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蛮”的江湖

微信,朋友圈,小程序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银杏财经(ID:threemornings),作者 | 杨一枝,编辑 | 汪小楼,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沈从文在《边城》一书里,对湖南地界的描写,除了有山、有水、有翠翠之外,还有几代人的思想碰撞。

张小龙、李一男、姚劲波、唐岩、王欣这一群来自湖南的创业者,二十多年时间以来,都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有的现在还站在舞台中央谈笑风生,有的已不复当年风华。

在这期间,他们有荣誉、有起落、有辛酸、有荣辱.....也有不同时代、不同领域的思想碰撞。

譬如,在前不久的两会上,姚劲波西装革履,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互联网下半场的红利应该在农村,作为湖南农村走出来的创业者,我始终关注农村互联网建设。

你看,这种与时俱进叫思想碰撞,姚劲波除了湖南人身上才有的“霸蛮”标签外,还懂得与时代潮流接轨。

1997 年,年仅 27 岁的李一男一路升级打怪,成为了华为集团历史上最年轻的副总裁,真正站在了聚光灯下。

而这一年,其他几人却无法享受跟李一男一样的高光时刻。

张小龙虽已混迹于广州几个年头,却还在为最基本的生计发愁,靠着香烟和摇滚乐来麻痹自己,这样就可以不用考虑下一顿该吃什么。

当时,张小龙开发了一款名为Foxmail的软件虽然很受欢迎,但由于该软件是免费,张小龙没有获得与用户规模相匹配的经济收益。

唐岩还在成都理工大学深造,成天一副社会小青年模样“匪气”十足,T恤加牛仔裤几乎是他着装的标配、信奉着拳头硬便是真理。

大学期间,唐岩经常泡在一个叫做“神童湾”的文学聊天室里写文章,他的文字像极了他这个人,极具侵略性的同时也让人摸不着头脑。

唐岩没想到的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在这个在这个聊天室认识了另外一个人,因为这个人的出现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这个人叫黄章晋。

姚劲波刚刚结束了自己一天的课程,虽然疲惫中透着黑眼圈,但笑起来幸福得像个孩子,因为他终于拥有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台电脑。

在那个年代你无法想象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拥有一台自己的电脑意味着什么,如果放在缺衣少食的年代,那种感觉就像是别人连粥都喝不上,你却能大口吃肉。

王欣只不过是万千高中生当中的一个,完全没有自己长远的人生规划,更不会想到去如何创业,他的目标只有一个,竭尽全力提高自己的学习成绩,然后考上一所好大学。

李一男至今还记得当初离开华为时的情景。

李一男离开华为那天,不知道是出于对李一男才能的忌惮,还是对其真心不舍,任正非率领了公司所有总监以上的领导在深圳五洲宾馆为他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欢送会,并对他说了一句:你开始创业时,只要不伤害华为,我们是支持理解的。

李一男与华为的恩怨,坊间一直流传着无数个版本,这些版本更多的倾向于指责李一男忘恩负义,辜负了任正非的厚望,反出“师门”不说,还与其对着干。

对李一男如此评价显然有失偏颇。毕竟,在残酷商业竞争中,本就无绝对的对错。

其实,每个创业者心里都有李一男一样的英雄梦,在创业圈利用老东家的内部资源来培养自己嫡系的事情并不少见。同时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郭德纲,追杀着自己的弟子曹云金,就如周鸿祎曾经追杀傅盛一样。

老板们害怕的不是你自立门户,而是你自立门户后不但比之前过得好,还跟外人联合在他的盘子里抢食,不杀一儆百这队伍简直没法带了。

在“反”出华为之前,李一男一直被外界解读为不善交际,得罪了不少华为高管。实际上,从后来李一男的字里行间我们不难发现,当年他能快速平步青云,除了对华为做出的贡献外,另一个原因是起到了掣肘郑宝用的作用。

华为当时自建了一栋楼给高层骨干住,最顶层的两套房一间住着任正非,另一间住着郑宝用,可见郑宝用的地位之高。

“当时年轻气盛,不懂事,被老板一煽动,就和阿宝斗得你死我活的,现在想想,真不应该。”当李一男说出这话时,言语中透着伴君如伴虎的味道。

港湾败北,被华为收购时,任正非以胜利者的姿态向李一男抛出了橄榄枝,大致意思是,这两年对你们的打击是大了点,但不这样我们也没办法活啊,还是希望你们继续回到华为,如果容不下你们,华为何以容天下?

在那个胜者为王的年代,李一男何尝不想学任正非说同样的话,只不过他一直都没机会。

在李一男惨遭人生第一次滑铁卢后,二进宫华为时,姚劲波卖掉了自己的第一个创业项目,从万网离职创办了 58 同城。

58 同城自诞时本是一个服务平台,并不自己做中介,而是为链家、我爱我家这样的中介平台服务。在当时看来, 58 和链家是合作关系,相互之间互利共赢,井水不犯河水,并不构成竞争。

1998 年,张小龙以 1200 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将Foxmail卖给了深圳博大,接下来千禧年的互联网泡沫让博大一直没找到属于Foxmail的盈利方式,以至于成了一个烫手山芋。

2005 年,刘炽平和曾李青代表腾讯前往收购Foxmail,张小龙便被一起“陪嫁”给了腾讯。张小龙进入腾讯后虽然解决了QQ邮箱一系列难题,但在微信横空出世之前,他一直过得不如意。

在当时,QQ邮箱的盈利模式一直模糊不清,在以营收论英雄的腾讯体系内,张一龙的团队几乎不受待见,一直游走在边缘地带。

与张小龙的郁郁不得志相比,此时的姚劲波显然更难受, 58 同城正游走在生与死之间,情怀跟梦想随时都有可能打水漂。

58 同城创立的前 3 年,取得了不错的用户数据,公司本可以高兴一番,但是姚劲波发现不对劲,因为账上资金链吃紧,最困难的时候差点死掉。

时值全球金融危机, 58 账上只剩下 50 万元,而等待领工资的员工却有 500 个。那时候姚劲波想得最多的就是,一定要活下来。他四处去找投资,见了二三十个投资者,没有人敢投58,后来还是他自己投了一些从以前项目上赚的钱先勉强撑着,然后找来上一轮投资方软银赛富追加了 4000 万元人民币投资。

2009 年,姚劲波放弃再进行融资,开始从业务模式上寻求盈利的机会,他开始慢慢发展一些付费用户。不久后,移动互联网爆发, 58 的数据也一路飙升。

后来 58 同城成功实现上市,市值超过 20 亿美元,有些当初拒绝 58 的投资者,就显得有些尴尬,见到姚劲波也只好假装不认识。

不得不说,命运之神眷顾姚劲波的同时,也眷顾了张小龙。

微信诞生之时,并没有大火,直到“摇一摇”和“漂流瓶”功能相继上线,用户规模激增。也因此带来了一系列非议,譬如“摇一摇”一上线就被扣上“约X神器”这顶大帽。

体量大了,张小龙胆也肥了。面对非议,张小龙让同事在微信这个版本的启动页上加了一句话:“如果你说我是错的,你要证明你是对的”。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微信虽然疯狂成长,但笼罩在其头上的“约X”灰色头衔一直挥之不去,直到唐岩剑走偏锋,带领陌陌杀入社交领域。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唐岩大学毕业后,在黄章晋的举荐下,进入网易成为了一名文字工作者。

在网易工作最初的几个年头,唐岩并没有太大的梦想,他一边用笔杆子挥斥方遒的同时,也一边过着大口喝酒、吃肉的快意江湖式生活,这种日子一度让他以为可以在网易终老。

直到李学凌、方三文先后离职网易自立门户,唐岩像打了鸡血似的突然相通了,

觉得该为自己的将来重新规划,于是便萌生了离职创业的想法。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