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盛:一路都在建格局

2013-01-15 10:05 稿源:创业邦  2条评论

他是70后产品经理的代表人物,当他慢慢在70后大佬们的围墙下撕开一个口子的时候,又迎来极有可能属于年轻一代的移动互联网。

文 | 夏宏

离我们约访的时间,傅盛迟到了半小时。我们在他的办公室见面,他没有为此多说半句多余的话,也没有寒暄。我们刚落座时,他大概花费了十来分钟不紧不慢地泡茶。2个小时内,他的助理两次走进办公室,催促他离登机只有两个小时、一个小时,“再不走,就可能赶不上。”他也只是,迟缓地说了一句:“来得及。”这位助理第二次进门,催促了两次。他没答。

在我们的谈话里,当他说到“不被信任的感觉,是最受不了的”、“你曾经信仰的东西,好像没有了”、“现在是最艰难的时候”、“竞争激烈”——这些句子在他口里说出来,像一块平整的草坪,没有高低起伏。

傅盛35岁,曾是360安全卫士的产品经理、后来是VC、可牛创始人。2年前,可牛与金山合并,傅盛任CEO。

2012年11月,金山增值服务营收2.8亿,实现盈利。在这两年时间里,它躲过了强大对手可能带来的劫难,并挑战了360,但本质上它目前还只是一家刚刚起步的初创公司,它需要通过时间被肯定。

一个浪头就可以把你打翻

2008年9月傅盛离开奇虎,1年后出任可牛董事长兼CEO。做了一段时间,傅盛对做图片这事“觉得没特别有意思,还是想再做安全”。为此,可牛在2010年5月25日发布了免费杀毒软件测试版。“当天就被它(360)秒杀了。”傅盛说。这前后360也在打金山网盾,它是金山安全旗帜性的产品。当它被卸掉90%的时候,一位研发副总裁“嚎啕大哭”。

要不是金山网盾被打得这样“岌岌可危、风雨飘摇”,傅说,金山、可牛可能不会马上想到要合并。“对手太凶悍,船太小,一个浪头就可能被人家打翻。”2010年11月,金山、可牛合二为一,组成金山网络。

合并前,傅盛对可牛的几个主要团队成员说:“如果我们再一起干安全的话,要做一家从产品到文化都简单的公司。正确的意见最重要,而不是正确的站队。”

“我坚信简单的人是能做成事的。合并时那么多冲击,我们用的也是这个理念。”傅盛说。金山安全是一家有20年历史的公司,傅盛要带着原可牛团队里的几十人,用互联网的理念,快速地把它从做传统软件的思路、管理体系的状态扭转为互联网状态。局外人觉得,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它每走一步,都牵涉到原有体系的每一根神经,崩盘是随时可能发生的。

而合并前不久,在这位新来的CEO身上,还突然贴满了为非作歹、蓄意叛逃、林彪、恩将仇报、功高震主、情商低、骄傲等真假难辨的标签,这也足够让老金山人感到崩溃——这些是非他后来向媒体一一做了澄清。

金山安全研发中心在珠海,200来人。2010年11月,傅盛在新公司组建后,立马带着CTO徐鸣等共20来人赶去珠海。被数家公司派来的HR、高管、猎头聚集在研发中心周围挖角,是“迎接”他们到来的第一幕。

徐鸣与傅盛同事10年,也是朋友。说起这事,至今还让他有点激动:“有些公司真叫人无语,把整个金山安全的办公分机号全部搞清楚了,直接把电话打过来。我们住在珠海大厦对面的酒店,他们也住在这儿,然后直接叫走我们的人面试;还有一些在酒店门口守着等,开出高一倍、翻几番的薪水。”外人觉得,他们要各奔东西了。不过,徐鸣说,核心层最终只走了4、5个人:“你看,不是完全用钱可以把人要走的。”

当时金山网络在薪酬等体系上,虽然向老金山人有特别的倾斜,他们也希望发生一些新的变化,但傅盛明白这个时间不能太漫长,不然这个队伍就会散。对手可能在金山没有跑起来的时候,就会轻易地把它掐死。

他把快节奏的互联网风格和产品、开发文化直接植入金山安全的研发团队,大刀阔斧而又迅疾,地把金山安全产品大体系下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子产品砍掉了大部分,目的只为快速聚焦在改造金山安全、整合金山毒霸。“去珠海,产品是我的主导。”

4个月后,2011年金山安全、毒霸发布。几天后“3Q大战”爆发。“一爆发我们用户量开始增长了。我们是腾讯推荐的产品,当用户数超过金山毒霸软件的时候,大家的这个心气又回来了。”傅盛说。

有好的文章希望站长之家帮助分享推广,猛戳这里我要投稿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