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品 > 关键词 > 短视频最新资讯 > 正文

又一家千万粉丝的短视频MCN亏了1000万?我们和还在赚钱的人聊了聊

2020-07-07 08:28 · 稿源:新榜公众号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作者:猫哥BroCat,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近两个月,做MCN,不知不觉间成了一场大型比惨大会。

4 月 29 日,一篇《我是如何在短视频里亏掉 1000 万的》被行业热议,作者自述了一个公众号矩阵粉丝 1000 万的图文老炮,用大半年时间投身短视频,将出售公众号获得的 400 多万元亏得底朝天的故事。业内人士称其揭露了腰部机构和账号的残酷生存现状。

这事几天前又迎来了后续:《又一家千万粉丝的短视频MCN亏了 1000 万!》,作者的朋友“长沙的牌面传媒”的老板罗亮,一年烧掉 380 万,抖音 1000 万垂直剧情类粉丝,却决定解散团队,因为“没赚什么钱”。

评论区中难兄难弟集结,都在炫“亏”,个个在百万级:

亏得最多的可能是咪蒙,几天前一篇特稿中显示,咪蒙做短视频一年,赔掉 1800 万。

短视频的烧钱程度昭昭在目,账号的变现能力却是门玄学。

就在最近,粉丝 800 万的抖音号“守艺小胖”也宣布卖号,令人大跌眼镜:近千万的粉丝量级,变现能力都无力供养团队。

不少同行表示,看似蓝海的短视频市场中,大部分公司都在面临亏损,账号变现难。

我们和包括爆文《又一家千万粉丝的短视频MCN亏了 1000 万!》的作者晴矢在内的几个同行聊了聊,想知道MCN大部分都亏是不是真的, 为什么这么多人都亏了钱,问题到底出在哪?

行业在洗牌:

“搞IP账号的,基本都亏钱卖”

业内赔钱的人确实多。

晴矢对新榜表示,他所知业内主攻IP账号的创业者“基本都亏钱卖”。

短视频,尤其是剧情类账号出于画面质量要求,通常格外烧钱,以《又一家千万粉丝的短视频MCN亏了 1000 万!》一文中的朋友罗亮为例,一年设备花费几十万,还有“人力是大头”,总共搭进去了 380 万。

这样烧钱的结果,手里最大的是个 200 万粉丝的本地号,规模虽有,营收却不尽人意。

现在赚钱的公司,基本上粉丝规模都在一个亿以上,没有几家,所以我说头部垄断。”晴矢说,“品牌广告资源集中分布在机构大号上。我拉了个群,现在 40 多个老板,都是亏钱的,几十万到几百万。

MCN公司“灵猫文化”创始人阿翔观察,周围赔钱的相关MCN公司在90%以上。

疫情给短视频/直播类MCN行业打了一针高浓度鸡血,在动辄亿级流量变现的呼声面前,入局者一时风头无量;但无论是短视频广告还是直播带货,在大起大落后,明显进入了洗牌期

大经济环境下,整体的投放广告都在变少,导致短视频广告变现能力逐日缩水。“这还不算从微信那边迁移过来的那波广告主。我觉得抖音它整个平台的广告,现在都在往效果那边转,这品牌广告肯定会越来越少。”

而在直播带货方面,疫情迫使线下销售转向线上,商家寄过大希望于直播电商导致行业经历了不健康的膨胀期,“整个市场都很乱,很多时候就没有办法辨别一个主播的或者一个账号的带货能力它到底怎么样。”

晴矢认为未来3~ 6 个月,有50%左右的相关MCN公司会被自然大浪淘沙掉。

玩法在变化:

太多人“跑偏了”

“不赚钱的人肯定占多数。”

某抖音直播代运营机构负责人曹旨东向新榜表示,到了今年,抖音的玩法出现变化,导致很多人“跑偏了”。

曹旨东的团队去年入场,起初做抖加视频带货,只跑天猫店70%佣金的产品,一个视频、一个产品就可以玩一个月。“抖加带货有效的前提是高佣金的产品,足够吸引人的卖点,不断测试优化。”

在反复测试中,曹旨东逐渐产生了“抖加带货项目没有生命力”的认知。

他认为抖音玩法的变化出现在 2019 年 10 月。经过不断反复的效果测试,发现只有最直接的产品视频才能快速变现,不断吸引精准客户,“一开始效果不明显,坚持 1 个月后效果会非常明显”。

曹旨东表示,到了今年,抖音的智能推荐算法才开始发挥真正的作用——兴趣协同的人群趋向无限精准,垂直类目崛起。

他以自己朋友的号举例:“‘画界 · 岩板家居’这种垂度很高的号去年根本做不起来,今年三个月变现 2000 万,加爆 10 个微信号、客户几万个。”

目前,曹旨东的团队主攻企业代运营,看好垂类企业带货的发展前景。“企业才是有持续有付费能力的群体,也有实力不断改善产品。”据介绍,团队孵化的微商企业在抖音第一个月便博得了 500 万业绩,纯靠抖音短视频和直播。

“我是觉得能赚大钱的想法害死人,大家进场都想一夜暴富。”曹旨东表示,太多新入场选手还在走古老的流量思维,以腰部公司挑战头部的玩法,自然活得艰难。“我现在只关注小流量,不同类目的垂直人群。”

内容到底重不重要?

离开变现则无意义

“灵猫文化”创始人阿翔认为,大盘上亏损的人多有多方面原因,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在于内容生产能力。“有的人本来可能不适合做这种内容的,可能看别人赚钱都来弄,做了可能就亏了。”

阿翔提出,编导输出能力与垂类博主的才能才是短视频平台的核心竞争力。

阿翔的广州团队约 60 人,成本每月约一百万,单月营收 600 多万。他手下有包括刘哈哈、莫邪、田小野、幻颜当铺、禾也等多个优质账号,均为剧情型,重点营收方式各不一致,实际变现收益取决于内容质量,也就是背后的内容输出团队。

晴矢的文章中也提出,罗亮团队的解散原因之一就在于创意类编导流动性大,便很难保证优质内容的连贯持续。

不过,晴矢也认为,之所以行业大量的人入局失败,是因为把过多的精力放在了单纯的内容制作上,只使用流量思维思考问题,变现上考虑不足。

“我觉得抖音就是一个搞流量的平台,你如果有可以赚钱的生意,可以通过抖音把生意放大。但如果你指望搞内容养粉丝,然后去接广告,这条路线不行了,是走不通的。”晴矢表示,自己身边从公众号转向短视频的创业者几乎无人成功。

离开变现谈内容都是耍流氓,阿翔也表示,尽管内容很重要,广告的创作才是实现变现的核心环节。

此前,阿翔曾经解散过旗下 700 万+粉丝的账号。“内容做得很好,涨粉很快,但是一接广告就凉,广告商就不投了,对吧。”阿翔表示,短视频平台与公众号不同,粉丝再多也没有流量保证,广告内容必须过硬,才能达到令广告主满意的数据效果。广告的完成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短视频账号的生命力,而不是粉丝量级。

曹旨东持同样的观点:抖音的粉丝一点都不重要,“我培训和知道的月销上千万的抖音号不下 20 个,没有一个粉丝超过 10 万,甚至很多就几千粉丝。”

在新手投入上,曹旨东建议,要么找大佬带,不要轻易落入课程韭菜陷阱。“个人做抖音一个月最好不要超过 2 万,商家投抖音一个月不要超过 10 万,没看到清晰的回报可能性,建议不要自己硬碰。”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一篇看懂短视频拍摄公司、抖音代理商、MCN机构的区别

    近年来,很多中小企业,对于转线上运营、直播、粉丝变现等需求迫切,特别是抖音这个超级APP,达到日活人数4亿。如果企业自己内部运营抖音,需要配备摄影师、剪辑师、文案、抖音专业运营等人员,成本较高且难以辨识人员的专业,因此更多的中小企业将抖音的运营托管给供应商。接下里我们就会告诉你,短视频拍摄公司、抖音代理商、MCN机构这些市面上常见的能够运营抖音业务的公司,优劣势在哪里,该如何选择。短视频拍摄公司很多传统的线下拍摄?

  • 短视频MCN还在亏钱,编导为什么可以月入10万?

    前两天,我们在《又一家千万粉丝的短视频MCN亏了 1000 万?》一文中聊到短视频MCN的亏损现状,在一片亏损 300 万、 500 万、 1000 万的苦水汪洋中,有同行提到,“短视频MCN盈亏的关键在于编导的持续输出能力”。

  • 斗鱼投资MCN机构无锋科技 后者签约了朱一旦等多位网红

    DoNews 7月23日消息(记者 刘文轩)天眼查数据显示,近日,上海无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新增股东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前海汇丰盈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其中,武汉斗鱼鱼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系斗鱼(香港)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上海无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3月,法定代表人为吴迪飞,注册资本约269万人民币,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平面设计、网页设计、广告设计、制作、文化艺术交流策划、企业管理咨?

  • MCN与广告公司攻防战

    最近,杨阳所在的一家美妆类MCN机构正计划成立广告部门,准备招聘 100 人,相当于一次性让这家机构的人员规模扩充了50%。“扩充的人员主要负责对接和扩展品牌商,老板想要尝试做品牌营销全案。”杨阳说。

  • 移动游戏用户短视频行为报告:91%玩家看短视频 发行潜力尚未被充分挖掘

    近日,伽马数据发布了《 2020 年移动游戏用户短视频行为调查研究报告》。报告以海量线上用户数据和 6307 位线下有效用户调研为基础,从中国移动游戏市场状况、中国移动游戏用户短视频行为、短视频平台的游戏营销价值、移动游戏推广渠道等多个方面,对短视频和移动游戏的发展,进行了分析。报告显示: 2019 年起,移动游戏用户与短视频用户重合率呈增长趋势,91.3%的移动游戏用户看短视频。短视频已经成为移动游戏用户除游戏外最主?

  • 亏钱、转让、退场,MCN越来越难?

    此时入局做MCN,还赚钱么?近日,关于MCN变现难、亏损的消息甚嚣尘上。经过两年的高速发展之后,MCN的生存环境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 短视频进阶的十三条建议

    找到一个方法,先赚点钱。比如,在路边开个便利店,只要人流够,就能赚点钱。千万不要认为创业就是先搞个几轮融资,把公司做到几百亿估值,最后成功上市,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 微博的三次短视频冲锋

    五个亿,微博又一次下了新的赌注,牌桌仍是短视频。微博近日宣布推出“微博视频号计划”,在未来一年内向创作者分成 5 个亿,并给到流量倾斜。近一年来,从推出内容社交平台、中国版Ins“绿洲”,到上线短视频产品“星球视频”,再到最近重磅推出视频号,微博在短视频业务上不断加码。

  • 在抖音,如何更好地抓住“短视频 + 教育”的红利?

    增长获客是每一个在线教育从业者绕不开的话题。在web时代,搜索引擎是我们找到的一个答案,通过SEO和SEM能帮助教育公司快速获取用户;随着移动时代和微信的兴起,通过社交场景的裂变也让一批公司获取了巨大的红利,比如薄荷阅读、各种学习打卡等。

  • 通证短视频“拉手”能否弯道超车?

    在这个时间碎片化和稀缺的时代,自媒体也已经从最初的文字到图文,再到现在的短视频的形式演变,目的只有一个:缩短抓住大众注意力的时间。短视频已经成为目前内容平台的风口,全球通过短视频、直播造就草根逆袭, 也让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自媒体短视频的创业中去但目前变现的手段和模式却相当有限,与传统的内容行业相似,一个优质的短视频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打磨,所以变现已经成为能够持续发展下去的诉求。目前参与短?

  • 音乐养不活音乐人,那短视频呢?

    作为一个成立了十多年的团队,王加魏乐团直到今年开年都没有从音乐上获得过多少收入,在抖音上也只有不到 5000 个关注者。对于他们而言,音乐是梦想,但却并不是足以养活他们的职业。王加魏乐团的主创王延衡和魏文太都在司法领域有正职工作,音乐与创作的时间都是他们在极其繁重的工作之余,从睡觉和休息的时间里挤出来的。

  • 短视频和直播,到底是什么关系?

    短视频负责种草,直播负责带货,已经成为了普遍的共识。二者都是以视频类内容为主打。短视频经过多年的积累和抖音、快手等平台的加持,已经发展出了更为成熟的运作模式和丰富的垂类内容。各大短视频垂类内容几乎都有自己的头部大号和规模庞大的粉丝群体。直播带货则成为了今年网络经济的新风口,通过直播打造的线上消费场景,让无数用户纷纷下单购买。直播搭建起了线上消费场景,在促成用户转化消费上的能力不可小觑,而且有着更大

  • MCN热衷“出海”签网红,新机会还是新套路?

    最近,新加坡的“祖安卖鱼哥”王雷,以其“霸道”的卖鱼风格、万物皆“放生”的搞笑桥段,火爆国内众多社交网络和短视频平台。一开始,这位被誉为新加坡歌台一哥的王雷做直播卖鱼,只是因为自己的歌台演出受到疫情影响,他在自救同时也想帮助当地的渔民在线卖鱼,一起缓解“收入”困境。

  • B站推出“花火”:后浪们恰饭的碗,MCN还端得住吗?

    据官方称,花火UP主商业合作平台基于平台大数据,为UP主提供系统报价参考、订单流程管理、平台安全结算等服务,帮助优质UP主更好地实现内容变现,提高创作收入,减少合作纠纷。

  • 最高效的组织模式——看看如何用微商思维玩短视频!

    1,MCN目前孵化达人的成本过高,往往一个达人背后需要至少 4 到 6 人的团队,并且孵化周期长,变现风险很大。2,最靠谱的做法,是先想好如何变现,然后再考虑做什么内容去搞流量。3,微商思维提供了一个可以快速扩大团队规模的可能性,一些垂直品类的短视频创业者已经开始尝试,并且营收数据不错4,微商模式被人诟病的主要原因是产品的质

  • 拉手短视频价值究竟有多大?

    如果说,2020年是互联网寒冬,那“短视频”一定就是寒冬里最温暖的存在。据报Qusetmobile2019年半年报告,截至2019年6月,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超8.2亿,这意味着:每10个移动互联网网民中,有7.2个正在使用短视频APP。可以预见的是:2020年,短视频仍将伫立于高光点上,各行各业都将围绕短视频升级演进。2020年,包括抖音、快手在内的短视频APP,DAU将超过10亿,短视频将成为线上最大的流量池。2020年Q1各流量池战绩如何?基于广告投?

  • 已经有了视频号,腾讯为何还要继续推出短视频产品?

    ​腾讯在短视频赛道,又出新招了。最近几天,腾讯新闻极速版悄悄的进行了一次升级,直接 360 度大转型,升级为「有味」app,主打社交+短视频。

  • 一条探店视频406万播放!这个洛阳地方自媒体如何转型MCN?

    要不要去做短视频?这是不少地方公众号正在焦虑的问题。根据QuestMobile发布的《 2020 中国互联网广告大报告》显示,从 2018 年至 2020 年,短视频的广告市场份额持续走高,短视频媒介已经进入广告收入百亿级梯队。

  • 国内MCN已竞争到白热化状态,但最安全的变现方式是自孵?

    从 2018 年就进入淘宝做MCN,再到 2018 年下半年进入快手、抖音做MCN。派芽(原山竹)MCN在这条路上有很多探索和思考。

  • 直追大鹅、薇龙,渝欣文化何以跃身MCN头部俱乐部

    导言: 6 月,“精神领袖切格瓦拉”周某人发布视频对网友道歉,希望大家不要模仿他,将回去种地,不签约任何MCN,获得大众的广泛谅解和支持。同时宣布着MCN1500 万天价签约闹剧的正式落幕。但是闹剧的背后,则折射出了MCN行业的竞争压力和乱象。那么,如果不唯流量至上,新MCN机构要如何脱颖而出,寻求自己的一席之地呢?6 月 8 日,研究机构SensorTower官微发布数据显示, 5 月份,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Store和GooglePlay?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 热门标签

热文

  • 3 天
  • 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