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地求生!金融圈90后的疯狂与溃败

2019-06-11 10:51 稿源:锌财经公众号  0条评论

跳槽,金钱,赚钱,违约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锌财经(ID:xincaijing),作者:刘璐明,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2019 年,第一批 90 后正式步入而立之年。

90 后,是被宠溺的一代。出生之时,他们的父母经历了改革开放,已积累了一定财富。而 90 后大多为独生子女,独享着整个家庭的爱。

他们的父母,更不愿意让他们吃苦。

直至步入社会, 90 后才开启了人生磨砺。根据易观智库与腾讯QQ联合发布的研究报告, 90 后青年在选择工作时,最看重的因素分别是发展前景、个人兴趣和薪酬待遇。

曾经, 90 后们涌入金融这个高薪又高大上的行业。国家统计局出版的《中国统计年鉴2018》数据显示,金融业从业人员平均年薪为12. 29 万元,位列各大行业第二位。

而能在金融行业工作的,都是 90 后中的佼佼者。

只是,梦醒了。 90 后证券分析师,尚未在社会中磨炼,却开始越发“佛系”。那个由金钱和欲望交织的梦,似乎离他们,渐行渐远。

生不逢时,高薪遭遇挫败

和大多数 90 后分析师一样,陈小蝶没有经历过 2015 年那场轰轰烈烈的牛市。彼时,上证指数从年初的 3258 点一路上攻至5178. 19 点。

千股涨停,是那段日子不变的主题。

陈小蝶经常听同事们聊起那段岁月。他们三五成群奔向网吧,进入另一个香烟和键盘声弥漫的世界,看一眼股票大盘,随后一头扎进游戏里。“简直就是疯狂,每天你完全可以不去上班,不用盯盘,因为没什么可看的,你看了它就是涨,天天涨停板。”陈小蝶告诉锌财经。

等到陈小蝶这一代股评师步入职场,股市已经发生巨变。 2015 年 6 月 12 日,大盘从5178. 19 点后滑落,历经 230 天,几近腰斩。有人欠下巨债,有人把数年攒下的钱投入进去,瞬间化为泡影。

阵痛过后,股市如同遭到重创的猛兽,一蹶不振。

刚入行的陈小蝶觉得,熊市只是暂时的,市场会慢慢变好。那个时候, 1993 年出生的投顾贾一铭也同样满怀希望。

只是,熊市绵延。而接下来,更多是挫败。

2018 年,是贾一铭入行以来最难过的一年。他的客户没有一个能够赚到钱。他无法忘记 2018 年 10 月 11 日那一天。当天,A股市场再现千股跌停,大盘大挫5.22%,创下 2015 年股灾以来的新低。此后大盘一路走低,更在今年 1 月 4 日刷新近期最低记录至2440. 91 点。

社交平台上流传着各种血本无归的故事。七亏二平一赚,这是大多数股民都清楚的比例。 “现在九个人亏,0. 5 个人不亏不赚,剩下0. 5 个人赚钱。”贾一铭长叹了一口气。

在 2017 年前,贾一铭曾给客户分析过某只医药板块股。他的几位客户的持股市值,最高翻了一倍,赚了近一千万。

贾一铭曾天真地认为,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乾坤。 2018 年的市场,给他上了一课。

农历猪年开市,A股强势开门红。外资连番涌入,大盘发起上攻。这天,上证指数创下了2780. 78 点的年内新高。

但贾一铭没有懈怠。走过 2018 年,他依旧担心着客户会因为自己的误判,而导致持股市值缩水。他也害怕,客户因此会和自己关系转淡。

信任危机,股评师成为替罪羔羊

股评师和客户,一向有着微妙的关系。

1987 年美国股市大崩盘前,几乎所有的基金经理都发出了买入信号,一位华尔街的女分析师却让客户清仓股票。

不久后,美股崩盘。道·琼斯指数一天之内跌去 508 点,跌幅达22.6%。那位分析师的客户逃过一劫。

从此她声名鹊起,被人称作“华尔街神姑”,投资者踏破了她的门槛。但遗憾的是,从那以后,这位分析师再也没能做出任何准确的预测。

她跌下神坛,变成了“华尔街傻大姐”。

一位券商从业人员向锌财经表示:“这个职位看起来高大上,实际上不中用。因为没人能预测明天市场的涨跌。”

从神姑到傻大姐,称呼背后反映出股评师在行情轮换下的信任危机。

他们不过是在弱势行情下,客户投资失利的替罪羊。

股票分析师更像是为了让股民们得到安慰而存在的摆设。在充满不确定性的股市中,投资人需要一个具有参谋性的声音。

喝茶是贾一铭约客户聊天的常用方式。 2018 年,在茶馆里,他听到的通常都是坏消息。有朋友告诉他,自己一天浮亏七八十万,还有客户累计亏了一千万。

他直言判断市场太难,在非牛市中,客户很难赚钱。他还向锌财经透露, 2018 年有很多机构、公募基金、私募基金浮亏30%以上。

“股市是中国唯一合法能快速让你暴富的地方。但这也是镜中花、水中月。”

对此,陈小蝶也感同身受。她碰到过一位女客户,在介绍完基金信息后,直接转账 50 万元,没有任何犹豫。而陈小蝶最大的客户,是当地比较出名的一家企业的前任老总,他在陈小蝶名下一共有三个账户,加起来的钱有 4000 万左右。

但更多的时候,陈小蝶面对的,是质疑和冷漠。

陈小蝶认为,这并不意味着股民对分析师个人失去了信任,而是对市场失去了信任。

即便如此,大部分人无法客观看待损失,他们只会归咎于分析师。“他不可能怪自己,也不可能怪行业,怪行业他没办法得到一个反馈,那他可能就只能怪我。”陈小蝶说。

90 后是被宠溺的一代,他们或许能够保持职业度,无视质疑。但他们最终发现,除了生不逢时,行业的条条框框,令他们无所适从。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