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人读新闻指南:快乐的幻觉也是你,谬误的错觉还是你

2019-06-06 11:27 稿源:全媒派公众号  0条评论

社交,媒体,合作,创业,互联网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社交媒体时代,信息爆炸,新闻业的商业模式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巨变之下,专业人士和新闻读者既面临困境,也诞生希望。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编译几位学者的专栏文章和最新研究,来看看现代人消费新闻的谬误、茫然与欣喜。新闻业专业人士:四大谬论

专栏作家Mike Mallazzo近期发表了一些文章,分享了自己的一些经历。 2010 年他进入《纽约时报》工作时,正处于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媒体士气也处在历史最低点。当时普遍的观点认为,《纽约时报》的付费墙策略所能带来的最好结果,也就是让它成为专属曼哈顿精英的报纸。新闻从业者们担心没有人为新闻付费,或者更确切一点来说,他们对所有数字时代的新策略都保持怀疑态度。

Mallazzo认为,新闻业的学者们似乎认为自己是媒体困境的受害者,而非可能拯救媒体的人。他们做出了四个错误的假设,认为数字时代的新闻业以牺牲媒体的利益为代价,让科技公司获得巨大的利益。

谬误一:在信息完全竞争市场,真相会脱颖而出

一个非常幼稚的想法是,庞大的社交网络消弭了传统媒体的信息传播方面的缺点,创造出一个完全竞争的信息市场。在这个市场中,真相是最好的产品,必然会成为信息流中的主要存在。“看不见的手”会调节信息市场,将真相推到读者面前,并将假新闻从读者的视野中驱逐出去。

但事实恰恰相反,这种天真的想法甚至可以说是可笑的。在一个完全竞争状态下的信息市场中,最终胜出的永远是最极端的叙事方式。社交媒体是一个杂乱无章、混乱不堪的信息垃圾场,旨在最大程度发挥基于广告收入的商业模式的弊端。在这里,世界末日变成了现实。

谬误二:新闻记者不会关注商业利益

互联网出现之前,记者们并不需要了解媒体的商业运作。在大众传媒时代,不论是报纸还是有线电视,所有的信息产品都是被“打包”出售的,读者必须一次性购买媒体提供的所有信息。但是在社交媒体时代,Facebook出现并且可以提供更好的信息产品组合,媒体就必须知道消费者到底愿意为哪些产品付费。

但是,尽管经营状况不景气,仍然没有人费心去指导下一代的记者们如何参与媒体商业模式运转。不仅如此,新闻学院的学生们也没有这方面的需求。这种忽视带来的后果是,从业者们以关注商业收入为耻。

但随着订阅模式的兴起,像《西雅图时报》这样的媒体正在利用读者阅读偏好数据来指导记者的报道策略。 2019 年 5 月,NicholasThompson指出,在订阅模式的世界里,调整商业和编辑原则意味着记者会写一些人们愿意为之买单的东西,内容也会从根本上变得更好。

谬误三: 20 世纪后期的媒体模式是新闻业唯一可行的模式

在新闻学院的教育里,关于“新闻”的基本概念是极其狭隘的。以美国为例,媒体力求客观公平,资金来源以广告收入为主。但事实上,这种概念的新闻业只是近五十年来的发展状况。在以往绝大部分时间里,美国的媒体都充斥着党派色彩,由利益相关者提供资金,借此将自己主导的价值观传递给世界。

与此前的运营模式相比,二战后的新闻业仅仅是向美国公众传递信息的渠道之一,在令媒体变得强大、自由的同时,这种模式也存在一些缺陷。例如,曾经红极一时的中型报纸,几乎享有某种近乎垄断式的权力。一方面,它为其他类型的媒体进入该市场设置了很高的门槛,另一方面,这些扮演“看门人”的媒体则更加偏向于白人和男性的利益。

不过总的来说, 20 世纪下半叶是新闻业的黄金时代。媒体可以从广告中获得收入,因此能够在政治领域中投入巨资,发起强有力的、无党派色彩的深度报道。在报纸权力的巅峰时期,《芝加哥太阳时报》买下了一家酒吧,并派驻记者卧底,最终曝光了当时猖獗的政治腐败。但是,正如其他任何黄金时代一样,报纸的时代不可避免地消逝了。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