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评论 > 关键词 > 互联网用户最新资讯 > 正文

我们与恶的距离:互联网上,人为什么容易变成恶魔?

2020-07-24 10:35 · 稿源:全媒派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quanmeipai,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互联网是什么?

有人说,互联网是“人类可悲冲动的黑暗狂欢”。

悲观者眼中的网络世界里,充斥着水军、键盘侠和网络暴力,而在英文互联网世界,这些通过带有攻击性的言辞引起无意义争论的引战者,有一个共同的称呼——Troll。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编译精神病学研究者Adam Bell发表在Medium上的文章,聊聊互联网上的人与恶意:有些人上了网,为什么就成了Troll、成了恶魔?又该如何消减这些恶意?

Troll是什么?喷子、祖安人、键盘侠

首先,让我们了解下什么是Troll。

Troll作为一个动词,本义是指在移动的船上以饵捕鱼。而作为名词,它的意思是巨怪或恶魔。在斯堪的纳维亚神话和民间传说中,troll是一种超自然生物,是“拥有邪恶灵魂的非人类巨魔和怪物”。

引申到互联网中,Troll描述的是这样一类人:他们发布具有煽动性的、令人反感的或带有破坏性的言论来转移话题焦点,扰乱网络讨论,或者试图挑衅、激怒他人。他们就像那个钓鱼者,攻击性言论是他们的鱼饵,而其他毫无戒备的用户则是他们的目标。

Troll是一个很难定义的概念,作为名词,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网络喷子”,或者用最近流行的说法,叫“祖安人”。中国台湾的网友又将它翻译成“网络白目”,“白目”是形容搞不清楚状况、不识相、乱说话、自作聪明的人。

而作为动词,trolling的意思大概就是“喷”。

但“喷”的形式也有很多种。有些令人憎恶,例如“自杀诱导者”(suicide baiting):喷子诱导敏感脆弱的用户自杀;“安息喷子”(RIP Trolls),他们以匿名的方式在已逝去用户的Facebook、MySpace和其他个人帐号主页下发表不当下流言论;还有一群“滋事喷子”(griefers),他们会在玩网络游戏时故意干扰其他玩家,惹人厌烦。

更可怕的或许不是喷子在网络上的流窜,而是这些行为背后对应的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也许,你生活中看见的礼貌得体、情绪正常的朋友,在网络上,就是狠戾而偏激的恶魔。

那么,谁会成为这样的恶魔?他们又因何成为恶魔?

创业,互联网,媒体

恶意从未远离你我

“黑暗四分体”

心理学家发现,网络喷子的行为和一组被称为“黑暗四分体”(the dark tetrad)的人格特征之间有关联。

所谓“黑暗四分体”,包括以下四种人格特征:

  • 施虐狂(Sadism),从别人的痛苦中获得快乐。

  • 精神变态(Psychopathy),没有正常的同理心和懊悔感。

  • 马基雅维利主义(Machiavellianism),即权术主义,善于操纵他人,情感冷漠。

  • 自恋(Narcissism),自我投入,渴求崇拜。

在一项最近的研究中,网络喷子与黑暗四分体中除自恋外的三种人格特征都表现出正相关。研究者发现,喷子希望操纵他人,缺乏同理心,且享受伤害他人。其中,男性比女性更普遍地表现出这些倾向,也更有可能发表攻击性言论。另外,在马基雅维利主义或精神变态存在的情况下,孤独感也是网络喷子形成的一个因素。

有一个这样的案例:澳大利亚记者Ginger Gorman在无意中介绍了两名恋童癖者的情况后,被网络喷子围攻。此后,她花费数年时间与她所能找到的最偏激的网络喷子建立联系,试图了解是什么驱动着他们的行为,并完成了《寻找恶魔》(Troll Hunting)一书。令她惊讶的是,喷子并不是她想象中没有受过教育、缺乏社交技能、住在父母地下室里的社会边缘人。这些人都有伴侣、有孩子、有工作,甚至有些人作为“大型喷子团体”的指挥者,表现出了不俗的领导才能。他们具有社交能力,还能够精准地指出用户的弱点。

那么,究竟是什么在驱使着这些看起来很正常甚至还有点优秀的人?

许多喷子仅仅是为了图个乐,还有些人受意识形态驱使,攻击所有反对他们信仰体系的人。但这两种类型的喷子都倾向于针对那些威胁到他们信念或自我意识的用户。

而另外的一些喷子,则表现出“黑色四分体”的人格特征。在这类喷子中,Gorman发现了一些共同点:他们是 11 到 16 岁的孩子、过度使用互联网、几乎没有父母的监督。

但也有些喷子并不符合“黑色四分体”的人格类型。当Gorman与这部分人交往时,他们愉快、友好、富有同理心。

那么,这些现实生活中正常的社会成员,为什么会在网络上表现得如此反社会?

情障碍

人类的大脑是为了适应面对面的交流而进化的,它还没有适应网络交流。

非语言交流,通过面部表情、手势和音调音色等创造了一种富有互动性的、精确的社会语境。我们无法精确计算出在人与人的交流中,非语言交流占据多大比例,但毫无疑问的是它是交流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但大多数网络交流都只能通过文字的方式进行,充其量还有一些Emoji、动图、表情包。

想想看,如果你当着我的面说了一些刻薄的话,把我惹哭了,你可能也会有点不舒服。除非你特别刻薄或者是个心理变态,否则我的痛苦会引发移情反应,激发你的怜悯。但如果你是在微博上发了一些恶毒的话,让屏幕外的另一个人哭了,再多的emoji也无法还原一个成年人哭泣时的模样。如果没有相应的社会线索来引发移情反应,你的恶意很可能会继续滋长。

而这,就是非语言交流的缺席所带来的移情障碍,也是很多人伤害了别人却感知不到恶劣性的原因之一。

不良去抑制化

当移情障碍遇到了网络互动的匿名性,“不良去抑制”(toxic disinhibition)出现了。

匿名意味着现实生活中的限制的降低,可能会导致不良行为。例如,用户可以随意做他们想做的事、说他们想说的话,不用担心会遭到报应。在大部分的情况下,网络平台能够给予一位用户最坏的惩罚只是封禁帐号,然而这么做没什么效果,该用户仍然可以创建一个新号继续他的行为。换句话说,他基本上不需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这就是“不良去抑制”的表现。

真正的匿名让人们免受现实社会的苦果,这对人类的行为有着深远的影响。也正因此,支持用户匿名的贴图论坛4chan臭名昭著,被视为网络喷子的温床。当你觉得自己的网络行为不会对现实世界中的自己产生什么后果,你的阴暗面就有可能从约束中跑出来。

4chan是一个贴图论坛,用户发布与每个板块特定主题相关的图片,其他用户可以用评论或其他图片进行回复。4chan以匿名性(用户没有公开的个人资料)和短暂性(不活跃的主题会被例行删除)闻名。

我们每个人都是亲社会的人类和反社会的灵长类动物之间的微妙平衡。当社会不再强制人类的亲社会行为时,反社会的灵长类可能会重新控制我们,恶魔也就因此诞生。

恶魔可以是每一个人?

斯坦福大学和康奈尔大学的研究者曾对 2012 年 12 月至 2013 年 8 月间CNN网站上超过 1600 万条评论进行大规模的数据分析,他们发现有四分之一被标注为“恶意辱骂”的帖子来自于从未发布过此类内容的用户。也就是说,喷子并不都是“全职”的,人们可能只是偶尔参与其中。

研究人员可以根据论坛中其他评论的性质和某个用户的情绪来预测他发布恶毒评论的可能性。如果说在这个用户之前的评论都是负面的,那么他跟着“喷”的可能性就更高。就像坏心情一样,恶意也是会传染的。只需要另一个用户的恶评和你自己的坏心情,就能创造出一个让我们心中的恶意喷发的环境。

我们对网络喷子的了解才刚刚开始,但现有的证据已经表明,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喷子。我们很容易把喷子理解成害群之马,然而事实上,他们可能就是我们心中的某一面,只是在特定的环境中才会出现而已。

毕竟,有几人能免于“负面去抑制化”的影响呢?上网冲浪时,谁会用“抱歉,我不是有意打扰,但是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和您的观点有些许不同,主要是基于以下几个原因…”这样的语气去回复别人?也许一个随手的评论看起来无害,但只要我们网络交流的同理心越少,我们成为喷子的可能性就越高。不礼貌的推文泛出一阵涟漪,可能就会像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一样,掀起仇恨的惊涛骇浪。

“喷”并不是一件非黑即白的事情,它是介于亲社会与反社会之间的灰色地带。最终,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反社会行为倾向可能就预示着类似的网络行为。

如何消减恶意?

人们对自己的行为越负责,成为“喷子”的可能性就越小。

降低匿名性可能是能想到的第一个办法,但这会引起很多人对隐私问题的担忧。在某种程度上,匿名也带来许多好处。例如与“不良去抑制”相对应的“良性去抑制”(benign disinhibition),让用户可以自由地与他人讨论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与忧虑。这是非常治愈的,不应该被否定。但我们只能在必要的时候使用匿名,以降低出现“不良去抑制”的可能性。

此外,同理心也很重要。同理心不会自然产生,而需经过有意识的培养。例如,我们时刻警惕自己发出的每一条评论都是在没有任何非语言暗示的情况下被解读的,那么我们就可能会更仔细地斟酌言语,减少被煽动恶意的可能。

另外,与其从表面上判断另一个用户的评论是否粗鲁,不如花点时间想想屏幕另一边的那个人是不是有意要如此表达。如果确实是,那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这一天过得很糟糕。

平台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致力于“使互联网辩论变得文明”的在线讨论平台Kialo,它的设计就是为了鼓励辩论,并提升用户对辩论的理解。Kialo将每个论题分成赞成和反对两方,允许用户进行投票并发表意见。管理员调控所有的评论,以确保没有人失控。这一系列程序可能就会带来建设性的辩论和人类思想的亲社会合作。

互联网为我们提供了分享思想的广阔平台,同时也揭开了作为人类的本质面目。如果我们能在个人层面解决潜在的“不良去抑制”问题,或许恶魔就能变成天使,“黑暗狂欢”也能变成一场“社交盛宴”。

image.png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okex用户猛增,互联网用户突破13亿的背后,让加密货币快速成长

    当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证明你正在使用网络,截止到2019年底,我国的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已经达到了13.19亿,这占据了全球网民总量的32.17%。如此庞大的占比,和我们人工基数有一定关系,但关系更大的是因为我们技术的快速发展。尤其是5G时代来临之后,人们的上网速度更快,网络的普及程度也会更大。凭借于网络发展的产业,也会变得越来越多。在最近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0》里能够看到,网络的飞速发展,促成了很多产业?

  • 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超13亿 占全球网民三成以上

    昨日,由中国互联网协会主办的2020年(第十九届)中国互联网大会在云端开幕,大会为期三天。在会上《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0》正式发布。

  • 互联网黑产阻击战:那些可疑评论背后藏着的色情黑产链条

    没有不小心点开过几个卖片或是 “擦边球”内容的主页,很难说自己是个互联网常驻民。无论是在抖音等短视频平台,还是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不难发现一些抓人眼球却具有迷惑性的内容或评论,或是勾起人好奇心的小故事,或只是一个搞笑段子。一旦被吸引点进账号主页,就可能成为色情黑色产业的目标对象。

  • 巨人网络回应《征途》电影将网播:不评论传闻

    7月9日消息,针对日前社交网络上巨人网络旗舰IP《征途》同名电影将因疫情影响调整宣发策略、改成网播的传闻,巨人网络今日表示,不对传闻发表评论。爆料称,《征途》电影上映日期因疫情影响一拖再拖,巨人老板史玉柱坐不住了,希望趁今年《征途》IP 15年周年之际,让电影《征途》赶快上映,与玩家、观众尽快见面。不排除他本人将亲自参与斡旋几家出品方的情况,看来这部由经典游戏IP改编的同名大电影有望在网络上与玩?

  • 互联网黑产几乎是不可战胜的,除非用互联网公司的方式去解决

    2018 年,国家全面整治P2P小贷行业的时候,我跟几位前校园贷从业者(已经金盆洗手上岸)深聊过几次,听到了很多让人大开眼界的故事——简直可以拍几部生动惊险的电影,如果能够过审的话。其中一位告诉我:“很多大学生本来是想做正规兼职的,但是无良中介骗他们签的却是校园贷合同。大学生嘛,你知道,基本都是不看合同条款的。给他们几百块兼职费用,他们就背上几千块的债咯。”

  • 涉黄网站利用微博评论引流 宁波警方捣毁一条互联网黑产链

    近日,宁波市鄞州警方成功捣毁了一条由微博评论推广,引流用户至涉黄网站,用户付费观看淫秽视频,网站开办者与评论推广者分成的互联网黑产链。

  • TMD后,再无互联网巨头

    蚂蚁不是小米。小米是AIoT的标杆巨头,采取独特的互联网+新零售+硬件的商业模式,雷军用“腾讯 x 苹果”来解释小米就是怕资本市场不理解。资本市场对其价值认知有一个过程,如今小米重回发行价正是价值回归。蚂蚁则是金融+科技的FinTech标杆,与阿里系的独特关系,规模化的利润,可持续的增长,意味着其在资本市场不会面临着价值认定的“拉锯战”,每个人都知道蚂蚁非常有价值与前景,核心分歧在于究竟是很值钱、还是非常值钱。

  • 绥化微医互联网医院正式上线,成为黑龙江首家市级互联网医院

    黑龙江绥化市迎来全市第一家互联网医院。 7 月 2 日,绥化微医互联网医院正式上线,并于当日开通便民门诊、专科门诊等便捷服务,绥化市老百姓足不出户就能“看到”专家,享受在线复诊、在线开方、线上支付、药品配送到家等一站式服务。绥化市互联网医院云医联体总院同日揭牌,绥化市卫健委副主任张丽,绥化市第一医院党委书记孙继勇、院长徐俊东、副院长王希斌等出席了揭牌仪式。绥化微医互联网医院由绥化市第一医院与微医共同组建

  • 以用户思维叩开互联网电视下半场大门,酷开还能火多久?

    互联网电视从诞生至今,已经走过 7 个年头。在这条全新的赛道上,互联网电视品牌正在经历“七年之痒”,面临消费升级、产业迭代的倒逼,能够站在 “互联网电视下半场”的玩家屈指可数。酷开电视总经理叶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互联网电视已经从群雄割据时代进入三国争霸剧本,酷开的对手无外乎荣耀、小米,从跌宕起伏的 2020 年开始,谁才能代表互联网电视品牌屹立于消费者心智,更加考验品牌的综合实力。熟悉互联网电视品牌的用户

  • 美国计划打造量子互联网

    据华盛顿邮报消息,美国政府计划打造一个量子互联网。目标是将与全球现有网络一起运行的互联网,利用量子力学定律更安全地共享信息,并连接新一代计算机和传感器。量子互联网是一种基于量子力学原理建立起来的新型互联网。芝加哥大学普利茨克分子工程学院教授、阿贡国家实验室高级科学家大卫·奥沙洛姆称互联网项目是美国量子研究计划的主导者。美国能源部及其17个国家实验室将成为该项目的骨干?

  • IoT Protect解决方案确保物联网设备和网络免遭先进的网络攻击

    该集成解决方案可防御物联网的网络层和设备层(甚至不可修补设备)攻击,保护关键基础设施、工业、医疗保健、智慧城市和智慧建筑环境 近日,全球领先的网络安全解决方案供应商 Check Point 软件技术有限公司 (纳斯达克证券代码:CHKP)推出了物联网防护 (IoT Protect) 解决方案,可保护 智慧建筑、智慧城市、医疗保健、工业和关键基础设施环境的物联网设备和网络免遭先进的第六代网络攻击。该解决方案利用威胁情报和创新的物联网

  • 微博、高德、腾讯、淘宝:互联网产品的温度

    互联网诞生以来,的确是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很多便利。但是这些便利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

  • Facebook推出互联网怀旧应用E.gg

    据外媒报道,Facebook推出了一款奇怪的新应用,它将把 90 年代的互联网带了回来。E.gg是Facebook的实验应用团队New Product Experimentation的最新作品,旨在让人们重新获得早期网络的那种氛围。

  • 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 今年互联网医疗规模预计达2000亿元

    ​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情况介绍。据央视财经频道消息, 7 月 21 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更好服务市场主体的实施意见》,其中明确提到,将符合条件的互联网医疗服务纳入医保报销范围,互联网医疗行业再次迎来政策利好。

  • 广撒网的南极人,踩着互联网的肩朝我们走来

    不声不响,但却一直位于各平台的品牌销售榜单前列。南极人,这样一款在经历了 22 年的成长蜕变之下,已经在内衣、母婴、服装、床品、厨品、户外、家电等品类有所成绩的一个品牌,如今可以说是转型互联网企业后,模式创新最强、最有力的代表。

  • 我在互联网大厂写周报:想起就头皮发麻

    近日,阿里在内部论坛宣布,不再强制员工上交周报,只需要团队的一把手发月报,且不超过 1000 字就行。此外,阿里不仅取消了周报,还要杜绝形式大于内容没有思考的PPT,而且不鼓励低效加班。

  • 通过互联网技术, 大鹏教育达到教育普惠的初心

    在线教育突破了传统教育模式时间上和空间上的限制,实现了精准化教学和个性化教育,因此得到了越来越多学员的青睐。其中在线教育的佼佼者之一,大鹏教育以技能增长、兴趣驱动为出发点,定位于互联网+教育,打破地域教育资源不平衡现状,满足了不同学龄阶段学习需求,赢得众多学员的青睐。大鹏教育坚持以教师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大鹏教育始终把师资培养体系建设作为重中之重,搭建起了由专业的讲师、助教、学管师共同组建的高?

  • 鹅组十年与中文互联网的娱乐代际

    创投简史里,豆瓣鲜有名姓,但论起当代娱乐圈的生鲜八卦,八组鹅必有一席之地。从 2010 年 5 月建组,至今,豆瓣鹅组历经十个年头,已然成为中文互联网流量最大的娱乐社区之一。而它这十年,前半段见证了初代论坛天涯、猫扑的流量落幕,后半段则记录着娱乐工业饭圈化的起始。

  • 这届315,互联网企业成了配角

    315 晚会有一个别号是“公关节”,每个企业的公关都会严阵以待,被点名的品牌的公关彻夜不眠,未被点名的品牌的公关,应该都会长舒一口气。

  • 阿里取消周报?互联网人苦「汇报」久矣

    啥?传说中人人都要写 1000 字周报小作文的阿里,竟然要把周报取消了?而且,根据内部员工爆料称,除了周报之外,一些不必要的会议也会逐步取消,包括疫情影响下一些团队因为远程办公需要而召集的早会。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