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分析 > 关键词 > 垂直电商最新资讯 > 正文

春水堂:从垂直电商到两性健康生态

2017-04-14 09:29 · 稿源:野草新消费

“行业的障碍,并不是什么观念、经济问题,而是底层逻辑不对。”在情趣行业摸爬滚打了 14 年后,江湖人称“春叔”的春水堂创始人蔺德刚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来源:野草新消费(ID:yecaoxxf)

文 | 秦予

高毛利、话题抓眼球、荷尔蒙经济……情趣用品行业拥有诸多天然优势,吸引了一批批的创业者,而在两三年后,他们又一批批地倒下了。“这是一个假风口吗?”业内这种悲观的论调,似乎并不缺少论据:阿里、京东等电商巨头的四面围剿,将垂直电商逼到了墙角,无处可逃;上游供给链的低效落后,拖了后腿;盼望中的市场大爆发,又依然迟迟不见到来……

“行业的障碍,并不是什么观念、经济问题,而是底层逻辑不对。”在情趣行业摸爬滚打了 14 年后,江湖人称“春叔”的春水堂创始人蔺德刚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在他看来,行业发展受限的根本原因是:以性玩具为代表的情趣用品市场,依然属于“跨物种的爱情”(注:春叔对此的定义是:人与性玩具不属于同一物种,人的本能需求是需要一个活人,对性玩具很难有情感连接),性玩具不存在风口,是因为“跨物种的爱情并不成立”

即便如此,“假风口”也只是说出了部分事实,隐于背后的,是消费升级背景下巨大的未得到有效满足的市场需求。目前公开数据表明,截止到 2016 年,情趣用品市场营业额已高达 1000 亿,其中,18- 29 岁的年轻人贡献了65%的购买量。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拥有更大购买力和更开放观念的人越来越多,他们愿意在性生活质量上和亲密关系质量上付出更多的金钱,因为这是生命的核心体验之一。”蔺德刚说,这是他所理解的这一行业里的最大利好。

正是在这样危机与机遇并存的变局中,蔺德刚带领的春水堂走完了一条不断升级装备、调整站位的进击之路。有关于春水堂的摸索、焦虑、恐惧与创新,正能成为观察情趣用品行业生态变迁的一大样本。

我不是创业老炮,我一直很恐惧

1

与情趣用品市场里活跃的众多小鲜肉相比, 70 后的蔺德刚是当之无愧的大叔。

2003 年,创立春水堂,他成为了最早一批通过互联网售卖情趣用品的人;也正是他,第一次用“情趣用品”替代了“成人用品”的概念;在“双11”之外,他第一次以“ 69 节”的概念做起了特卖;近两年来,他豪掷重金研发了 30 余款智能情趣玩具!现如今,他要做的是“两性健康生态”

这些年里不断尝试突破的做法,虽然让他收获了行业创新者的美名,但在一系列眼花缭乱的动作之外,也引来了一些质疑。一个至今仍被人提起的事件就是——两年前,大叔蔺德刚与 90 后的马佳佳进行了一场著名的“互怼”,一度登上了热门话题榜。

而今,高调的马佳佳和她的“泡否”逐渐销声匿迹,继续“折腾”的蔺德刚则带着经营了 14 年的春水堂成功迈上了新三板。

“成功的永远都是后来的。无数的无知无畏者进来,总会筛出来一些金子。像我们这种先来的老家伙,总会被拍死在沙滩上。”蔺德刚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识,他拒绝被人贴上情趣行业“创业老炮”的标签,他认为“老炮”一词表达了骄傲和固执,这是对自己历史成就的过度标榜,不愿承认就是怕丢了一分谦卑和恐惧。因为市场在不断变化,我有太多的理由而感到恐惧。”

这份恐惧存在得真实、合理。两年前那场与马佳佳的论战,仅仅是他与“不服来战者”之间的一次小型正面交锋。

市场的瞬息万变让春水堂经历了多次重大转型。从第一个敢于吃“情趣电商”这只螃蟹的先行者,到 2009 年以失败收尾的线下加盟连锁经营,再到 2014 年后“垂直电商+自有品牌”的新玩法,以及此后“两性健康生态”布局。

春水堂的每一步,都比市场上的其它玩家快了半拍。

至于谁能笑到最后,还是个未知数。目前,春水堂的现金流依然主要来自于其电商渠道。

“所以,这时候一定要追求不死。”蔺德刚说。企业坚持做小,做自己熟悉的事情,不会死,但当企业想要扩大时,就要不断进入未知领域,说好听点是“冒险精神”,难听点就是“找死”,而春水堂保持不死的策略就是——坚持做大。“做小不是我的风格,我是一个喜好不确定性的人,在不确定性中追求确定性,或者说大部分创业者都是这种性格。我们都知道运气不靠谱,怕死的反而死的可能性会小一点,所以我一直很焦虑,并时刻保持恐惧。”

若仍做垂直电商,会很苦逼

2

春水堂有过诸多生死时刻,最近的一次发生在 2013 年。彼时,在电商巨头围剿之下,老牌垂直电商春水堂,到底该往哪走?

垂直电商经历了2009、 2010 年的黄金时代,此后两年迎来了蔺德刚口中的“悲催年代”,“我们当时在思考垂直电商到底有没有前途?”危机之下,蔺德刚当机立断——标品的垂直电商没有前途,一定会被阿里、京东等巨头覆盖,但非标品电商还有机会。

“个性化需求,服务端产品端的差异化诉求,仍大量存在,比如生鲜的品控、产地等,大平台就搞不定。 2014 和 2015 年迅猛发展的母婴电商、生鲜电商纷纷印证了这一点。与此同时,蔺德刚发现:一般来说,与人身安全呈强相关的品类,如母婴奶粉等,品牌集中度一定很高。但同样与人身安全强相关的情趣用品,品牌却极其分散。”基于这样的判断, 2014 年,春水堂的核心策略定为了“电商和品牌一起做”,即继续做自己的电商网站之外,同时斥千万巨资来孵化自有品牌,研发出了 30 余款智能情趣用品。

千万级别的研发资金投入在情趣用品行业那是相当“重”的,自有品牌产品也不负众望地为春水堂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其自营产品利润基本占到了其营收的80%。但是,电商流量获取成本越来越贵,阿里和京东几乎解决了所有的购买问题,包括之前悬而未决的非标品问题,这意味着垂直电商的机会越来越少。

在高昂的流量成本和两大巨头的共同蚕食下,春水堂却又一次做到了“春江水暖鸭先知”。 2016 年春水堂再次做出战略调整——电商与品牌不再并行,而是集中火力往品牌商迁移。“情趣用品市场的品牌集中度远未饱和,品牌是大机会。”

经历了艰难的投入期和转型期,春水堂正在完成蜕变,之前播下的种子开始迎来了收获。比如,在性健康领域,分别用于产后恢复和前列腺治疗的智能医疗产品iballihole等,不仅在电商上热卖,还在往医院销售渠道延伸。至于在性快乐领域,“火枪手从推出到现在两三年了,依然是热卖爆款。”蔺德刚如是说。

“经过这两年的喧嚣,不仅自己从内心觉得自己看清楚了,而且销售数据上的结果证明了我们是正确的。现在,是收获的时候了。”蔺德刚坚信,做企业就要立足于基业长青,路要走对,“如果还一直做垂直电商,就会很苦逼。”

振动棒外,还有星辰大海

3

“所以,我们不再把春水堂定义为情趣用品企业,而是定位于两性健康企业,我们关注的是生理上的性健康,行为上的性快乐,以及亲密关系的建设。”蔺德刚解释说,情趣用品往往是服务于性快乐,但是性健康的市场实际上更大,所以我们战略定位于性健康更多些, 2018 年希望性健康品类收入大于性玩具品类。

由此,过去的一年多,春水堂主要做了这三件事:一是从渠道转向品牌,继续加大自有品牌的研发和投入,扩充高质量的品类;二是建造了自己的工厂,用以提高供应链效率,保证供货端的质量;三是战略投资了情趣酒店——情诗酒店

如果仅仅从电商格局的变化和品牌集中程度来看,春水堂正在做的“两性健康生态”,显得比较模糊。事实上,只有从创始人蔺德刚对情趣用品和亲密关系略显哲学化的阐述里,才能有更深入的理解。

14 年的摸爬滚打,蔺德刚到底看清了什么?“情趣用品行业发展这么多年了,为什么没有成为一个超级大风口?并不是什么观念问题、经济问题,而是因为底层逻辑不对,因为跨物种的爱情并不成立。”蔺德刚说,这句话听起来很虚,但却是他对这个行业最深的一个判断,也是情趣行业发展受限的根本原因——情趣用品依然属于跨物种的爱情,性玩具不存在风口,因为核心动力不在,“我们没有足够的动力去和一个物发生关系。”他特意提到了近期很火爆的“性爱机器人能否代替人”的讨论,“人的本能需求就是需要一个活人,性爱机器人根本不成立。我们面对人类,才会有核心动力,你看约炮类App、直播平台、社交平台这些,才是真风口。”

蔺德刚的这种判断,挑战的是目前市场上的一种普遍的共识——把情趣用品理解为性玩具,又把性玩具仅仅理解为振动棒之类的东西。与之相对地,蔺德刚提出了自己的思考结果——一切有利于增加个人和伴侣的性爱乐趣的东西和服务都是情趣用品。“红酒就是最好的情趣用品,我们做情趣酒店也是,因为它是服务于情侣的,让情侣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好。”

如果顺着蔺德刚的视野拉开,你会发现,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这样的定义会让行业更具想象力。“消费升级是由于人们对于‘无用之用’的追求变高了,它的核心是人们愿意为了在实用价值之外的情感与体验上的满足而支付溢价。”在蔺德刚看来,对于情趣用品也是一样,其源动力在于人们对于情(亲密关系)趣(性爱乐趣)的追求在变高,人们一定愿意在性生活质量上和亲密关系质量上的提高上付出更多的钱,因为它们是生命的核心体验之一,“我认为这是对这一行业的最大利好。”

那么,对于从业者来说,最需要思考的是什么样的产品和服务才能够促进这些“无用之用”,而不是想着如何做一个质量更好的振动棒。“情趣用品的消费动力天然存在且巨大,以后出现爆发的现象是很正常的,但现在,大家太聚焦在振动棒了,行业发展 20 多年了,以至于忘了在振动棒的大坑之外,还有星辰和大海。

理解了这种逻辑,也就理解了春水堂这两年布局两性健康生态的关键支撑点——性健康亲密关系毫无疑问是服务人与人的最重要部分,传统意义上的性玩具比重无疑会下降

“永远不要想着赚取机会主义的钱,要赚永恒价值的钱,要顺着人性和趋势走,不要被短期的利益蒙蔽了双眼。”在真假风口的喧嚣之外,春叔蔺德刚的应对方式一如既往。

  • 相关推荐
  • 大家在看
  • 八达电商:疫情之下即将迎来全民电商创业

    深圳八达电子商务针对高校毕业生情况展开调查发现,今年的高校毕业生将创历史新高,人数达到 874 万,加上往届已离校但并未就业的毕业生,今年的就业率情况势必会对众多高校毕业生们造成一定的压力。同时今年又因为新冠状肺炎病毒的突袭,更是让高校毕业生们人心惶惶。那么,在疫情当下,高校毕业生们该如何就业,又该何去何从?基于此情况的发生,这 874 万的毕业生,甚至更多,就算全国企业都对外招聘,也无法接纳所有毕业生。而

  • 我在电商直播看综艺?

    如果说直接卖货的电商直播,因为太过“硬气”而让不少人接受无能,那如今的电商直播,则正在日渐综艺化,让自己的面目变得更为柔软。<br/> <br/>

  • 生鲜电商没有出路

    “互联网公司进入生鲜电商行业,似乎都会陷入一个困境,线上流量越来越贵的情况下,迫切地想找到一个新的线下流量入口,并希望通过规模效应来带动流量的聚集,形成平台效应。然而实际上,单个线下店铺必须先获得足够的人流量,才能降低或者覆盖开店成本。然而这些传统的生鲜商超,经历许多年的积累,压根做不到形成所谓的网络效应和规模扩张。”

  • 流量打散,电商混战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乱翻书”(ID:luanbooks),作者:潘乱,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变化的核心是,流量被打散、供给端开放,基础设施普及。电商是流量变现最高效的手段,之后会是群雄混战的局面。抖快直播带货的GMV加起来应该还不到小程序的三分之一。1.字节跳动的流量远高过阿里,去年字节跳动的收入是 1200 亿,阿里巴巴 2020 财年的收入超过 5000 亿。字节跳动在一级市场的估值刚超过一千亿,阿里巴巴在二级市场的市?

  • 中盟电商:直播电商之都落地广州,全民直播时代已来

    疫情防控期间,直播电商释放巨大的消费潜力,助力复产复工,成为传统消费业态和经济转型的重要引擎,也是全社会普遍关注的市场热点。在中盟电商看来,随着5G技术的进一步普及和引用,直播电商业还将呈现爆发式增长。今年 3 月 25 日,广州商务局出台《广州市直播电商发展行动方案(2020- 2022 年)》,提出要打造“直播电商之都”,希望充分发挥广州直播商品多、供应链完备等优势,大力发展电商直播产业,推动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学

  • 电商,百度的新战役

    百度正在不遗余力的加码移动生态的服务能力。在今年 5 月份的万象大会上,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明确表示:“服务是移动生态的新方向。”在沈抖说完这句话后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百度完成了对电商平台有赞以及消费品排行榜盖得排行的投资。

  • 搅局电商后,抖音快手开始「飙戏」

    今年的 618 被直播带货给拯救了。不管明星网红,还是店员素人,一台手机,几个产品,打开直播摄影头,大家都是行走的商品详情页,都趁着618,拿出大促的噱头,各自变身成带货吆喝的无冕之王。

  • 电商终局猜想:不是流量狂欢的盛宴

    2020 年 618 的关注度与补贴比拼,堪称史上之最,从百度指数的变化也可见一斑。从 6 月 1 日起,“618”的百度指数较去年同比增长 36%,关注度比去年更高,是近五年来倍受瞩目的年中购物狂欢。

  • 微博电商:猥琐发育,不要浪

    今天大家都在聊淘抖快的厮杀,红拼B的窥觊,但仿佛大家都忘了,全中国最大的公开社交平台,日活超过2. 4 亿,一手新闻、八方舆论、热搜标配、追星必备的微博,其实是最早涉足「内容电商」的平台。

  • 直播会是电商的救世主吗?

    从 2019 年开始,电商直播似乎成为了电商平台的“第二春”,各路网红也在不同的直播平台上开播带货。疫情加速了电商直播的进程。线下商店停摆、用户居家时间变长,上至品牌CEO,下至一线导购,甚至是个人都走进了直播间。据淘宝数据显示, 2 月份,淘宝新增商家数量 100 万家,新开播商家环比增幅达到719%。

  • 万达旗下电商平台飞凡宣告注销 退出电商业务

    万达旗下电商平台上海新飞凡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正在计划注销,正在做最后的债务清算。2018 年,新飞凡以一轮大裁员宣告五年探索的终结。随后丙晟科技成立,新飞凡又将旗下核心技术和大部分员工并入其中后,已经成为一个没有实体的空壳。

  • 深圳八达电商:与电商店主一起,迎接618全民狂欢购物季

    这个夏天,暑期档还没到,天猫京东 618 直播档先到了。 5 月 27 日,天猫京东 618 首批明星直播名单公布,囊括娱乐圈半壁江山的 300 多位明星集体赶天猫京东 618 的“通告”,掀起了史上最大规模的明星开播潮。不仅如此,排队走进天猫京东 618 的,还有 600 位总裁、100000+商家、10000+家线下门店、50000+柜员。疫情冲击,加速各行各业转型抢占天猫京东“红利”受疫情影响,抢占今年天猫京东 618 红利的,不仅有通告受到影响的明?

  • “直播电商之都”争夺战

    头部主播可聘国家级人才,各地开展“直播电商之都”争夺战。时下,可能连薇娅、李佳琦也没想到,网红主播成了各大城市争夺的香饽饽。

  • 快手电商都是从哪拿货?

    快手带货想必大家都不陌生了,很多人都是靠快手直播带货赚钱的,一些新手很想知道这些做快手带货的人是从哪里拿货的,下面就来为大家分享一下快手电商都是从哪拿货。

  • 蒋凡黄峥徐雷的新战场,在电商之外

    电商巨头们动作不断。在抖音将要断掉淘宝链接的传闻甚嚣尘上时,京东突然宣布,对国美进行战略投资。一个多月前,国美找到的上一个朋友是拼多多。 4 月 19 日,拼多多宣布认购国美发行的 2 亿美元可转债。

  • 珠宝电商后浪鲸享家,人人喜爱的会员制珠宝社交电商平台

    受益于经济的飞速发展和居民收入的不断提高,近年来我国珠宝首饰行业呈现高速发展态势,追求美好生活的中国消费者,推动国内珠宝首饰消费快速增长,中国已成为全球最活跃的珠宝市场之一。然而当前国内珠宝首饰市场格局,一方面由部分国际珠宝品牌和国内少数珠宝品牌牢牢把握市场,消费者每年添置珠宝首饰往往需要花费巨大;另一方面针对消费者追求性价比的需求,近年来市场上出现大量投机品牌,鱼龙混杂,商品质量甚至真假都难以保

  • Nike称将进行裁员 大举强化电商和直营业务

    日前,美国运动巨头Nike(耐克)表示将进行裁员,因为公司正加大力度通过互联网和直营零售渠道直接面向消费者销售产品,计划进一步撤出受疫情重创的传统批发渠道。此前,Nike财报显示第四季度净亏损7. 9 亿美元。由于疫情和全美抗议活动导致零售鞋店和百货商店大规模关闭,Nike出现两年来的首次季度亏损。

  • 杀入电商,字节跳动疯狂变现流量

    字节跳动的电商野心终于摆在了明面上。日前,字节跳动正式成立了电商事业部。据媒体报道,针对电商业务,字节跳动进行了一轮组织架构大调整,成立电商一级业务部门,统筹公司旗下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等多个内容平台的电商业务运营。

  • 美团试水电商,巨头短兵相接

    阿里将天猫超市事业群升级为同城零售事业群,美团则通过门店将快递发向全国,一个主打速度,一个提升广度,互联网的边界正被不断打破

  • 踢开淘宝,小店能否承载抖音的电商梦?

    618 将至,当天猫、拼多多、京东、苏宁、国美等巨头激战甚酣之时,悄咪咪地,抖音正在将它对电商的野心不断付诸行动。

  • 参与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