化的内容版权,丰富内容库,然后通过营销让更多类型的用户关注B站,从而实现B站的用户增量。

在入股欢喜传媒前,B站还买入了《流浪地球》《唐人街探案》《快把我哥带走》《哥斯拉》《银河补习班》等影视内容的版权。在 2020 年 6 月,B站买下了老版四大名著的版权。

在购买版权内容上,B站展现出了与以往不同的豪气。在 2019 年 12 月,B站以 8 亿元买入了LOL未来三年的独家直播权。

4

新旧世界

新内容和营销吸引来的新用户,正在和B站固有的生态发生碰撞。来自B站财报的数据显示,新增用户中超过45%来自三到五线城市。而 2017 年的B站数据显示,其主要用户是一二线城市 21 岁左右的年轻人。

一个明显的变化是饭圈文化开始侵袭B站。UP主小晴是B站韩综内容UP主,在过去两年中,她将《Running Man》《新西游记》等韩综精剪出有趣镜头呈现给观众,但从 2019 年下半年开始,她变得谨慎起来。

“之前就算视频中有一些男团女团嘉宾,粉丝也只是正常讨论,但是现在却出现了饭圈的那套东西。”让小晴感到压力很大的是饭圈的“唯”文化,狂热的粉丝专爱团体中的某个人,而对其他人不屑一顾。这导致小晴等多位UP主无法像以往一样从容剪辑。“最终我开始只做那些非偶像的大叔们的综艺了。”

这种变化也正在导致一些UP主选择离开。UP主佩妮在 2019 年上半年几次和新粉丝的争论后,负气出走跳槽西瓜视频。作为美妆播主,她以美妆+韩流文化为切入点,巅峰期在B站拥有6. 5 万粉丝。

佩妮的内容产品以6~ 8 分钟的视频+直播+短视频为主。在B站的生态下,她主要发力6~ 8 分钟左右的视频以及直播,而短视频平台带给美妆播主更多机会,抖音和快手都是佩妮迫切希望进军的平台。

在一次B站直播中,她只是偶然提到了几个韩流明星,却引来了粉丝的互怼。在 2019 年之前,这是佩妮从未遇到过的事情。后续又发生了几次类似事件,让佩妮深感B站发生了变化。也是在这段期间,佩妮得到了西瓜平台的邀请,最终决定去西瓜恰饭。

但是离开B站对UP主而言真是最佳选择么? 2020 年 5 月,佩妮回归B站。她将跳槽西瓜视频视为自己过去一年中最大的“战略失误”。

“决定去西瓜时我想,与其做B站+抖音模式,不如直接西瓜+抖音。”在头条系的生态中,佩妮确实成功恰饭。据她自己的统计,来自头条系的收入,相当于B站收入的4. 5 倍,虽然没有 15 倍那么夸张,但确实足以支撑她全职视频。

但她发现自己也受不了这个世界:在B站练就的能力,在西瓜视频上并非依然有效。比如在B站上,你的视频必须大量埋梗,而粉丝乐于发现这些梗,并且用弹幕与你互动。但在西瓜视频上,绝大部分观众无法理解这些梗,就算能看懂也会觉得多余。

一次佩妮在视频中运用了“德国骨科”的梗(德国骨科梗源自动画《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用于二次元世界中某种不可描述的爱情)。结果在西瓜视频上,有观众质疑“为什么抹了腮红就要去看骨科,是因为过敏么?”“没有经过检测的产品,不要用视频去讲,都害人骨头得病,没点良心。”

另一次佩妮在视频里加入了“橘里橘气”的梗(橘里橘气梗源自动画《citrus~柑橘味香气~》,用于描述二次元世界中女孩之间比海更深的感情)结果在西瓜视频上,有几个女性观众反复追问“明明是粉红色唇膏,难道是橘色的么?”“能不能在视频中说清楚到底什么色系。”

B站的社群氛围

“相比于B站,西瓜视频上少了一种社群氛围。”佩妮所说的氛围,是B站上以弹幕文化为主基于B站独特语言体系的一种生态。这更像是一个封闭的圈子,甚至已经不能用二次元一词去概括。

而且佩妮发现,在西瓜平台上,饭圈文化依然存在,她逐渐意识到自己不可能找到一个绝对清净的视频世界。“于是我觉得,是时候回到B站了。”

选择回归B站的并非只有佩妮一人。 9 月初,宋小熊参与了西瓜视频组织的新学员活动,在充分了解了西瓜视频的模式和平台要求后,宋小熊在西瓜平台发布了 2 个视频,但数据并没有让宋小熊惊艳。

“虽然总播放量较高,但互动数据很低,可是在B站,我们UP主最大的快乐就是这种互动感。”最终宋小熊并没有和西瓜视频签约,他决定回到B站用爱发电。

“我在B站确实没能赚钱恰饭,或许错的不是B站,只是我不适合用爱好恰饭。”宋小熊说。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B站抗癌Up主去世:曾被质疑卖惨圈钱

    今天上午,B站账号虎子的后半生发布动态,家人表示虎子已于10月6日凌晨在海南去世,年仅41岁。虎子的后半生早先由虎子本人运营,第一条视频发布于2019年12月,主

  • B站狗头Up主抢跑评测:NVIDIA要取消RTX 3090/3070国内首发资格?

    最近一段时间,DIY圈热议最多的应该就是NVIDIA新一代GeForce Ampere显卡,也就是RTX 30系列。RTX 30系列的性能有了大幅飞跃,RTX 3090性能两倍于RTX 2080 Ti,RTX 3080性能两倍于RTX 2080,甚

  • B站生存指南

    你读过轻小说吗?那是一种和网文完全不同的阅读体验。2003 年是轻小说蓄势待发的年份,八年后仍被日本读卖新闻夕刊拿出来说的“日本休闲文学最高峰”——凉宫春日系列的开山之作,就诞生在这一年。

  • B站CEO陈睿:未来中国视频创作者的数量将超千万

    DoNews10月13日消息(记者 程梦玲)10月13日,第八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在成都举行。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出席并发表题为“互联网视听新趋势”的演讲,表示未来5G时代,视频将成为互联网主流内容。未来会做视频,就像以前会写作文一样。专业个人视频创作者(UP主)会成为规模化的行业。本届大会新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6月,中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突破9亿。意味着超六成中国?

  • 9亿中国人爱看视频 B站CEO陈睿: 未来会做视频就像以前会写作文一样

    以前大家刷微博、微信打发时间,现在变了——大家都在刷视频,特别是短视频,9亿人都在看,平均每天花费110分钟,这也会影响未来国内互联网的发展方向。10月13日,第八届中国网络视

  • 自己做影视,B 站是要「踢馆」了吗?

    B站终于还是在自制影视领域踏出了第一步。作为B站第一部独播新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下称《风犬》)的总播放量已经突破 1 亿,站内观众评分9.1。在站外,《风犬》开播第二天就在抖音热点榜登上第一,并且持续占领剧集榜第一名的位置。

  • 知乎推出优秀视频答主扶持计划 新增“视频”专区

    10月12日消息,知乎宣布推出包括五亿现金激励、百亿流量扶持、视频工具、签约机会和创作者学院等在内的一揽子计划,帮助视频创作者和平台共同成长。这项扶持计划在知乎内部被称为“海盐计划”,2018年以来,知乎先后推出“海盐计划”第一期、第二期。第一期内容包含两大核心产品:为用户持续提供良性讨论空间的“盐值系统”,以及主要为优秀创作者提供多维度权益的创作者中心。第二期则通过“专业徽章”“众裁”制度和

  • 知乎推出优秀视频答主扶持计划 着力布局视频板块

    知乎推出最新视频创作者扶持计划。该项目内容主要包括五亿现金激励、百亿流量扶持、视频工具、签约机会和创作者学院等在内的一揽子计划,帮助视频创作者和平台共同成长。创作者通过知乎官方渠道报名,筛选符合条件的创作者在知乎发布时长1分钟以上的原创视频,就可以享受上述扶持内容。同时,据悉,近期知乎签约了一批创作者,涵盖科普、财经、萌宠等领域,提供保底现金、补贴和流量扶持,要求是每月发

  • B站跳出版权竞争游戏

    ​看起来,B站又打赢了一个险仗。在《说唱新世代》和《风犬少年的天空》轮番播出的小长假,B站App登上了中国区App Store排行榜第二名。而《风犬》这部B站和欢喜传媒联合出品的 16 集青春剧,也在播出两周后,播放量超过了 1 亿。

  • 《沉默的真相》爆火,B站有多少功劳?

    B站又出圈了,这次是凭借一档自制综艺。9 月 25 日,#结石姐安利说唱新世代 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榜,原来是JessieJ在微博中真情实感的推荐了《说唱新世代》中的一个舞台《We We》,并发问满屏的弹幕“再来亿遍”是什么意思,不懂就问,亲切感十足。

  • 抖音、快手变长,B站、趣头条变短

    除了抖音、快手、B站这几家暂时处于风口的明星企业外,大部分互联网流量平台几乎都面临“筑底期”的问题——其中包括微博、陌陌、百度APP以及趣头条等产品或公司。

  • 王冰冰在B站为什么这么火 王冰冰是谁

    最近在B站大火起来一个人物——王冰冰,这个女生是央视的记者,但是B站在这几个月上传了大量关于王冰冰的相关视频,很多朋友还不清楚这个王冰冰到底是谁,为什么这么火,下面就来为大家详细的介绍一下。

  • 搬砖送外卖,为什么他能在B站大红大紫?

    最近,无聊刷B站的小编被推送了一条视频:《吃着 10 元的工地鸡腿套餐,我们两天挣了 16000 的工钱》。

  • B站和字节跳动,必有一战

    2020 年,长视频战场正在变天。B站与字节跳动对于长视频的布局和野心,早已经不再是新鲜事。它们近期对这片领地开始强势猛攻,原有霸主优爱腾芒从曾经势如破竹的挑战者变为守城者,战场焦点换位,竞争背后隐藏着威胁、变动和不安。

  • 欢喜传媒转向B站:拿资金不如找伙伴

    张一白上一次拍电视剧还是 1998 年,《将爱情进行到底》在中央电视台首播时,大陆还从未出现过青春偶像剧这一剧作类型。这部剧后来一直被看作是 90 年代上海都市青年爱情故事的缩影。

  • 屡次被“鸽”,B站终于成功“上天”,背后有何价值?

    B站官方账号@哔哩哔哩视频卫星 发布的成功发射视频被网友们的“小破站排面!”、“合影留念”、“哔哩哔哩干杯”等弹幕刷屏,得益于网友的关注,截至目前,这则视频播放量高达401. 3 万,是该账号其他视频的几十倍,甚至百倍。更有网友评论:这是《后浪》之后的又一力作:《上天》。

  • D站被判赔B站300万元

    日前,原告B站主办单位上海宽娱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宽娱公司)与被告福州市嘀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嘀哩公司)、福州羁绊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羁绊公司)、福建天下无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下无双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在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 B站凶猛:市值一夜大涨75亿

    B站,也要加入回港二次上市的大军了。投资界(ID:pedaily2012)消息, 10 月 6 日,路透社旗下媒体IFR爆出,B站委任摩根士丹利、高盛、摩根大通、瑞银集团四家银行安排其回港二次上市,可能寻求募资 8 亿至 15 亿美元。

  • 《风犬少年的天空》能为B站闯出一片新天空吗?

    今年8月31日,B站以5亿入股欢喜传媒,并签订了一份为期五年的合作协议,其中最为注目的就是B站将获得欢喜传媒旗下既有影视作品及新作的独家外部播放权。消息公开后,B站和欢喜传媒的股价双双拉涨。

  • 专业团队不敌草根?财经媒体入驻B站成绩几何?

    每个新锐内容平台的崛起,都伴随着流量分配的重新洗牌,新平台的流量红利稍纵即逝。B站出圈之后,诸多财经媒体都对其寄予厚望,纷纷入驻B站,试图在更年轻的用户群体中提前抢占影响力。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