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线上直播15年

四、全民直播阶段(2015-2019)

映客成立于 2015 年 5 月,做移动端直播做的非常早。

当时奉佑生左等右等终于等来了风口,但是却没有想到融资才刚拿完 ,产品正在摸索,台湾的友商就先火了。

2015 年 9 月 26 日 15 点 57 分,王思聪毫无征兆地在自己的新浪微博上,置顶了一条写有“17”和配有自己17ID的手机截图,在拥有着 1600 多万粉丝的微博上,打响了“千播大战”的第一枪。

王思聪的网红效应带来的宣传效果非常明显。

就在同一天,“17”这款App就冲到了中国免费榜的第一;在随后的两天里, 17 成为了国庆节前媒体最热议的话题——它到底要做什么?

两天后,由于大量普通用户注册成为主播,而且手机直播没有门槛,加之当时产品没有内容审核的环节,乱象环生;很快平台出现了大量色情内容,在上架 3 天后就被应用商店下架——人们还没回过神来,这个应用就找不到了。

开始人们还在找17,很快这个问题也变的不重要起来。

就在 17 上线的几个月后,在中国互联网直播圈爆发了一场大战——因为智能手机的普及,硬件条件的提升,直播的端口从PC延展到了手机上。

不同于PC端的高门槛,手机直播的条件几乎只需要一个人一个手机加上WIFI,这就意味着线上直播正式走向全民化;几个月后,接过 17 接力棒的是正是奉佑生的映客。

之前做过公务员的湖南人奉佑生,下海后在 2004 年加入深圳华动飞天,成为A8 音乐网的第一位工程师, 2005 年整个音乐业务搬到北京,一做就是 10 年;到了 2014 年,奉佑生开始感到做音乐的艰难,业务在巨头网易云和QQ音乐的重叠下,一个月的收入有限,整个业务线两三百万的盈收,发展的空间完全被堵死;后来随即就创办了蜜live音频直播,想着搏一搏,再后来不满足于音频的他做了映客。

2015 年 8 月份的时候,映客新增了送礼物功能,来源于做音频直播时候用户反馈。

奉佑生认为,这个模式是当时迅速占据行业先机的一个关键点——不同于PC端复杂的充值模式 ,移动端更方便。而这,得益于微信和支付宝对移动支付的布局。

又过了一个月,映客账面上有 500 万,只能撑 6 个月;产品经历 4 个月的迭代,并没有迎来爆发,钱已经快花完了;几位创始人开小会讨论,为了让资金能多撑两个月,决定降薪。

映客的COO Jessie后来回忆:

会议氛围很凝重,都不知道接下来开完会会怎样,是不是大家都走了,只剩创始人。

开大会时,Jessie倡议大家都站着,更显得比较悲壮。

接下来,降薪20%, 20 多人只有一个人离开;同时,工作时间也延长——原来是正常上下班,改成 996 工作制。

到了 12 月的时候,简直快要弹尽粮绝了,同时移动直播风口已经彻底吹起来了,期间大量的资本嗅到了猎物的味道,开始组建产品研发团队,大量的猎头在搜刮人才;跟奉佑生团队同等水平的人才,已经被资本开到了和他们现在工资七倍的价格——但是一个人都没有走。

后来奉佑生说,大家都憋着一股劲,一定要做出一个东西来。

2015 年 12 月 4 日,周亚辉正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他刚刚投完趣分期,以投资速度快著称的的他收到一条微信:

“周老板,映客项目有兴趣聊聊吗?国内移动直播领域的第一,多米音乐联合创始人再次创业,用户 100 万, 10 月份收入已经 300 万了,发给您BP看看噢。”

他当即回复——“这个不错”。

不久后,奉佑生收到了周亚辉的好友请求和 8000 万投资。

拿到钱以后的奉佑生有底气了不少 ,但有消息传来,腾讯内部上了三个组准备春节上线视频直播,已经是刻不容缓了。

在周亚辉的建议下,奉佑生快速启动了滴滴、院线、爱奇艺的广告投放,还拍了两组广告片投到湖南卫视——这些媒介是当时年轻人集中的渠道,他们就是映客的核心目标群体。

而大量的投入,则使得友商想要做出同级别渠道投放的难度增加了 4 倍——媒介具有唯一性 ,同一时间内只有一种播放渠道 。

春节的时候,映客终于等到了爆发。

在持续烧钱全渠道宣传下,终于出现了大量用户潮,一波又一波的用户来到了映客这个猫头鹰图标里的应用里。

但好景不长,映客同样遭遇了苹果商店下架事件。

这个时候,奉佑生坚持引进美颜功能。这个倔强的湖南汉子力排众议,果然在整顿了管理方式和审核方式后,美颜成了映客最大的优势,映客从此一步步成长为独角兽。

周鸿祎的花椒和王思聪的熊猫也在风口来来回回,在互联网移动直播的浪潮下,一个又一个产品被抬上神话的位置。

后来的千播大战,烧钱的厉害,再后来的直播答题撒币。

在退潮之后,裸泳的就显现出来。

艾瑞咨询《中国泛娱乐直播平台发展盘点报告(2017)》曾经预测:

2016 年是中国泛娱乐直播市场的顶峰,市场规模为208. 3 亿元,其中90%来自用户付费规模,同比增长180%。

2016 年至 2019 年,泛娱乐直播市场增长幅度开始呈现明显下滑趋势,至 2019 年,泛娱乐市场规模为872. 6 亿元,增幅降至31%,整个直播市场活力在未来三年呈现明显走衰趋势。

随着增长到顶峰后回落,一大批的直播软件倒闭 ,大部分资本也逐渐退场,能留在第一梯队的屈指可数。

话虽如此 ,但是游戏能提供的直播空间依然不可小觑, 2015 年 11 月上线的模仿《英雄联盟》但操作更简单的《王者荣耀》和后来蓝洞的《绝地求生》创造出来的直播市场令人惊讶。

如今三款游戏贯穿着整个直播行业,《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王者荣耀》,这三款游戏为直播平台至少提供过亿的MAU,而直播平台反哺给游戏的则更多——在直播平台的人气加持下,游戏都把赛制变的更长,这样赛程更丰富,从而促进平台用户进行周边和现场观赛的消费力度。

如今:

  • 斗鱼依旧走KOL路线,通过赛事的转播和互动来持续传递着网络亚文化。

  • 虎牙则凭借着雄厚的资本在美国上市,并重新推出slogan“技术驱动娱乐”,在刚发布的 2018 年Q4 及全年财报中MAU破1. 16 亿,连续五个季度盈利。

  • 奉佑生的映客成功上市后,这位对人性了如指掌的创始人又开始了新的探索。

  • B站被阿里入股,弹幕事业做得顺风顺水。

  • 李学凌把重心重新放到YY上,收购海外视频社交 平台BIGO交易总金额14. 5 亿美元。

  • 9158 则低调的继续赚钱,继续吸金。

有人笑了,有人就得哭——就像是一台大戏,起承转合样样都有。

红极一时的花椒卖给了刘岩,花椒和 6 间房宣布合并,周鸿祎纵使落寞也无可奈何。

就像他在一次年会说的那样:

“我在不合适的场合睡了一觉,当我睡醒了之后,我发现这个世界都变了,我发现除了我成网红之外,互联网游戏规则真的都变了。”

而熊猫直播则已经清盘,解散所有员工;最后那天晚上,很多主播都很怅然:好端端的平台,怎么突然就跨了?

A站因为版权问题则频频断档,日薄西山,令人唏嘘。

2015- 2019 作为全民直播阶段,首先是开启了真正的全民直播模式 ,移动直播覆盖率广,门槛低,变现能力强;同时游戏直播规模化,泛娱乐群体的pgc化,千播大战让大环境火热,却又更快的降温。

后期直播转向精细化内容生产,最近出现的吱呀、配音秀、音遇等都是泛娱乐直播产品的变种,可以看到在原有的基础上出现了新的形式,通过多人语音房间的YY模式,同时兼备一对一的匹配功能。

事实也说明 ,中心化头部直播依然需要热点游戏的加成,未来线上直播平台的爆点依旧存在于某个能调动吸引大量用户的游戏,同时具备科学的平台管理结构,从而形成新的KOL圈层。

五、总结

这十五年是数圈年轮,有的人说弹指一挥间,也有的人说十五年足够改变很多东西;事实上,线上直播经历的四个阶段同时表示着大环境和需求的转变。

从最初的PC端秀场模式开始,歌舞表演和一些暧昧的衣着代表人最原始的需求;同时第一时段的主播大抵是真实的,她们不会虚构人设,没有团队。

而第二三阶段的主播,更多的是构建某种人设,同时配合着团队和一些流量推手,通过炒作的形式来吸引眼球。

第四阶段的主播拥有一整套完整的造星流程,地推和网推套路化。

而线上直播的形式,则由单一变得多样化,游戏、户外、唱歌等等。

文创产业最坚实的基础一定是经济的发展。随着经济的持续大热,文化产业、服务业、游戏产业链条的形成使得整个线上直播蓬勃发展。而热门主播则由之前的真实转为虚拟人设,比如塑造直播形象 ,隐瞒结婚生子继续做直播间情人,接受打赏。

这其实也反应了人与人的关系:从初期的彼此信任转变成了虚拟情感的需求,即虚拟完美人设带来的满足感。

现代社会,每天的节奏都很快,人们很难得静下来好好社交,于是把希望寄托在线上;直播平台的主播和观众通过弹幕等弱链接形成了一种虚拟形态的供求关系,提供的产品则是某种心理感受,所以有的人大量的打赏——本质上还是孤独。

孤独让人需要被认同感放大,人们从没有像现在一样渴望荣誉。

还有人说直播平台气数已尽,再难回到辉煌。

笔者并不认同这一观点。

首先秀场到今天依旧是人声鼎沸。像这样的需求并不存在消失,只是存在升级,升级是包含之前需求的而并不是剥离出来 ——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多种内容并存的原因。

直播平台缺的不过是一个爆点,一旦有天,新的爆点出现,资本仍然还会蜂拥而至,春意盎然。

参考资料:

起底映客:老板当过公务员,创业一年半估值 70 亿,曾被苹果下架

虎牙直播万字深度数据报告:解析游戏直播第一股!

2010 年是中国互联网的风口元年

王国良:视频直播的这十年

复盘:直播行业史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