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创爆款背后,看得见的平台引擎

故宫

图片版权所属:站长之家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鹿鸣财经(ID:luminglab),作者:丁甜,站长之家经授权转载。

互联网平台对传统文化的意义在于,它通过消费让文化元素有机会从产品发展到产业,让以往止于“景点”、“纪念品”的生意,延展出具有高溢价能力 、有平台支撑的链条,并在这个过程中让人们更接近文化本义。

紫禁城的上元之夜,故宫门票被炒到四千,仍然是一票难求,求而不得。故宫IP火了之后,不仅天猫淘宝上的文创产品卖出了新高,故宫本身也焕发了生机。

今年的上元夜是故宫有史以来第一次开夜场,东、西雁翅楼均被如昼的灯光照亮,由午门西马道登午门城楼,可以参观喜庆祥和的“紫禁城里过大年”展览。故宫东城墙更是布满了近千米长的红灯笼,而城墙南侧还有艺术灯光投影的《千里江山图卷》、《清明上河图》等绘画作品。

灯火荧煌,笙歌笑语。面向未来,在数字经济时代,文创能不能成为一个生机勃勃的产业?文化怎么面对年轻用户群体,怎么借力互联网平台?是个有趣的话题。

每个人都想亲临上元之夜,就好像“不到长城非好汉”,以故宫为代表的博物馆过去是游客心中的“景点”,近年来因为互联网的作用重回它的传统文化含义。谁都想逛逛故宫,但是故宫每年可容纳的人就那么多,每天限流 8 万人, 2018 年全年参观故宫的人也达到了 1700 万。按照中国人 14 亿人口来算的话,每个人都看上一天大概得七、八十年。

故宫和所有博物馆、美术馆都是有限的,但通过互联网,故宫代表的某种传统文化、传统艺术的延伸是无限的,它可以通过消费,让消费者尤其是年轻人感受和认同传统文化,也能在这种互动中获得无限的生命与生机。

01

故宫彩妆,究竟有什么不一样的?口红还是直男辩认不出的色号,眼影还是一盒亮闪闪的压实粉末。

很简单,当彩妆加上故宫两个字,就成了一种文化创意周边。这是一种“新消费”,新消费的概念在于以往的消费和以往的商品提供的是它本身商品的物理属性和它的功能性,今天借助文创这个载体和IP,给予了商品更多的精神属性,给它更大的溢价能力,也给了其品牌触达用户的阵地。

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新文创带动的新消费。而互联网的平台效应,使文创渗透的商业范围进入到各个生活场景,从衣食住行,到美妆,到娱乐,新文创的宽度更大了,深度更深了。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过去 5 年,我国文创产业增加值增加了66.09%,占GDP的比例在 2017 年达到4.29%。但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较大距离。因此,我国文创产业的增长还有着巨大的潜力空间。

与此同时,消费作为经济增长引擎的基础性作用越来越显著。美国《今日美国报》 1 月 23 日文章称,中国将在 2019 年成为世界头号零售市场;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也发布全球零售和电商预测,数据显示, 2019 年中国零售总额预计将增长7.5%,达5. 6 万亿美元,中国增速超过美国的总趋势将持续至 2022 年。

可以推断,依托互联网的平台效应,文创消费将有望成为新消费增长点,带动经济增长。

政府工作报告中也强调,要发展消费新业态新模式,促进线上线下消费融合发展,新时代消费升级已是大势所趋。今年两会期间,由中国政协传媒网和光明网共同举办的2019“两会委员说”,就围绕 “互联网平台效应下的新文创消费” 的主题进行了一次论坛讨论。

中国文化产业协会的会长张斌表示,这是时代在呼唤。时代需要互联网的东西,需要这种互联网平台比如说阿里巴巴。“故宫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贵财富,故宫的文化,有形象的有虚拟的,各种各样的东西,要把故宫的东西讲明白了弄清楚了,这是很大的一个工程。”

文以载道,文以传情,文以植德。要把有限的文物、艺术扩展到无限的互联网文创世界,要做对历史文化有所感知、有所挖掘的博物馆文创,的确一个大工程,也是一个大市场。

于是,传统与创意相结合的文创产品在互联网上如雨后春笋般迅猛生长,类似故宫博物院,苏州博物院,甘肃博物院等多家博物院都开设了网络店铺。

故宫文物博物院,依托着互联网的社交话题和商业落地,开始从高悬于文化殿堂的座位上,走进互联网生活方式的多个角落。自 2016 年到 2018 年,短短两年时间,故宫的文创产品涵盖办公、服饰、家居、食品、国礼等诸多品类。通过准确传达故宫IP的文化价值和依靠其人格化的辨识感,符合商品本身的高品质的开发策略从而做出有竞争力的商品,故宫每推出新品都会成为爆款。仅 2018 年底推出的过年故宫福筒(对联、福字、门神、红包、年画)就售出 36000 件。

坊间开始称赞:“故宫出品,必属精品”。

习总书记说,要“让收藏在禁宫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迹里的文字活起来”,这个“活”是关键,怎么让沉睡的文物活起来,最根本的就是要解决人们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和追求。

故宫博物院作为世界最大的皇家木结构建筑群,又收藏着中国五千多家博物馆里42%的最珍贵的文物。全国政协委员、故宫博物院总策展人王亚民在“两会委员说”上表示,故宫博物院有责任有义务让这些文物,通过创意、通过互联网平台,让更多的人了解它,体验它。当文创产品和服务有效地向大众、尤其是年轻人传递着深刻隽永的历史感情和精神内涵,那么传统文化的美学价值、历史价值和思想价值也自然会得到彰显。

“以社会的需求为导向,以故宫收藏的文物和文化为原点,以故宫的学术作为一个支撑,另外以互联网和其它的营销的平台作为一个手段,这样真正故宫的文创才能活起来。”王亚民说。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