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锤定价8848元!非精日罗永浩,不爱我就拉倒 - 站长之家

神锤定价8848元!非精日罗永浩,不爱我就拉倒

2018-05-16 09:09 稿源:品途网  0条评论

罗永浩在谋划着一件要改变世界的大事,起码他是这样认为的。

2018 年 5 月 15 日,鸟巢,锤子今年的第二场发布会。按照老罗的说法这是一款「可能改写人类计算机历史的革命性设备」,而且「会被失去灵魂的苹果疯狂抄袭」。

So what?锤子在今晚发布了什么?

坚果R1:锤科的新手机坚果R1 正面采用了一块异形全面屏,底部边框方面这款手机没有完全去掉下巴,在系统UI优化上,坚果R1 通过软件优化的方式将前置镜头隐藏在正面屏幕中。

配置方面:坚果R1 搭载了高通骁龙 845 处理器,这也是目前最强的安卓手机处理器,安兔兔跑分达到275000+。根据坚果给出的数据,这是目前跑分最高的安卓手机。另外,坚果R1 拥有 3600 毫安时电池容量,支持18W快充以及10W的无限快充。发布会上,锤子科技还发布了一款坚果闹钟式无线充电座。这款无线充电座当放入手机时,会自动转化为一个闹钟。

工作站: 本次发布会上锤科还发布了一款名为Smartisan TNT Station工作站的产品,中文名是“坚果TNT工作站”。

根据罗永浩的介绍,Smartisan TNT Station 将采用多维度的交互方式,手指、语音、智能、人工智能和图形界面多合一。

在演示工作站时,老罗还顺手发布了两款软件产品。Smartisan office以及子弹短信,矛头直指微软office套件以及各大即时通讯软件。

为什么在台式机和笔记本成为夕阳产业时,锤子科技还做电脑?罗永浩表示,笔记本电脑还是人们办公的重要工具,AR/VR、AI还要 10 年才能到来,锤子科技要引领这 10 年。

售价方面:坚果R1 8G Ram 1T Rom版本售价 8848 元,128G Rom版本 4499 元,64G Rom版本 3499 元。

坚果工作站高低版本分布售价为 14999 元以及 9999 元(低配版本需要链接手机使用)。

另外,老罗表示本次锤子发布会打破了科技发布会人数最多的吉尼斯纪录,并且门票收入 480 余万将全部捐给开源社区。

“我做这个公司是为了改变世界,不是为了赚你们的臭钱!”老罗说。

老罗是一个奇怪的人,老罗的粉丝也是一群奇怪的人(虽然老罗千方百计想把握锤粉)。爱老罗的人爱的死去活来,恨老罗的人恨的咬牙切齿。

自从T1、T2 折戟之后,罗老师已经很久没有在公众亮相。这次R1 发布,老罗似乎把积压了两三年唠叨全都翻了出来。

在发布会前一个月,每天用二三十条微博做预热的,还能引起吃瓜群众广范围的讨论,这事儿恐怕也就罗永浩能做出来。

从上架纸尿裤到秒ios灭windows,再到最近的“精日”言论。貌似老罗上一次这么口无遮拦还是发生在T1 之前。

经历了融资困难、人员变动、种种被收购的传言之后,事实上,自从去年获得四川政府的 10 亿元的融资后,锤子科技的命运似乎就迎来了转机。

吴德周的加盟、坚果Pro两代产品的成功让老罗暂时摆脱了「产品焦虑症」;另一方面,锤子开始效仿小米生态链模式推出的一些周边产品,空气净化器。所以最近两年的罗永浩原本很少再靠着diss友商去为锤子刷存在感,曾经的「斗士」已经俨然变成了一个「体面」的企业家。或许正如他所说,锤子目前已经迎来了「最好的时期」。

但目前而言锤子也仅仅算是活了下来,并不能称得上活的很好,离罗老师最初的愿景更是还差得远。

根据 2017 年各手机品牌公布的出货量显示,华为(含荣耀) 2017 全年智能机出货量为1. 53 亿,OPPO1. 12 亿台,vivo0. 996 亿台,小米 2017 年强势反击,销量也近亿台(Gartner数据,全球市场)。 第二阵营的联想+Moto、中兴、魅族、金立、TCL则在 1500 万台以上。

锤子手机 2017 年的销量虽然未公布,不过要推测出来并不难。 2017 年上半年,罗永浩在采访中称, 2017 年的目标销量要达到 400 万到 600 万。

而有媒体报道,锤子科技内部人士曾爆料,「 2017 年我们完成了公司制定的目标,完成率超过110%。」「锤子在这一年彻底翻身,实现盈利。」如果此爆料为真,锤子手机 2017 年销量在 500 万台左右,与 360 手机、一加手机一起构成了中国手机的第三阵营。

这可不是当初想要赶苹果灭三星的罗老师想要的。

可是无法回避的是老罗和他的锤子已经错失了手机市场的一个又一个的风口。

锤子第一款硬件产品T1 面世已经到了 2014 年,那是中国移动互联网换机红利的最后一年,手机行业迎来了第一轮洗牌。

也是在那一年,昔日“中华酷联”四巨头中的酷派和中兴开始掉队,一向专注小而美的魅族开始寻求外部投资,联想收购了摩托罗拉试图在国际市场打开入口,OV开始密集铺设线下店发力……

身处在乱世之中,老罗还是坚持着自己内心的那一份“情怀”,在其他厂商不断推出性价比产品跑马圈地之时,老罗却把T1 的售价定在了3000+的价位之上。

要知道在 2014 年时,国产手机品牌大都还在中低端市场厮杀,3000+档位的市场还属于三星、Sony等一票舶来品牌。对于当时的国产厂商来讲,市场份额尤为重要,在中端竞争激烈,高端暂时被洋品牌封锁之际只能从低端千元机市场寻找突破口。

所以号称不会做低端手机的小米推出了红米系列,老大哥华为将荣耀分拆了出来,魅族在当年将MX系列手机下调到千元以后也紧接着推出了魅蓝系列。

而逆势而上的老罗很快尝到了苦果, 2014 年底锤子公布T1 销量,只有区区 12 万台。

锤子持续低迷直到 2017 年坚果Pro以及Pro2 发布后才有所缓和。和以往锤子专注高端的定位不同,坚果pro是老罗放下身段后产物,也是真正让锤子迈入百万销量的单品。但此时手机行业的风口已经转向,在友商发力高端的同时更强调收入和盈亏,而不是像往年那样整个行业强调销量做规模,跑马圈地。

锤子虽然市场份额有所发展,但换来的代价却是牺牲了单品利润。老罗在发布会上也曾自嘲“现在手机不赚钱,都是交个朋友,真正赚钱的是配件。”

为此锤子在不断换着花样的去卖配件的同时也开始布局智能家居,“畅呼吸”空气净化器的推出就是第一步。

记得老罗曾在 2017 年初的极客大会上表示“将在北京雾霾天的时候推出这款净化器”,结果整整一年北京空气质量都在优良之间徘徊。无奈之下,老罗只能悻悻在成都发布了这款产品。

然而布局智能家居生态在今天来看也并非易事,先不提小米智能家居生态布局已逐步完善,甚至和360、荣耀、魅族相比,锤子的步伐也整整慢了半截。更何况在创业风口逐渐紧缩后,不少互联网公司也把智能家居行业列为了突破口,比如以工具和出海业务著称的猎豹,在 2017 年推出“豹米”品牌等一系列产品。

另外,智能家居的布局也需要新零售线下渠道的带动。但截至 2017 年,锤子线下店数量仅为 60 余家,其中多数为授权门店。不仅店面稀少,产品数量也是锤子不可忽视的问题。

那么,新的R1 能拯救老罗吗?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