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成长手记:从街边的三床小公寓开始,到市值100亿

2014-11-03 17:55 稿源:tech2ipo  0条评论

本文介绍了 Airbnb 的初诞生、发展中的种种阻碍及应对过程,你会看到一个更为立体的Airbnb 。原载于 New York Magazine。

AirBnB Airbnb估值 在线短租 短租网站

Airbnb 的市场争夺,硝烟越来越盛

数月前的某个早上,纽约市民们突然发现,整个纽约市似乎在一夜之间被 Airbnb 的广告包围了。一幅幅广告干净白亮一如初雪,上面是某个纽约人的灿烂笑脸,并附着简介,讲述了 Airbnb 这家在线租赁网站是如何在财务层面、甚至精神层面上改变了 Ta 的生活。广告上的宣传语这么写道,「纽约人一致认为:纽约有 Airbnb 简直再棒不过了!(Airbnb is Great for New York City)」。

如此这般的宣传,冲击力并不小,仿佛 Airbnb 是在与某位劲敌全力相争——可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 Airbnb 在抗争的是什么,也无从理解这广告,是想让路过的地铁乘客们记住什么。

然而,饶是再鲜亮的画面,也逃不出地铁站广告「遭遇涂鸦」的宿命。当天晚上,就有人在坚尼街(Canal Street)的广告海报上涂鸦道「嘿!你公寓里那个默不作声的租客小伙伴正把你家钥匙交给外人呢!」,西四街(West 4th Street)的海报上,相似的字体写道「Airbnb 根本不负责任!」,而在第四十二街(42n Street),这些涂鸦者更是将目标锁定在了 Airbnb 的宣传词上,将「Airbnb is great for New York」改成了「Airbnb is great for Airbnb」。这些涂鸦伴着 Airbnb 的广告遍及哈利、布鲁克林、皇后等几个区,显而易见,这不是普通的广告涂鸦,而是有针对性的「反 Airbnb」活动了。

近来,Airbnb 所面临的抗争,不仅是来自商业上的竞争,也是来自观念的不兼容。不同的观念来自 Airbnb 所代表的新潮租赁方式,对传统租赁模式的冲击,也来自生活富足的「有房人士」对「新派租客靠着 Airbnb 来凑足房租」这种行为的不理解……这之中,许多反对派不时引为依据的「纽约精神」也是 Airbnb 在纽约遭遇的阻力之一。

Airbnb 的创始人兼 CEO,33 岁的 Brain Chesky 在采访时表示,他更愿意这么来想——「人们能够关注、并谈论到 Airbnb,就已经让我们深感荣幸了」,Chesky 说话时语调和缓,不过脸上的表情却透出些紧张严肃的情绪来。

采访时已近 8 月底,这个夏天对 Airbnb 来说过得可并不容易——在柏林、旧金山等的业务都有遭到限制的隐忧。包括在 Palm Springs 发生的恶意霸租事件(租客不缴租金还霸着不走),也让 Airbnb 的短租业务遭到了不少质疑。甚至于新 Logo 也被吐槽长得像生殖器,把原本「四方为家」的温暖寓意破坏了不只一星半点。囧事还不仅止于此,其后,在纽约也出现了不小一阵针对 Airbnb 的不满情绪。

当笔者提到海报事件的时候,Chesky 幽幽地表示「喔,我并不知道这事儿。不过说实话,每年夏天都挺疯狂的。」Chesky 笑着致意刚到的创业伙伴 Joe Gebbia,「嘿,我正在讲 6 年前我们创建公司时是有多疯狂呢——从街边的三床小公寓开始的创业。」

是的,溯源 Airbnb 六年前的初诞生,并回顾其善意初衷,正是那次采访的主旨。

现下可谓是 Airbnb 发展的关键时期,随着融资的注入,Airbnb 完成了从初创公司到一家市值过亿大企业的华丽变身。这家公司的成败将与其代表着的「分享经济」的未来发展息息相关,而 Airbnb 未来将如何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家公司能否顺利在纽约立足。纽约之所以重要,不仅因其市场份额之大,亦是因为纽约这个市场上会集中出现许多 Airbnb 在全球发展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尤其当大部分纽约人在公共利益与私利的权衡中会更倾向考虑公众利益。

就让我们从两位创始人开始聊起。

Airbnb 的创始人 Chesky 和 Gebbia 结识于罗德岛设计学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少有创业者来自艺术设计类院校,不得不说两人的学历背景是比较特别的。不过,罗德岛设计学院的理念倒与硅谷有着相似之处。Chesky 谈到,在学校里,老师们传递这样的观点——「你是个设计师,你可以重新定义你所生存的世界」。对于在纽约上州社工家庭长大的 Chesky 来说,老师们的这一观点非常有影响力。谈及此,Chesky 流利地引用了现下大多数硅谷业者的座右铭,「正如萧伯纳所说,理性的人使自己适应这个世界;不理性的人却努力让世界适应自己。因此, 一切进步都仰赖于非理性的人」。

毕业后,Gebbia 在旧金山创立了自己第一家公司,主要设计并贩卖「久坐一族」所适用的坐垫 CritBuns,艺术生临摹时久坐的不适感、时常出现在裤子上的脏印子驱动 Gebbia 设计了这么款形状、创意都略微别具一格的创业产品。与此同时,Chesky 在洛杉矶当着一名普通的工业设计师。那时候的日子,Chesky 过得并不开心,甚至有些痛苦——「这和老师们在学校里说的不一样,我浑浑噩噩地仿佛过着另一种生活,几乎没有灵感没有创意。」

当 Gebbia 寄来自己设计的 CritBuns 时,Chesky 仿佛突然被点醒了。「那种感觉就像是」,Chesky 回忆道,「哇!他做出来了!他正在做这件事情!」于是,当 Gebbia 的公寓空出房间时,Chesky 当机立断决定搬家到旧金山去。他解释道,「就感觉,旧金山才是对的地方。就像……如果你是 14 世纪的画家,你一定想去意大利一样。」

然而,当 Chesky 准备搬过来的时候,Gebbia 却是遇上了「经济危机」,差点就没办法续租公寓了——可以猜到,CritBuns 并不是多么热销的产品。Chesky 谈到,「那时我的银行账户只剩下 1000 美元,对于创业完全没有任何主意。我们聊起来,随后发现那阵子有个国际设计会议要在旧金山举行。于是 Joe(Gebbia)就建议我们趁着会议提供住宿+早餐的服务(Bed and Breakfast)来赚一笔。」

于是两人开始着手准备。Gebbia 翻出了此前露营旅行购置的 3 张气垫床,前室友 Nathan Blecharczyk 帮忙设计了专属网站 Airbedandbreakfast.com。第一周,两人的小生意迎来了 3 位顾客。Chesky 描述道「我们会在早上为客人们准备早餐,包括超级新鲜的橙汁以及你能想象到的最赞的果馅饼。还会为他们准备一些零钱来应付 Tenderloin 附近的流浪汉。」Gebbia 补充到,「这是在旧金山生活的一些小经验。」

Chesky 表示,「更重要的是,我们交到了许多朋友」。对于 Chesky 两人而言,新鲜的租赁经历就像 The Real World 这档真人秀一样,只不过少了些许意外感满满的戏剧性。「当我们送别这些客人时,我们意识到,这简单的租赁关系,或许也能成为新的商机。」

「试想你能像订酒店房间那样,轻便简单地预订其他人家里的闲置房间,那会是怎样呢?」Gebbia 补充到,不过他也坦言,「我们花了一阵子才理清思路」。

最开始,两人的业务范畴主要「在各类会议高峰期提供气垫床租住」。为此,他们在 2008 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时候还设计了「Obama O』s」、「Captain MaCain』s」两个牌子的麦片,自行贩卖推广。回想到那时候,Chesky 谈起「我记得我那时候还在想,扎克伯格有这么做过麦片么?」而 Gebbia 则忆起了彼时窘迫的财政状况,「那时候我们俩差不多每人都有 2、3 万美元的债务。」

「那你们有没有考虑过换个容易点的工作,比如说在咖啡馆打个工?」

「这不可能」Gebbia 的回答直接干脆。

Chesky 则是又一次引用起了名言「毕加索就说,创造力正是从束缚中蕴育而出。」

可以看出,Chesky 和许多创始人一样,喜欢在发表的言论中嵌入许多名言警句——隐约暗示着自己也与这些精英、天才属于同一群体。(当然,Chesky 引述的这句并非来自毕加索。websitestartupquote.com 上显示这句话来自 Twitter 的创始人 Biz Stone,不过事实上,这句话更可能来自一本名为 Creativity From Constraint 的心理学书籍,讲述毕加索与布拉克是如何在绘画中添加限制从而开创出立体主义绘画流派的。不过话说回来,也不用这么仔细计较了,毕竟 Chesky 他们可正在改变着周边的世界呢。)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本网页浏览已超过3分钟,点击关闭或灰色背景,即可回到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