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独立发展一周年:从O2O公司到“互联网+电影”公司的蜕变

2017-05-27 17:12 稿源:用户投稿  0条评论

5 月27日,是猫眼独立、联姻光线一周年的日子。 

去年,猫眼电影宣布从新美大独立分拆完成,并引入光线入股完成战略重组。

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用23.83亿现金和23.99亿上市公司股票,换来了猫眼电影57.4%的股权,这笔交易曾震惊业内。  

蛰伏一年来,除了各个档期常规的电影宣发以外,猫眼在公司宣传层面异常低调。直到不久前,才有一项资本动作,与辰海资本共同成立妙基金,专门投资文娱领域早期公司股权。 

随后,王长田在不久前一次投资者交流会上表示,猫眼第一季度已经实现巨大盈利,月均盈利5000万。特别是,非票房收入、电影投资和发行收入增长很快。 

不过,相比这两条消息,大家更关心,从新美大正式拆分猫眼电影业务,到光线入股猫眼,再到现在,这一年多来,猫眼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猫眼CEO郑志昊认为,以前猫眼电影是一家偏O2O的公司,过去一年最大的变化就是,完成了互联网+电影公司的转变,电影已经成为公司整体方程式中重要元素,而猫眼也真正成为电影行业中的一员。

 

从最初的票务平台进入到具体电影项目运作的上下游,到去年主控发行《驴得水》、《情圣》、《我不是潘金莲》等项目,再到联合出品发行《记忆大师》,猫眼电影已经从拼票补拼份额,进化到真正主控参与电影项目。

换句话说,以前猫眼是一家票务网站,现在已经更像一家基于互联网平台的电影公司,并具体参与到电影产业上下游环节。 

在郑志昊看来:“ 猫眼战略重组之后的第一年,尤其是前10个月,对猫眼来说非常重要,是打基础的阶段。当时市场形势非常严峻,还有文章称,BAT围剿猫眼。如果基础打不好,想赢这场仗不容易。现在,猫眼已经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已经完成从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过度。”

猫眼电影一季度盈利不再烧钱,成为“互联网+电影”公司

不久前,在一次投资者交流会上,王长田表示,一季度猫眼已经盈利,市场占有率相对稳定在36%到42%之间。

 

他认为,“照这样下去,完全可以预期,猫眼电影会取得一个非常高的年利润。”王长田透露在一季度猫眼不仅票务上取得了增长,尤其是卖品及广告收入等非票务收入上增长1100%,电影投资和发行收入增长1450%。

猫眼电影的盈利,与互联网电影平台减少票补的大环境有关系,互联网电影公司已经过了疯狂烧钱做补贴、拉新用户的阶段。 

2016 年,四大票务网站中,除了淘票票还在大规模做票补以外,百度糯米、微影时代票补规模都在收缩。 

甚至,百度将重心转移到人工智能领域,减少对O2O业务线的投入以后,今年2月,糯米影业也宣布盈利。微影时代也把主要精力放在了保底发行打品牌上。 

在减少票补的同时,猫眼电影还拓展包括电影投资、发行等各种收入渠道。 

目前,猫眼的利润和收入来源,主要包括三大块。第一块还是票务;第二块是非票业务,包括卖品、广告等;第三块是电影投资和发行业务,这块比重越来越高。 

除此之外,猫眼电影会介入到演出、广告、媒体平台等,包括对外投资收益。

猫眼电影显然正在摆脱烧钱的互联网印记,逐渐向一家新型“互联网+电影”公司靠拢。 

“猫眼过去一年在电影发行业务上取得了一些突破,我们主控发行的几个片子,比如《驴得水》、《情圣》等也成为年度黑马片。”郑志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好莱坞+光线:猫眼沉淀自己的选片逻辑

去年猫眼独立分拆与光线战略重组时,猫眼电影83亿的估值水平远低于同行,当时微影时代和淘票票的融资估值已经达到116亿和120亿。 

在部分业内人士看来,猫眼价值被低估了。但当时新美大称,猫眼电影能够跟光线传媒产生战略协同,83亿的估值,有一定战略意义。 

双方的考虑是,作为一家打算切入上游的在线票务网站,与光线传媒合作基本可以不愁发行片源;而光线也一向被诟病为没有互联网基因的公司,参与猫眼重组,则补足了光线的线上发行环节。

总体上看,这个预期基本达到了。

去年以来,猫眼电影跟光线之间的合作是最多的。单从片单数上就可以看出来,《大鱼海棠》《我叫MT》《从你的全世界路过》《你的名字。》《嫌疑人X现身》等光线重点主控项目全部选择猫眼电影做线上发行平台。

 

但光线和猫眼毕竟是两家公司,独立实体运作,不会因为战略协同,就把所有事情都混在一起做。“光线不会因为战略合作就把赚钱的机会白白让给猫眼电影,反之也不会。”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因此,在光线的项目以外,猫眼自己也独立主控发行了包括《驴得水》、《情圣》等一系列黑马影片,并且和好莱坞六大展开了深度合作。《奇异博士》、《星际迷航3》、《美女与野兽》、《金刚狼3》、《速度与激情8》等爆款大片背后,猫眼都是战略级的营销合作伙伴。

业内都很好奇,猫眼为什么总能挑到这种爆款影片?

郑志昊认为,平台的大数据算是选片的一个比较重要依据。除了用户能够看到的数据部分外,猫眼内部后台的数据维度很多,更详细。

“有一部分是学习好莱坞的经验,也有我们自己在选片逻辑上的沉淀。自己对内容的判断很关键,过去这个团队的人大多数是互联网人才或者是科技型人才,过去这一年,猫眼电影引入了很多有宣发经验的电影宣发人才。” 

娱乐资本论在采访中发现,在具体项目运作上,猫眼的独立性很强。甚至刚刚在新疆乌鲁木齐召开的2017年全国院线发行大会,猫眼也有独立展位,并发布了今年主控发行的电影项目片单。

熟悉光线发行的朋友透露,事实上,光线传媒与猫眼在电影发行的协同方面,“更多的情况下,那些体量大,比较重要的影片都有光线来发行,其他的可以交给猫眼电影发行。而非光线参与出品的影片,一般是出品方直接找到猫眼,猫眼独立决定发或者不发。”

猫眼分管电影业务VP康利也证实了这一点。“猫眼电影现在有自己独立的影业业务体系和项目开发投资团队,我们是在独立地做这件事情。“甚至,猫眼在去年低调地成立自己的影业公司“猫眼影业”,独立开展电影制、投、宣、发各项业务,康利出任猫眼影业总裁。 

一位业内人士称,相比一些互联网公司的保底发行的策略,猫眼电影的发行和选片策略相对“实用”。基本上影片成本不高,但都可以赚到钱。

“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猫眼更喜欢选择新题材、新导演、新故事,争取另辟蹊径。这样才能从行业中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

从票务平台到电影业务和投资,业务拓展的结果还是要做生态

郑志昊认为,猫眼经过第二阶段之后,才有资格走到第三阶段,建立生态。

他用腾讯业务做类比,QQ刚开始起步,还没有太多的增值业务,以及广告和游戏的时候,它都是先打好这社交基础,有了社交的底子,才能一步步走出去,而不是做一个纯社交软件。

猫眼也是类似的情况。除了互联网票务以外,猫眼电影确实在电影业务、媒体、投资、大数据等各个方向拓展业务。

以大数据平台中的猫眼电影专业版为例,这个从票房查询功能开始的APP,几乎每隔一两个月就发布一个新功能版本。它的功能已经不仅仅是专门服务于B端影院,而是渗透到影视全产业链。

比如,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修改了票房统计方法,将电商网站3元服务费也计入总票房内。猫眼电影也做了数据调整,还推出了综合票房和可分账票房两种数据维度,方便片方查询分账。

为了提高票房数据的可靠性,猫眼推出了“每日网售占比”查询功能。通过观察一部影片的网络线上出票、影院线下出票占比情况,来识别单片票房数据的可靠性。

在最近版本中,还新增了网络播放量和收视数据监控,网播量提供电视剧、网络剧、网络综艺等品类的实时播放量;收视数据则和酷云EYE合作,对央视和卫视的电视剧、综艺、新闻节目的市占率和关注度进行实时监控和更新。至此猫眼专业版APP成为业内唯一一家提供电影、电视、网络终端“三屏数据”服务的大数据平台。

此外,猫眼专业版上的“找合作”平台上,院线电影、网络电影、电视剧还是电视栏目、真人秀等各种影视项目运作者都可以发布相关需求信息,范围包括寻找投资人,招募演员,招聘制片人,摄影器材等,试图成为行业信息资源对接平台。 

冯小刚的《芳华》还在这个平台上招聘女演员,《琅琊榜2》还在猫眼电影上招聘过制片人。

此外,猫眼在实际下场操作一些电影项目运作中,感受最深的就是缺人才。因此,在其他业务拓展方面,猫眼电影还在着手提供多样化人才的培养和扶持。

“下一步我们会开展制作、参与投资。这就涉及到我们用什么样的演员、怎么扶持IP。一个好的影视项目,很可能会培养出下一个受欢迎的偶像、导演或者制片人,我们希望能够培养出一批能代表市场需求的专业人才。”郑志昊说。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快速发展之后,猫眼才有机会布局生态。“猫眼能够转化的资源和能力非常强大,猫眼的想象空间也很大,不能仅仅盯着票房这一点来看。”

本文由站长之家用户投稿,未经站长之家同意,严禁转载。如广大用户朋友,发现稿件存在不实报道,欢迎读者反馈、纠正、举报问题(反馈入口)。

免责声明:本文为用户投稿的文章,站长之家发布此文仅为传递信息,不代表站长之家赞同其观点,不对对内容真实性负责,仅供用户参考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使用建议。请读者自行核实真实性,以及可能存在的风险,任何后果均由读者自行承担。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