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微软中国云计算一哥”到“平安云之父”,方国伟的十年云端路

2019-05-23 11:10 稿源:InfoQ公众号  0条评论

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InfoQ(ID:infoqchina),作者: 蔡芳芳,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他是国内最早开始推动云计算概念、技术和业务的践行者之一;他在微软中国收获了“云计算一哥”的称号,微软中国第一个私有云解决方案、第一个云计算演示中心、第一个私有企业客户案例、第一份云计算白皮书都出自他;他是 AWS 中国第一个技术人员,后来带领团队从 0 到 1 搭建平安云,又被叫做“平安云之父”;他自称公有云“死多头”,认为未来属于公有云,私有云只是演进过程中的一种妥协。在深圳平安科技大厦,我们采访了本期嘉宾方国伟,听他讲述云计算颠覆传统 IT 的这十年。

方国伟(William Fang),平安科技 CTO 兼总架构师。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获硕士学位。曾担任华为中央软件院架设部部长,亚马逊 AWS 中国的首席云技术专家,微软全球服务部门云计算“卓越中心”(COE)团队资深架构师。他曾主编《让云触手可及》和《详解微软 Windows Azure 云计算平台》,并在国内外的技术大会上多次发表过关于云计算的主题演讲。

微软中国“云计算一哥”

 InfoQ:您之前在微软的时候被同事叫做“云计算一哥”,能跟我们讲讲这个称呼是怎么来的吗?

方国伟:微软全球那时候发布了一个云,但是在国内很难落地,当时我觉得这个做云的方法有问题,我就跟领导讲,我们要构建一套私有云方案,帮助微软在业务上取得收入,这样一方面既能够帮助微软中国建立起云的影响力,另一方面可以有一些实际的云的收入。公司觉得这个想法不错,最终成为了我们的整体战略,我就变成了微软中国云的 owner。光有 owner 不行,因为云的东西对微软中国大部分员工是新东西,我要自己先去学习、了解、设计方案,同时要给大家扫盲。当时云计算概念很新,大部分人对云不了解。在 2008、2009 年参加一个会议,主持人问下面的人什么是云计算,问 10 个人可以得到 12-13 个答案,有些人给的答案不止一个。

我会跟公司内部的人讲什么是云计算,做这个事情对微软有什么好处,为什么说云计算是未来、慢慢会颠覆传统 IT。再加上我牵头写了微软中国第一个云计算白皮书,又做了第一个落地的中国的云的客户,写了关于微软云计算的书,所以大家觉得是我在公司创造了云相关的事情。

当时在一次部门复盘的会议上,部门领导说“方国伟这个云的事情牵头做得不错”,当时有个人说“方国伟是微软云计算之父”。那个领导说叫云计算之父不行,他还很年轻,就叫一哥吧。从此之后大家见面就把我叫微软中国云计算一哥,慢慢这个称呼就传开了。

 InfoQ:出了微软之后,还有人这样叫您吗?

方国伟:外面的人叫得比较少,但是微软内部很多人都知道,哪怕我离开微软好多年之后,他们也会开玩笑说这是微软中国云计算一哥。去年 9 月份我们接待了湖南金控的一个前微软同事,他带着他们集团的副总裁到平安来参观访问,当时开会他还说,这是当时我们云计算一哥。

InfoQ:所以这个称呼还是一直伴随着您。

方国伟:对,微软以前的同事,包括微软中国很多员工都知道。因为我确实做了大量云计算相关的工作,当时只要有云的问题,大家都知道找方国伟,慢慢就建立起了自己的口碑。我跟现在部门的同事也是这样讲,你要做任何事情,尤其是做技术,首先要树立一个目标,做事情要在团队里做得最好,团队做到最好之后,再在部门做到最好,然后在公司做到最好。如果你做得足够强,在业内有了一定的名气,就能建立自己的口碑。就像产品要有好的口碑,每个人的职业发展也是一样的道理。

一个人的知识体系架构,最好像字母 T,有一定的宽度,但是在某一个领域又要做到一针捅破天,这样很容易把价值体现出来,也让你的领导离不开你,成为领导的左膀右臂,我觉得这是很多人日常工作中需要做的。当然不仅仅是在技术领域,在日常的其它工作也是一样的,只有成为领导的左膀右臂之后,才会在职业发展上取得成功。

这里有一个比喻很有意思,假设领导跟团队一块儿开会,这个房子着火了,领导只能带走两个人,你要想一下你在不在这两个人里边,如果你在里边,那恭喜你,你在领导心目中就是左膀右臂,你在团队里的位置是没有问题的,你也不用担心裁员的问题。

 InfoQ:2008-2009 年那时候,业界对于云计算概念的定义其实还很含糊,各种各样的定义都有,你当时是怎么去学习和理清这一整套体系的?

方国伟:的确,当时云的概念众说纷纭,有人说新瓶装旧酒,也有人说这是变革,各种说法都有。要理清这件事情,首先要追求面,各种说法都要去了解、去看。当时我要求自己至少每周看一篇技术性的论文,然后我也看书。有一本书叫《IT 不再重要》,那本书讲得非常好,它从爱迪生到谷歌,讲的是 IT 的大转变,制高点就是云计算。当然你不能光吸收信息,还要有自己的思考,你要去想为什么有人认为云是整个 IT 的发展方向,你自己是怎么思考的,根据你自己接触到的客户,你自己的日常工作去想,这个说法靠不靠谱。我自己在 2008 年接触云的时候,已经工作了大概 8 年时间,在加入微软之前,我在 IBM 工作,已经接触过很多客户,对 IT 的应用领域有一定的了解。接触了云的概念之后,我自己觉得这个事情靠谱,是一个方向。

云计算最重要的特点,一是经济规模,第二是自动化,第三是专业分工,这三个事情从经济的角度决定,它的确比传统模式要好,可以替换传统模式。所以我下定决心,自己职业发展也要往这个方面去靠。一个人做事情,顺势而为可以省点力气,如果你要逆着趋势发展,也不是说一定做不成,但是难度会高很多,如果你顺势而为,很多事情做起来就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InfoQ:所以当时您决定做云计算也算是一种顺势而为?

方国伟:对,我是这么想的,当时内心也相信这个事情的确是未来的方向。从性格上讲,我不太喜欢做重复的工作,我觉得做重复的工作没有太多意思,所以我会尝试做新的东西,而云在当时确实很新。再加上在过去 10 年发展中,我们看到这个领域新东西层出不穷,证明这个判断是没有问题的,它确实慢慢地成功了。如果在过去 10 年,你发现它不太行了,也不能一条路走到黑,而是要调整方向。过去 10 年我算是比较幸运,当时的判断是对的,云的形态可能有不一样,工作单位也有变化,但是我专注的领域没有变化,一直是做云计算。

这有点像《异类》里面提到的一个原则,就是一万小时理论。虽然我谈不上刻意练习,我没有在一份云的工作上持续 10 年,但是我尝试了不同的角色。公有云、私有云、混合云、专有云等等各种云都有接触,从 IaaS 到 PaaS、SaaS 等等各个方面,做过甲方,也做过乙方,对云的认识相对来说比较全面。

InfoQ:您觉得云是大趋势,为什么当时还是有很多人认为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没有什么新的东西呢?

方国伟:同样一个事情,可能不同的人看的角度不一样。认为新瓶装旧酒的人可能是关注在某一个点上,云计算很多技术不是凭空产生的,而相当于是以前的一种延续,但是在延续过程中又有创新,而且业务模式上有很大的变化。我自己当时为什么认定这个事情靠谱,可以做成呢?很大的原因不仅仅是技术上的,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它的业务模式有很大的变化。

举个例子,一般情况下公司都会自己去采购服务器、招聘程序员、系统管理员,构建自己的 IT 系统。这种方式比较分散,实际上就是一个手工作坊的方式,效率很低。只不过它是在 IT 领域,感觉好像很高科技,但实际上这个服务模式是很初级的。云计算是规模化大生产,我觉得这种规模化大生产模式肯定会战胜手工作坊方式。

我认为云计算的本质是规模化和自动化在 IT 领域里的服务化体现。这句话有三个关键词,第一是规模化,第二是自动化,第三是服务化体现。

我们经常说云计算相当于把传统 IT 的固定资产变成了按需使用,这是服务化的体现,这也是我认为的云的本质。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云计算比较好理解,它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至于说采用了什么样的技术,用什么样的虚拟化,是实现手段。虚拟化是不是用容器,用什么样的 Stack,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实现手段可以不一样。

很多人在接触云计算的时候有一个误解,尤其是刚接触云计算时间不久的人。他会觉得用云计算就是选一个什么样的 Stack,比如 OpenStack 或者 CloudStack,他的关注点都放在很多框架上。实际上在接触云计算一段时间以后,你会发现做云计算的关键不在于 Stack,最关键的是底层采用什么样的技术平台。很多云平台出问题,都不是出在 Stack 上的,而是网络、存储出问题,造成大面积故障,这才是做云计算在技术上最有挑战的地方。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