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面三战,美团赴港IPO推迟

2018-04-23 15:42 稿源:倪叔的网站  0条评论

互联网真是没有能活过五分钟的热点。

近日来,中美贸易战大战连场使得日前还被视为互联网下半场的世纪之争的:美团vs滴滴之战,陡然降温了。

而之所以话题降温,固然有互联网信息多变,一天没有新动态就难以维持热度的原因,但更关键的因素在于:随着业界的讨论越走越深,大家逐渐都看明白了:在酒旅外卖单车网约车四大赛道上,三处面临流血竞争,身处“四面三战”状态的美团,最核心的问题是:美团的钱究竟够不够?

此次美团vs滴滴之初,舆论上美团占优,给大家营造了一个天下苦滴久矣的情绪背景,接着美团打车一上来就以为市场提供补贴的挑战者姿态出现,在上海完成了 30 万/日订单的成绩。

随着美团第一波成绩公布,各种“故事”接踵出台,有说美团从衣食住行切入出行打车,有场景优势因而是“降纬攻击”的;有说美团点评的商家会愿意出钱请用户坐车来店里消费,形成了转移支付是“魔法攻击”的……各种版本天花乱坠,眼花缭乱,再配合一系列将王兴塑造成商业哲学家的报道,汇总起来要形成一个美团“扩张必胜”的思想钢印。

但上一个宣称“扩张必胜”的是谁?是乐视,是生态七子一个都不能少,少了就不能化反的乐视,而这种通过不断扩张以获得融资估值-再行扩张-再行融资的资金循环模式,最终是什么结局我们已经知道了。

而且相比于乐视,美团所面临的竞争局面要凶险的多。乐视烧钱的范畴主要在:视频网站版权内容,乐视体育,乐能电视/手机,电商及网约车业务等领域,总体来说:竞争并不激烈,而且乐视通过各种手段将资金成本转嫁到了上游供应商,明星投资人,收购子公司身上。

而美团则完全不同,外卖领域对抗饿了么,酒旅领域单挑携程系,网约车死磕滴滴,现在又一脚踏深不见底儿的共享单车,这基本上是把整个中国互联网最强大的公司都变成了自己的敌人。

携程的实力不必赘述,滴滴日订单量稳定在 2500 万以上,饿了么日均配送订单已达 450 万单,合作商户 100 万家,骑手 300 万人。哪家都不愁“粮草”,梁建章、程维、张旭豪,哪个是好对付。乐视面临的竞争局面没这么惨吧?

美团既然杀入人家的地盘,想不烧钱都不可能。乐视是自己“作死”,没有谁特别想要乐视的命。美团是“找死”,没有对手会心慈手软。

因而,虽然表面上看来美团气势汹汹杀入打车市场,并在上海市场有所声响,似乎是:其在财务状况良好的前提下,实行主动出击并顺利攻城掠地,但事实是:美团本身在多线开战的情况下,又烧钱硬刚滴滴,并接手摩拜踏入共享单车的无底深潭,使得自身已经逐步陷入甚至可能比乐视还要危险的境地。

有媒体替美团算了一笔帐,结论是:美团账上的 70 亿美金根本就不够花!

因为美团原有的外卖业务,新增的打车业务都已经分别烧掉几亿美金,再算上美团用于收购摩拜,印度尼西亚的Go-Jek 和印度最大的外卖平台Swiggy的费用,目前美团账上能动用的仅为 34 亿美金。

而只要计算一下,新增的摩拜业务,面向饿了么和滴滴双面开战的外卖业务及美团原本公布的打车业务城市计划来看,即使后期美团打车的补贴降低,整体费用砍半的情况, 34 亿美金也就勉勉强强够支撑一年,这还没算上美团在新零售、酒旅等其他业务的花费。

虽然,在美团自身的故事逻辑里,美团将自身描述为服务界的亚马逊,以自由现金流为核心,走的是只做大蛋糕但不下刀的路子,但事实上,美团的盘子太大,但占比够大的主力业务一个现金牛都没有,在这样的境况之下,说自己是未来的亚马逊并不能掩盖它资金不足,并要挑战的都是无限血槽强大对手的客观事实。

不可否认,故事元素的加入会帮助大众理解复杂的商业逻辑,但很多时候,讲故事也成为公司回避问题,粉饰业绩的重要手段。

而在美团vs滴滴的事件中,如果我们抛开概念与故事,回归常识,我们会看到:

首先,从业务来看,所有O2O服务行业体验差异性都是很小的,美团在过往经营的团购、外卖、酒旅等多个战场上,它都没有在一个战场能够形成绝对优势和竞争壁垒,护城河门槛并不高,很容易被资本驱动打破。

四面三战,美团赴港IPO推迟

滴滴在无锡做外卖,补贴一下去,就拿下市场第一的份额,便是典型一例。

四面三战,美团赴港IPO推迟

对此战果,知名投资人朱啸虎在朋友圈表示:根本不需要创造什么高深的概念,只需要看一个简单的数字,在同等补贴比例的情况下,谁能打穿对方的防线,超过对方的市场份额,资本就会对另一方失去信心!身处四站之地,三线流血作战,即使在今天资本泛滥的情况下,资本的耐心也是极其有限的。

作为中国最知名的投资人之一,朱啸虎的观点让我们看到了,资本圈对美团当下四处开战,又贸然在打车/外卖等无险可守的领域与滴滴等巨头进行正面竞争的境况并不看好。

近日有坊间传闻说:美团在香港与国际资者探讨IPO的可能性及估值,未得到理想答复,亦可以成为资本态度的一个现实注脚。

其次,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在互联网行业内,还从来没有一个公司能在自己主营业务巨亏的情况下,靠模仿复制,通过烧钱的方式进入别人的领地,颠覆比自己更加强大、专注的公司。

这一点,即使放在美团身上也不例外,无法形成正向循环,进而捉襟见肘的资金链会成为此路不通的明证。

4 月 17 日消息,财新和AI财经社同时爆出一则消息,原计划今年年内在香港IPO的美团点评,或受资金压力攀升影响,推迟其上市时间。

据报道,美团点评正考虑启动新一轮 30 亿美元的私募融资,估值约 400 亿美元。上月有媒体报道,美团正在讨论最早于今年年内在中国香港IPO,预计市值为 600 亿至 800 亿美元。按照其原计划,在IPO之前不会再进行任何私募融资。但现在似乎有的新的变化。

对此,业内有人认为:因为滴滴外卖的强势进攻,美团外卖在无锡被迫烧钱补贴应战,如果战火继续蔓延到其他城市,那么美团赖以上市的主营业务--外卖,就可能从亏损状态到陷入巨亏的黑洞,这也是其IPO延迟的重要原因之一。

3 月 21 日,在成功登陆上海之后,美团打车宣布经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等多部门审查,美团打车正式获得杭州市颁发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即将进军杭州,但目前时进 4 月底杭州人民依然没有等来美团打车的身影,反而在日前美团打车正式宣布取消南京地区的补贴……

与之前攻占上海时的暴风骤雨截然不同,随着外卖大战的开打,美团打车的节奏突然开始变得缓慢,进而无以为继,这既将美团资金链正在承受巨大的压力表露无疑;又让美团vs滴滴这把曾经燃烧整个中国互联网业界的大火归与寂灭。

2018 年 3 月,美团以一个出人意料的方式奇袭打车市场,开启了“美团打车vs滴滴打车”的世纪之战,但没曾想仅相隔一月,这场战争就以“美团打车的悄然熄火”作为结局,再次以出人意料的方式提早归于静默。

故事就是这样,往往情节出人意表,但又皆在情理之中,而我们唯一要做的是:欣赏故事的精彩,尊重故事的结局。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