败走!99元开奔驰成为过去时,共享汽车行业迎来大洗牌

2019-05-29 10:16 稿源:新芽NewSeed  0条评论

网约车 打车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重庆的市民们再也享受不到花 99 元开奔驰的服务了。

今年 5 月初,有网友爆料称,奔驰母公司戴姆勒集团旗下共享汽车品牌car2go(即行)已经在重庆市下线了运营车辆,并将退出中国市场。而近日,这一消息也得到了car2go公司的官方回应,表示由于“市场环境和客户需求都不断发生着变化,决定将于 2019 年 6 月 30 日正式结束在中国的汽车分时租赁运营。”

同时,car2go还方面承诺,已采取具体措施,确保会员的押金和账户上的资金得以尽快悉数返还。对于满足押金退还条件的会员,car2go已提前启动押金自动返还程序,确保押金能够尽快退回,对于Car2go微信公众号钱包账户有余额的会员,也已启动了退还机制。

官网无法打开、官方微信停更数月,car2go从带着奔驰的光环进军中国市场,到最后的草草收场,仅仅过去了三年的时间,其曾经获得的辉煌成绩,如今也变为了过往云烟。

进军中国三年时间,car2go的巅峰来去匆匆

2016 年 4 月car2go正式进入中国市场,彼时,car2go已在华盛顿、柏林、多伦多等 29 个城市运营,约投入 12.5 万辆车,而重庆则是其进军亚洲市场的首站。

在具体的运营模式方面,car2go打破传统租车业按天计费和在门店取还车的运营模式,采取的是与共享单车类似的流动模式,只需缴纳 99 元的注册费,便可在重庆的主城区随租随还,用户归还car2go汽车只要将汽车停在任意公共停车位即可,而且不会被收取停车费用。

该项目中国区首席运营官国铮曾表示:“之所以选择重庆作为亚洲首个落地城市,是因为重庆在交通管理以及车辆运营的各种政策较为积极,并鼓励汽车租赁业务尤其是分时租赁的健康发展。”

的确,正因为当时获得了政府方面的大力支持,car2go的车辆才可以免费停放在,由市政府控制且有权管理的所有临时占道停车公共付费或免费的停车位。这一覆盖区域达到了 60 平方公里,涵盖了重庆市的中心区域和主要商业区,相对于其他投放在重庆市的共享汽车品牌来说是一个不小的优势。

正因如此,car2go在短时间内获得了不错的成绩,在重庆上线后不到半年时间,便获得了 13 万注册用户,投入运营的 400 辆车累计服务 22 万次。一时间,car2go成为重庆最炙手可热的共享汽车品牌。

但好景不长的是,在运营一年之后,car2go所存在的问题开始逐渐凸显出来。首先是租车价格过高,car2go的计价方式为1. 2 元/公里+0. 28 元/分钟,即便是整日租用,并采用其推出的限时超值整日套餐,依然需要花费租用费 99 元/天再加另计的里程费。

其次是车辆型号单一,car2go投放的车辆均为两座的奔驰smart小车,市场售价大约在 13 万元左右,而其他品牌车型更全面,两座到五座车均有,单车成本价基本上都在 10 万元以下,甚至低到 5 万元左右。

另外,使用频率较低,car2go方面曾表示,在重庆区域,每1. 2 分钟就有一辆car2go汽车被租用,但在全球,该频率为1. 4 秒。这也导致其在重庆投放的车辆数量并不多,即便是截止到今年年初也仅有 800 多辆。

越来越多的问题出现,让car2go的用户体验变得不再美好,口碑也一再降低。无奈之下,戴姆勒集团在 2017 年 3 月,将car2go与旗下另一共享汽车品牌car2share合并,统一运营。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合并也并未挽回car2go的颓势。

资本追捧之下,越来越多的玩家倒下

回顾共享汽车在中国的起步,源于 2013 年,但真正爆发的元年是在 2017 年。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报告显示, 2017 年共享汽车领域共获得融资764. 59 亿元,成为共享经济领域获投金额最高的行业,取代了共享单车在共享经济里独占鳌头的地位。

越来越多的玩家开始入局,一类是具有整车厂背景的企业,包括一汽、上汽、北汽、长安、吉利、宝马等近 30 家整车厂已入驻共享出行领域。另一类则是互联网初创企业,例如京鱼出行、有车出行等。甚至是作为网约车巨头的滴滴,也在其现有的网约车出行业务之外,将目光瞄准了共享汽车,其计划到 2020 年在共享汽车业务上投放 100 万辆电动车。

而根据据新芽NewSeed(ID:pelink)不完全统计,截止 2018 年 12 月,共享汽车企业共完成 31 笔融资,其中过亿人民币融资有 10 笔,投资方的身影中不乏蚂蚁金服等巨头的身影。

另据《 2019 年中国分时租赁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 2019 年 2 月,中国已注册的共享汽车企业及单位超过 1600 家,投入运营的汽车数量约为11~ 13 万辆,整体市场规模达28. 5 亿元。

可以看出,资本的追捧仍在继续,但共享汽车市场的竞争也变得愈发激烈,越来越多的玩家倒下成为了意料之中。

2018 年 1 月,人民日报旗下《中国汽车报》社有限公司计划转让持有的易卡绿色(北京)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全部股权,同月,广州途宽易租车发布公告停止运营,让所有用户申请退押金;

2018 年 5 月,麻瓜出行官方发布公告,宣布麻瓜出行共享新能源汽车将于 5 月17- 20 日分批逐步关闭租车服务;

2018 年 6 月,济南中冠共享汽车跑路,客服电话无人接听,公司所在地也人去楼空;

2018 年 9 月,巴歌出行疑似倒闭,APP下线,员工几个月工资未发;

2018 年 12 月,途歌退押危机爆发,有用户的押金要排队等到 2019 年 3 月才能退还,拖欠供应商的欠款少则几万元,多则上百万元……

对此现状,共享汽车GoFun相关负责人对新芽NewSeed(ID:pelink)表示:“行业的确已经进入洗牌期,共享汽车发展是长线赛道,各企业玩法不同,而有些做法不符合规律,进而导致市场之前的混乱,没有找到可持续盈利模式的企业也自然会被淘汰。”

共享汽车没有捷径,“烧钱”不是长久之计

共享汽车之所以会进入行业洗牌期,与该行业重资产、重运营的特征有着直接联系。

清科资管合伙人蔡志泉此前对新芽NewSeed(ID:pelink)表示:“大多数共享汽车企业尚未实现盈利的原因主要是,没有建立起清晰、透明、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都在靠‘烧钱’维持。像滴滴这样的网约车巨头选择进入这个市场,更多的是出于自身战略布局的考虑。”

据公开资料显示,共享汽车的购车成本会占整个运营成本的40%左右,同时企业还需要支付停车费、保险费用、油费、电费以及日常的运维等费用,综合成本很高。

据数据统计显示,一辆车每天必须要租出去 4 次,每次时长要 45 分钟以上,才有可能盈利。即使每小时出租率维持在60%,回本至少也要三年,中间还不考虑汽车的维修、折旧等带来的成本损失。

然而,这些平台目前的使用率仅能勉强达到标准使用率的50%。加之盈利模式单一,车身广告等方式并未利用起来,资金危机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

并且共享汽车的安全性也存在一定问题,降低了用户的信任度。据媒体报道,去年 5 月,一位长沙市民扫码共享汽车准备出行,结果刚发车,车便突然往前冲,像“飞车”一样,直到撞上路边门面上的墙才停了下来,对此,涉事公司说是用户操作手误。

“对于消费者而言,共享汽车不像共享单车那样易操作,需要培养使用习惯。安全问题也不容忽视,很多使用者对于驾驶并不熟悉车况的车辆,会有一定的担忧。”蔡志泉表示。

而用户的素质也函待提高。有用户把共享汽车开进高档住宅区的地下停车场并拒绝开出,以至于系统上虽然显示为已还车,但实际上该车辆已成为他的“专车”。更有甚者,在车内留下一地垃圾,导致其他用户根本无法使用,并且很多车辆外部都有剐蹭,这些都极大地影响了用户的使用体验感。

“的确,共享汽车是一个没有捷径,不可能投机,需要打持久战的行业,目前产业链中各个环节都有待完善和提高。”对于如何跑通共享汽车运营模式,GoFun相关负责人认为,一方面,因为行业重资产的属性,需要产业链上下游合力融合发展,互惠互利。

另一方面,在行业不断成熟的过程中需要运营平台先要把最基础、最传统的线下模式做通,例如清洁、充电等,只有将基本的服务做好之后,才能实现规模化的发展。

“共享汽车必须在现有条件基础上,遵循市场规律和治理条件,有序地进行投放和管理,才能做到精细化、科学化的运营,从而提升单车的使用效率,进而盘活整个共享汽车市场,把模式跑通。”

结语

根据预测,到 2020 年中国驾照持有人数将达3.55 亿,而汽车保有量将仅为1. 95 亿辆,这就促使消费者采用替代出行方案。因此,共享出行在中国并不是伪需求,仍然有着发展的沃土,只是企业已不能一味的依赖“烧钱”存活。

已倒闭的共享汽车服务商EZZY创始人付强曾说过,“死亡,是所有分时租赁公司的最终命运”。对共享汽车来说,寻找新的盈利点,建立真正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是重中之重。而随着5G和无人驾驶技术的落地,共享汽车将会朝着智能互联的方向发展,这或将是行业新的盈利突破口。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