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平凡之路:中国吃鸡史

艰难时期:举步维艰

使用资本取胜或是以资本来判定好坏是腾讯的一贯做法,但一家独大对于市场活性来说其实并无益处,前不久刚结束的直播平台“之战”中就能很好的说明问题。

在熊猫平台正式宣布停止运营的 3 月份,由腾讯投资战略投资的斗鱼、虎牙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获胜方,随之而来的便是大量资本的退场,能够与其竞争的哪怕质量上乘,也会因为资金的短缺而快速死亡。

但企业之间的合理竞争对于用户来说其实是存在益处的,最近引起游戏圈热议的Epic平台剑指Steam的大量游戏优惠措施就正是竞争下的产物,同类产品之间的竞争肯定会促使其不断推陈出新、优化升级。

个人一旦成为绝对的主导垄断行业,势必会使自身失去对好坏的判断,缺乏自主创新内力和动力。回想一下,腾讯在继《王者荣耀》之后,是否拿出手过其他的自主开发原创游戏佳作?

而在国家监管政策方面, 2018 年其实算是游戏行业被冰封的一年。自 2018 年 3 月份广电总局停止对游戏版号的发放,不少游戏从业者便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停止版号发放意味着无法顺利拓宽经营范围,也就意味着行业内部更加残酷的优胜劣汰。我们从成都某游戏媒体近高层口中了解到:成都可能接近200、 300 家游戏相关中小企业,撑过 2018 年的只有不足 100 家。

虽然 2018 年 12 月广电总局确定游戏版号审批和申请的重新开放,当大家以为游戏行业要渐渐走向春天之时,但随之而来成立的游戏道德委员会发布的一则公告也确实泼了我们一盆凉水。

《绝地求生》在内的 20 款游戏责令改正或退市

公告中提及的 20 家游戏相关厂商随即进行了大规模的游戏整改,对游戏内容进行了相应的阉割删减。虽然其中一些操作可能会导致游戏丧失原本的风格定位,但为了顺利过关厂商也只能不得已而为之。

虽然这次《和平精英》的成功过审给了我们一个很好的参考和示范,但需要国内游戏厂商做的其实还有很多,这个过程从目前看来依然艰难。

核心问题:谁当裁判?

当我们长篇大论的翻阅了吃鸡游戏在中国的发展史,发现的这些问题,归根结底其实是在思考这个行业究竟应该由谁来做裁判。

事物的发展永远都少不了判决者,一个裁判往往能够促进行业规律的形成,也在很大程度上直接影响着行业的赛道形态和竞争方式,吃鸡也不例外。

而作为直接接触游戏的三个群体,玩家、游戏厂商、国家,究竟谁成为这个裁判最合适,其实是无从定论的。

玩家群体能够从最纯粹的角度来评判游戏,他们能不考虑利益的牵扯,也能够绝对的政治正确。国家监督部门能够保证游戏立意的绝对正确,走向的绝对健康。

但其实作为游戏行业的最大利益获取者,游戏厂商才是最应该承担起促进行业健康发展责任的群体。他们能够比玩家考虑的更加全面,也能够避免监督部门对游戏内容了解不足的问题。

不过这个角色一定不能是行业的绝对领导者,或者说一旦行业绝对领导者成为裁判这个角色,那么其他企业基本可以宣告出局。腾讯可以用“战略风投”“市场封锁”这种巧妙的形式来击败同属巨头的网易公司,那其他企业他也可以。

而一旦这样的腾讯成为行业的判决者,由他来制定标准,那取得行业内竞争的胜利肯定会是轻而易举。而从玩家的角度出发,这种结果也无疑是一场灾难。

电影《头号玩家》中就有过类似的假设,当巨头企业IOI企图获得游戏彩蛋来控制整个绿洲世界,玩家们奋起反抗最终击败了他。没有人会希望像IOI这样一个不为玩家考虑只从自身利益出发的游戏公司成为行业的主导者或是定义者,对吗?

本文来自微信订阅号“互联网指北”(hlwzhibei),专注于互联网文化、营销、产品。转载必须保留作者、公共帐号信息,必须与本文严格一致,不得修改/替换/增减本文包含的任何文字和图片,不得擅自增加小标题、引语、摘要等。文内所用图片来自相关媒体报道截图,为非商业用途。如有疑问请联系作者微信:melodyfu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