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道CEO任向晖:微信不是威胁?习惯才是!

2015-11-27 09:20 稿源:猎云网  0条评论

(文/乔泽芳)

从索易到网络广告先锋,再到中文利网和梅花网,任向晖干的一直是广告传媒业的事儿。

97年的中国,互联网刚刚起步不久,“当时的浏览器很简陋,只能浏览文字和简单的图片,甚至没有交互,”而大学就开始创业的任向晖已经成为了互联网的深度用户。创办索易,提供邮件列表服务,只是他漫长创业路的一个开始。

1997年到2002年的五年间,先后在网络广告先锋和中文利网走上正轨后功成身退,梅花网是他定义给自己正式创办的第二个项目。而这一次的开始,是长达11年的细水长流。

梅花多年来聚焦于为企业市场营销(广告,公关和市场研究)部门提供各类信息情报服务,包括跨媒体的广告监测数据库,新闻监测平台,市场统计数据库。顺理成章的,熟悉企业操作模式的梅花也看到了协作领域的沟通和人力浪费。

“企业服务其实从2000年就有,但那会用户少,网速也慢,复杂功能难以支持,甚至有时候还不如本地软件好用,所以几乎都倒掉了,我们严格来说算是第二批。”从梅花开始转做2B,又从梅花诞生了明道,任向晖开始了从广告传媒业跨向软件业。

明道二字取意古语“取势、明道、优术”。“取势”代表企业的战略决策能力,“优术”代表企业和员工的专业能力,而“明道”居中则承上启下,通过将开放沟通、任务协作、知识共享和移动办公整合在一个平台上,以及丰富的扩展应用,将个人能力通过组织协同发展为企业的能力。

“我个人不会觉得难度比较大,从梅花这种大数据和技术驱动环境中跨界,这个环节跨界就是很有价值的。”所以,2013年8月份明道在获得合鲸资本两千万A轮融资后,脱离梅花独立,任向晖开始了自己的新一轮创业。

2B的沟

从梅花网开始转2B领域,任向晖眼里个人和企业的区别绝不是人数的不同,“决策复杂”是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

以个人角度来切,无论电商还是游戏,玩的都是消费者的化学反应。消费者产品主要精力都是放在产品营销和产品运营上的,产品本身能完成营销当中的大部分,爆发力快,解决的也大多是精神价值问题。

对企业而言,不同就在于产品和市场营销通常相互分开。“这两个最理想的状态应该是不分开的时候,因为产品本身就应起到广告的作用。但悖论是,当你服务的对象是企业时,产品自身无法发展用户。口碑可以很不错,但产品没有类似微信一样很强的病毒效应。这两件事融合起来,就很复杂。”任向晖说。

而企业除了面临产品自身营销能力弱的问题,企业服务必定要求功能点多,代码量大。在协调云端的平台、移动终端、开放平台的同时,把握其中的度,解决产品做简单了客户不用,做复杂了客户用不起来的矛盾似乎是背后最难的问题。

“我们口碑还不错,B2B的营销环境其实非常苛刻,而且精益化要求很高,提高搜索来的转化率靠的还是内容。过去一年,2C市场的饱和,技术成熟度的提高,包括移动互联网的支撑,都是企业服务起飞的开始。”

在任向晖眼里,2B跟2C的一些细分市场一样,不可能直接飞起来就完全没有问题。新事物进来能够带来第一片活跃客户,但当热潮冷却,怎么让中国更多的企业提高接受度似乎会是避免互联网企业服务断层的更重要方向。

要么是产品的巨大飞跃,能够满足普通用户的需要。要么是在市场运营方面,能够抓到主流市场的问题从而很好的弥补到,这几乎是所有的2B行业面临的鸿沟,任向晖笑着说:“现在可能就快掉到沟里去了,这是全行业的一种趋势,也是下一个高潮点的到来。”

付费其实是习惯问题

说到市场推广,不免又要提到被对比多次的国内外文化差异,其中最热的就是付费问题。

对企业服务而言,收费门槛的设定是一种心照不宣的操作方式,区别就是门槛是用户数、时间还是功能。明道有提供免费版的试用。“也有同行全免,但免费模式并不新鲜。企业更大的问题不在于付钱,而在于用起来。有人尝试先免费,但依然没有解决用起来的问题。现在行业内没有统一意见,但我们态度很明确,企业服务一定要收费。临界点就是沟通是否在企业内部,针对那些有企业边界的沟通,管理层需要管理用户和架构的情况。明道新版也马上上线,就是做了一个大变动。”任向晖说。

而企业为什么不愿意付费,任向晖也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免费付费的行为人不是恰当的决策人;试用并不能试出功能;产品需求吻合度不够。我们产品确实没有解决100%的问题,但这三大问题也是大部分的原因。文化的影响是很长久的,也是最难改变的。”

如果以美国为例,除了付费历史很长之外,企业服务项目在丰富的基础上,但都偏向小而专。被微软收购的Yammer就只做整合,估值11亿美金的Slake只做动态。“付费只是其中一个要素,当多个文化的差异累加,就成了差距。”任向晖说。“但文化差异又是比较公平的。国外更擅长表达和共享,而国内员工对制度的执行度也很高,关键是抓住差异。”

微信和习惯谁又是威胁

明道服务过最大的企业人数可以上千,最小的也有几十,目标正是被炒的很热的中小企业。而中小企业和大企业的服务是两套不同的逻辑。按照制造业2000万,服务业1000万产值的规模标准,国内规模以上企业有100万家。明道做的就是从软件和工具的角度来解决它们正面临的问题:1、公司内部沟通不畅。2、任务执行率低。3、知识难以留存。

明道刚起步的时候其实做过私有部署,但相比公有云,私有部署的产品质量会低下,价格也更高。虽然很多企业心理上认为私有部署更安全,但任向晖说:“一个企业在用的软件的产品设计质量,运营,产品成熟度,跟一个在云端被几万个企业用着的软件几乎没法相比。现在的情况就是,一些企业在找私有部署,更多企业在找SaaS,甚至有不是SaaS就不用的要求。这两股力量在撕扯,但我们认为SaaS会更胜一筹,无论对供应商还是企业。”

相比因为SaaS的大规模性,进而形成经济性高、单位成本低的优势。行业特定的软件迭代对私有云来说就是硬伤,升级、互联互通、移动访问等一系列也都是问题。“早年因为这些原因诞生了SaaS,现在又回来做私有云,明道不会这么做。”任向晖说。

但当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些问题和痛点,面临着60家甚至更多的可相互替代的同类竞争,威胁到底在哪里?

“我们其实很怕零散,这也是所有企业服务都面临的问题。跟餐饮业一样,不论你一家企业做的多大,另一家同样可以在另一个地方风生水起。”任向晖跟猎云网这么说,“但有些软件很零散,也能天然的形成垄断,比如微信。在通讯这个级别,它就能做到因为别人都在用所以我不得不用的境界。同样的道理,在企业协作这个地方,当你盯住企业内部所有协作软件,就可能零散。如果盯住企业内部协作,那可能就不一样,网络效应和外部性就有可能发挥出来了。”

而现在的明道协作系统提供动态,任务,知识的三位一体沟通。试图抓住所有企业最有共性的,也最容易出现问题的点。但问题又来了,对企业而言,使用者和购买者分立,使用度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而微信,似乎又是一大威胁。

针对这一点,任向晖说:“这个问题确实有,我们有用户买了明道付费版,但依然在用微信和QQ。你可以说微信是威胁,但实质上习惯才是最大的威胁。老板购买软件从上而下进行部署,成功率最高时是50%。凭借制度来驱动而不是靠内在需求来驱动,其他企业服务也面临这个问题;另一方面,很多员工甚至会忘记进行工作进度更新,跨部门沟通会更复杂。所以如果从通信角度看,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确实是微信QQ,但从企业服务角度看,最难改变的还是习惯。”

抛开习惯的不可控性,明道在解决这个问题时选择了平台的完全开放整合。包括帮企业解决财务管理、HR、招聘、CRM等垂直领域问题。给其他用户导流的同时,也给自身的服务增加砝码,增加账号功能,让员工体会一站式的优点。

而现在的明道已经有18万家注册用户。2年多的发展中,每一次变化对明道来说都是刻骨铭心的体验。

自由与分享的理念是他们坚持的核心,明道的产品几乎都刻上了这一印记,用任向晖的说法:“我们强调扁平和连接,也不愿意在产品中加入太多控制性的东西。客户有提,但这是我的坚持,而且是一定会坚持的东西。如果这点坚持都没有,最后可能什么都不是了。”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