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赖奕龙:荔枝FM用什么样的故事打动雷军

2015-01-27 09:11 稿源:逐鹿网  5条评论

音频生意的盈利之痛

2014年,苹果相继收购了流媒体音乐服务Beats Music和个性化电台应用Swell,似乎也证明了音频市场大有文章可做,再往前一年,苹果还主动宣布了旗下数字广播应用Podcast的订阅总量突破十亿——要知道,这是在Podcast被公认为是苹果体验最糟糕的官方应用的前提下得到的成绩——如果电台(海外通常称之为“播客”)能够借助移动互联网的贴身场景得以复兴,那么或许,赖奕龙等待的大势真的已经到来。

不过,看到市场,和这个市场本身的合理性,并不能一概而论。比如,在线视频市场早已得到证明,但它仍然不是一个健康的市场,优酷土豆烧钱八年,只有一个季度实现盈利,上市四年累计亏损近18亿人民币,无论如何风光,终无法掩饰造血无能的苍白。

音频这种特殊媒介,其广告形式注定缺少视觉上的冲击力,以及很多表现上的想象空间,赖奕龙认为电台和音乐的市场是共通的,即“音乐的市场有多大,电台(音频)的市场就有多大”。但是他也承认,音频的信息传播效率是相对较低的,所以荔枝FM目前的盈利模式主要还是偏好于营销方面,会有一些注重文化传播的品牌——比如小清新赞助专业户宝马MINI——会尝试在荔枝FM里结合主播的话题特征做一些植入。

至于规模化的盈利,目前可能仍然言时过早。

声音是人的显性灵魂

收录一切声音,存储一切声音,分享一切声音,这是赖奕龙反复叙述的创业愿景,也是荔枝FM的产品理想。

在手机上打开荔枝FM,映入眼帘的最显眼的视觉表现,就是一个拟物风格的仿收音机按钮,指尖按住,拨动旋转,就在不可预测的情形下进入一个新的电台,这种设计,源自德国工业生产商博朗TG 60磁带录音机,背后有着机能主义(Functionalism)的哲学,即:“设计不应占支配地位,不应凌驾于人,设计应该服务于人”。

↑ 博朗设计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收音机作品

↓ 荔枝FM的App主页UI设计

服务以人为单位的用户和主播,也成为了荔枝FM的主体运营思路。

在寝室熄灯后吐槽学校趣闻的女大学生、在给孩子讲故事时顺手录音分享的母亲、每晚十点准时选读一篇小说的白领……除了不断扶持这些原创主播之外,赖奕龙正在努力将明星请入荔枝,吴亦凡、鹿晗、陈赫、陈坤,每一次明星的入驻,都让荔枝FM的用户增长速度在短期内跳到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峰。

“这次融资的用途,主要会投入在技术上,比如云储存、算法推荐等。”赖奕龙将技术视为增进用户体验的必要程序。因为鼓励“人人都是主播”,所以不能让用户遇到因为技术问题无法解决而无法成为主播的现象,比如荔枝FM里有一项降噪功能,能够在主播说话时降低背景音乐的音量,而在沉默时还原音乐进行过渡,很多诸如此类的技术方案,都需要不断的进行打磨和完善,最终实现只需要一部手机就能从容录音的结果。

“我常在微博搜索,看到有的用户在说昨天又听一晚荔枝FM,听得泪流满面之类,我觉得这就是荔枝FM的价值。”赖奕龙很认真的补充道。

以及……

据说,赖奕龙自己也在荔枝FM上有一个名为“深夜谈歌”的电台,不过我没找到,不知是否谬传。不过,我倒是看到他有断断续续的在微信公众帐号里写文章,在每篇文章的末尾,他都会引用博尔赫斯的一句话,鼓励用户在转载甚至商业化使用自己文章时不必署名,因为博尔赫斯是这么说的:

“只愿我的文章传遍天下而大家不知道是我写的”。

本文作者为逐鹿网创始人阑夕,微信公众帐号:hizhulu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