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将如何发展?Magic Leap、Facebook、谷歌给出如下回答...

2019-03-22 10:02 稿源:猎云网  0条评论

相机是下一个大计算平台

Allison Wood,Camera IQ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Camera IQ帮助品牌在社交媒体上创造和传播增强现实体验。

关于空间计算和相机的首要地位:

“空间计算的发生方式基本上是通过相机、电脑和屏幕。所以你可以把相机看作是其他数据集的交换中心,包括视觉元数据、地理位置数据,以及你能想象的任何其他数据集。将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就可以呈现相关内容。相机本质上正在成为多模态分布式计算范例中的主要接口。有些人把它称为空间计算。所谓多模态,是指输入可以是视觉的,可以是你的声音,可以是手势,可以是触摸。这些数据集可能来自其他计算机,比如我们戴在手腕上的智能手表。”

“我们看到的每一个技术平台,无论是Facebook推出的Portal,还是Snapchat的Spectacles,都在试图拥有下一代硬件。因为如果你拥有相机和硬件,你就拥有了计算平台。”

5G让《黑镜》成为现实

高通总裁Cristiano Amon

高通希望其移动处理器能够为下一代支持增强现实的智能手机提供支持。这家芯片制造商预计,其中一些体验将会发生在XR眼镜上,并通过USB-C连接到智能手机上。它最近宣布将提供参考设计(由骁龙 855 芯片支持),帮助手机制造商自我研发设备。

快速5G网络对混合现实设备和服务的短期影响:

“你拥有高速的能力,拥有无限的数据容量、无限的云存储空间。因此,混合现实的内容,尤其是虚拟现实,将很容易实时获得。无论是游戏还是视频,5G可以让你立即访问内容,立即将内容下载到设备上。”

关于快速5G对混合现实设备和服务的长期影响:

“5G的极致将会让《黑镜》成为现实。假设你部署了5G服务,由于速度很快,延迟很低,我们所使用的设备将具有混合现实能力。”

“当你走进一个房间,马上就使用带有面部识别人工智能的相机,由于100%的时间都与云相连,你可以认出他们是谁,然后追溯到他们的LinkedIn、Instagram和Facebook帐户等等。”

“我认为5G将真正释放增强现实的潜力,因为5G的出现让其变成了一个规模游戏。你得到的设备越多,速度就会越快,然后就会出现更多的应用。事实上,我很乐意声明5G就是混合现实中缺失的成分,它不仅可以解决内容问题,还可以通过将大部分计算能力转移到云中来解决硬件问题。”

忘记Magic吧,现在更应该注重风格和实用性

Steve Sinclair,Mojo Vision产品与营销副总裁

Mojo是一家来自加利福尼亚州萨拉托加的早期AR/VR公司。该公司还没有透露它正在研发的产品,但它已经获得了一些大公司的资助,包括Khosla Ventures、Fusion Fund和Dolby Family Ventures。Sinclair是苹果前iPhone产品经理。

关于XR的炒作与现实:

“AR行业正开始好转。我们陷入了一些早期AR从业者的炒作旋窝,但我们开始看到出现了一些解决实际消费者和商业问题的解决方案。”

关于主流采用的要求:

“吸引大众市场消费者的增强现实硬件平台不仅会提供实用性,还会强调真正的移动性和社会可接受性。这项技术必须让人从视觉和触觉上都感到正常,本质上它必须是隐形的。如果它需要很明显的手势来控制,或者需要你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它是不会被大规模采用的。”

XR在未来几年面临的挑战

Timoni West,Unity Labs的研究主任

Unity Labs属于Unity Technologies,负责开发混合现实内容创建工具。

关于多模式用户控制:

“在接下来的两三年里,控制器仍然是主流。当人们用旧的方式与数字对象互动时,仍然感觉很尴尬。计算机实际上不能读懂我们的思想。输入方法的可转换性是非常令人兴奋的,非常接近魔法的感觉。但即使那样,你也要做很多校准,才能确保一切正常。”

“要想创造一种与计算机互动的新方式,必须要感觉自然。当前的一些系统仍然使用数字按钮按键模式进行控制,我们需要看到更多身体层面的东西。他们将不得不做研究层面的工作,只是为了在未来三到五年为其中一些模式奠定基础。”

Agatha Yu,Valve的设计负责人

Valve设计虚拟现实头显和软件。Yu曾是Oculus的首席产品设计师,在 2018 年 9 月离开之前,她曾在Oculus指导Oculus软件的研发重启。

关于混合现实技能集:

“整个行业必须改变我们的设计方式,这一点需要技能的转变。我主要负责为团队招聘,我发现我们需要更多设计和工程混合人才。因为我们对技术的控制非常有限,所以需要精通技术并了解基本性能问题以及用户需求的人来进行权衡。”

关于XR开发与移动应用开发:

“在应用设计中,它非常受流程驱动,你可以将应用开发分解成多个阶段。在混合现实中,我们不能控制用户的移动,所以我们必须设计更多的概率。这与人工智能相吻合,因为我们可能有 18 个不同的参数,我们必须从中找出用户想要做什么。设计师必须关注用户的意图,而环境又总是不同的。”

Celia Hodent,UX战略顾问

Hodent在Epic Games担任UX总监时,曾负责研发热门的《堡垒之夜》游戏。她是《玩家的大脑:神经科学和用户体验如何影响视频游戏设计》一书的作者。

关于虚拟现实变得更加社交化:

“我们在虚拟现实中看到了更多的多人游戏,但这也带来了一些严峻的挑战。人类是社会性生物,我们需要联系,人们希望在虚拟现实中分享社会空间。但是我们需要考虑到除了关系之外的其他需求,比如能力和自主性。这三种需求是我们内在动机的核心。因此,我们需要在虚拟现实中共享一个公共空间,需要在这个空间中相互交流,以表达我们的自主性和能力,当然,也需要成为所有人的安全空间。”

计算的未来是立体的

毫无疑问,一些严肃的技术挑战阻碍了XR眼镜的开发。是的,XR眼镜已经足够时尚,你可以在公共场合长时间的佩戴。但要想将足够的计算能力放在一个人脸上的小空间里——并保持它的凉爽——所需要的组件还没有做好准备。科技公司仍在努力以人眼能够看到的分辨率提供图形,将视野扩展到接近自然视野的地方,并创建精确跟随人类视线的眼球跟踪。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迄今为止我所看到的混合现实体验感觉研发工作仍在进行之中。

大量XR内容和体验,比如游戏和其他娱乐,也没有完全准备好。还有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软件开发人员不想在创造XR体验上投入大笔资金,除非他们看到硬件正在被出售,但除非有足够的游戏和娱乐,人们也不会想去购买硬件。

这些问题最终会得到解决。眯着眼看着一个小黑框,用手指戳开应用的日子可能屈指可数。会是某种形式的XR眼镜将我们从这种范式中解放出来吗?也许吧。或者,正如Camera IQ的Allison Wood所说,XR可能会出现在各种设备中。

这可能归结为一个问题,即数字内容对于富有成效和愉快地生活有多重要——以及公司会给予消费者多少内容控制权。人们真的希望数字层和全息图整天出现在他们的世界中吗?如果他们对XR眼镜没什么意见,那么他们对像AR隐形眼镜这样的东西也会同样满意吗?把数字内容直接插入视神经又怎么样呢?

这些问题最终都将由消费者来决定。各大科技公司及相关专家,必须仔细聆听才能在未来十年成功地驾驭好这一技术转变。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