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观察

2011-02-24 17:37 稿源:fanwenxin的博客  0条评论

十天前,我问了新浪CEO曹国伟先生一个令人不舒服的问题:新浪微博处于国内言论平台的最前沿,你是否担心被关掉?

那天前夜,穆巴拉克刚刚下台。在新浪上搜索含埃及这个词的微博,结果因违法相关法规无法显示。其他几家门户的微博信息更少。但其实,那夜微博上到处都是埃及的新闻。就在屏蔽了埃及内容的页面上,直播Tahrir广场示威的用户显而易见。新浪的总编@老沉也在转发 TWITTER上的相关帖子。

新浪微博上线一年半来,已成为许多新闻的策源地。互联网的资深研究者胡泳老师对我说,微博因为简短而易参与,形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公共平台。它的传播效果是之前博客无法达到的。前谷歌总裁李开复老师则说,新浪微博是“迄今为止最开放的言论平台”。这个说法可能会招TWITTER的中国大陆用户们的反对,但即便是他们也纷纷开始在墙内的不同微博上开辟了第二空间。

我又追着开复老师问:其他门户是否会和新浪拼开放度来竞争微博用户。这个似乎有些幼稚的问题,开复老师一句话作答:“那样就被关掉了。”

上个周末,新浪微博花粉过敏(@杨海鹏在上海语),一片手忙脚乱。德意志银行以监管风险为由调低了新浪的评级(据@billbishop)。我问曹国伟先生的问题似乎变得有意义起来。至少,人们讨论这种可能性。这里面包括和我前后脚采访曹先生的福布斯杂志的记者Gady Epstein。曹先生对我们的回答基本如出一辙:“过去十年有哪家被关掉过?”就在我脑子里闪过饭否的刹那,他补充说,“大的。”

的确,我想不出有哪家大的。事实上,这么多明星名流商业巨子成了微博控,粉丝数以万计,评论动辄上百,很难相信新浪微博会突然被“关掉”。我好奇的是新浪的运营者们对此有多担心,小秘书在工作的时候会这么想吗?

新浪微博的办公室在中关村的一座玻璃写字楼里。春节前一周我去拜访的时候,几百人坐满了一层楼,没什么多余的空间,根本不象电影THE SOCIAL NETWORK里FACEBOOK的办公室那么宽敞。我没有问微博有几个小秘书、多少在这个办公楼。显然许多人是技术和客服,绝大多数不象THE DEVIL WEARS PRADA里的秘书ANNE HATHAWAY。 但在这儿我还是找到了DOTCOM的范儿。这一层的门卫就有一个微博,他说自己的粉丝不如另一层的门卫多。新浪的员工说他们时不时@一下楼下的 @理想大厦b1便利店 ,要求外送点儿零食。我去地下室看了看,一个营业员姐姐说更多人还是靠打电话。但电话旁真的开着个手提电脑。他们家现在粉丝上千呢。

去拜访新浪微博之前,有一段时间我一天几个小时在里面漫游,比爱丽丝的奇境还深不可测。最有趣的发现还是当当网和“大摩女”的口水。到今天投行的朋友还以为这些ID的后面大有背景,这个故事值得改日再说。但连华尔街日报和金融时报都报道,可能是新浪微博在海外最大的一次曝光。新浪当然得感谢当当网的CEO李国庆口无遮拦。微博的名人战略要的可不正是这种制造新闻话题的效果。

新浪微博上认证的名人之多,多到有的人甚至不一定知道自己在微博上。比如BILLGATES。他的认证微博来自他的官方TWITTER,没有中文翻译,连盖茨基金会在北京和西雅图的公关事先都不知道。新浪的授权来自微软的北京公司。1月10日的一条微博闹了张冠李戴的小笑话。GATES在TWITTER上转了一条纽约时报专栏作家NICK KRISTOF的文章链接,他的微博上却把作家的名字漏了,自己成了作者。

早两周,这位作家一度也在新浪微博上。但是新浪对名人也并非来者不拒。KRISTOF用他的中文名字纪思道注册,发了五个帖子测验微博的言论尺度。他给了我一份这个实验的打印版。并在上个月的一篇专栏里记录了这一实验。在被其他新浪名人转发后,他的新浪微博存活了一个小时。

同样短命的还有远在加拿大的赖氏昌星。有趣的是,在赖的微博账户消失前,新浪给他加了认证的V。生活在北京的NIUBI媒体观察家BILL BISHOP在博客中说,KRISTOF切入点有误,错过了新浪微博的精彩。有意思的不在于什么样的表达通不过,而是什么样的表达能通过。BISHOP对我说,新浪微博对政府而言也象是双刃剑。一面是需施以控制的言论,另一面是一个有关社会动态极有价值的情报流。他说,“似乎政府有信心能管好微博,否则会有更多的限制。”

很难说这种信心是否发生了变化。有关微博的限制正在成为越来越多人的话题。上周末,香港歌星黄耀明用英文写到他的一个帖子也被删除了。更多用户对此早已司空见惯。正在普及开来的是其他的控制技术。

对于微博上的著名用户 @吴法天,最初的嫌疑是去年夏天不寻常的寂静。他的一个帖子好端端在那里,上万粉丝却没有一个理会。打电话去朋友才发现,这个帖子粉丝们看不见。我自己通过第二个账号跟踪自己,也发现了有这样的现象。我问新浪为什么。

我好奇的不是新浪为什么要屏蔽信息,而是为什么要用这种独特的技术设置。同样有此经历的上海用户 @夏商 给了我一个听上去合理的答案。他说新浪试图隐蔽河蟹是不愿意得罪用户。微博“需要我们这样的捣蛋鬼,靠风花雪月是没有吸引力的。

但不控制,微博又无法生存。”那么政府呢,多大程度上微博可以是一个社会的情报流,甚至是矛盾的出口呢?答案也许在微博的奇境里漫游。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