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在美国国会作证:FB不会把数据卖个广告商

2018-04-11 08:45 稿源:网易科技  0条评论

(原标题:Zuckerberg to Senate: ‘My position is not that there should be no regulation’)

图:Faceboo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参议院司法和商业委员会作证

网易科技讯4 月 11 日消息,据Venturebeat报道,今天,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出现在将近半美国参议员面前,就有关垄断和监管问题做出回应,包括解释如何处理扎克伯格曾多次提及的违反公司和用户之间信任的事件。

扎克伯格正面临Facebook自 14 年前成立以来最大的丑闻。他想让立法者、投资者、广告商和Facebook的 22 亿用户放心,他们的数据是可信的。他说:“我的首要任务始终是坚持我们的使命,即把人们联系起来,建立社区,让世界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只要我在运行Facebook,广告客户和开发人员就不会优先考虑这个问题。”

在听证会开始时,南达科塔州参议员约翰·图恩(John Thune)表示,Facebook的风险很高,“全世界都在倾听”。随着质疑的开始,扎克伯格承认他的公司犯了错误。他说,Facebook正在“经历一场更广泛的哲学转变”。他多次重申,Facebook的政策基本上是被动的,需要用户投诉社交网络上的内容或帖子,他认为这需要改变。

参议员们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剑桥分析公司和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主要议题上。佛蒙特州参议员帕特里克·莱希(Patrick Leahy)问扎克伯格,Facebook是否与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调查有关。扎克伯格最终表示,他们正在与这位特别顾问合作,他本人还没有接受质询。

参议员们还询问了扎克伯格关于用户数据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尤其是在广告方面。扎克伯格说:“广告商告诉我们想接触哪些受众,我们会按要求打广告。但我们不把数据卖给广告商。”

许多广告商已经抛弃了Facebook,用户在Twitter上发起了一场名为“删除Facebook”的活动,包括特斯拉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和苹果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Tim Cook)在内的知名科技高管都对Facebook猛批。马斯克还删除了特斯拉和SpaceX的Facebook页面。

扎克伯格在证词中说:“现在很明显,我们没有采取足够措施防止这些工具被用于伤害,包括传播虚假新闻和仇恨言论,外国干涉选举以及开发商利用数据隐私。我们对自己的责任没有足够的认识,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当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问及Facebook是否应该被允许监管时,扎克伯格回答:“我的立场不是说不应该有监管。但我认为真正的问题是,随着互联网在人们的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什么才是正确的监管。”

作为Facebook创始人、首席执行官以及董事长,扎克伯格也回答了许多有关业务方面的问题,比如Facebook将来是否会考虑付费模式,而不是基于目标广告的免费模式,他回应道:“Facebook将永远都有免费版本。”

扎克伯格说,未来一年将非常重要,不仅美国在 11 月份面临中期选举,巴基斯坦、巴西和墨西哥等国都将举行大选。他说:“这是我在 2018 年面临的首要任务之一,我要努力确保它们没问题。Facebook没有被用来误导选民。我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我们未能及时发现俄罗斯的威胁。”

14 年前,扎克伯格曾说过:“我认为,在宿舍里创办一家公司,并把它发展成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规模而不犯错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扎克伯格在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和商业委员会举行的联合听证会上作证。这两个委员会总共有 44 名成员,接近美国参议院议员人数的半数。

自从 2016 年总统大选以来,尽管其他Facebook高管,比如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COO Sheryl Sandberg)和首席法律顾问科林·舒尔(Colin Stretch)曾多次前往华盛顿特区与立法者会面或作证,但今天是扎克伯格首次在国会议员前露面。他还将于美国当地时间周三在众议院能源和商业委员会作证。

在 2016 年大选之后的几天里,扎克伯格曾称Facebook被用来散布虚假信息并影响美国总统竞选结果是个“相当疯狂的想法”。然而,他的断言在去年秋天开始瓦解。几周前,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Facebook数据丑闻被披露出来。

3 月 16 日,Facebook发表声明称,由于数据使用不当,将暂停剑桥分析公司及其母公司SCL Group使用Facebook平台。在随后的几天里,新闻媒体与前剑桥分析专家克里斯托弗·怀利(Christopher Wylie)的研究报告称,剑桥大学研究人员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曾检索过 5000 万Facebook用户的个人数据。

这一数字在上周被Facebook提升到 8700 万人。用户被告知,这些信息被用于心理测试,实际上它们却被用来建模数百万美国选民的心理特征。

剑桥分析公司曾帮助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竞选总统,包括与特朗普的前首席策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合作,并由特朗普竞选活动金融家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提供资金,特朗普新任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使用了这些数据。

Facebook在 2015 年首次得知,剑桥分析公司未曾销毁科根获得的数据。作为对最近争议的回应,Facebook宣布了一系列的改变,扎克伯格在今天的开场白中强调了这一点。新政策包括:

1)大型页面管理员和购买政治广告的人的身份现在需要经过验证;

2)可以访问大量用户数据的Facebook平台应用程序需要审核;

3)现在,应用程序开发人员需要签署合同许可才能访问用户的帖子或私人数据;

4)如果用户在三个月内没有使用该应用程序,应用程序开发人员将不再允许访问用户数据。

Facebook还暂停了Facebook平台和Messenger平台应用程序以及聊天机器人审查。据称,为了缓解人们对隐私问题的担忧,该公司选择推迟发布带有语音控制和面部识别功能的门户视频聊天设备。

Facebook昨日发布了一款工具,可告知用户他们的数据是否被剑桥分析公司不恰当地获取。此外,该公司还推出了其他工具,让人们知道他们是否无意间成为Facebook上俄罗斯聊天机器人的粉丝,并让选民知道谁在为政治广告付费。

在前往国会作证的前几天,扎克伯格背书《诚实广告法案》(Honest Ads Act),该法案要求拥有超过 5000 万用户的社交媒体平台记录政治广告购买行为。民主党参议员艾米·克劳布查(Amy Klobuchar) 和马克·沃纳(Mark Warner)已经呼吁Twitter和谷歌对提案予以支持(Twitter今天通过了该法案)。

这样的立法可能会阻止向互联网研究机构(IRA)出售超过 20 万美元的广告,在 2016 年大选之前、期间和之后,它曾利用Facebook标注美国选民,据信这是由俄罗斯政府资助的。

今年 2 月份, 12 名互联网研究机构现任和前任雇员被特别法律顾问罗伯特·米勒(Robert Mueller)起诉。起诉书称,互联网研究机构创建了虚假组织,比如Blacktivist和Heart of Texas,在 2016 年大选之前和之后传播错误信息,并在美国公民中制造分歧。它们甚至还组织了俄罗斯特工参加的抗议和反抗议活动。上周,Facebook的安全团队删除了与互联网研究机构相关的Facebook页面和Instagram账户。

十几家美国情报机构都发现,像Facebook这样的社交媒体平台被用来作为多管齐下攻击的一部分。这些袭击的目的是在选民中散布虚假信息,并侵入 20 多个州的投票系统,其中包括人口最多的加州、德克萨斯州、佛罗里达州和伊利诺伊州。调查人员认为,这些人的目标是在民主制度中播下不信任的种子,并对选举结果的真实性提出质疑。

对Facebook来说,这是史无前例的、最难熬的几周,而这不仅仅是因为剑桥分析公司丑闻。Facebook副总裁安德鲁·博斯沃思(Andrew Bosworth)于 2016 年撰写的一份有争议的备忘录《The Ugly》最近被泄露给了媒体。备忘录指出,持续的增长对公司有利,即使该平台被恃强凌弱者或恐怖分子利用以推进他们的议程。

最重要的是,上周Facebook宣布了一项计划,将发布一项针对Messenger的“不发送”功能。此前有报道称,扎克伯格在Facebook Messenger上发送的消息曾神秘消失。

公共关系和政策专家们认为,扎克伯格在本周的听证会上有两份工作需要完成。第一是道歉,令人信服地道歉。第二是他要向议员们保证,他可能会利用这一事件向总部位于加州的首席执行官发起挑战。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人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上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通过Facebook和其他平台上的所有数据交换,用户应该知道他们的信息是如何共享和安全的。”

在证词中,扎克伯格说,即使外国演员或第三方开发商行为不端,责任也会随着他而止。他说:“我创办了Facebook,我负责运营,我要对这里发生的事情负责。“我们需要一些时间来完成我们需要做出的所有改变,但我承诺要把它做好。”(小小)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